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诗意的桥

投笔请缨 收藏 0 139
导读:“花事晴喧绿水桥,画桥红袖倚吹箫。春风不管离人恨,依旧青青到柳条。” 红袖,绿水,桥。这样的画面,只有在水网密布的江南才如此惹人。香山匠人营造的桥,无数次出现在诗歌中,成为诗人春恨秋愁的背景。倘若是粗笨之物,必不会有此际遇,香山匠人之巧,可见一斑。 人们对桥的美学要求,固然没有一定之规,工匠们却仍需要遵循一些规律,这些规律来自匠人多年的建造传统,事实上也完全契合人们的审美观念。譬如,在桥的选址上,将桥与周围环境融合成一个画面,看周围的青山绿水、古树楼台是否能为桥梁起到借景、对景、衬景的作用,倘若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花事晴喧绿水桥,画桥红袖倚吹箫。春风不管离人恨,依旧青青到柳条。”


红袖,绿水,桥。这样的画面,只有在水网密布的江南才如此惹人。香山匠人营造的桥,无数次出现在诗歌中,成为诗人春恨秋愁的背景。倘若是粗笨之物,必不会有此际遇,香山匠人之巧,可见一斑。


人们对桥的美学要求,固然没有一定之规,工匠们却仍需要遵循一些规律,这些规律来自匠人多年的建造传统,事实上也完全契合人们的审美观念。譬如,在桥的选址上,将桥与周围环境融合成一个画面,看周围的青山绿水、古树楼台是否能为桥梁起到借景、对景、衬景的作用,倘若不能,桥的形状再美也会逊色一筹。这样的诗人情怀,使众多古桥成为佳景。


由此想起了苏州的两座桥,一为横塘的普福桥,一为寒山寺的枫桥。读过宋词的人,一定不会忽略北宋词人贺铸的《青玉案》,词的结尾,那“试问闲愁都几许?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令多少人慨叹。贺铸一生几番住歇在苏州,到晚年归隐在姑苏盘门外十余里一个叫横塘的地方。这里有他的小屋,也有他的怅惘。在横塘流连的日子里,这个“长七尺,面铁色,眉目耸拔”相貌奇丑的诗人,却写下了极婉约的词句:“凌波不过横塘路,但目送、芳尘去。锦瑟华年谁与度?月桥花院,琐窗朱户,只有春知处。”


苏州横塘原本无桥,在经历贺铸写就《青玉案》之后多年的冉冉风絮后,1623年,这里修起了一座桥。这个地方“水南北为纵,路东西为衡,故名横塘”(明徐鸣时《横溪录》),南来北往,四通八达,因此成为古代苏州重要的驿站,这个特殊的地理位置虽使横塘四面开阔,却缺乏精细的景致。请记住香山帮匠人设计桥时的原则之一—倘若周围的景色并不如人意,凭桥造景也是一种办法。这座三孔石拱桥就运用了这条原则。匠人们在桥身上砌了一座单檐歇山式的亭子,使桥的景致突兀起来,飞檐翘角的桥亭从此伫立在当年诗人凭栏之处,诗与桥共同参与建构了这里的沧桑景色,这里也因此被画家记住,清代徐扬的《姑苏繁华图》便描绘了这座因桥成景的普福桥。可惜的是,1969年,普福桥在文革中被毁。


历代的苏州古桥中,人们最熟悉的是位于苏州阊门外枫桥镇的枫桥。它在悠然岁月里引起过无数文人的月夜客愁,也在许多孩子的童年启蒙中留下一首著名诗歌。与普福桥不同的是,张继的《枫桥夜泊》是诗从桥起,而后桥又因诗而得名,在苏州星罗棋布的桥中,仅此一例。在诗中,枫桥超然如一个古老的梦境,却又是真实存在的一座石砌拱桥,一座再普通不过的桥。大运河在此通过,并且又是官道所在,在唐朝时这里一度是繁华市面,云集了经过此地的南北舟车,是米、豆、丝绸、布匹等物产的集散地。每到夜里,航道就要封锁起来,这一带成为十分理想的夜泊之地,这座桥也因此被称为“封桥”。张继的诗流传后,“封桥”易名为“枫桥”。到了明、清时期,福建、湖广、江浙一带上交的“皇粮”和各种土特产都先集中在这里,再由运河向京都及全国各地转运。昔日的枫桥,光影里交错的是河中密布的船只与岸上琳琅的店铺。1860年,太平军与清兵的战火将这一切付之一炬,枫桥一带渐渐衰落下来。


枫桥建造的年代不详,张继笔下的枫桥早已淹没在历史的尘埃中,现在的枫桥是清同治六年(1867年)所建,从当代崔晋余先生编著的《苏州香山帮建筑》中可知,这座桥也是香山帮匠人所为。枫桥不大,单孔,跨度10米,长39.6米,弯弯地如月如钩,这样陡的桥最考验匠人的造桥技术,这里就运用了香山帮匠人所创的“连锁法”砌筑的拱券。建桥的时候,要先从拱脚起,第一排用数块较长大的拱石纵向并列,布至桥宽后,上面一排横向垒上断面近乎方形、长度跟桥洞宽度相同的丁石,将相邻并列的长拱石加以连锁,如此反复,直到拱顶,最后用拱顶锁石(俗称龙门口)楔紧成拱。


枫桥采用的连锁法拱券,是桥梁拱券砌筑工艺中的高级形式。在造桥技艺上,由于江南特殊的地理环境,香山帮有类似这样的一系列技术。例如,针对长江三角洲冲积平原的软弱地基,匠人会采用密集的短木桩,这些木桩可以把土体挤得更加密实,相应提高了承载力,加固了墩台,防止桥梁下沉,使桥身安全稳固,而且防止了水在冲刷时掏空桥的基底;类似的情况还可以采用空心桥台,空心桥台也能减轻桥体重量,避免沉陷;有时,他们还会将石拱桥的拱券砌成完整的圆筒形状,下半截埋在河床内,这样的拱桥基础既不阻碍河水流动,也有利于水上通航;至于将传统的粗重桥墩造得上大下小被称为“柔性墩”的,则是为方便水流通过,也减轻了水流对桥墩的冲击。


明清时,香山匠人又一次改进了工艺,不再采用原先的干砌法,而是在桥的砌筑过程中加入了糯米石灰浆来嵌缝,相当于给整个桥身加上了一道箍,又似用上了强力胶,使桥身坚硬成为一个整体,更加不易溃裂损毁。


总之采用什么技术,都是根据实际情形确定的。河流的宽窄、水流的急缓、过车通船的状况等要素决定桥型,而园林桥则讲究得更细致。比如,在阔大的水面上造桥,当旁边有主要建筑物时,应造得宏伟一些,并且对桥的体型和细部都很重视;在小的水面上造桥,应该简化桥的体型和细部,让其显得轻盈;当水面宽广或水势很急时,为安全考虑,桥应造高并加栏杆;水面狭窄或平缓的地方,可以把桥造低,甚至不要栏杆;若水陆高差相近,就造贴水的平桥,使过桥人有凌波信步的闲逸感;在沟壑断崖的地方则要把桥架高,更显得山势奇险;如果水体明澈,就可以考虑桥的倒影;地形平坦时,尝试把桥的轮廓造出起伏,增加景观的动感对民间的桥,更要顾及人、车和水上交通的要求:人车密集之地,适合阔大平缓的桥,方便车马通行;航运集中的水段,应将桥身远离水面,使船在桥下通过而无阻。考虑这诸多因素之后,桥的形状才得以定下—是“弯弯飞桥出、敛敛半月谷”的石拱桥,还是“苍龙入水,横卧江中”的石梁桥,或者是有园林意境的曲桥,还是两端如飞鸟之翼的虹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