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刺刀 第四卷 第四卷第二章 身陷哈尔滨

seawee 收藏 2 3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15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158.html[/size][/URL] 第四卷第二章 身陷哈尔滨 我从受伤被击晕后,一直到肇东县城才醒过来,没等我做出什么反应,又被海贼们扔到一架大车上往东飞奔而去。看他们的狼狈的逃命样,我就知道肯定是老戚那家伙衔尾追了上来,要不然这帮狂傲无比的海贼是不会如此落魄模样。几个海贼不时恶狠狠的向我看来,我眯着眼,假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158.html


第四卷第二章 身陷哈尔滨


我从受伤被击晕后,一直到肇东县城才醒过来,没等我做出什么反应,又被海贼们扔到一架大车上往东飞奔而去。看他们的狼狈的逃命样,我就知道肯定是老戚那家伙衔尾追了上来,要不然这帮狂傲无比的海贼是不会如此落魄模样。几个海贼不时恶狠狠的向我看来,我眯着眼,假装昏迷未醒,这帮人随时都有可能给我补上几刀,在老戚追上来的时候。


坐了一阵子大车,又上火车。火车我倒是见过,但却是第一次坐,这火车可比马车舒服多了。我被扔到车厢的最里面,幸亏伤口已经止血,要不然这来回颠簸,流血就流死了。


火车开了不一会,就停了。我听得海贼们与车下的日军哇哇一通讲,然后又被扔到一辆卡车,这一路车真是没少坐。


终于到了终点站,哈尔滨日军宪兵监狱。


冰冷阴暗的牢房里发出一股清鲜彻骨的空气,与火车、卡车上的气味相比,真是天上人间之别。我在被架着拖行的一路上,偷偷观察了一下环境,自知想逃出去几乎不太可能,只有到牢房再说了。


在最后一道牢门前,我被脱光衣服,换了一身监狱的粗棉衣,看来他们是怕我身上藏武器。我也不再装昏迷,仔细看了一下我的刀伤,比我感觉到的还要严重。虽然是寒冬天气,但伤口还是化脓了,尤其要命的是,这一刀是贯通伤,我仿佛感觉风从前面通过那个刀眼从后面吹过。


我被押到牢房,押我的是中国人,一个三十多岁的警察,看来是打杂的。我问他道:“大哥,这是哪儿啊?”警察面无表情道:“宪兵监狱。”我见他愿意说话,追问道:“哪儿的宪兵监狱?”警察依旧面无表情道:“哈尔滨。”我说了声多谢,便不再言语,伤口的剧痛让我没法过多说话。


经过一个十几平米,挂满各种刑具,中间一个炉子的刑讯室,我被押到一个挤了七个人的牢房里。虽然受了伤,但是我的眼力还是不差的,老远我就看到李相默在人群里看着我,他的眼中满是惊讶、关怀、痛苦、愤怒。


押我的警察锁上铁门就一摇一晃的走了。


我靠着铁门,深吸几口气,勉强笑问道:“老李,你咋在这儿?”

李相默脸上青紫不一,明显被毒打过,上衣没有几块完整地方,遍布血迹。他收起那种令我难过的眼神,也学着我勉强笑答道:“你咋来的,俺就咋来的。”我与他对视半会,俱放声大笑,把其他六个衣衫褴褛、衣襟上血迹斑斑的狱友都笑蒙了,他们一定我们两个疯了。


李相默和我坐在牢房的角落里,互相细说了分别后的情况。在太阳镇一役结束之后,李相默奉上级指示,带着三名共产党员和十名刚加入游击队的青年学生到哈尔滨北部发展游击力量。十四个人刚进入哈尔滨界内,就碰到了伪军一个中队。李相默和一名共产党员是尖兵,他俩立即鸣枪示警,结果他被生擒,另一名共产党员当场牺牲,其余人得以脱身离去。我听完他的细说,低声说道:“老李,俺觉得你们队伍里一定有内奸。”李相默点头赞同我的说法,黯然道:“唉……现在各支抗日队伍里,叛变现象特别严重,已经严重影响了抗日力量的发展。”我一听他又要摆大道理,连忙打住道:“老李,你们队伍上应该会派人来救你吧。”李相默无奈的一笑道:“派人来救,谈何容易,如果在吉东我们的地界还行,这哈尔滨,可不是我们那几百条枪能攻下来的。”没等我俩继续说,牢房外走进来七个日本兵,其中一个身材高壮、满脸横肉的日本兵冲我们喊道:“王德生,出来。”我一听不是叫我和李相默,立即朝其他人望去。李相默这时站了起来,朝我递了个眼神,大步走了出去。我立即明白,王德生是他用来骗鬼子瞎编的名字。

七个日本兵把李相默绑到牢房前的柱子上,那个会说中国话的日本兵喝道:“说,你是谁,你的队伍叫什么?”李相默脸色铁青,怒骂道:“操你妈,问个屁问,有种杀了老子。”我从来没见他如此粗鲁,我认识他到现在,他给我的印象永远是教书先生的样子。日本兵也不多话,捡起一根裹着铁丝尖的鞭子披头盖脸就抽了起来。李相默挺了两革鞭,终于熬不住惨叫起来,因为疼痛,他的身体不断痛苦的抽搐着。日本兵打了一会,问道:“说不说?”他喘息了几口气,依旧骂道:“操你妈,有种整死我。”日本兵扔了鞭子,从一旁的炉子里用火钳子夹起一块烧红的木炭,按到他的前胸。一股焦臭味立即遍布牢房的每个角落,李相默惨叫一声,晕死了过去。日本兵从外面提了一桶凉水进来,直接泼到他脸上,李相默一下子被激醒了。他有点神志模糊的看了看四周,才慢慢恢复意识。日本兵又问道:“说不说?”李相默看了牢房里的我们一眼,厉声道:“告诉你们,老子是共产党员,知道吗,共产党员,操你妈,有什么招就上,看老子会不会讲一个字。”


日本兵停了手,眼中喜光一闪,他们显然没想到伪军随便抓来的一个人,居然是传说中的共产党人。那个会说中国话的日本兵扭头朝一句日本兵用日语哇哩哇啦讲了一通,日本兵连连点头。我们谁也不知道他们在说些什么,只是他们把李相默解了下来,又丢进了牢房。


我扶着李相默躺了下来,让他靠在我的身上,墙实在是太凉了,我真怕他受不了。李相默见日本兵走了,一口气泄下来,当即昏死过去。我知道他是体力与精神消耗太大,休息一会就好,也就任由他躺在怀里。这时,旁边过来一个狱友,三十岁左右的年纪,他说道:“小伙子,等他醒了,你告诉他啊,鬼子们刚才说,明天要把他送到一个用刑高人那儿去,听鬼子的语气,那人肯定能让你这朋友说出秘密来的。”我感激的谢了这个懂日语的狱友,等李相默一醒,立即告诉了他。


李相默沉思了一会,低声说道:“伯阳,我十三岁从安徽滁州出来闯天下,多少危险都平趟过去,这次看来是躲不过去了。这样,你如果有机会出去,麻烦你到吉林汪清镇小石头村,把我儿子李栋梁安置好。”我心头一震,他这是临终留言啊,但是没想到的是他居然有个儿子,我一直以为他连老婆也没有。李相默这时脸上显出幸福的神采,他轻轻的说道:“你一定奇怪我怎么会有个儿子,长话短说,栋梁他妈妈出身不好,是个日本妓女,早年我刚到东北的时候,无意中与她相遇,生下了栋梁,栋梁三岁时,她病死了,我就把栋梁寄养在朋友家中。伯阳,这事就拜托你了,不要告诉栋梁我死了,你就说我到南方去了,等他长大点儿,再告诉他我死了。”


我心头一痛,轻声安慰道:“老李,没事儿,咱还没到山穷水尽的时候。”李相默摇摇头道:“伯阳啊,共产党员也不是铁打的,今天鬼子用炭火烫我,我差点儿就没熬住。但要让我李相默叛变,那我宁愿选择死。既然鬼子有更厉害的手段,我就一死了之,我是宁死不当叛徒的。你懂吗?”


我听他这番热血汉子的话,点头道:“我懂,我在汤原的时候就懂了。你跟那个王永江都是一样的人。”

李相默有些好奇的问道:“我和王永江是一样的人?”

我说道:“嗯。都是亡命徒。”

李相默忍着痛,哈哈大笑,末了,说道:“你小子别忘了我说的事啊。”

我坚定的点了点头,不再发一言。


牢房里的光线慢慢暗了下来,我知道太阳要下山,一天就要过去。没等我感慨,三个海贼走进了牢房,其中一个粗壮的海贼手中拿着长刀,看我的眼神我就知道他是要来杀我。

三个海贼在牢房外哇哇的一阵叫喊,拿刀海贼执刀指着我,三个人吵了好一会,另两个海贼把拿刀海贼架了出去。


懂日语的狱友等他们走了,跟我说道:“那个拿刀的日本人说要杀死你为他们的头领报仇,另外两个日本人说有你在就能引来大对头。不知道什么意思?”

我心头一乐,这帮王八蛋,一路上带着我像丧家之犬一样狂奔到这儿,原来是为了引戚远烈来。不过哈尔滨是日军重兵驻防之地,我还真不希望戚远烈他们来,我的命可没老戚那家伙值钱。


夜降,窗外风声渐息,东北的冬天总是这样,白天狂风怒号,太阳一下山,就会风止。

李相默在我怀里睡的正香,这个比我年长不了几岁的共产党硬汉,真的疲倦了。我看着四周睡的正香的狱友们,突然感到一种孤单,突然很想一撮毛,突然很想父亲。


也不知道父亲现在怎么样,我和二哥带出一撮毛的二十八个年青人,一战俱殁,让父亲在村里简直没脸见人,好在他已经卧床不起,少听不少闲言碎语。


不一会,我也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做了个恶梦,我和二哥被鬼子逼到悬崖边上,悬崖下面,曾经一起战斗过的伙伴朝我和二哥招着手,其中居然有老四顾道善,他似笑非笑的看着我。


我一下子惊醒,浑身一层冷汗。一抬头,老四正活生生的站在牢房外似笑非笑的看着我。我恍惚间,以为在梦中,但是经历过数次生死战斗的经验告诉我,这不是梦。


老四看我醒来,冷冷一笑道:“三哥,醒了。”

我一时之间居然不知道如何答他,只是轻轻点了点头。

老四拿眼神照了我一会,这小子,这一年多的闯荡,整个人杀气腾腾。老四看了我一会,一字一顿说道:“俺带你回家。”

我一时楞住。

老四仰天哈哈一笑道:“快起来吧,听说你受伤了,是不是起不来了?”

我轻轻推醒李相默,李相默迷迷糊糊的看了一下四周,才看清牢房外站了一个人。他疑惑的看了看老四,又顺着老四的目光看了看我。

我坚定的说道:“老四,你得把俺这朋友一起带走。”


老四又用那怪眼神照了李相默一会,沉默了半晌,问道:“如果不带他一起,你不走?”

我点了点头。

老四点了点头道:“行,一起捎上吧。”


经过一重又一重门,经过一个又一个黑洞洞的枪口,经过一道又一道海贼的目光,老四昂首阔步领着我和李相默直出哈尔滨。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