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运 正文 第九十六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51.html


小野一直在山下关注着,虽然他没指望一顿炮火就把运河支队打瘫,但是至少运河支队会元气大伤,结果正好相反,运河支队的反击相当犀利,似乎没有受到伤害,仅仅一个回合,皇军的攻击就败下阵来,皇协军死伤几十个人,运河支队似乎没有受到损失。小野的眉头拧成了嘎达,心里在责怪自己,为什么那么迷信炮火的威力,小瞧了八路军的抵抗能力,小瞧了肖鹏的反击能力?站在他身边的石冠中也一直在观察山上,眼见第一轮攻击过后,皇协军死伤那么多人,心疼的不得了,那可是他手下的王牌啊!这么打下去,就算能攻到山上,皇协军两个营,恐怕活着的,也没有几个了。

“太君,不能这么打啊!”

“你的说,问题的出在哪里?”小野反过来问石冠中,但是口气中没有埋怨的意思,因为他自己知道,真正的两军对垒,阵地交锋,是他的短处,他的长处是“战略,”而不是战术,这和他几乎没有在下面带过兵有关。

“太君,我们的炮火是够猛的,八路的滩头阵地几乎被我们打塌了,只是在我们进行炮击的时候,八路都藏起来了,伤不到他们的人,等到我们的炮击停止,向八路进攻的时候,他们就会从隐蔽处钻出来,这时候我们的路途远,他们的路途近,到我们逼近阵地的时候,他们早就准备好了,我们自然要吃亏。”石冠中一口气说了这么多,似乎有些累了,就略略停了一停,才又说:“我看是不是这样,让攻击的部队离八路的阵地近一些,在我们炮火攻击的时候,他们原地不动,当我们的炮火延伸的时候,他们就发起攻击,这样就能缩短攻击的时间,八路也不一定能准备好。”

小野感觉石冠中的话的确有道理,但是还不敢确定就是正确的,因为这里有个配合的问题,他就把目光转向了木村等人。

泉养没有说话,因为他对打阵地战也是外行。但是木村点头说:“石团长的,说的有理。炮火的优势,不是砸烂几块石头,是要消灭他们的部队。在攻击的时候,时间的很关键,我们在时间上,不应该落于下风。小炮的,要调到山上,在部队攻击的时候,要发挥他们的火力。”

“是的,八路机枪火力太猛,我们损失惨重。”从山上败退下来汇报情况的郑雄说。

小野这个人的聪明就在这里,攻击失败,他即没有发火,也没有埋怨谁,而是积极的寻找原因。在他不懂的时候,部下随便可以发表意见,他虚心听取,不是固执己见,居高临下。当意见出来了,他能分析出哪些是有用的。他们的话给了他极大的启示,使他明白了第一次攻击失败的原因。虽然他手中掌握了威力极大的炮火,但是并没有发挥出它们的真正作用,更没有让他手中的武器协调好。通过他们的提示,他心中有数了。于是他开始布置第二轮攻击,不能再等了,太阳马上就要落山了。

鬼子的第一轮攻击,几乎是以完败而结束,这极大的鼓舞了部队的士气,也使那些特别怕炮的士兵胆子壮了。因为刚开始的时候,他们中的好多人,根本不相信能抵挡住鬼子的进攻,对方的火力兵力太强大了。几乎是带着悲观的情绪走进掩体的。可是令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们不但挡住了鬼子的进攻,给他们重大的杀伤,自己只有几个人受了轻伤,这反差也太大了,鬼子强大的神话在这一瞬间破灭了。这是肖鹏需要的,因为这是士气,如果部队没有了这股士气,那是必败无疑。你想,当你的武器、兵力都不如对方,再没有了士气,这仗还能打么?因此,当鬼子败退下去,战士在山上互相庆贺,议论不止的时候,肖鹏迅速的发出了命令:让他们到隐蔽的地方休息。他知道,鬼子的二次进攻就会开始,因为天就要黑了,黑夜对鬼子不利。然后他站到了山头上,默默的在想鬼子在第二次进攻的时候,会有哪些招数。烟从兜里掏了出来,正要掏兜点火,火来了,他舒舒服服的吸了一口,抬起头来,这才发现,点火的不是小胖,是谭洁。他吃了一惊,有些不好意思。只是说出来的话,照旧是没有正经的。“谭洁,鬼子的炮火这么猛,也没把你熏黑啊!你应该站着阵地前沿,鬼子看了,光顾直眼了,哪还能打仗。”

“狗咬吕洞宾,不识好赖人,就不该给你火,憋死你。”说完,她的手向肖鹏的烟伸去。

肖鹏早防着她这一手,哪能让她抢去,一下子把手举得高高的。“你要是能抢去,我就戒烟了。”

谭洁撇撇嘴,随手捋了下长发。“我才不抢呢!少了你这样的烟鬼,农民的烟卖给谁啊!”

“感情,为了农民的收入,我一定要做出奉献了?不过这样的牺牲,谁给树碑立传啊!”肖鹏装作无奈的样子说。

“我啊!墓志铭上这样写着:肖鹏,男,28岁,一个无私的,杰出的烟鬼,为了农民的利益,提前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在短暂的一生中,一共吸食了二十吨烟,为几十个家庭增加了收入。”

谭洁的话刚说完,周围就响起一片笑声,原来齐玉昆他们都来了,大伙听见这旷世奇闻怎么能不笑,连肖鹏也笑得弯下了腰,一直愁眉苦脸的秋菊笑出了眼泪。假如鬼子看见这个场面,一定会气歪了鼻子。在如此严峻的形势下,山上还充满了笑声,这样的部队谁能打垮?

“肖鹏,鬼子吃了大亏,下一步会怎么做,你给大伙说说。”谭洁等大伙停止了笑,对肖鹏说。

“能怎么做?大炮轰完步兵冲锋,老一套呗,他们还能搞出什么新花样?”秋菊撇撇嘴说,因为李卫的事,她恨死了鬼子,嘴头子损损他们也解气。

“我看小野不会吃这个哑巴亏,一定会有新花招。”齐玉昆说,他是很知道小野的,在他当皇协军的时候,部队里的军官,提到小野,都是用一种异常尊敬和敬畏的口气。

“齐大队说的对,当我们面对小野的时候,一定不能把复杂的问题想简单了,宁可把简单的问题想复杂。”肖鹏对齐玉昆的话表示赞许,用严肃的目光扫视了众人一眼,又道:“小野也是人,也会犯错误,但是他的可怕之处就是能及时的发现错误,改正错误。鬼子的优势是武器精良,炮火猛烈,但是在第一个回合中,鬼子的优势并没有取得实际的效果,小野一定知道了为什么,既然他知道了为什么,又怎么能不会改正?第二个回合才是真正的较量。这一次,我们也要改变策略,打鬼子的中路,打疼他。”

“皇协军不是软肋吗?为什么要硬碰硬?”齐玉昆不解的问,其实别人也有这个想法。

“皇协军被我们打疼了,一定不会再冒进了,我们只要用一部分兵力牵制他们就行了。”肖鹏说着,看了齐玉昆一眼,见他一脸惘然的样子,知道他心中还在困惑,只好进一步解释到,“我们在这打阻击,目的是救援许放他们,我们需要的是时间。那么怎么才能延长时间?那就要把鬼子打疼,让他再一次吃个大亏,一时半会组织不起进攻。可是我们的兵力不够,所以一开始,先把皇协军打怕,这就等于砍断了小野的两个翅膀。你和谭洁各带一个排就够了,只不过打法要变。这一次不能放皇协军走近,他们进入了射程就开枪,用一半人马开枪,他们一定以为我们和刚才一样,在玩诱敌之计,行动会十分缓慢,这就会为我们赢得时间。俗话说:一朝挨蛇咬,十年怕井绳么!”说到这,肖鹏的脸上露出了自信的笑容。“中路的鬼子可没有吃过亏,他们会前进得很快。我们要在这里和他们真打,实在顶不住了,就撤到第二道防线,下面的戏就在那里上演。”至于怎么演,肖鹏却不往下说了,只是把防守中路的任务交给了吴兵,给他的兵力是一个中队。剩下的人都让肖鹏调到了第二道防线,同时告诉谭洁和齐玉昆,看见鬼子攻破第一道防线,也要把人马撤到第二道防线。

肖鹏派完了任务,别人都走了,谭洁却没有走,有些事她不弄明白,心里堵得慌。“为什么把第一道阵地让给鬼子?”

“让?”肖鹏苦笑笑。“我会那么大方?可是我知道,我们就是守,也很难守住。你看看,阵地的工事已经成了什么样子,鬼子再来一顿炮击,估计所有的工事都不会存在了。我们就指望地利呢!可是鬼子不准我们利用。在这里和鬼子拼,我们是必败无疑。好在鬼子并不知道我们还有第二道工事,才能打它个突然袭击,这也是我们的最后机会。”

“最后机会?”谭洁不解的问?

“是,如果我们打退了鬼子进攻,会为我们赢得短暂的时间。如果在这段时间里,许放他们还没有出现,我们只能放弃了。因为小野知道了我们有第二道防线,一定会用大炮把它炸毁。没有了工事,我们拿什么和鬼子较量?总不能把这点家底拼光吧?”肖鹏语气沉重的说。

“许放他们到哪了?按路程,他们早该到了。”谭洁叹了口气说,她的确不理解,他们的行动为什么那么慢?

“我估计,小野早就在各个路口布下了重兵,他们为了躲避鬼子的堵截,走的都是平时不走的山路。不过也快了,我已经派出人和他们去联络了,即使他们已经到了,这个时候也不能和我们汇合,小野的部队也在等着他们呢!”

“你告诉他们什么时间?”谭洁问。

“鬼子的第二次攻击失败之后,他们要做调整,要吃饭,做短暂的休整,这个时候是鬼子最懈怠的时候。我让人通知许放他们,从西北的路口冲锋。”

“为什么?”谭洁不解的问。

“你没有看见,焦长礼的那个营不见影子?十有八九是在担任阻截任务,很可能在那个方向,因为鬼子不会把正面防守的任务交给皇协军。”

“这样做不好吧?焦长礼容易暴露。”谭洁担心了。

“也许,不过还不会,毕竟可以演戏啊!我已经交给他们怎么演了,再说他们不是最后一关,赵三的部队在他们前面。我们还要准备一支部队,发现许放他们的动静,首先攻击赵三的部队,前后夹击,我想赵三的部队是顶不住的。”

“你的设想倒是不错,可是这一切都是建立在许放他们能在既定的时间来到这里,如果他们来不了,一切就落空了。”谭洁一脸忧郁的说。

“不会的,你忘了我是神算?”肖鹏笑着说,脸上充满了自信,口气中则充满了滑稽。

谭洁则羡慕的看着他,她实在不明白,在这个时候,肖鹏怎么还笑得出来,真是一个怪人。

肖鹏也只能笑,这个时候大伙都在看着他,如果他一脸哭丧,别人就会放声大哭,此时此刻,信心对整个队伍是异常重要的。和鬼子斗狠,首先在心里上不能输,这是一定的。在毛泽东的论持久战里,也反复强调了这一点。虽然他读过了不少关于战争理论方面的书,如:孙子兵法。克劳塞维茨的战争论等等,他还是认为,毛泽东才是真正的大家,其战略的眼光不是他们能相提并论的。共产党之所以能发展的这么快,和共产党里面有毛泽东这样伟大的领袖是分不开的。尽快共产党的刊物里,总是在强调人民创造历史,肖鹏却认为领袖的作用同样是巨大的,至少该是五五分吧!就像眼下,如果他面对的对手不是小野,他相信,他的工作会容易的多。

谭洁回到了阵地,肖鹏并没有走,因为他清楚,一场生死较量就在眼前,他刚才指挥若定的分派了任务,其实心中并不完全踏实,他担心小野并不会完全按照他所想好的道路走,到那时,战局就不知道如何了?还有,许放他们能不能准时到呢?如果不能营救出许放他们,在这里固守,牺牲那么多战士的生命就毫无意义,那就是他决策上的失误。如果许放他们能绕开松树岭,反而向冀州方面迂回,也许情况会好些,可惜这只是如果,他们不会想到这一点的。肖鹏左思右想了好半天,估计鬼子要炮击了,才离开了前沿阵地。

片刻之后,鬼子的炮击开始了,这是一场更大规模的战斗,是决定胜负的战斗。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