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救美!

ywbo 收藏 126 250

蓝蓝的天,白白的云,轻轻的风,让人心旷神怡。

行走在幽静蜿蜒的山道上,聆听着远处蛙鸣虫叫,流水泠唱;细赏着清风树影,和那稀朗出来的小村人家,虽无红花绿叶的浮华,却一处处静定下来,泊稳在如水的秋阳里,坦然自得。

妖狐最近菠菜红利,心中欢快,正欲放声大啸,却不料凭空传来一声嘶心的惨叫:“救命——”

这声叫唤,不仅如颗石子,在平静的湖面上激起片片涟漪,也在无形中将妖狐的好心情冲的荡然无存。他眉头大皱,纵身飞至邻近的大树上,循声远望。

一个约十六、七岁的女子,踉跄后退,哭得带雨梨花般,惹人怜爱。两个三十多岁,满身臭气的污秽男子,正淫笑着朝她走去,色咪咪的金鱼眼,外带满脸横肉,直让人从心底作呕。眼看那可怜那女子,一生的幸福将毁于斯。

妖狐冷哼一声,突然朗声高歌:

“我在仰望,月亮之上,有多少梦想在自由地飞翔,昨天遗忘啊,风干了忧伤,我要和你重逢在那苍茫的路上....”这是凤凰MM写给妖狐的,当然妖狐没凤凰MM吼的响,凤凰MM学过狮子吼,但妖狐却没有.

为了要让那二人听到,就暗用内力,声音激越,在林内回响不绝。 其中一人回头,却只见树林中叶片晃动,并无半个人影。

“哪个鼠辈,藏头露尾,有胆子出来与大爷较量较量!”那人高吼,脸因此变得更加狰狞。

妖狐冷冷一笑,并不答语。

另一人笑道:“大哥,想必只是个过路人,别太在意。嘿嘿,今天的野味还真不是盖的。”他嘴里不干不净,“爪子”迫不及待地摸向那女子白皙的脸颊,舔了舔干燥的嘴。

“啪!”一只肉掌打掉了那人的手,

“大哥?!”那人看到“大哥”阴沉的脸,恍然说道:“是是,大哥先,大哥先……”忙不迭后退。闪身隐没在树林中。

那位“大哥”嘿嘿大笑,一使蛮力,女孩衣衫立破,她大叫一声,昏死过去。看到女孩裸露在外的肌肤,他不由瞳孔放大,嘴巴微张,涎水流下。 好容易回过神,他抹干嘴上的沫渍,伸长脖子便欲亲那女孩,却不料凭空出现一双“牛”眼,瞪得大大的,都可以看见其中的血丝和眼屎。他大叫一声,直往后退。谁知一只破鞋顺风扑来,

“啪!”重重一击,那位"大哥"连惨叫的机会都没有,彻底昏倒。 破鞋竟没有就此停下,在空中转了个弯,又往回飞。妖狐从树上跃下,顺带脚丫一伸,破鞋稳稳套在脚上。他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满意地听到背后大树上一声惊呼。

“小家伙,戏已看完,该散了吧。”树上的人还未反应过来,突觉一股大力袭过,不及闪避,便一头栽了下去。

“哎哟.......”她发出一声惨叫:"屁股好痛。" 妖狐一愣,怎么是个女孩?他慌忙掠去扶起那个浑身沾满灰尘的女孩。

“小丫头,没事吧?”妖狐小心翼翼地问道。

那女孩撅着小嘴,一脸不高兴,小手拼命地揉着屁股。

妖狐有些尴尬:“实在抱歉,小丫头。我以为是哪个蟊贼,却不料竟是——”

“竟是什么?”那女孩怏怏问道。

妖狐一乐:“竟是个乳臭未干的黄毛丫头。”

“嗤..,我才不是小丫头肋—”那女孩破颜而笑,小脸红扑扑的,平添几分可爱。“大叔——”她甜甜叫道。

妖狐的脸瞬时垮下。他忙不迭地伸手摸摸下巴——胡须扎手。“咳——”妖狐干咳了一声,有些尴尬,笑道:“小丫头,别看我满脸的胡须,其实,我一点都不老。你不要看高丽棒子的肥皂剧看多了,学人家叫唤..”

小女孩摇摇头,仰面问道:“那你是不是侠客呀?”

“侠客?”妖狐嘀咕道。算是吗?惩奸除恶,确是侠客所为;但又想起以前做的那些偷鸡摸狗的勾当,不禁莞尔。“小丫头,我不是侠客。”

那女孩瞪大眼睛,似乎不相信:“你不是侠客吗?不要骗人家,你就是侠客!”她说着,身子顺势矮下,跪拜道:“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啪嗒!”妖狐一个踉跄,险些摔倒,睁大眼睛,似乎不相信眼前的一切。 女孩拜了三拜,站起身,甜甜地叫了声师父。妖狐这才醒悟过来,忙摆手道:“小丫头,你疯了。怎么随随便便拜师”

那女孩小嘴一撅,摇头道:“我不管。我要跟你学武功,杀尽天下的大坏人!”她眼睛睁地大大的,竭力表示自己不是在开玩笑。

妖狐头有些大,他眼珠转了转,突然奸笑道:“小丫头,你知不知道,江湖中人的拜师规矩中,第一条就是要争得父母的同意。我可以收你为徒,但你要先告诉我你父母住哪。”他心中暗自盘算,待见到女孩的父母,一定要他们以后少讲一些江湖上的之事:小小年纪就想着打打杀杀,成何体统!

那女孩却神色凄惨,鼻头一酸,呜咽道:“我妈妈早就病死了。三天前,爸爸也被人杀了。呜——我已经是孤儿了!”

“孤,孤儿?”妖狐的额上冷汗直流,心中哀叹。

“大叔,哦不,是师父。你教我武功,我要给爹爹报仇。”女孩抹了一把泪,满脸希冀道。怕妖狐不答应,还补充说:“那人可厉害了,我,我不学武功,肯定打不过。”

“那个——”妖狐搔搔头,道:“小丫头,你的杀父仇人叫什么?”他心中盘算一下,确定江湖中武功胜过自己的人不会去杀手无缚鸡之力的村民,决定帮上那丫头一回。

女孩擤了把鼻涕,揉揉眼睛道:“是我们村一个杀猪的,叫,叫屠大牛。”

她刚一说完,就发现妖狐凭空消失,慌忙低头,才一脸惊讶地看到他倒在地上,白眼直翻,嘴里喃喃道:“我早该想到,早该想到。”

“师父!”女孩慌忙去扶他,“您,您怎么了。”

妖狐定定地看着她,突然伸手揉揉她的头,似笑非哭道:“小丫头,自从你爹出事后,你是不是就离开家了?”

“咦?”女孩一脸惊讶,叫道:“师父你好聪明。恩,爹爹死了,我好害怕,就,就跑了出来。我听隔壁大妈说过,以前林子里有一位侠客,武功很高,有人曾亲眼看见他在天上飞来飞去,就跑过来了。没想到,我真得碰上你了。”

妖狐苦笑,心中发誓,以后碰见小丫头口中的那位“大侠客”,一定要先痛扁他一顿:搞什么飞机,尽带坏祖国的花朵。

他眼睛眨了眨,突然问道:“小丫头,你是不是认为侠客都在,呃,在天上‘飞’,怕自己不被瞧见,才爬到树上去的?”

女孩脸一红,期期艾艾地说道:“有这个原因。但,我看到那个人——”她指了指那被妖狐打昏的人,“我心里有些怕,爬到树上,那人看不见。”

“哼!”妖狐冷哼一声,拿眼瞪向那昏迷之人,心中暗自庆幸:还好我在,否则,岂不是又要毁坏纯洁儿童的思想。

妖狐眼珠转了转,点头道:“小丫头,这样吧,我陪你回家一趟。回过家后,如果你还想去闯荡江湖,我可以做你的师父。”

“真的?!”女孩眼睛睁得大大的,一脸惊喜。

“不过,”妖狐笑道,“我们还是先将那昏迷的女子唤醒吧。”妖狐走过去,伸手按住女子背部,内力源源涌入,不多时,那昏倒的女子便幽幽转醒。

“我——”那女子看见妖狐,未语泪先流。

“放心吧。”妖狐轻轻拍了拍女子肩膀,“什么事都没发生,你还是清清白白的。”

“啊!”女子猛得一惊,“真的?” 妖狐一笑,道:“快回去吧,否则家里人要急了。”又转过身,冲他的“徒弟”叫道:“小丫头,我们也得快点。难不成你想在林子里过夜?”

“等等我。”小丫头急道,追了上去,犹豫问道:“师父,什么叫——清白?”

妖狐身子一僵,停下脚步,僵笑道:“小丫头,你今年六岁吧?”

女孩忙不迭点头:“过年就七岁了。”妖狐点点头,信口胡诌道:“清白.....清白就是干净,嘿嘿..干净。”


……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1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2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