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窑金砖——断之无孔

所谓金砖,并非金质,而是一种大方砖。专门介绍金砖的古籍《金砖墁地》中讲道:“专为皇宫烧制的细料方砖,颗粒细腻,质地密实,敲之作金石之声,称‘金砖’。”故宫中的太和殿、中和殿以及天安门城楼所铺设的,就是平滑如镜的金砖。


金砖有专门的出产地—苏州的陆慕镇(旧称陆墓)御窑村。御窑村烧砖的时间很久,在宋朝时已很有规模,明朝时,其身份和地位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明朝永乐年间,明成祖朱棣兴建北京故宫,由于御窑村的土质上乘,不但细腻坚硬,而且含胶体多、富有粘性,澄浆很容易,适宜制成上等地砖,于是,这里烧出的砖被定为皇家建筑专用,并赐“御窑”二字,从此,这里的砖不再为老百姓所得。


此后,历朝制作金砖均为钦定,必须有皇帝的御旨才能烧造。自明永乐至清光绪年间,陆墓御窑金砖生产都是由工部下达烧制任务,官员们签订承包契约,由具体负责营造的佐官(照磨、知事)监造到地方保甲,一层层监督下来,一直落实到窑户,一般均先预付六成定金,交货时验收合格后付清剩余的部分。


现代的先进仪器也无法控制金砖的烧制,因为这要依靠许多年经验的积累。成熟的工匠完全是经过长期工作炼成的。选泥、练泥、制坯、烘干、装窑、焙烧、窨水和出窑,出窖后再打磨,完成这整套工序,在过去需要一年多。


附近的上等土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御窑村的金砖品质。金砖需要的陈粘土不能有杂质,更不能含沙。合适的泥土也不能全用,要去掉上面一层土,只留下中间的,在场上堆积,经过冬季之后,变成冻土。古法的练泥也很特别,往泥堆里掺入水,把水牛赶进去,错趾踏成稠泥。如今练泥的过程已经机械化,但冬季冻土仍是必须的。


这一系列工序中,最关键的是焙烧,稍微出错的话,整整一窑砖就会废掉。


明朝时,砖坯进窑后,要先经过一个月麦柴文火的熏烤,待砖坯脱水,再用片柴烧一个月,松柴烧40天。这100天完整下来,才能出窑。清朝时的烧制时间大大缩短了,只需要麦柴旺火烧12天,但对窑工的要求也高了,要随时观察火候,及时去灰换柴。


清代乾隆时期的金砖的烧制质量最好,即使如此,也要“用一烧二”,甚至“用一烧四”,也就是不同规格的砖,至少要多烧一到两倍,才能保证工程需要。砖上那些各式的印章,分别表示了造砖年代、规格尺寸、府县、监造官、制砖人、提调官名目,此外还有“上用”的铭款。这些款识是为了保证质量:责任分清后,一旦哪个环节有差错,按律例要严加治罪,轻则廷杖,重则要流放杀头。现在的人很难想象,并非承重而仅仅是铺地的大方砖,会有什么要人性命的差错,但在当时,为了性命,窑工们几乎是提心吊胆,决不敢马虎。


金砖烧好,要由地方官派人从水路押运到北京。金砖启运时,官船打着苏州府的灯笼,扯起皇帝的龙旗,从陆墓旁的河面上浩浩荡荡驶进大运河。沿途的地方官则要隆重迎送,派人护卫,直到北京。


此后一直到晚清,陆墓御窑一直是皇家地砖的制造基地。当皇室衰落时,御窑村的烧窑业也就从正业变成了副业,民国后则大部分关闭了。仍存的御窑,原来在望郎泾桥西(桥因窑户运砖去京,其妻在此守望其归而得名),后移至善济桥东,建国后被改建为御窑砖瓦厂。烧砖制瓦的传统在这个村庄相传不息,从十五世纪开始,到现在已经历了600余年。


如今会使用传统技术烧造金砖的人已为数不多。烧砖的最关键一步——“文火烧砖”,能掌握火候的人不到10个,基本上是见烟不见火。


今天,在修缮天安门、金水桥等处时,其地面改造部分依然采用的是御窑金砖。


如今的御窑已经入选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旧时的御用技术将通过新的方式继续保存下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