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4海战”揭秘

投笔请缨 收藏 4 1044
导读:1958年的“8.24海战”是“8.23”炮击金门那场战斗中由海军完成的部分。 “陆地行舟”计划 1958年8月20日,毛泽东签署命令:立即集中力量,对金门国民党军予以突然猛烈的打击(不打马祖),把它封锁起来。8月23日17时30分,解放军炮兵开始炮击金门国民党守军。8月24日,炮击暂时平息。 在解放军岸炮和海上舰艇的封锁下,金门守军几乎断绝了物资供应。台湾海军既要维持最低限额的补给,又要减少航运中危险,只好将白天运输改为夜间进入锚地卸载。这也正中解放军预料,顺理成章就有了“8.24海

1958年的“8.24海战”是“8.23”炮击金门那场战斗中由海军完成的部分。

“陆地行舟”计划

1958年8月20日,毛泽东签署命令:立即集中力量,对金门国民党军予以突然猛烈的打击(不打马祖),把它封锁起来。8月23日17时30分,解放军炮兵开始炮击金门国民党守军。8月24日,炮击暂时平息。

在解放军岸炮和海上舰艇的封锁下,金门守军几乎断绝了物资供应。台湾海军既要维持最低限额的补给,又要减少航运中危险,只好将白天运输改为夜间进入锚地卸载。这也正中解放军预料,顺理成章就有了“8.24海战”。

时任我海军鱼雷六支队一大队参谋长的张逸民回忆,这一年的7月,他因肺结核正在杭州疗养院治疗,忽然接到命令,立即返回码头有重要任务。他被直接带到司令部作战室,进门发现里面坐着司令员陶勇等人,正在研究一个代号为“陆地行舟”的绝密军事行动计划。

我军舰艇从上海到厦门港,途中必须驶经马祖、金门等敌占岛封锁线,容易遭到空袭和炮击;况且从上海到厦门路途遥远,长距离航行会损伤鱼雷快艇主机。因此,报经总参批准,决定使用“陆地行舟”的方法,用火车装载鱼雷快艇从上海运至厦门。

会议结束后,一行人赶往上海张华浜码头。此时张逸民手下的9艘鱼雷快艇已经在此进行改装装载。张华浜火车站严密警戒,封锁一切对外往来,三步一岗,五步一哨。为了迷惑敌人,部队一律换上陆军的黄军装。

装载持续了一夜。30日晨,陶勇对每一节车厢进行了反复检查,才下令出发。张逸民看了一下表,时间是3点半。上海铁路局党委书记一直把他送到车厢门口,握住他的手叮嘱:“你记住,这趟军列的编码是10689。路上你不管遇到什么事,只要说出这个数字绝对不会有问题,一路通行。”

8月2日凌晨,军列抵达厦门,开进一片靠海的丘陵地带。两天后,快艇被逐一吊入水中。至此,鱼雷快艇第一大队神不知鬼不觉地进驻了厦门前线。

激烈海战

8月24日,炮战中被击伤的国民党军“台生”号舰半夜里悄悄摸回金门料罗湾港内……截至16时30分,料罗湾已经停泊了准备卸载的10余艘舰艇。

17时15分,“前指”决定,先以海岸炮兵轰击料罗湾,一俟港内舰艇逃出,快艇再坚决消灭之。在解放军的炮击下,正在卸载的“中海”号当即被两发130毫米炮弹命中,调头外逃。“台生”等舰船也争先恐后逃离岸炮射程,至外海徘徊。

18时10分,岸上指挥所下达命令:鱼雷快艇出击!

隐蔽的9艘鱼雷快艇如离弦利箭,呈单纵队由东往西向战区高速进发。距离15链(1链相当于1/10海里,即185.2米)时敌方蓦然分辨清楚是解放军的鱼雷快艇,遂开火,同时采取紧急规避。距离4链时,张逸民命令一中队103艇负责牵制“台生”号,184、175艇执行攻击。

19时25分,距离500米,184、175艇齐射,103艇单独发射。约20秒,“台生”号冒出两个巨大火球。“爆炸后,又有一次更大的爆炸,我估计引爆了台湾带来还没有来得及卸的弹药。五分钟后,敌舰沉没。”张逸民在他的回忆录中写道。“台生”号生还者仅56人。

1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