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一个国家的发展,就像人的一生,主要就是关键的几步。这几步走对了,一切都会比较顺利,前景会比较光明。这几步走错了,就会伤筋动骨,甚至全盘皆输。回头看一下中国走过的30年,不能说没有犯错误,有些错误也不能说不严重,但是在最关键的几步上,中国走对了。何以为证?我想横向比较一下其它的选择及其结果即可。改革开放从1978年底开始,回头看来,如果不是邓小平这位强势领导人的主张和坚持,中国本来也可能选择不同的路径。我想到了以下四种选择:



第一种就是“极左模式”:不改革开放,全面肯定和延续毛泽东过去的政治挂帅,阶级斗争,抓革命、促生产的的一套做法。改革初期当时提出“两个凡是”的人基本上是这种思路。如果当时中国走这条路的话,我们今天的结局恐怕不会比北朝鲜好。北朝鲜的情况,大家都很清楚,这里就不赘述了。



第二种选择“极右模式”,走一条全盘西化,用一个亲西方的政府取而代之的西化模式。我记得80年代,主张“全盘西化”的学者在大学里演讲,总是赢得一片喝彩。“中国最需要的是进口一个总理”,下面一片掌声。连“最好让西方把中国殖民一段时间”的观点,支持者也不少。其实,在发展中国家,苏联的集权模式没有成功,西方的民主模式也没有成功,这是我走访百国后得出的一个结论(从这个角度说,中国只能走自己的路)。以菲律宾为例,大概没有一个发展中国家的西化能比菲律宾更彻底了:菲律宾先是西班牙的殖民地,人们的宗教信仰都改成了天主教,后来又是美国的殖民地,很长时间内被视为亚洲的“民主橱窗”,其政治体系和制度照搬美国,三权分立、政教分离,至今民主制度确立了一百年了,虽然其间有日本侵略和20年的马克斯政权独裁,但1986年一场“人民力量”推翻了独裁政权。2001年又是“人民力量”赶走了埃斯特拉达总统。但这个国家却长期陷于政治动荡,一个在东亚经济曾仅次于日本的强国,一个“民主的橱窗”,却由盛转衰,远远落后于四小龙,又很快地被中国超过。



我是前年夏天访问菲律宾首都马尼拉的,首先入目的就是大量的贫民窟。菲律宾全国 30%的人生活在贫困线以下,平均每日的收入不到一个美元。现在每十个菲律宾人中就有一个背井离乡,在海外打工。总计约800万人,使菲佣成为菲律宾整个国家的名片,菲佣的汇款也成了菲律宾外汇的主要渠道。菲律宾机场都设有为劳务输出人员开辟的专门通道。



因为我1983年底曾在北京参加接待过菲律宾前总统马科斯夫人一行,我便问马尼拉大学的一位教授,现在的菲律宾和马科斯的时候比怎么样?她坦率地说,“现在更糟。什么‘人民力量 ’,都改变不了菲律宾少数声名显赫的家族控制菲律宾政治的现实,他们是既得利益者,通过自己的财力和人脉,影响菲律宾的各级政治”。她还谈了这么一个观点:“过去是马克斯家族和他的亲信腐败,他们贪够了之后,倒也为老百姓做点事情。现在是换一个政府,就是新一轮贪污的开始。你怎么办?老百姓怎么富裕的起来?”(世界上研究腐败最权威的组织“透明国际”发表的2005年世界腐败指数摘要如下:冰岛1、新加坡5、香港15、 中国大陆 78、印度90、菲律宾124、俄罗斯128、肯尼亚144、孟加拉158)



菲律宾人现在说,菲律宾民主最后归结为3G,也就是枪(gun)、钱 (gold)、暴徒(goons)。我的导游对我说:“过去马科斯政权的时候,只有马科斯和他的亲信可以这样,现在恢复民主了,谁都可以做这些事情,情况比马科斯的时候还要糟。马科斯一倒台,表面上看是民主胜利了,实际上,这三个g开始普及了”。我问他为什么菲律宾政治中有这么多谋杀,他说,“政治职位是政界人物的财源所在”,所以政客经常不惜铤而走险,雇用杀手,谋害政客和敢于揭露真相的新闻记者。“政府连抢支都管不住,现在有40多万枪支散落在民间”。



马尼拉虽然破破烂烂,但也充满活力,汽车大都抹得花花绿绿。2004年这个国家曾创造过5327对情侣同时在首都马尼拉接吻的吉尼斯纪录。只有这样一个热情洋溢的民族才会把一个电影明星埃斯特拉选上来当总统,然后又把他投入监狱。



类似菲律宾这样的模式,在第三世界比比皆是。经济和社会结构是中世纪的,上层建筑是后现代化的,结果就是政府和人民的需求严重脱节,人民迟迟摆脱不了贫困,国家长期处于动荡之中。老百姓为基本生存而挣扎,犯罪率直线上升,但国会里面却在讨论向“文明国家”学习,废除死刑,菲律宾好像也是在今年废除了死刑。



在排除了上述两种“极左”和“极右”的非改革模式之后,剩下的还有两种改革的模式:一是古巴的“保守改革模式”,二是前苏联的“激进改革模式”。



古巴的改革模式可以称之在政治上和经济上都尽量坚持原来的体制,在局部地方作一些小打小闹的改革。古巴坚持计划经济,但也增加了有限的市场调节,和我们改革开放初期很有影响的“鸟笼经济”思路颇有共通之处。2005年夏天,我到古巴访问了10天,住在一个朋友家中,所见所闻,感触颇多。对于古巴,我是心怀某种敬意的,因为这么一个人口一千万的小小的岛国,竟然有勇气向美国这个超级大国叫板,而且一叫就是40多年。还有传奇般的人物卡斯特罗,我在欧洲近距离见过他两次,确实充满了个人魅力。但是我也不得不承认:古巴给人印象是失望的。如果用一句话来总结,那就是古巴的经济太困难了,人民的生活太艰苦了。我对自己说,如果中国当时没有能够勇敢地走向市场经济,接受全球化的挑战,中国的今天状况可能不会比古巴好多少。



那次,我是乘古巴航空公司的飞机从巴哈马斯首都拿骚起飞去哈瓦那的,这也是我百国之行所乘过的最旧的飞机,前苏联制造的安波洛夫42型螺旋桨飞机,看上去至少有30多年的历史。40多度的高温,机上所有空调都失效,一个小时的飞行就是洗桑拿,汗雨如注。机上的乘务人员也毫无笑容。飞机一起飞,座椅上方的手提行李舱门都被震开,其中一个手提包还掉了下来,但好在没有砸着人。大家都有些紧张,只有一个美国小伙子,一手搂着自己的古巴女友,一边放声大笑。我看到一些古巴老年乘客对此有一种愤怒的表情,大概感到古巴的尊严受到了侮辱,但也真是无奈。



哈瓦那主要商业街上的商店大都空空如也,服装店的橱窗就是几件白衬衫;药房出售的,包括红药水、紫药水在内,大概只有二三十种药。市场供应给人的感觉比上海在文革期间还要萧条很多。我的房东告诉我,主要生活用品都实行配给供应。从面粉、猪肉、鸡蛋、甚至食糖,都凭证供应。牛肉是国家专营,私人买不到,只供应给涉外的饭店和餐馆。街上的车不多,而且大都是50、 60年代的污染耗油的旧车,所以满城都飘荡着汽车尾气的味道。车太旧了,所以抛锚的很多,开着车盖修车也成了哈瓦那的一景了,还有用卡车车头拖着公共汽车车身行驶的车辆。据说中国造的大客车很快就要抵达,我可以想象这将是哈瓦那一道亮丽的风景线,能为中国争光。



政府对社会的控制非常之严。手机受到严格管制,极少有人使用。上网也很不方便。除了在市中心有一个我等了半小时还没有轮到我的网吧外,几乎只有涉外饭店才能上网,每20分钟收3个新比索,约等于30块人民币。价贵还不说,上网速度非常之慢,打开电子邮件,10几分钟就过去了。电视只有四个台,一个新闻台,播送的大都是枯燥无味的会议。一个文艺台,播送不少相当不错的欧美经典故事片,还有两个教育台,传授数理化、医学和文化方面的知识,优点是都没有商业广告的打扰。报刊杂志很少,Gamme 是党报,8个版面的小开本,尽是口号和会议新闻,书店图书的种类和数量也很有限。



人们往往把古巴的问题归结为美国的封锁和制裁。但我和一些古巴朋友私下聊天,他们认为,人为的因素至少占一半。比方说,蔗糖,为什么要凭证供应,因为糖价太低,糖农没有积极性。中国饭店的一位老板说得更痛快,什么禁运,主要还是自己禁运自己。企业一点进出口权都没有。看到有人赚了一点钱,政府就开始紧张,要征你税,最后搞得大家普遍贫困。古巴在 80年代初曾尝试开放农民自由市场、物价改革、工资改革和外贸改革,但由于很快出现了投机倒把、贫富不均等问题,古巴政府就从1986年到1989年进行了“纠偏运动”,强调加强党的思想工作和精神鼓励,反对权力下放,使得经济又回到了原来计划经济为主。我曾好奇地在路边一个只有两个理发师的一个小店理了个发,一问也是国营的,我理完发离下班时间还有一刻钟,两人拍拍屁股走人了,外边等着的人就对不起了。



与古巴朋友私下聊天,可以感觉到卡斯特罗在老百姓中仍很有威望,但同时人心思变,他们大多数在探讨的不是卡斯特罗之后古巴会倒向美国,而是对中国模式和越南模式怀有浓厚的兴趣。据说卡斯特罗的弟弟劳尔•卡斯特罗,最近也多次表示要学习中国改革开放的经验。回想起来,如果中国当初没有走出计划经济的老路,没有大刀阔斧地进行市场导向的改革,而只对旧的体制修修补补的话,中国恐怕也很难告别古巴今天这种短缺经济的状况。



但古巴也不全是弱点,经济如此困难还是大致实现了全民医疗低保。古巴的婴儿死亡率据说低于美国。计划配给供应,显然保证了人民的最低消费和营养,所以看上去没有发展中国家那种很多人营养不良的状况。古巴现在还为一些中南美洲国家的穷人提供医疗帮助,使很多中南美洲的穷人也到古巴来看病。比较起来,我想中国通过近三十年的改革开放,国力大增,一年已有4万亿的财税收入,我们在社保方面一定可以比古巴做得更好。



讲到古巴,还有两件使我深有感触:一是在哈瓦那城东一街口矗立着一座为古巴独立而牺牲的华人烈士纪念碑,上面刻着古巴独立战争英雄蒂格沙达将军盛赞古巴华人的两句话:“没有一个华人是逃兵、没有一个华人是叛徒。”对一个民族的赞扬,这大概是最高级了。在19世纪下半叶的时候,华人人口据说曾一度占到古巴人口的十分之一。在19世纪古巴独立战争中,数千华人投入独立运动,有数支全由华人组成的部队,英勇善战,不屈不挠,扬名古巴,这个纪念碑今天仍使游客停步注目,令华人深感自豪,当年为古巴独立而长眠在异国他乡的同胞们值得我们后人追念。古巴这个民族不是一个忘恩负义的民族,一个知道感恩的民族是一个有希望的民族。



在哈瓦那唐人街,我还看到正对着唐人街口的一栋大楼,上面刻着“太平洋酒店”的繁体字,但早已人去楼空。华人协会70多岁的陶先生告诉我,这些都是我们同胞的财产呀。这些华人当时都属于古巴的富裕阶层,古巴革命之后,逃避他乡,这些财产也就给政府充公了。他说:现在华人门可罗雀,大概只有200来人了,都老了。他说哈瓦那曾经是美洲最繁华的城市,“那个时候还没有拉斯维加斯,美国人周末都到这里来吃喝嫖赌。许多富人都在这儿买了房子,休闲度假,吃喝玩乐”。你看看沿海岸线的大片大片现在已经年久失修的别墅,你就可以想象当年那些人的富裕状况,但是巨大的贫富差距导致了1962年的古巴革命。猖狂出逃的富人中不少是华人,当然也带走了他们的资金、技术和人脉。这个世界上,缺少基本的社会公正和贫富差距过大总会导致动乱和革命,但革命是英勇的、浪漫的,痛快的,而革命之后的建设则是艰巨的、复杂的、耗费时日的。古巴人民在发展的道路上至今还没有探索出一条符合自己国情的成功道路。



至于前苏联在戈尔巴乔夫领导下,走的是激进改革的道路,其结果大家都知道。但我们不能忘记在80年代,当戈尔巴乔夫提出“新思维”和****压倒一切,一时引来我们国人多少羡慕和赞扬。经历过1949年以来毛泽东时代无休止的政治运动,中国民间,特别是知识界,真诚渴望大规模的****,因为我们政治制度中的问题实在是太多了。



如果比较一下中苏两国在改革战略上的差别,中国在邓小平的强势领导下,走了一条“稳健的改革道路”。如果从政治与经济互动的角度来看,中国的这个道路也许可以概括为:比较大规模的经济体制改革与较小规模的******相结合,而****重点是为经济改革铺平道路,这也可以称为 “经济改革优先的模式”。这个模式产生的利弊大家有目共睹,但总体上利大于弊,中国避免了大的动乱,中国的经济规模已经十倍于1978年,人民生活有了很大提高,大部分人对国家前途持乐观态度。



戈尔巴乔夫是****为主,用经济改革来辅助****,结果成了首先要保证民主化这个政治进程不可逆转,为此什么都可以做,违背了经济规律,结果是灾难性的:苏联迅速解体,经济全面崩溃,人民生活水平大幅下降,人民多年的储蓄随着发疯似的通货膨胀化为乌有,人均寿命降到了60岁以下。



我是1990年6月访问苏联的,当时就感到了戈尔巴乔夫的方法已经走入了死胡同。首先是苏联经济非常困难,商品全面短缺。我去莫斯科最大的百货商店Gum, 漂亮的俄罗斯传统拱顶商厦内,买什么都要排长队,在皮鞋和大衣的柜台,只有一两种式样,排队走有1百来人,而且需要护照才能买。莫斯科的天气比我预期的要冷,我想买一件风衣,我开始体验苏联式排队,一个小时后轮到了我,一个服务态度非常粗鲁的女营业员,告知我的仅有护照不行,还需要有在莫斯科居住的证明,我只能作罢。中午又步行了一个小时,找不到一个吃饭的地方,餐馆少,都排着长队,营业时间又短。俄罗斯人很有幽默感,很能苦中作乐。我路过一家电视机商店,里面都是俄罗斯自己生产的笨重的黑白电视机,我好奇地进去望望,陪我的苏联社科院朋友拉了我一下,说:“你可千万别买这家伙,它说不定会爆炸。我们这儿流行的说法是‘苏联的电视机是专门为苏联的敌人生产的’”。



****带来的一个巨大问题就是政治参与迅速爆炸,而苏联的体制完全没有为这种参与做好准备。激进的****首先导致了人们质疑苏联共产党的合法性,然后质疑整个苏联国家存在的合法性。立陶宛率先宣布脱离苏联而独立,拉脱维亚和爱沙尼亚也紧随其后。因为经济形势已经恶化,戈尔巴乔夫乱了章法,他本人的威望几乎荡然无存,谁都可以拿他开心。一个俄罗斯汉学家当时对我说了这么一个笑话,有个人发誓要去克里姆林宫把戈尔巴乔夫给杀了,于是他拿了把手枪便上路了,但不一会儿,他就回来了。人家问:怎么回来了?他说,要杀戈尔巴乔夫的人排着长队,我等不及了,只能回来。



我记得1993年“休克疗法”的作者哈佛大学经济学家萨克斯曾来日内瓦大学做讲座。在场的一位俄罗斯知名学者、原苏联的美国加拿大研究所所长阿巴托夫,突然站起来提问。他用很清晰的英文质问萨克斯,“我的祖国已经解体了,你高兴吗?”说完佛袖而去。萨克斯一脸错愕。阿巴托夫退场后,萨克斯说:“不是我们的方案设计不好,而就是刚才提问的那么一批共产党的老朽在阻碍我们的改革,使得我们的改革方案受挫”。但人们更要问的是:改革方案的设计怎么能不考虑到各种反对因素呢?实际上关键还是这些美国学者不了解俄罗斯的国情,乱开药方,而苏联公众当时又迷信西方、迷信美国,结果导致国家解体的悲剧。戈尔巴乔夫本人至今仍在西方受到推崇,但很多俄罗斯民众不能原谅他。戈尔巴乔夫在自己人民心中的地位一落千丈。 1996年他曾参选俄罗斯总统竞选,得票率竟不到百分之一。



总之,比较中国过去三十年中曾经出现过的不同模式选择,我的结论是我们的“稳健改革模式”虽然问题不少,但确实比“极左”和“极右”的模式要好,也比古巴的“保守改革模式”和苏联的“激进改革模式”要好。



一个13亿人口的大国,通过不到30年的奋斗,经济规模增长了十倍以上,近3亿人脱贫,大部分人的生活水平有了很大提高。中国已经成了世界第三大经济体、第三大贸易国,而这些统计还是建立在人民币被低估的基础上的。西方人对中国有各种各样的批评指责,甚至到了吹毛求疵的地步,但否认中国这些成就的已经大大减少了。如果说我们大约300年前开始落后于西方,现在我们是真正地赶上来了。我们这个积贫积弱的国家,从1840年鸦片战争到1979年的140年间,持续的太平时间最长没有超过八、九年,我们现代化的进程总是一次一次被打乱。但从1979年开始,我们第一次保持了近三十年的持续发展。不管今天中国社会有多少问题,中国还是处在1949年以来最好的时候,处在近300年以来最好的时候,解决各种问题的资源和回旋余地也是前所未有的。绝大多数的国人也都为此成功做出了自己的贡献,甚至牺牲。我上个月在《天涯人物专栏》里发了一篇回忆邓小平的文章,有一个帖子,只有一句话,却使我很感动。帖子是这样写的:“邓小平有功,虽然我下岗了”。没有下岗工人所做出的牺牲,中国工业化、现代化、国际化这个关,闯不过去。我们应该通过教育,使大家尊重每一个为民族复兴做出贡献和牺牲的劳动者,包括现在的弱势群体,并通过各种手段,使他们也能享受到改革开放的成果。在大变革的社会里生活不易,互相尊重,互相理解,互相帮助,可以化解很多人与人之间的矛盾,人的心态也会更平和,生活也会更温馨。中国是有希望的,只要我们自己不打败自己,没有任何一种外部力量能阻碍我们民族的伟大复兴。


作者张维为系日内瓦大学亚洲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清华大学和复旦大学兼任教授

本文内容于 2008-12-30 21:48:49 被铁血丹心汉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