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的历史 粤语是古代普通话的活化石

我们吐纳心声、传达智谋、与人交流,最主要是通过语言来表达。“一言可以兴邦,一言也可误国”,在中国的古代,人们就已意识到了语言的重要性。《春秋》中说:“人之所以为人者,言也。人而不能言,何以为人?”“言”成了人之所以为人的一个重要条件,战国时的鬼谷子也说:“口者,心之门户,智谋皆从之出。”德国的大文学家席勒则认为:“思考是我无限的国度,言语是我有翅的道具。”失去了语言,就如同失去翅膀。




纵观古今中外的历史,语言在人类的发展进程中都起着巨大的作用。在中国古代,人们在用一种什么样的语言在交流,他们也像现在的人们一样,会在全国推广和普及普通话吗?








朱元璋




中国的古代,也是十分重视各地方言的统一,有自己的“普通话”的,古人的普通话谓之“雅言”,已有四千多年的历史。《辞海·雅言》条说:“雅言,古时称‘共同语’,同‘方言’对称。”孔颖达在《正文》中说:“雅言,正言也。”阮元在《与郝懿行论〈尔雅〉书》中解释说:“正者,虞夏商周都之地之正言……正言者,犹今官话也。”由此可见,“雅言”是中国最早的古代通用语,相当于现在的普通话。




如此说来,似乎还是很笼统。“雅言”究竟是什么?雅言等于夏言,中国古代的普通话是以河南话为标准音的。各代都认为洛阳‘居天地之中,禀气特正’,语音为天下正统,各地语音都要向洛阳音靠拢。唐人认为“中华音切,莫过东都”。唐人之后,有过有关标准音的讨论,明初时朱元璋命人编撰《洪武正韵》并向全国颁发,同样也是标榜“以中原雅音为定”。直到清朝中期以后,官话的标准音才向北京话转移。今天的北京话,其实就是四百年前的东北话。




历朝历代以来,对“共同语”的推广都没有停断过,1955年后,中国大力推广的普通话语音基础以北京官话为中心,据说推广过程中有过一些小插曲,有人说粤语就是古代的普通话,是中国最早的普通话的“活化石”,还打算奉粤语为中国“国语”。




据说在粤语文化圈里,比如香港,有人谈论辛亥革命后的一段掌故,说当年帝制倾覆,共和初肇,在中华民国国会里,要求奉粤语为中国“国语”的呼声很高,票数还过半了,后来是孙中山先生亲自出马说服了粤籍议员,劝他们放弃粤语,改投北京话。最后,粤语才以三票之差败给了北京话。




自然,这是讹传。当年的国语会议是袁世凯亲自主持的,发音也是各区平衡,逐字投票通过。但说粤语即为古代普通话的说法却是真实存在的。




“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广东人说普通话!”在中国七大方言中,古色古香的粤方言,有着大量原汁原味的古汉语词汇和用法,如“企”(站)、“渠”(他、她)、“晏”(晚)、“悭”(节省)、“无”(没有)等等。粤语还保存了古汉语中的“入声”(即第七、八、九声,以k、p、t等音作结),多起来虽然儒雅动听,却不是那么的好懂。






有人认为粤语形成于晋代,所谓“北人避胡多在南,南人至今能晋语”。而在西晋发生“八王之乱”后,又出现“五胡乱华”的局面时,确实出现过北人南迁的高潮。清代学者陈沣认为,广州音最切合隋唐音,最方便阅读古文。著《广州音说》一书,说:“盖千余年来中原之人徙居广中,今之广音实隋唐时中原之音。”






2004年,“广东封开:岭南文化发祥地论坛”在封开县举行,专家们就认为:粤语源自于中国古“雅言”,并确认广东广信(封开)是粤语的发祥地,粤语是中国古代普通话的活化石,对中国古代文化和语言研究有着不可替代的价值。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