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的熔炉 第二卷 第一章

在海的那一边 收藏 14 8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7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77.html[/size][/URL] 春节——这个中国最传统的节日,随着时间的推移,节日里欢乐的气氛从人们的表情中淡淡地消失在记忆里。春节刚一结束,紧张的训练开始了。 自文欣空手制伏持刀歹徒,以及战士们在春节联欢会上亲眼目睹的精彩的拳术表演后,文欣一夜之间成了部队的名人,连队干部战士更是对文欣刮目相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77.html


春节——这个中国最传统的节日,随着时间的推移,节日里欢乐的气氛从人们的表情中淡淡地消失在记忆里。春节刚一结束,紧张的训练开始了。

自文欣空手制伏持刀歹徒,以及战士们在春节联欢会上亲眼目睹的精彩的拳术表演后,文欣一夜之间成了部队的名人,连队干部战士更是对文欣刮目相看了。拳术是自己多年汗水的结晶,即使锤炼的再好,而要成为一名真正的战士,文欣觉得自己要走的路还很长,很远。谦虚使人进步,骄傲使人落后,文欣深得其中的道理。

这是一个咋暖还凉的初春。上午,多日不见的太阳从人们的视线中探出了笑脸来,温暖的阳光映在战士们的脸上泛出了血色。连队小树林里的白杨树上冒出了嫩绿的叶芽来,让人见了好不喜欢。此时,文欣与班里的战友们围着双杠站成两排,身后是摆放整齐的上衣,帽子和腰带。

“单双杠的练习,从根本上来讲就是锻炼和提高我们身体的灵活性,柔润性…..这也是部队为什么要开展在单双杠练习的主要原因。前面两个练习已经做过了,今天接着做第三个练习。”班长宋海风站在双杠一头向战士们讲解着部队为什么要开展这项活动的原因,同时讲解双杠三练习的动作要领。随后,给战士们做起了一次示范动作。

“记住!在杠上翻滚的时候,肩膀轻轻着杠,肩要平整;摆腿的事时,双腿要并拢,膝盖不能弯曲,脚尖要绷直。千万注意下杠动作,下杠时,左手做推杠动作,同样腿在空中不能分开……”做完动作后,班长继续讲解道。

“好!下面一个个地做,一定要记住刚才我讲的动作要领。”接下来,战士们按照班长所讲解的动作开始做动作。

“不行!你这个动作再来一遍。腿不要分开,你怎么没听见?”班长对一名正在做动作的战士大声叫到,不免有些急躁起来。

“班长,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腿就是不听使唤。”这名战士委屈地说道。“哈哈哈…..”这时,队伍里传出低微的笑声。

“笑什么,有什么好笑的!”班长斥责道。此刻,连队其他几个班有的正在做着相同的双杠练习,有的在做单杠练习,有的在进行队列训练,训练场上到处都是绿色的身影。此时,文欣站在队列中显得有些乏味,视线不时地向别处移动。

“文欣,注意看别人做动作,不要东张西望!”班长提醒道。这时,班里的战士眼睛一下转向了文欣的脸上。刹时,文欣的脸红了起来。正在这时,只听轰的一声,一名战士在做动作时不小心从双杠上掉了下来,随之身子重重地摔在地上,脸部朝下。这名战士摔倒地上后,嘴里大叫一声“哎哟!”这下可把一旁的班长吓坏了,急忙上前从地上将这名战士搀扶起来。原来这名战士在做下杠动作时,不知怎么回事,一只手发软,于是从双杠掉了下来。

“怎么样,怎么样?摔着吗?”班长急切问道。这时,几个战士从队列中也围了过来。

“没事,班长!是我不小心摔倒的,没事!”说着,这名战士在班长和另外几名战士的搀扶下从地上爬了起来,嘴角挂着歉意的笑容。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幸亏这是沙土地,否则我看你还能笑出来。”班长拍打着这名战士身上的沙土,亲昵地责怪道。

在团部大门口,一名学生摸样的女生径直向一名站岗的卫兵走去。

“你好,同志,这里是54794部队吗?”女生柔声地问道。

“是的,你找谁?”

“我想找六连叫文欣的人。”一听这话站岗的哨兵愣住了,眼睛直勾勾地看着眼前的女生。

“怎么,没有这个人?”女生继续问道。

“不,不!有,有!”哨兵连忙答道,对自己刚才的失态有些不好意思。

“我与文欣是一个连队的,我当然认识文欣。你是文欣的什么人?”战士用疑虑的目光看着女生。没想到士兵这样问自己,女生想了一会儿,接着答道:“我是文欣的同学,高中同学。我是从大学特意来看望他的。”女生有意强调大学二个字。文欣真是艳福不浅呀,有这么漂亮的女同学,还是一名大学生,并且是亲自找上门来了。此时,哨兵暗暗地想。

“这样,我值班不能带你到连队去,你就在这里等一下,我给我们连长打个电话,叫文欣亲自来接你!”

“好,谢谢你!”哨兵拨通了连长办公室的电话。半天都没人接。对了,连队在训练,这可怎么办呢?就在这时,站岗的哨兵见一名战士骑着一辆三轮车的从外面驶了进来,是本连队买菜的炊事班长回来了,车上装满了蔬菜和猪肉,接着灵机一动。

“班长!正好,你回连队把文欣叫来,他的一位同学找他。”

“好,好!”炊事班长说着看了眼前这位漂亮的女生一眼,然后笑嘻嘻地答道。

此时,文欣正在杠上做动作。连队的通讯员跑了过来然后对着对班长的耳朵悄悄地说:“六班长,连长叫文欣到他那去一趟。”班长点点头。接着对正在杠上做动作的文欣叫道:“文欣,你到连长那里去,连长有事找。”听班长已经叫自己,文欣在杠上做完动作后跳了下来,显得很轻松的样子。

文欣拾起地上的衣服,穿戴整齐后向连长所在的方向走去。连长找自己干什么?文欣一边走一边想。

“报告,连长!”此时,连长正在别的班里指导队列训练。见文欣来了,连长脸上随即露出了笑容。

“你立刻到团部大门口去一趟,你的同学到部队找你来了。”

“什么,同学找我?是谁呀?”文欣感到有些惊讶。

“是的,你快去吧。”连长催促道。

“对了,是女同学。”连长对着文欣远去的背影大声地提醒道。

不远处,文欣远远地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伫立在团部门口前。是她,真的是她,她怎么回来?现在学校不是已经开学了,她现在跑来,难道是家里发生了什么事情?此刻,文欣的脑海在不停地转动,然后加快脚步向门口跑去。

“张燕,真的是你,你怎么来了?”文欣来到张燕的面前,一把抓住了张燕的手露出了惊奇的眼神,接着在张燕的脸上搜索了好半天。此时,张燕的脸上满是喜悦的神情。

“我来看你不好吗?刚开学,学校没有什么课程,想着就来看你了。”接着说道:“你长胖了,变得高大英俊了,只是有些黑了。张燕惊喜之中流露出对文欣到部队来的变化感到由衷的高兴。

“哈哈,我真的变得高大英俊了?”文欣兴奋地问道。

“恩,真的!”张燕点点头肯定道。

“唉,唉,注意军人的形象哟!”一旁的哨兵见他俩手牵手,开玩笑地说道。见哨兵笑话自己,文欣先是一愣,紧接着松开了抓住张燕的手,有些不知所措的样子。哨兵在一旁乐的直发笑。

“走,到我们连队去!”文欣拉着张燕的手走进团部大门向连队走去。

“谢谢你!”连走时,张燕没忘与哨兵打招呼。哨兵望着文欣拉着张燕的手露出了羡慕的眼神。

在往连队的路上,张燕十分惊讶部队气派的营房和整洁的环境。

“这是我们的团部,这是礼堂,怎么样我们部队还不错吧?”文欣得意地向张燕介绍着。

“我觉得比我们学校环境好,这里真的很干净,满地都是绿色,连一块纸片都没有。不错!”张燕由衷地感叹道。此时,文欣和张燕来到了连队的训练场地,正在训练的战士见文欣肩并肩地与一名女同学走在一起,所有的眼睛刷地一下汇聚在一起。顿时,训练场上安静了下来。

“接着训练!没见过女人吗?”这时,连长对战士们脸上惊讶的表情觉得有些好笑。见文欣和身旁女同学向自己走来,迎面走了过了过去。

“连长,这是我高中的女同学,叫张燕,她专门从学校过来看我的。”文欣向连长介绍并解释道。

“连长好!”这时,张燕主动向连长问好。

“好!你好!”连长笑容满面地答道,对文欣同学的表现感到非常的满意,不住地点头。

“通讯员!”

“到!”通讯员跑了过来。

“你和炊事班打个招呼,中午多加几个好菜,就说,连队来客人了。”

“连长,炊事班长早就知道了,你不是已经吩咐过了吗?”

“对了,我怎么把这茬事忘记了。你去看看炊事班做了没有,快到吃中午饭的时间了。”说着,连长摸着自己的脑袋笑了起来。

“是!”通讯员朝着饭堂的方向跑出。部队的伙食基本上是按照正常的标准制定的,加菜,加餐一般是遇到规定的重大节日,或者是部队干部战士的家属来队探望时才会安排。张燕到部队探望文欣自然也不例外。

中午开饭的时间到了。饭堂前,战士们排着整齐的队伍聚集在饭堂门口。“日落西山红霞飞,战士打靶把营归,把营归.胸前红花映彩霞,愉快的歌声满天飞…….”这时,从饭堂前传来嘹亮,激昂的军旅歌声。文欣和张燕按照连长的要求已早早地坐在了饭堂里面。听见外面传来的歌声,张燕觉得有些纳闷,忙问身边的文欣:“怎么,部队吃饭前还要唱歌?真有意思。”

“是呀!这是部队的老传统了。部队毕竟是部队,你们大学不会是这样吧?”文欣说着反问道。

“我们大学不会,就是整个中国的大学都不可能做到像部队一样。”歌曲一结束,战士们有秩序地向饭堂走进来。

“部队的伙食不比在家呀,凑合着吃。”由于文欣同学的到来文欣和连长,指导员,还有几位排长坐到一个桌上了。吃饭时,连长客气对张燕说。

“您客气了,部队比我们大学里的伙食强多了。”饭堂里十分安静,只听见战士们吃饭时的声音。在吃饭的同时,不少战士用异样的眼光看着饭堂里唯一的一名女性。

“对了,你准备什么时候回学校?”这时,指导员问张燕。

“明天下午就走。”张燕甜甜地答道。

“这么急,不准备多玩些时日?”

“不了,我想早点走,还要赶回去上课。”

“那好,上课要紧。下午不训练,你就陪陪张燕同学在营区里转转,明天是星期日,你再陪张燕同学到街上玩玩,顺便走一走,聊一聊。”指导员扭头对身边的文欣说。

“好!谢谢指导员。”

下午,文欣领着张燕在营区转悠了整个下午。刚回到连队,这时,陈亮走到了文欣和张燕俩人面前。

“我说,你真不够意思,同学来了也不我介绍一下,我们可是老乡呀!”陈亮咧着嘴笑着说。

“不好意思。这是我们连里唯一的一个老乡,他叫…..”

“我叫陈亮。尔东陈,亮丽的亮!”陈亮接过文欣的话做起了自我介绍。

“即是老乡,你俩相互之间要相互团结,相互帮助那才是真正的老乡。你说,是吧?”

“那当然。不过,文欣比我混的好,连里的干部对他非常赏识,也很喜欢他,我就不行了。”陈亮说着看着了文欣一眼。

“你不用谦虚,你不是干的也不错嘛。”

“怎么样,晚上我请客。”陈亮客气起来。

“那怎么行。上哪请客?再说连队已经安排好了,谢谢你的好意了。”

晚饭时,连长在饭桌上对文欣说:“我已经和团部的招待所说好了,张燕同学晚上就住在团部招待所里。你送张燕同学过去,记得到时间一定回来睡觉。”

“是!我知道了,连长。”

“晚饭后,文欣把张燕送到了团部招待所,在招待所干部的安排下住了进去。

第二天,文欣换上一身便装从连队借来了一辆自行车早早地来到了张燕居住的招待所。此时,张燕也从床上起来了。

“你怎么穿起便装来了?我觉得你还是穿军装好看,威武。”见文欣穿了一身便装,张燕感到有些惊讶,并如实地说。

“穿便装是为了方便和你在一起呀。你想;穿着军装骑车带你,老百姓看见了会怎么想,军人在外是非常讲究军人的形象的。我这样出去就不会影响形象的。”文欣解释道。

“恩,有道理。文欣,听说这里离黄河不远,我俩到黄河边看看,好吗?”在房间里,张燕对文欣建议道。

“好呀,来了这里这么久我还不知道黄河是什么样子呢?”俩人一拍即合。

初春的清晨,空气格外的清新,树枝上的鸟儿在枝头四处跳跃,欢唱,一切显得的是那样的安逸,祥和。窄小的柏油路上,行人稀少,只见一辆驴车迎面驶来,赶车的老人吆喝着,挥舞手中的鞭子,驴车欢快地向远处奔跑。两旁到处是割完后的麦田,一望无际,麦地里的人们已经开始在地理忙碌起来。

张燕坐在自行车后座上,文欣使劲地踩着双脚,车飞快地向目的地驶去。

“到了,你看这就是黄河。”文欣停下自行车对张燕说道,然后推着车向黄河边上走去。

“什么,这就是黄河?黄河泽怎么会是这个样子?”张燕疑惑地问道。这里确不像是黄河,河道里水几乎已经干枯,两旁的树木很多枯萎,泥沙在河床中显现出来,一切显得是那样的凄惨和凋零。对于眼前的景象,张燕感到非常失望。

“这里已经是黄河的下游,黄河水到这里基本上已经没有水了。”我也听别人说的。

“算了,我看我俩还是找快地方坐下来休息一下。”骑了一阵子车,文欣此时感觉有些累了,身上的汗也出来了。

“我爸妈的身体好吗?”说着,文欣在堤坝下找了一快干净的地方坐了下来,接着躺在了地上。此时,张燕也躺了下来,身体紧挨着文欣的身体。

“自从你妈住院治疗后,身体一直都不错。几次我上你家看你妈时,看的出你妈脸上的气色比以前好多了。你爸的身体更是没话说。”

“谢谢你一直到我家看我爸妈。”

“你跟我客气什么,我可一直都没有把你当外人。”

“那你把我当成你什么人了?”文欣故意问张燕。说着,起身想看看张燕脸上的表情。

“你想套我的话,我偏不说。你自己感觉去吧。”张燕知道文欣有意思地问自己,故意不答。

“好,不说这个了。对了,告诉你一件事,春节前我抓住了一名持刀抢劫犯,你想当时是什么情景吗?”说着,文欣从地上坐了起来。

“你把他的刀从手中夺了过来?”张燕知道文欣的本事。

“恩。”文欣轻轻地点着头。

“你不怕他的刀砍着你?”张燕关切地问道。

“没两下子,我怎么空手夺刀。”此时,张燕从地上坐了起来,拉着文欣的手,并在脸上细细地查看起来。乘着张燕拉着自己手的同时,文欣一把将张燕紧紧地搂在怀里…..

下午,张燕带着满足和幸福走了。在火车站的站台上,文欣朝着张燕离去的火车一个尽地挥手…..

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棒子国特产:女白领下班后玩的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