贺、叶、朱、刘、聂、林、陈、徐等八位元帅与南昌起义

投笔请缨 收藏 2 61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贺龙部队是起义的主力


南昌起义部队来自多方面,但贺龙任军长的第二十军和叶挺率领的第十一军第二十四师及叶挺独立团扩编后的第四军第二十五师是起义的主力。


7月中旬,贺龙领导的第二十军和叶挺领导的第十一军第二十四师进驻九江及其附近地区。当武汉汪精卫政府叛变革命的消息传来时,部队群情激愤。在素有“铁军”之称的第二十四师,部队化愤怒为力量,更加严格地进行军政训练,战士们斗志昂扬,决心向蒋、汪讨还血债。在第二十军,贺龙在黄石港召开军官大会,他激动地说:“革命到了危急关头,摆在我们面前的有三条路:第一条是把队伍解散,大家都回老家去;第二条是跟蒋介石、汪精卫去屠杀工农子弟,行不行?”“不行!”军官们异口同声地回答。


贺龙环顾了会场,坚定地说:“我贺龙就是刀架在脖子上。也绝不走这两条路。愿意跟我干革命的,我欢迎。不愿意的,可以离开,但不许拉走队伍!”


下面的军官纷纷说:“军长决定怎么办,我们就怎么办,一定跟着军长走!”


7月28日,贺龙见到了前来领导南昌起义的前敌委员会书记周恩来。听了周恩来关于起义的基本计划后,贺龙说:“我完全听共产党的命令,党要我怎么干就怎么干!”


周恩来满意地点头说:“共产党对你下达的第一个命令,就是党的前委委任你为起义军总指挥。”在天空最为黑暗,共产党人最为困难的时候,共产党找到了贺龙,贺龙也找到了共产党。起义部队南下途中,由周逸群、谭平山介绍,贺龙在江西瑞金加入了共产党。



叶剑英在关键时刻召开“小船会议”


贺龙的第二十军和叶挺的第十一军第二十四师高涨的革命情绪,引起了反动派的关注。因为贺龙与叶挺部当时属于张发奎领导的第二方面军。汪精卫便与张发奎商量怎么办。张发奎一挥手,决定立即解除贺龙与叶挺的兵权,他说:“这两支部队没有了贺龙与叶挺,便群龙无首,彻底瓦解了。”


汪精卫同意张发奎的做法,他俩便计划召开庐山反共会议,通知叶挺、贺龙参加,并电令叶挺、贺龙所部集中在德安,妄图以此解除叶挺、贺龙的兵权。因为汪精卫、张发奎的阴谋被时为张奎发的部下、在黄琪翔第四军任参谋长的叶剑英所了解。叶剑英得知这一紧急情况后,立即设法找到叶挺和贺龙,将情况告诉了他们。1927年7月25日,在九江市区南部的甘棠湖,叶剑英、叶挺、贺龙坐在一条小木船上,以在一起游玩为名,开了一个小会,他们分析了情况,最后决定:贺龙、叶挺不去庐山开会;不执行张发奎要求叶挺、贺龙部队集中德安的命令;部队立即向南昌开进。这就是著名的“小船会议”。此次会议后,叶挺、贺龙部队立即向南昌进发。第十一军第二十四师在前,第二十军随后,大队人马浩浩荡荡沿南浔铁路线疾进。



朱德“宴请”敌团长


1927年7月27日,周恩来在陈赓陪同下经九江来到南昌,住在朱德的寓所里。朱德与周恩来早就是亲密战友,在德国留学期间,朱德在周恩来介绍下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926年夏,朱德回国后,奉党的指示,到南昌任名义上隶属于国民革命军第三军,实际上是共产党领导的军官教导团团长,并兼任南昌市公安局局长。1927年6月,江西省省长、第五路军总指挥朱培德实行“清共”,教导团的党员大部分被遣散,朱德也被“礼送出南昌城”,出走武汉。由于朱德对南昌比较熟悉,7月21日,朱德接受党的派遣,又秘密回到南昌,为起义提供情况,并利用他在滇军中的老关系掩护,策划整个起义安排,领导军官教导团留下来的部分干部和学员准备参加起义。朱德回到南昌后,作了大量的准备工作,争取了很大一批力量参加起义。尤其是他对敌人了如指掌,从而提出了一举歼之的部署,保证了起义的胜利。


本来起义时间定在8月1日凌晨4时开始,但第二十军一师一团出了叛徒。7月31日晚,叛徒把起义的行动泄露给了敌人。于是,前委立即决定,将起义时间提前到凌晨两点。


叛徒告密,敌人察觉,这一情况是怎么会被我方及时发觉的呢?无巧不成书,这件事巧就巧在朱德“宴请”敌团长上。


根据前委指示,7月31日晚上,朱德执行一项特殊使命——“请客”。他利用和滇军军官的旧谊,以请客的名义,将敌第三军第二十三团团长卢泽明、第二十四团团长肖胡子和一个副团长请到离他们的驻地较远的大戏院街口的一家饭馆里吃饭。宾主落座后,朱德兴致勃勃地举起酒杯说:“咱们兄弟十几年来东征西战,南北漂泊,难得在一起聚会。今日良辰,邀请诸位大驾光临,只是为了开怀畅饮,畅叙旧情,我朱某感谢各位赏光,来,干了这一杯!”


筵席上,觥筹交错,宾主间猜拳行令,谈笑风生,越喝越有兴致。宴会从晚6点一直进行到9点,已经是酒足饭饱了。朱德又请客人们在院子里打麻将,卢泽明高兴地说:“我的手早痒痒了。”于是,一场“竹战”开始了。然而,此时此刻,在院子外面,一场真枪实弹的战斗正在加紧准备。


晚上10点半左右,突然有个年轻的滇军军官风风火火地跑进院子,上气不接下气地向客人们报告说,他已经接到命令,要他立即解除自己所辖地区里的滇军武装,他不知道这件事该怎么办。这突如其来的消息,使院子里的空气骤然紧张起来!“竹战”停了下来,朱德的心里也突然一紧,旋即从容地一笑说:“在这混乱时期,什么谣言都有,我们不必管它,来来来,接着玩麻将。”


但是,客人们再也无心坐下来玩麻将了,肖胡子团长坚持要回去看看,卢泽明也像热锅上的蚂蚁来回踱步。朱德静静地思考了一下,看再也不能留他们了,便以惋惜的口吻说:“那只好悉听尊便了,改日再会吧。”


肖胡子临走时还神秘地告诉朱德,今晚恐怕有暴动,要小心。


客人们走后,朱德立即换上军服,火速向起义总指挥部奔去。他向总指挥部报告说:“起义的消息已经泄露,敌人已有察觉,不能再等了,要赶快动手!”


前委根据这一紧急情况,立即决定把起义发起时间提前到8月1日凌晨两点。由于朱德拖住了这几位军官,使敌军在一段时间内失去指挥,为起义军解除这两个团的武装创造了有利的条件。



刘伯承出任起义军参谋团参谋长


南昌起义的前10天,担任国民革命军暂编第十五军军长的刘伯承,接到赴南昌起义的通知后,为了能安全顺利地离开部队,他向上级请了假,还在《汉口民国日报》上刊登了《刘伯承因病请假》的消息,消息刊登当日,他已秘密离开武汉前往南昌。


南昌起义前,中国共产党人没有独立地领导过武装斗争。所以对起义的组织领导者、中共前敌委员会书记周恩来说,当时迫切需要一个军事上的得力助手。刘伯承曾领导过泸州起义,是川军名将。他有秘密组织大规模兵暴经验,又有丰富的作战指挥经验,周恩来选中了他。刘伯承不负重望。他首先根据周恩来的指示,到二十军军部协助贺龙拟制起义计划,并协助指挥二十军攻占朱培德的第五方面军总指挥部。起义成功后,他又出任参谋团参谋长,直接指挥策划起义部队随后的行军作战行动。


起义成功后成立的参谋团,成员有周恩来、贺龙、叶挺、朱德、刘伯承等人。在确定参谋团领导的问题上,周恩来回忆说:“参谋团当时没有人任主任,我就指定刘伯承同志来做参谋长,他起初谦虚,不肯答应。后来我说一定要你来做,他才担任参谋长职务。”


在起义部队南下、连日行军作战的情况下,参谋团实际上成为起义军的指挥核心和领导中枢。刘伯承在其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聂荣臻将二十五师大部拉到南昌


7月26日,周恩来先到九江,向九江的共产党员传达中央的起义部署:起义成功后立即南下占领广东,夺取海口,以等国际支援,再举行北伐。


会后,周恩来把聂荣臻留下,向他交代任务:“你亲自去办,把驻防马回岭的二十五师拉到南昌参加起义。”


“什么时候行动?”聂荣臻问。


“预定为7月底8月初,要等南昌开会后定,到时候我通知你!”


“可眼下没有电报,等我接到通知再行动,可能来不及,误了大事怎么办?”


“明天你就可以开始行动,把二十五师拉出来开向南昌。我们在南昌发难后,就给你开一列空车皮来,这是个信号,你们乘这列车去南昌,行动也会快得多。”


二十五师是在叶挺独立团的基础上扩展而成的,具有较强的战斗力,在北伐军中影响也大,该师若能参加起义,其意义远远超过一个师。


聂荣臻果断地向周恩来表示说:“我一定完成这项重要任务!”


周恩来严肃地问:“你有什么打算?”


聂荣臻说出了自己的初步设想,得到了周恩来的首肯。周恩来又补充说:“部队的行动,一定不能离开南浔铁路。”


此时的二十五师情况十分微妙。师长李汉魂是张发奎的亲信,听命于张命奎,不会参加起义。参谋长张云逸是共产党员,可以得到他的大力配合。下面的官兵中,有的了解共产党,有的相信国民党,更多的则对两党都缺乏认识,处在犹豫彷徨之中。


聂荣臻赶到二十五师以后,时间紧迫,需要争分夺秒地做好工作,但又不能公开行动,以免暴露,被敌人先下手。他分析了该师3个团的情况。七十三团的前身是叶挺独立团,团长周士第是共产党员,有勇有谋,能够把握住全团。把这个团拉出来是完全没有问题的。七十四团团长是张发奎的人,他会死心塌地地跟着张发奎走,把这个团拉出来没有可能,其中有的党员干部已经通知过,能拉出多少算多少。七十五团团长不是共产党员,但一营副营长孙一中是黄埔军校一期的学生,也是这个团的中共支部书记,七十五团的营连排级军官中,许多是共产党员,所以,孙一中实际上掌握着这个团的领导权,聂荣臻反复分析后,认为无法把全师一下子拉走,但决定以拉走七十三、七十五团为重点,进行工作。


聂荣臻找到周士第,说明了南昌起义的意图。


“特派员,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周士第十分干脆。攻击武昌时,周士第是叶挺独立团的参谋长,认识聂荣臻。所以,他这样称呼聂荣臻。


“等南昌的列车一到,你就率全团离开营房,辎重装上列车先走,部队步行,以接应七十五团一起行动。”


聂荣臻找到孙一中,孙一中与周士第一样,表示完全听聂荣臻的。


8月1日上午,一列火车开到了马回岭。聂荣臻立即明白南昌起义已经成功,便按事前与周恩来的约定,迅速组织部队行动,七十三团、七十四团、七十五团大部分官兵上了火车。8月2日拂晓,部队赶到南昌。聂荣臻把部队安顿好,自己赶到起义指挥部,找到周恩来,汇报了部队的情况。


周恩来看着面带倦意的聂荣臻,拉着他的手高兴地说:“很好,真没想到你把二十五师大部分都拉出来了,你们辛苦了!”


二十五师3000多人,被编为起义军第十一军第二十五师,这支部队在其后的南征途中,是主力部队之一。



林彪率部和兄弟部队一起打跑了卫队营


南昌起义时,林彪是第二方面军第四军第二十五师七十三团三营七连的连长。起义前,他所在的团驻马回岭,起义第二天,第二十五师由聂荣臻指挥开赴南昌会师。林彪指挥第七连在开往南昌途中,在德安和兄弟部队一起,与前来阻挠的张发奎卫队营激战两小时,打跑了卫队营。



陈毅赶上了起义军


南昌起义那天,陈毅在武汉,公开职务是第二方面军教导团准尉文书,实际上是该团中共党团的负责人。几天后,他随教导团东征,在九江教导团被张发奎包围,说要“清理”共产党人。陈毅这才得知共产党在南昌举行了起义。他决然脱离教导团星夜向南昌赶。路上,听老百姓说起义军南下了。他便沿路追赶,8月21日在抚州追上了起义队伍。陈毅与周恩来十分熟悉,见到周恩来他刚要开口,周恩来便惊奇地说:“你在武汉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陈毅擦擦额头上的汗珠说:“我是赶来参加起义的。结果还没到南昌,就听说你们己南下了,我就急忙赶来了。还好,总算追上了。周主任,你打算用什么来招待我啊?”


周恩来无奈地说:“老同学,太遗憾了,现在部队筹饷困难,连吃饭都成了问题。我答应你,等革命成功了,我请你吃法国大菜,现在只好请你先记上账。”


陈毅大笑说:“恩来,我跟你说着玩呢。说真的,你打算让我干什么呢?”


周恩来认真地说:“二十五师七十三团没有指导员,你如果不嫌这个职务太小,你就去干怎么样?”


陈毅爽快地说:“什么小不小?给我个连指导员我也干。只要拿起武器就行。”


周恩来笑了,指指陈毅说:“你啊,还是在欧洲时的老样子,痛快爽朗。不过,七十三团指导员虽然职务低了些,但却可以直接抓住一支部队,这样进而可以抓住更大的部队。以前的教训就是我们对上层的工作比较重视,而忽视了抓部队的基本团队。事情来了,我们就掌握不了部队。”


陈毅严肃起来,点点头说:“你说得很对,我一定把这个团队紧紧抓住。”



徐向前从南昌起义看到了希望和光明


南昌起义时,徐向前入党才3个月,在第二方面军总部担任上尉参谋。第二方面军中许多部队参加了起义,但总部没参加起义,他也未接到上级要他参加起义的通知。当时,总部党员之间互不联系。起义的第二天下午,张发奎突然召开紧急会议。他带着4名卫士来到会议室,人没落座,目光便扫向会场的每一个人,声音不高不低,冷冷地说:“南昌发生的事变,大家都知道了。本人今晚只宣布‘CP’分子,3天以内保护,3天以后不再负责!”说罢,走出了会议厅。


会议厅表面上很安静,军官们纷纷走出,实际上,许多人心中无法平静。二方面军中有不少共产党员、共青团员,倾向革命的左派分子也很多,此时一些没暴露政治面目的人,都在暗中盘算。徐向前回到宿舍,一声不吭,只是一支烟接一支烟地抽。现在他完全明白了张发奎的态度。他是在向共产党人下逐客令。第二天一早,徐向前离开九江第二方面军,来到武汉,找到了党组织。他在回忆录中写道:虽未能参加南昌起义,但正是南昌起义爆发的消息,使他在茫茫黑夜中看到了希望和光明,下决心离开旧军队,搞共产党人自己的武装。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