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9年,美国前总统格兰特(左)和李鸿章(右)在一起。两个人都在努力经营国家,一个是正版近代化的美利坚,一个是山寨版近代化的大清国。如今,创新的美利坚依然星条旗飘扬,山寨版模仿的大清国已经死了。


山寨文化是故意恶搞,还是草根智慧?百多年前中国的“山寨”近代化被打回原形


李鸿章:中国“山寨”第一人?


“山寨”不过是新瓶装旧酒


有人说山寨文化是个新词儿,我哑然而笑,“山寨”不过是旧酒装了新瓶。


中国主张“山寨”的第一人,那是大清国的李鸿章李中堂,老爷子搞洋务运动,办兵工厂、办招商局、办煤矿、办铁厂,中国要近代化,当然要从模仿开始。但是,越模仿,我们发现晚清中国就越不能自强,北洋水师,山寨版近代化的舰队,甲午一战,被真正原版近代化的日本海军打出了原形。




我们今天不苛求李鸿章和他的洋务运动,但我们一定要从中吸取教训,我们用一百年的屈辱苦难,明白了一个道理:必须有自己的创新,有自己的特色,必须要有文化创新和思想创新,模仿没有出路,山寨版永远胜不了原版!“山寨”没有前途,不是说教,而是活生生的历史事实。


恶搞情有可原,抄袭毫无意义


山寨产品是经济现象,它的上层建筑就是山寨文化。我一直在极力主张“平民文化”,但我要说,山寨文化不是平民文化,因为,山寨文化在艺术的底层面上,去做毫无意义的模仿和抄袭,甚至是掠夺他人的创意,剽窃他人的思考,根本谈不上文化创新。在文化艺术领域,创意和构思是灵魂和根基,对创意和构思的抄袭和掠夺,对文艺的伤害是致命性的。


娱乐的“山寨化”绝非平民化,纯属一种创意的浪费。人们可以用恶搞来发泄自己的消极情绪,情有可原,我们承认恶搞的存在有一定的合理性,但不能把恶搞说成是高尚,山寨文化并不符合老百姓的审美需求。


山寨的一个核心立论,就是老百姓的文化,但请千万不要低估平民的审美需求和创造力;山寨还有一个立论,就是老百姓图的就是一个乐,让老百姓快乐,就是好的——这其实是一种诡辩。


娱乐并不是简单地让人发笑,比如,郭德纲的相声让人捧腹大笑,这是娱乐,莎士比亚的悲剧让人哭泣悲伤,这也是娱乐。娱乐的目的是满足人们的审美需求,并不是审美低下的取乐。


郭德纲是草根文化也就是平民文化的英雄,但是,我们发现他的艺术并不是山寨文化,为什么?因为,郭德纲没有一味地模仿,没有复制前辈的风格,有自己的创新,有自己的创造力,遵循着相声的艺术规律,归根到底,有自己独创的东西,这才是平民文化最生动的一个案例。


很多人目前被山寨文化刻意宣扬的平民性所困惑,但我们可以用郭德纲的相声当作平民文化和山寨文化的分水岭。平民文化的天地很开阔,我们不要把创造力和精力去浪费在“山寨”这个地方。


“山寨”是被漠视后的非暴力不合作


当我们面对网上风起的“山寨”大潮,特别是网民们完全不以获取利润为目的的自娱自乐时,“山寨”的含义就再也不仅仅局限于“盗版”范畴,它至少反衬出“主流”圈子的苍白无力以及它和普通大众之间的心理距离。


从“山寨”手机到“山寨”电影、“山寨”品牌乃至“山寨”明星、“山寨”春晚……种种版本,它们嘲弄的全都是这些产品与文化身上,长期被人诟病着的暴利、垄断与专制。此时,网民们的追捧与哄闹,更是一种群众呼声长期被漠视后的情感宣泄。


“山寨”产品本来只是某些大品牌不肯放低身价的环境下,小厂商们突破技术壁垒来打破垄断暴利的“剪径”行为。延伸到文化层面,则是一种对主流圈子、精英作品长期漠视群众需求,夸夸其谈、老旧陈腐而产生的抗拒,以一种最尖刻的方式表现出来的反感。此时的“山寨”横行,表现的才是真实酣畅的一面。


春晚:“真文化”不应该怕“假山寨”


最近北京网友筹办的“山寨春晚”引起关注,随后该创意全国开花。如果说央视春晚是阳春白雪,“山寨”春晚则是下里巴人。在短时间内,后者之所以能一呼百应,是诸多不能从央视春晚获得成功与满足者的必然反应,亦与其雅俗共赏的特性不无关联。泱泱13亿人的中国,一枝独秀的央视春晚,无论怎样精彩、丰盛,怎样色香味俱全,能达到众口能调?


“山寨”凸显文化活力


张颐武


对于国际品牌和文化时尚,它刻意地本土化,对于本地的品牌和文化时尚,它刻意地草根化。


现在“山寨”文化从各个方面都展现了自己的活力。如“山寨”明星,就是长得和明星相似却并不是明星的人,现在也获得了某种商业价值,而“山寨”百家讲坛、“山寨”春晚等等都大行其道,变成新的文化潮流。


“山寨”的模仿里有自己的创造


“山寨”文化其实有网络“恶搞”的历史渊源,但却将“恶搞”的尖酸刻薄的一面温和化;“山寨”有模仿秀等文化潮流的影子,但它并不期望惟妙惟肖地变成被模仿的对象,而是表现出一种刻意的“像但不完全是”的姿态和风格。


因此,“山寨”文化里存在着一种“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的自嘲和幽默。“山寨”承认自己的衍生性,但却也表明了自己的独特性。它依赖主流的消费文化,寄生于它所创造的形态之上,但却也有其创造性和不可替代的价值。对于国际品牌和文化时尚,它刻意地本土化,对于本地的品牌和文化时尚,它刻意地草根化。“山寨”的模仿里有自己的创造,照搬中有新的元素和想象的延伸。“山寨”是主流消费文化的延伸和模仿的同时又是对它的反叛和嘲笑。


与当下的经济状况密切相关


山寨文化的流行也和当下的经济状况有关联。当下经济所面临的严重冲击,使产能过剩而消费不足,人们对于大品牌的消费锐减;而制造业的过剩产能在“山寨”风气的流行上有推波助澜的作用,不少企业不得不依赖“山寨”尝试在市场上分一杯羹。


同时,大批“草根”青少年面临的生活问题和自我实现不足的状态,以及他们在文化表现上缺少出口的现象,也让山寨文化有了发扬光大的土壤。


作者: 裴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