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战密支那,美军的表现远远不如中国远征军

showrman 收藏 13 965
导读:[em001]密支那现状 自从2002年以来,我前后四次到缅甸密支那进行战迹考察。 密支那是缅甸第三大城市,这座曾经英国殖民者洋楼密布、充满浪漫情调的城市被战火易为平地。为了防止日军狙击手的藏匿,盟军炸平了市中心所有齐腰高的残垣断壁甚至是每一根电线杆和大树。如今,散落在伊洛瓦底江西畔的密支那仍然没有高大建筑,街道两边茂密的阔叶树像大型的遮阳伞将这座城市淹没,四周是广袤的原始森林。当年美军“GMC”卡车和“Wellys”吉普车仍然在四处奔跑;战斗最激烈的密支那火车站仍然保持着原来的风貌;战后日本人修建

密支那现状

自从2002年以来,我前后四次到缅甸密支那进行战迹考察。

密支那是缅甸第三大城市,这座曾经英国殖民者洋楼密布、充满浪漫情调的城市被战火易为平地。为了防止日军狙击手的藏匿,盟军炸平了市中心所有齐腰高的残垣断壁甚至是每一根电线杆和大树。如今,散落在伊洛瓦底江西畔的密支那仍然没有高大建筑,街道两边茂密的阔叶树像大型的遮阳伞将这座城市淹没,四周是广袤的原始森林。当年美军“GMC”卡车和“Wellys”吉普车仍然在四处奔跑;战斗最激烈的密支那火车站仍然保持着原来的风貌;战后日本人修建的“慰灵碑”、“慰灵塔”随处可见,城郊有“日本人墓地”,城北江边日军最后被消灭的所谓“玉碎地”原址上,日本人建造了“慰灵牌位”和一座巨大的睡佛庙宇。而盟军的墓地荡然无存……


重要的线索:密支那的“第一条横马路”

前面说到过,中美联军长驱直入以偷袭的方式一举拿下了密支那机场,本来可以一鼓作气拿下整个密支那的,但是由于种种原因,在攻占密支那市区的战斗却陷入了旷日持久的消耗战。今年三月,我和香港的晏伟权先生拿着中美日大量资料在密支那进行了深入细致的调查,得出来的结论却是意想不到的。

我们走访了所有重要的作战地点,比如车站、木工厂、缅人寺、八角亭、射击场、兵营、北机场(现在的密支那大学)和西大坡(地名)等,初步对战斗的过程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但是资料上记载的作战重要的地点,即所谓的“第一条横马路”、“第二、第三、第四”……直到“第十一条横马路”却很难调查。原来以数目字命名的马路是当年中国军队为了便于作战临时取的名字,而不是密支那公路原来的名称。过去中国人总是把公路或者街道叫做“马路”。

我们拥有的资料和地图中也没有对这些“马路”的具体位置有清晰的标明;如今流落在密支那的中国老兵中,也没有真正在这里作战的;而在国内采访的老兵,由于没有到现场,也无法说清,当地的华侨更是迷糊。一时我们的调查陷入了困境……


华侨艾元昌指认这些“马路”

后来在华侨商会的帮助下,我们找到了多年来一直研究这段历史的华人艾元昌先生,他带着我们指认了“第一”到“第十一条横马路”。这些马路都是过去还健在的中国老兵亲自带着他看的,现在这些老人都相继去世了。

密支那是一座依偎在伊洛瓦底江西岸,从北到南狭长分布的城镇。现在的密支那尽管比过去要稍微大了一些,但是基本的格局仍然是这样。

战争时期真正的城区南北长不到2公里,东西街区长不足1公里。街区东面是伊洛瓦底江,西面数百米就是车站。车站以北是密支那的“新街区”,新街区以北过了铁路就是原来的射击场和兵营。兵营以东是一片杂草树木丛生的江边,也是日军最后的阵地和司令部所在地。然后再往北是“北机场(也就是现在的密支那大学)”。

艾先生告诉我们,密支那南面的一条西北——东南走向的街道是“第一条横马路”;然后向北,凡是东——西走向的街道以此类推为“第二条横马路”……直到“第十一条横马路”。


惊人的“发现”

到了“第十一条横马路”以后,就再也没有公路街道或者密集的建筑了,而是一些零星的建筑和杂草丛生的荒地。在这里的江边,战后日本人建造了“慰灵牌位”和一座巨大的睡佛庙宇,表明这里是日军最后被消灭的所谓“玉碎地”。旁边一幢保留至今的小洋楼,一度是“日军密支那守备队”的司令部和远征军司令官史迪威将军的官邸。日语翻译当地华人朱秋明详细地告诉我们战后日本人在此的活动。

各种战史资料记载得非常清楚:中国驻印军第50师第150团攻占了“第一到第十一条横马路”;第14师42团攻占车站;第30师88、89团攻占射击场和兵营;而日军最后阵地是150团在100多人的敢死队的配合下一举攻陷的。也就是说,密支那的所有重要的日军据点都是中国军队攻占的。而在对日战争中一直“卓有成效”的美军却龟缩密支那北机场一带,而且在中国第14师42团的配合下,才艰难地占领了北郊的“西大坡(Sitapur)”。

直到这时,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一向非常可靠的美军战史资料在说到密支那战斗时,总是“虎头蛇尾”,也就是对侵袭机场描绘得有声有色,而对密支那街区的战斗却非常模糊,反复说一向骁勇善战的美军Galahad“劫掠者”(特种突击团)如何疲惫、新调来的美军三个工兵营如何没有作战经验,误入了日军的埋伏……现在看来是美军在密支那表现大大出人意料,也就是不仅远远不如他们看不起的中国军队,甚至可以说被日军打散了。而我们得出的这个结论是任何资料上所没有记载的。


“第一条横马路”的考证

对任何一个地点的确定,如果依据的材料越多就越可靠。特别是材料来自过去和现在、来自敌友我各个方面就更加可信。如何验证艾先生告诉我们的,但是没有地图明确标明的这些数目字的“马路”的准确位置呢?最重要的是必须从其他方面的资料来验证“第一条横马路”的位置的可靠程度。因为这条马路是日军密支那的南面的第一条防线,双方争夺最为激烈。一旦确定了这条马路,其他的就可以依此类推。

回到昆明后,我根据这条马路极为独特的两个特征:即“西北——东南”走向(其他所有的马路都是“东——西”或者“南-北”走向);以及这条马路的路面比附近要高出来一点(当地人叫“高埂”);用了很长的时间、多次反复查阅中美日战史有关细节,并将作战地图以及当今的美国google earth卫星地图进行对比,最后我非常有把握的认定:艾先生指认的这条马路就是当年中国驻印军占领的“第一条横马路”!比周边高出来15英尺的这条马路成为了日军南部防线最坚固的屏障,在这里牺牲了许多中国士兵,其中一次战斗中有两个连全军覆灭。


可怜伊洛瓦底江边鬼

战后,参加作战的中国三个师和美军分别在作战最重要的地方建立了阵亡将士墓地。华侨张崇武先生告诉我,童子军时代,老师常常带着他们到驻印军公墓扫墓。他对公墓的记忆还很清楚,阵亡将士的墓碑都是木片,上面写着毛笔字。公墓纪念堂的大字是:

“大中华民国驻印军第50师阵亡将士纪念碑”(师长潘裕昆书)

壮气冠河山,青史长留忠勇迹;

英魂昭日月,黄土难埋敌忾心。


1950年代初,国民党军被解放军赶出云南后在缅甸又打败了缅甸政府军,缅甸人恼羞成怒彻底捣毁了缅甸境内的所有中国远征军的墓地。

“我是眼睁睁地看着他们捣毁墓地的!”艾先生说到这里已经泣不成声了……

我们专门来到这些墓地的旧址,向无法回家的战士默哀,傍晚在伊洛瓦底江边点燃了用蜡烛组成了巨大的“6万”(在缅甸阵亡的所有远征军人数)字样,以告慰在天之灵!

第五十师和第十四师的墓地旧址,就在他们作战最为激烈、已经被我们证明的“第一条横马路”的旁边,其中五十师的墓地现在是“密支那第二小学”;十四师的墓地现在是一个普通人家的私宅。华侨告诉我们,那里常常“闹鬼”……

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