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收徒!

ywbo 收藏 139 197
导读:[B]夕阳慢慢沉淀下来,树叶轻轻喟叹,沙沙地发出声响,风过,一片片落叶落在二人肩头。妖狐突然问道:“小丫头,说了半天话,我连你名字都不知道。你叫什么?” 女孩抬头,眼睛闪闪发亮,却摇摇头道:“我不知道。爹爹都喊我闺女。不单单是我,我们村所有的女孩都不知道自己的名字。” 妖狐苦笑,万万木有想到,这个村子男尊女卑的程度居然如此之深。他看了看身旁的女孩,眼中充满关切:所有的亲人都已离她而去,如果不带她走,弱小的她将如何去面对这个世界? “小丫头,我给你取个名字吧?”妖狐轻轻揉乱女孩的头发,笑问道:“你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夕阳慢慢沉淀下来,树叶轻轻喟叹,沙沙地发出声响,风过,一片片落叶落在二人肩头。妖狐突然问道:“小丫头,说了半天话,我连你名字都不知道。你叫什么?”

女孩抬头,眼睛闪闪发亮,却摇摇头道:“我不知道。爹爹都喊我闺女。不单单是我,我们村所有的女孩都不知道自己的名字。”

妖狐苦笑,万万木有想到,这个村子男尊女卑的程度居然如此之深。他看了看身旁的女孩,眼中充满关切:所有的亲人都已离她而去,如果不带她走,弱小的她将如何去面对这个世界?

“小丫头,我给你取个名字吧?”妖狐轻轻揉乱女孩的头发,笑问道:“你爹爹姓什么?”

女孩脸颊有些发红,小声说道:“不知道。但,但隔壁大叔都喊爹爹‘林老爹’。”

妖狐点头笑了笑,目光遥望,远处,树影婆娑,隐隐露出几缕阳光。他口中喃喃道:“林影,就叫你林影吧。你姓林,名为影,可好?”

“林影?”女孩喃喃道。忽然仰头,天真地问道:“师父,江湖是什么样的?是不是像我们村子那样,有屋子,有田地,恩,里面的人是不是都带着各种武器?然后,如果是坏人,就一起杀死他;如果是好人,就,就——”

“就嫁给他是不是..嘿嘿”妖狐笑侃道。“小丫头片子发育都没全,懂得到不少嘛!”

小影脸“唰”的红了。她小嘴一撅,红着脸叫道:“师父,人家还小。”

“对。”妖狐哈哈一笑:“倚小卖小。”

林影刚要叫唤,突觉腰身一紧,只见妖狐将她拦腰抱起,飞速退到一棵树下,低声道:“有人。”

不一会儿,远处传来马车声。只见几个铁血城的城管,正赶着一辆囚车驶来。囚车上,一个浑身膘肉的魁梧大汉正哭丧着脸,一边叫道:“各位大哥,俺,俺不是故意的,俺那天喝醉了。你们饶了俺吧,俺不想死……”

一个城管不耐烦道:“早知如此,何必当初。现在后悔,晚了。你也不想想,欠债还钱,杀人偿命,那可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大汉忙道:“大哥,您帮个忙。您把俺当个屁--放了吧,俺以后每天杀猪都给你送免费的猪肉来报答你,成不?”

那城城管冷笑道:“嘿嘿,猪肉..省省吧...您也帮个忙。我们如果抓不住你,回去也得挨板子。你也甭怕,索性是个白刀子进,红刀子出,一会儿就没事了。你好,我们也好。”他几句话说得旁边的人都笑了。

那汉子刚想答话,忽觉人影一闪,一把亮闪闪的钢刀向他刺来。

“啊!”他不由惨叫出声:“有刺客——”

突然“哧——”的一声,那把钢刀瞬间转了个方向,向拉车的马刺去。

一个声音凭空响起:“小丫头,快住手!”倏忽间,一道青色人影冲了过来,手随意一挽,钢刀便落入他怀中。

妖狐呼呼地喘着气,叫道:“小丫头,我迟早会被你气死。刀也是随便玩的吗?”

林影眼睛泛红,哽咽道:“师父,我要报仇。害死爹爹的,就是他。”

妖狐点点头,将钢刀扔给正发愣的城管:“水城管,刀还给你。”他伸手摸摸林影的头,叹道:“丫头,这个仇,他们会给你报的。”

“他们?”林影惊讶地看了看那群城管:“师父,为什么?我不能报吗?”

妖狐刚想答话,那正发愣的水煮人生已回过神来,不犹笑道:“小姑娘,这世上,有好人、坏人之分。坏人要杀好人,好人若要保命,可以杀坏人。但更多时候,好人是抓坏人,然后送给一些人,由那些人来判定是杀还是押。这个,叫做王法。”

妖狐听罢,不犹笑道:“还是水城管会讲大道理。”

水煮人生老脸一红,叉开话题道:“妖狐,什么时候收的徒弟呀,咱们都不知道?”

妖狐嘻嘻一笑,突然抱过林影,一晃,已然不见,惟有声音激越荡响:“徒弟?色狼谷那群狼还不知同意不同意…唉,每月又要多交一个人的伙食费了…”

天蓝蓝,云白白,风清清,月光光,让心旷神怡。

妖狐拉着林影,行走在幽静蜿蜒的山道上,聆听着远处蛙鸣虫叫,流水泠唱;细赏着清风树影,和那稀朗出来的小村人家。突然笑道:“小丫头,怎么不高兴,是不是报不了仇,心里难过?”

林影摇摇头,道:“师父,是不是要做好人,就不可以杀人?”

“呃——”妖狐挠了挠头,笑叹道:“不一定。江湖,其实是很复杂的。谁对,谁错,很少能够真正辨清。小丫头,你希望成为大侠,这很好,但更多时候你又无法看清楚一切是是非非,小丫头,你懂得太少了。呐,现在,告诉我你要不要学武功?”

林影看着他,大眼睛里满是迷惑,喃喃道:“我不懂,我只想成为大侠。师父,我真的只是想惩奸除恶。这,是不是很难?”

妖狐定定地看着林影,恍惚间,他好象看到了孩提时候的自己,也是这么意气风发,天不怕,地不怕,一天到晚向师父嚷着,要惩恶扬善,做天下第一的侠客。是什么时候,江湖的坦坷将自己尖锐的棱角磨得如此平滑,终日呆在色狼谷,醉生梦死般熬日子。他不犹轻轻叹了口气,涩声道:“小丫头,你真的想学武功,就算,”他有些自嘲,“就算有一天,你发现自己根本不能成为大侠?”

“我想学。”林影抬起头,轻声道:“师父,您收下我,好不好?”

妖狐叹了口气,摸了摸她的头,笑道:“既是如此,你就跟着我回色狼谷吧。咳,不过,色狼谷名声可不怎么好,你怕不怕?”

"哧——”林影忍俊不禁,摇摇头,道:“才不怕呢只要能学到功夫。”

妖狐哈哈大笑道:“聪明。单你这句话,我保证你在色狼谷畅行无阻。不过,小丫头,你能不能不叫我师父,我才不过二十五岁。师父,把我叫老了。”

“那……”林影讪讪道:“我叫您师,呃,师兄?!”

“咕咚。”妖狐脚下一滑,应声跌倒,半晌才爬起来,愁眉苦脸地叹道:“罢了,罢了,小丫头,你还是叫我师父吧。”

夕阳西下,落日的余晖照在二人肩头,远处的路恍若撒满金光,闪闪发亮……

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3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