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二战日军第一次“玉碎”:血战阿图岛

875889906 收藏 6 8710
导读:二战日军第一次“玉碎”:血战阿图岛(组图) 这是一场湮没于历史中的小战斗,小到在太平洋战争的恢宏画卷中被很多战争史研究者忽略不计。但是这场小小的战斗意义却非常重大,因为它证明了日军的的确确侵入了美国本土,因为阿图岛和吉斯卡岛属于阿拉斯加;美军第一次见识了日军的大规模死亡冲锋和集体“玉碎”的疯狂,为美军赢得太平洋战争的胜利提供了宝贵的经验。 血战前夜   阿图岛和吉斯卡岛,位于阿留申群岛最西端。阿留申群岛像阿拉斯加伸进太平洋的长尾巴,是美国本土的最后一道防线。中途岛海战之后,美军在太平洋上转入反

二战日军第一次“玉碎”:血战阿图岛(组图)

这是一场湮没于历史中的小战斗,小到在太平洋战争的恢宏画卷中被很多战争史研究者忽略不计。但是这场小小的战斗意义却非常重大,因为它证明了日军的的确确侵入了美国本土,因为阿图岛和吉斯卡岛属于阿拉斯加;美军第一次见识了日军的大规模死亡冲锋和集体“玉碎”的疯狂,为美军赢得太平洋战争的胜利提供了宝贵的经验。

血战前夜

阿图岛和吉斯卡岛,位于阿留申群岛最西端。阿留申群岛像阿拉斯加伸进太平洋的长尾巴,是美国本土的最后一道防线。中途岛海战之后,美军在太平洋上转入反攻,日军占领的阿图岛和吉斯卡岛就像扎在美国喉咙里的一根小刺,美军欲拔之而后快。美军计划“奇袭”阿图岛,但是却行动迟缓,等到1943年6月,美军集结力量进攻阿图岛时,日军已经在阿图岛上苦心经营了一年多,在弹丸之地集结了多达2630人的重兵,修筑了众多的永备工事。

在此之前,美军唯一可圈可点的行动是挫败了一次日军向阿图岛的增兵行动。1943年3月26日,美军海军少将查尔斯·麦克摩里斯率领的分舰队,偶然之间遭遇了细萱戌子郎中将率领的增兵阿图岛的日本舰队。日军有4艘巡洋舰和4艘驱逐舰,稍弱于美军。麦克摩里斯意识到,如果让这批日军进入阿图岛,将大大增加美军收复阿图岛的难度,于是立即下令开炮,两支舰队你来我往,相互炮击了3个小时。

阿图岛海战

这次海战双方都没有投入空军力量,这使它成为了太平洋战争中屈指可数的仅以海上舰炮交战的传统海战战役之一。美舰在这次战役中表现糟糕,美重型巡洋舰“盐湖城”号中弹数发,失去了反击能力,进退两难。细萱戌子郎本可以下令围攻,给它致命一击,但他认为己方舰队遭受了比美军更惨重的损失,就命令舰队迅速脱离战区,逃之夭夭。就这样,麦克摩里斯侥幸地赢得了科曼多尔群岛海战的胜利,而细萱戌子郎,却因为判断失误和胆小懦弱,被解除了职务。

初战受挫

增援计划的失败使得山崎保代大佐率领的2630人的阿图岛守军必须独自面对11000人的美国第7步兵师。按理说在这样的悬殊差距下战役的胜利应是唾手可得,但事情并非那么简单。

尽管挫败了日军的增援,可是美军的进攻准备太糟糕,在装备上还是心理上,美军都低估了恶劣环境造成的巨大障碍。不同于热带地区战役的酷热和潮湿,此次迎接美军的是连绵不绝的山峦和极地的天寒地冻;战斗也不再发生在珊瑚海滩上、棕榈树之间和热带雨林之中,而是在泥沼重重的半冻土地带以及寒风凛冽、冰雪覆盖的光秃山坡上;中暑和疟疾也不再肆虐,取而代之的是低温症、战壕足病以及霜冻病。

派出的部队也不对路,第7步兵师,原在加利福尼亚炎热的沙漠中受训,却被派到了冰天雪地里来,严重缺乏两栖登陆作战的经验。当士兵们在沙滩上艰难跋涉时,还穿着刚发的磕脚的冬靴。由于低估了日本守军的实力,没有事先对岛上防务展开必要的侦查,他们的火力配备相当糟糕,冬季作战装备明显不足。

登陆计划破绽百出。登陆部队被分为彼此之间相隔20英里的5个独立的小型部队,他们同时登陆,登陆后再汇合总攻。按照作战计划,新型轻型护卫舰“拿索”号,为部队提供火力支持,可是美军事先并没有对阿图岛水域进行准确勘测,“拿索”号根本靠不了岸。

可是美国人走了狗屎运。原计划登陆时间定在5月7日,可是阿留申恶劣的天气推迟了美军的进攻时间。日本守军做好了全面迎战的准备,但几天后仍不见动静,以为是虚惊一场,于是放松了警惕。因此,当美第7师于5月11日登上滩头时,他们竟没有遭遇任何抵抗。当时的大雾天气有如天助,使美军避免了伤亡。可以想象,如果登陆部队按计划行动,缺乏火力掩护的登陆艇在漫长的海滩上无异于羊入虎口。

首先上岸是临时侦察营的山区作战分队,紧接着上岸的是负责北部登陆作战的第17步兵团的一个战斗组。另一支大部队也在距离阿图岛南海岸线20英里远的马萨克湾登陆。大雾漫天,给登陆部队造成了麻烦,他们看不清道路,时不时地把火炮和车辆推到沙丘上。好不容易拉出来了,又陷下去了。登陆部队迅速扩大滩头阵地,开辟登陆场,他们发现刚挖出的散兵坑立即被冰冷的水填满。夜晚降临,寒冷刺骨,疲倦的士兵们此时才深刻明白什么是阿留申的恶劣天气。

美军撞大运式的登陆


次日清晨,日军才发现美军偷偷登陆了,北部登陆部队在“血腥角”这个地方被日军狙击手、机枪和迫击炮组成的火力网死死钉在了原地一整天,在生死攸关的当口,敢死队穿越了一片山脊,同日军展开了白刃搏斗,刺刀见红,最终转危为安,但与此同时,冻伤症状也开始在士兵身上出现。

被困马萨克山谷

在发起进攻日的第二天,南部登陆部队开始向马萨克湾出发,按计划他们将在那同北部登陆部队会师。但事情发展并不顺利,日军于夜间穿过美军防线,回到了预先修筑好的遍布于山谷一侧的密集防御工事中,谷底布满了伪装良好的各种武器。美军瞬间就被铺天盖地的炮火打得措手不及,士兵们慌忙寻找松软的地方,手忙脚乱地挖着可以躲避的散兵坑。可坑挖出来的同时,水就立刻涌了过来,士兵们不得不在刺骨的冷水中缩成一团。而位于河床位置的士兵们同样在躲避着密集的炮火,他们的境况也好不到哪去。指挥官大声喊着继续前进,但许多士兵却因体温过低而根本无法动弹.


在这持续的大雾中美军飞行员和海军炮手因无法准确定位日军碉堡的位置,无法提供火力支援。鉴于行动计划的受阻,南部登陆部队的指挥官爱德华·厄尔中校亲自进入前线调查,结果被日狙击手当场击倒。就这样,他们被困在了马萨克山谷整整6天而一筹莫展,而士兵们因冻伤和战壕足病造成的伤亡却与日俱增。到第4天的时候,大多数受伤者已无法行走,必须被送回后方的战地医院治疗。就在双方僵持不下的时候,负责指挥登陆师的艾伯特·布朗少将,由于丢弃了战争主动权,决策优柔寡断,缺乏能鼓舞士气的领导能力,被解除了指挥职务。

北部登陆部队却进展顺利,他们不断突破日军的阵地,稳步向南靠拢。5月17日,面对持续增加的伤亡,山崎保代大佐知道已经无法阻止美军汇合,将部队撤到阿图岛东部,退守到克莱维斯隘口,这里是日军在奇恰戈港主基地的最后一道屏障。面对兵力5倍于己的美军,日军除了拼命让对方付出更大的伤亡代价外,已是黔驴技穷。由于日军后撤,被困于马萨克山谷的南部登陆部队摆脱了困境,对日军展开追击。

血战克莱维斯隘口

日军集中全力扼守克莱维斯隘口。他们占尽了地利的优势,克莱维斯隘口位于两个分别叫做冷山和安伯角的制高点之间。拿下了任何一个制高点,日军的防线就会崩溃。面对居高临下的敌人,缺乏有效火力支援的第17步兵团的官兵们于5月20日在冷山上同日军展开了一场惨烈的手榴弹大战。日军的伤亡不断增加,防线逐渐松动。用了3天时间,17步兵团艰难得啃下了这块硬骨头。

安伯角又是另番景象。第32步兵团的攻击部队连续4天的攻击都被击退,还有一个会说英语的日本兵,用流利的英语大声地喋喋不休地向美军吐出污言秽语,更是给本已愤怒的美军火上浇油。在21日凌晨,趁着夜幕,美军的2个排悄悄地爬上了安伯角顶峰,冲进了战壕,与惊醒的日军展开白刃战,25名日军被刺死。最后一名垂死的日军突然端起轻机枪扫倒了两名美国士兵,然后奔向悬崖,狂妄地叫嚣着,纵身跳了下去。


战斗终于结束,美军成功控制了克莱维斯隘口,而残余的日军被压缩到了奇恰戈港这个半岛上,最后的进军就要开始了!但战斗离胜利还很远,事实上,这最后一战变成了名副其实的血肉磨坊。

从破获的日军战场电码来看,山崎知道面对绝对优势的美军必败无疑,但是他还是下令所有官兵附隅顽抗。他们早有准备,他们在奇恰戈港这个最后的基地当中,构筑了复杂的战壕体系和火力网,储备了充足的弹药供应,做好了“为天皇尽忠”的思想准备。这也就意味着美军在进攻奇恰戈港的漫长而又艰巨的路途中,必须步步为营,一个碉堡一条战壕地逐步推进。

疯狂“玉碎”

在进攻奇恰戈港一条山脊的战斗中,美军被日军火力压制在了山头下,动弹不得。就在此时,一位叫乔治·米利奇的排长展现了无比的神勇。他冒着枪林弹雨,快速冲上山脊,杀开了一条血路。在随时都有可能取他性命的子弹呼啸声中,米利奇毫无畏惧,用步枪干掉2个日本兵后,继而左冲右突,枪击山脊,爆破壕沟。在步枪弹药用尽、刺刀损坏的情况下,他手握枪管,疯狂一阵挥舞,顿时步枪变棍棒,竟然砸死4名日兵。整个过程速度之快仅能以“闪电般”来形容。在清除这些障碍后,垂着被3颗子弹击中的左臂,米利奇又回到山脊上,高举起右臂指挥他的排继续向前冲击。

5月29日,攻击进入了最后阶段。师部新接替的指挥官,尤金·拉德穆少将决定在当天凌晨对日军的最后固守地发起总攻。不料行动被山崎抢先了一步,他于凌晨3:00下令发起了孤注一掷的自杀式反攻。山崎只剩下1000人,为凑集更多人数以作最后一搏,他甚至把伤兵都派了上去。幻想着能够冲破美军防线,夺取美军辎重,然后将炮口对准美军的滩头阵地以及马萨克湾的供应基地。事实上,这种最后的狂妄只能是自取灭亡。

深夜,美军第32团B连的官兵们正在阵地里酣然入睡,不想日军的突袭队悄然而至,许多士兵被扎死在了睡袋中。紧接着日兵扫荡了一个战地救护站,屠戮了里面的医疗人员,连躺在病床上的受伤士兵都没有放过。此时的日军已完全失去理智,如同嗜血的野兽,杀气腾腾,四处行凶,不死绝不罢休。可是这已经是强弩之末,冲得最远的日军,冲到了克莱维斯隘口,可是他们想不到,就在那里,他们竟然被由工程师、厨师、教士组成的后备梯队消灭得一干二净。

守备的日军布置战术

日军的疯狂就这样继续持续着,但突然间事情开始变得不可思议。还没战死的日军将他们的狂暴从敌人转向了自己,开始了狂风骤雨般的自杀行为。有数百人通过把手榴弹贴在自己的脑袋上或是捧在胸口的方式,结束了自己的生命。次日早上,美军士兵目睹了山谷的惨象,“堆满了缺胳膊少腿的尸体,无头的躯体散落一地”。美国士兵感到困惑,他们实在无法想通日本人为什么如此轻视自己的生命。

就这样,阿图岛战斗以美国人无法想象的结局而告终。这场小小的战斗,震动了美国上上下下。原本计划3天就能轻易结束的战争结果拖成了3个星期的地狱煎熬。以后美军充分吸取了教训,10周后,美军调集了34000人的地面部队和一支完整的舰队来进攻吉斯卡岛。当他们气势汹汹地杀上吉斯卡岛时,他们发现吉斯卡已经空了。日本守卫部队早在3周以前就完整而又悄然地撤出了吉斯卡。

战役结束

战斗点评

从战略角度来看,这是一场无谓的战斗。在美军已经取得太平洋战争主动权之后,日军很难再威胁到美国本土。占据阿图岛和吉斯卡岛的日军,不可能突入阿拉斯加。阿留申的日军实质上处于孤立无援的境地。他们想要进入阿拉斯加“恐怕得等到他们的孙儿辈才能实现这个愿望,而且到那个时候他们也早已被美国同化,成为美国人了”。

发动阿留申战役完全是从维护美国国家尊严的角度做出了抉择,因为哪怕是日军占据着美国的一小块领土,都是美国公众感情的巨大伤害。于是,一场悲壮而又艰难的战役在这两个无关紧要的美国岛屿上展开了。

美军为收复该岛还是付出了代价:549人阵亡,1148人负伤,2000人因战壕足病、严寒冻伤或是战斗疲劳而入院治疗。阿图岛之战,日军组织了有可能是战争以来规模最大的敢死队进攻,结果将近2300人的部队最后只剩下28名幸存者——大多数都死于自杀性攻击。美国人在阿图岛学到了一个严酷的事实,日本人不遵循西方战争法惯例,也不遵循西方个人生命至上的信条,他们宁可“玉碎”,也拒绝举手投降。

抓了几个小猴子

但是艰苦战斗换来了两栖作战的宝贵经验,阿图岛之战是美国“跳岛战术”的滥觞,为美国以后放弃不具战略价值的岛屿,直接进攻具有重大价值的岛屿提供了依据。宝贵结论就是要尽量避免日军顽抗造成的有生力量的伤亡。

活着真好

1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