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玛窦评价郭守敬所制天文仪器见证明朝可耻的倒退

刘伯温爱大元 收藏 26 832
导读: 郭守敬逝世三百年后,意大利传教士利玛窦在南京看到明初从北京运到南京的郭守敬天文仪器,不禁赞叹说:“其规模和设计的精美远远超过曾在欧洲所曾看到和知道的任何这类东西。这些仪器虽经受了二百五十年的雨、雪和天气变化的考验,却丝毫无损于它原有的光荣。” 但是由于南京与北京的地理纬度不同,所以元大都的仪器不适合在南京使用。利玛窦因此嘲笑明人说:“至于日晷,他们知道它从赤道而得名,但还没学会怎样依照纬度的变化摆正日晷。”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


郭守敬逝世三百年后,意大利传教士利玛窦在南京看到明初从北京运到南京的郭守敬天文仪器,不禁赞叹说:“其规模和设计的精美远远超过曾在欧洲所曾看到和知道的任何这类东西。这些仪器虽经受了二百五十年的雨、雪和天气变化的考验,却丝毫无损于它原有的光荣。”


但是由于南京与北京的地理纬度不同,所以元大都的仪器不适合在南京使用。利玛窦因此嘲笑明人说:“至于日晷,他们知道它从赤道而得名,但还没学会怎样依照纬度的变化摆正日晷。”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上图为方日晷,为元代著名天文学家郭守敬所设计制作,铜质,方形,可以用来测定太阳的方位和角度,属于赤道日晷之一种。


为什么这种可悲的现象会出现呢?因为明朝建立以后,不仅律令禁止民间学习和传授天文,更将其禁令扩展到整个天文学领域,尤其是禁止私习历法。研制新历,改革旧历,历来是推动中国古代天文学向前发展的一个动力,而全面禁学天文的做法,则断 绝了天文人才的广大来源,毁弃了天文学发展的群众基础,从而导致中国天 文学发展出现低谷。禁令发布以后,天文工作集中到司天监,但无研制历法 任务,其日常工作就是按章编算每年的民用历书,监视天空有无入占的天象。 这是一种维持性的常规工作,人们不敢冒着生命危险图求进取,所以官方天 文工作也墨守陈规,毫无生气。


直到明代末期出现了天文学研究复兴之势,可惜积弊时久,难以振兴。而且这种复兴还是因为西方耶稣会传教士进入中国,给渴望天文新知识的中国天文工作者带来了欧洲天文学知识,开始了中国天文学发展的一个特殊阶段——汉化 西方天文学时期,即在传统天文学框架内,搭入欧洲天文知识构件。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