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他睡在女生宿舍门口



星期天的早晨,还扯着毛巾被做大梦的我就给门外的嚷嚷声吵得醒了过来。揉着眼睛一看,给吵得眉头揪在一块嘴巴歪到一边的不止我一个人,我们308室的建华、美玉、志英都一个个恨恨地爬了起来。建华跳到地上拉开她全宿舍大楼最亮的嗓门就喊“星期天还不让人睡个懒觉哪?让不让人活了?这日子没法过啦!”


姐妹几个带着满腔怒火打开房门一看,看门的老太太在306室门口骂骂咧咧呢。说什么没看见这么不要脸的呢。怎么不知道害羞哪?


老太太说谁谁不要脸呢?我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个个莫名其妙。


也不用奇怪多久,就看到306室的诸小芳走出来,涨红着脸,驳个老太太:“你说够了没有啊?骂了几句有了吧?”其他306室的几个女生则缩在宿舍里不出声。306室的门口不一会就围满了住在3楼的女生,有些个则在自己寝室门口张头望颈,交头接耳,窃窃私语。


我们308室的建华特别喜欢这种场面,拨开围观的女生探头看了看306室里头的情形,然后拉着站在306门口看热闹看了好一会的309室的惠萍,躲到308去盘问个究竟。


我一向不喜欢热闹,也不喜欢花边新闻,坐回房里兀自梳我的头发。其实也不用去打听啥,也不用观望啥,旁边自有惠萍给我们讲故事:“那个诸小芳啊,你看她平时一本正经的样子啊。昨天晚上据说留男生过夜哪!”


建华立刻哇呀呀地叫起来:“哇过夜哪!给抓个正着啊?”


惠萍此时激动得啥个似的,一拍建华的肩:“可不是嘛。哈哈,给个看门的老太婆早上起来扫地看到啦。”


建华瞪大了眼睛:“老太婆这下有功啦,学校也有事做啦。”


一边的志英也扑了上来:“抓到他们时,他们在干啥?”


309室的观众们这时也围了过来,七嘴八舌,极尽想像。


正在大家已经把想像拉到最高幻想境界的时候,已经打听到详细内幕的美玉走进房里,往大家头上浇了盆冷水:“也没啥啦,就是一个外校的男生跑来玩,太晚了,没回去,躺在她们306门口睡了一晚上。”


“没发生啥?”又有人抬高嗓门问。


“不晓得。你去问当事人,哈哈……”美玉狡黠地笑着,去打水洗脸了。


我跟着她一块走出308,就看到306门口的人已经散了。走过306好奇地往里一看,望见诸小芳哭得又红又肿的两眼睛正仇视着每个往里头窥探的人。我们不由地激灵一下,赶紧缩回视线。


在这个月底,D大全校师生大会上通报:诸小芳因为留宿外校男生,破坏学校风气,给处了一个大过,留校察看。306室的女生萎蘼了一个多月。以后的一个多月,在上课的路上,上食堂打饭的路上,306室的成员毫无例外地成为了众矢之的,目光所向。听说同一寝室的,一向自命正派的马绮因为这件事的殃及,和小芳吵翻了脸,赌了一个多月的气。


说起来306室的女生,我们308大多是看不顺眼的。也不是因为她们的家庭条件普遍比我们好,而是因为306的女生个个脾气很怪的,有些眼睛放在额头上,瞧不起人的样子。说实话,其他寝室的女生都有同感。因为她们一向是独来独往,不和我们联谊的。


矛盾有一天突然恶化,那天晚上都12点钟了,306室还传出嘻嘻哈哈的声音,吵得人睡不着觉。我们308都没有晚睡的习惯,所以一个个气呼呼地爬了起来。建华脾气最直,跑去敲她们的房门,高声喊道:“喂,差不多了,可以上圈了。”这里的圈,读JUAN。上圈,方言,顾名思议,就是鸡上架休息睡觉。D大虽然有外地生,但是住宿的其实大多是本地人,都是来自各个城镇乡村的,所以这个词毫无疑问,大家都听明白了。当时306室里所谓的淑女们一个个都跳出来大骂,308的姐妹花在建华的带头下不甘示弱。309的姐妹们也来助威了,帮着摇旗呐喊,直到看门的老头一怒之下拉了电闸,没了电灯,大家才鸣金收兵。从此结下怨隙。


所以说306室这次的留宿事件给308和309室带来了莫大的快乐。事情过去了10多年了,308的姐妹们如果聚到一起,还是会得意地提到对手当年的丑事,说得口沫四溅,眉飞色舞,拍腿拍肩,就差拍桌子了,诸小芳其实是我的同乡,据乡人讲,她后来嫁给了小学同学,这就是另外一个有钱老板家的小姐嫁给官宦人家公子的故事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