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之声中文部主任被撤 张丹红事件再升级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德国之声中文部副主任张丹红


中评社香港12月18日电/本已渐渐平息下来的“张丹红事件”,近日突然急转直下。12月18日,德国议会将就德国之声的“张丹红事件”举行听证会。而就在听证会的前一天传出一个重大消息,德国之声中文部主任冯海音(Matthias von Hein)被撤职,调至中央部当编辑。能讲流利汉语的冯海音是德国人,张丹红原来就是他的副手,在“张丹红事件”中他公开力挺张丹红。


几个月前,张丹红无意中被政治冲击力推到了风口浪尖。如今,她再一次成为德国媒体的焦点人物。


事情远未就此了结,德国之声上万份中文报道遭审查。


2008年对于德国之声原中文部副主任张丹红来说,可能是职业生涯中最为难忘的一年。


《国际先驱导报》报道,在北京奥运会之前,她在接受德国一些采访时发表了反对有关针对中国的批评、并介绍中国的进步面的言论,因此惹祸上身。同时,德国之声也被一些人指责“过于经常地、不加批评地接纳中国政府立场”。


9月24日,张丹红被解除中文部副主任职务。但是,事情远未就此了结。 11月5日,德国议会的文化与媒体委员会专门就德国之声及“张丹红事件”举行了听证会。不过,此次听证会后,该委员会并没有作出具体决议,而是决定在年底前再次举办一个规模较大的,“由不同看法人士”参加的听证会。


据了解,在此期间,德国官方把德国之声上万份中文报道翻译成德文,加以审查,结果并没有发现所谓的“红色渗透”的内容。


12月1日,德国之声的监督机构——德国之声广播委员会驳回了对张丹红以及德国之声的指责,广播委员会全体一致认定,德国之声中文部既没有违反规定,也没有破坏记者原则。此时,张丹红似乎可以歇一口气了。


中国被污“操纵德国媒体”


然而,仅仅数天之后,风云突变,张丹红再次陷入困境。


事情的原由还要从11月德国《法兰克福汇报》登载的一篇对何清涟的专访说起。何清涟曾着有《中国现代化的陷阱》一书。在采访中,何清涟提到:2005年她一度被邀请为给德国之声中文部撰稿写专栏。但是,合作只持续了几个月就中断。据她说,中断的原因是“中国政府给德国之声施加了压力”。而张丹红被何清涟描述为“中国政府操纵德国之声”过程中的“执行者”。


张丹红对何清涟的所谓“红色渗透”的言论进行了反击。


12月4号,张丹红在德国之声的中文网站上发表文章,详细说明了整个事件,指出何清涟的说法“完全是谎言”。


所谓的“异见分子”游说德国议员


也许张丹红只是想纠正何清涟的言论,但是后果却是她所始料未及的。 由于德国之声没有发表何清涟的反击文字,而是仅发表了张丹红的回应文章,被一些人指责为“公器私用”。


而魏京生等一些所谓的“异见分子”从11月底就开始到柏林展开游说活动,拜会众多德国议员,多次提出对德国之声和张丹红的指控。据说,德国之声中文部内部也出现了“窝里斗”的现象,很多所谓“内部消息”不断出现在其他报纸上。


据消息人士透露,目前,德国之声领导层在巨大的压力下,已经不愿意坚持自己原来的说法,而是考虑“丢卒保车”,对中文部乃至中文网站进行人事调整和内容检控,以确保在12月18日的议会听证会前能脱离困境。同时,台方还约谈了与中文部相关的几位人士,审查他们是否违反职业准则。


12月17日,德国之声做出决定,撤销冯海音中文部主任职务。冯海音一直赏识张丹红的工作能力,曾在公开场合表示说:张丹红的言行没有任何错误,德国之声的报道很全面。


列席听证会者曾抵制北京奥运


12月18日,德国议会将举行一次听证会,张丹红等人也正在等待着听证会的结果。


其实,举办此次会议的德国议会文化和媒体委员会将18日的会议称为“专业会谈”。除了该委员会外,议会的外交委员会和其下属的对外文化和教育政策委员会、信访请愿委员会和人权人道救助委员,也将参加此次听证会,而议题是“共和国作家圈抨击德国之声的联名信和德国之声的节目内容”。


议会文化和媒体委员会共有成员20人,其中左翼人士和绿党成员11人,右翼阵营9人。被邀请出席会议的中国人中已知的有魏京生和全德学联主席彭小明,他们两人均属于反对张丹红的阵营。德国人中被邀请的有上面提到的“共和国作家圈”的一个代表和一位女教授伊内丝.盖佩尔(Ines Geipel)。这两个人也是激烈反对张丹红的人士。


伊内丝.盖佩尔原来是东德的短跑运动员,上世纪90年代开始写作,现在是柏林某表演艺术高校的教授。近年来她多次呼吁支持“***”。2007年5月1日她曾经给国际奥委会写信,呼吁抵制北京奥运会。


其他被邀请的还有德国之声台长贝特尔曼。而另外有两位支持张丹红的专家也受到邀请,他们是杜伊斯堡大学教授海贝勒(支持张丹红联名信的发起人)和德国电视一台《每日新闻》的前编辑布罗伊蒂加姆。不过海贝勒教授因为公务繁忙而无法与会,推荐了另外一位持相同看法的教授桑德施奈德代他出席。


“红色渗透”指控没有说服力


德国著名的华人维权人士王炜先生说,张丹红是一个媒体人,她并没有特定的立场和意识形态,而是从不同的侧面作出不同的新闻报道。只是因为德国媒体在奥运前夕出现了大量负面报道中国的大环境,而张丹红试图从另外一个方面来向德国人解释中国的真实情况。何清涟所谓的德国之声被“红色渗透”是完全没有说服力的。


那么,此次德国议会的听证又是否表明德国对华政策的变化呢?此间分析人士认为,这还有待进一步观察。今年10月,德国总理默克尔访华,改变了去年9月因为她在总理府接见达赖喇嘛而造成的中德关系退步的状况。而且,德国议会与德国政府在很多问题上的做法并不一致。而此次德国之声风波和张丹红事件,是反华分子发起和制造的,并随后推波助澜。德国议会收到众多的不同方面发来的关于张丹红事件的联名信,议会必须就这些信件作出处理。


此外,从法律意义上说,德国议会和联邦政府都无权干预国家媒体,都不能直接决定公共法治下的法人实体的日常运作和人事安排。德国议会的作用是审批预算和确立法案,不能插手德国之声的运作。当然,另一方面,德国议会作为德国最高权力机构,有巨大的社会影响力,其决议的作用不可小看。


议会的最终结论如何,以及议会结论是否会成为德国对华政策转变的微妙风向标,外界都在拭目以待。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