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原创]恶搞少祖 之新婚之夜——和尚缩了

琳宫逍遥 收藏 202 875
导读:鲁迅先生曾说过一个真理:世上本来没有路,走的人多了,就成了路。 经典! 比这个经典更绝的是,这句话经过少祖和尚的演绎,形成了另外一个流传甚广的版本:水区的和尚本不臭,搞的人多了,就大臭了。 但此臭尚不如彼臭。 和尚真正的臭要从三十天前说起。 由于大嘴,小虎和龙龙的恶作剧,和尚无奈地被暴君JJ迎娶回门。 新婚之夜,老天也作美,只见月耀空天,万籁俱寂,露飞平野,银光四射。 香闺中。 和尚呈“太”字型仰天躺在玉床上耐心等待暴君JJ的临幸。 说真格的,和尚先前也曾有过誓死不嫁的抗争,无奈经历过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鲁迅先生曾说过一个真理:世上本来没有路,走的人多了,就成了路。

经典!

比这个经典更绝的是,这句话经过少祖和尚的演绎,形成了另外一个流传甚广的版本:水区的和尚本不臭,搞的人多了,就大臭了。

但此臭尚不如彼臭。

和尚真正的臭要从三十天前说起。


由于大嘴,小虎和龙龙的恶作剧,和尚无奈地被暴君JJ迎娶回门。

新婚之夜,老天也作美,只见月耀空天,万籁俱寂,露飞平野,银光四射。

香闺中。

和尚呈“太”字型仰天躺在玉床上耐心等待暴君JJ的临幸。

说真格的,和尚先前也曾有过誓死不嫁的抗争,无奈经历过许多的江湖夜雨后,才在这里发现了一盏亮了十年的孤灯,再仔细想想,这世上吃这碗饭的人还少了,再多一个也不会引起世界大战来。

多少祖一个不多,少和尚一个不少!能为胯下之人,方能出人头地!找出这两个崇高的理由后,少祖和尚这才心甘情愿躺在床上的。

还别说,不愧是名满江湖的暴君JJ!只见新房内绣帘飘动,锦帐高张。排列的交杯美酒,尽是琼浆玉液;端供着煌煌炬烛,赛过火树银花。香焚兰麝,暗消宋玉之魂;衾抱鸳鸯,深锁襄王之梦。醉眼微眯时,就如刘姥姥初进宝玉房;毛胸微露处,正似李逵卧床扮新娘。

就在和尚美梦联翩时,暴君JJ虎步生风走了进来,甫一进门,春光毕露的情景就使暴君JJ看的口水点点漫巫山,雨意云情湿裤裆。

是啊,既然已经走到这一步,和尚自不愿将自己的第一次就这样简单而稀里糊涂的交出去,所以极力展现出自家最具魅力的一个侧面,可倒好,这虽在情理之中、激情之内,却差点使少祖和尚陷入了万劫不复之地。

可在其时其地的暴君JJ看来,浓妆淡抹后的少祖当真是半姿绝世,骨态鲜妍,而且,露出万种的风情、千般的韵致尤为见怜……是可忍而孰不可忍也!!

暴君JJ越看越爱,不觉魂飞魄舞,激情荡漾,迫不及待地一个鱼跃跳入罗帐,共入鸳衾。霎那间,不给和尚任何喘气机会,锦被已经开始此起彼伏,哼唔呕耶声直上重霄九……

当真是:烈火干柴,正是棋逢对手;疾风暴雨,恰似蜂狂蝶浪。一个说,前生有缘,不须月老冰人;一个道,今日欢情,多亏逍遥众仙。喜相逢,何须牵线合,妙在你我夜夜情。两意浓,不须天作合,好似渴中新得水;一番乐处,和尚死去再还魂!!!!


翌日清晨,自我感觉良好的少祖和尚准备大展身手,再来一次鸭子宴,慰劳使自己忘乎所以、飘然如仙的暴君JJ,正忙中,突然就感觉到身体有些稍微的水土不服,再细看小肚已渐渐隆起。

忐忑不安的少祖不得已到水区医院查之,喜脉……

少祖嚎啕大哭的悲声还未响起,却见平大夫一声怪叫,面无人色从诊室里跑了出来,一路上哇哇怪叫。

众人纷纷围上前去,查问究竟,惊魂稍定的平大夫指着少祖和尚,半天才说出话来:你们仔细瞧瞧,和尚有其它什么变化?

众人再四打量和尚,从头上看到脚底,除了脸黄肌瘦黑眼圈外,还是没有发现什么!

“同志们哪,难道你们就没有看出少祖和尚的身高有了变化?”

听闻此话,旁人还没咋的,倒是少祖和尚最先醒悟了过来,急忙跑到平时和自己差不多高矮的金人旺跟前,一比之下,竟足足短了2寸左右,又低头看看自己的脚下,还是平日里最为钟爱的增高鞋……

百思不得其解的和尚抓耳挠腮之余,心中灵光一闪,一个可怕的念头再也挥之不去:难道,难道暴君JJ还练就了旁门左道的邪功不成?这邪功,这邪功竟能使初出茅庐的和尚在一夜情中缩骨瘦身?

少祖细细回味了昨晚的神魂飞荡时的种种细节,发现其间果然有许多不妥之处,似乎自己的荡气回肠也太过分了些——眼神迷离,口吐白沫,肚内抽搐,身飘云外……还,竟还一江春水向西流!

“嗷嗷嗷啊啊啊,怎么可能,一肚春水竟能向西流!!!!”


虽然这些猜想未得到证实,少祖还是“嗷吽”的一声,就此昏厥过去。

三天后,和尚悠悠醒来,隐隐约约听见暴君JJ的轻言细语:“娘子啊,不要这么紧张好不好,赵本山家里的公鸡都能下蛋,咱家的和尚为什么不能怀孕……你就是背背山之绝唱,尤胜龙阳君一大筹的新新人类啊!”

“放心,老夫决不忍心将你开膛破肚取出咱们的小宝宝来,实在不行,咱们到泰国去……”

听闻此话,和尚再一次“嗷吽”一声,晕了过去,倒把暴君下了一大跳。

其实,少祖是何许人也,心计颇深的他已经打定主意,要誓死捍卫和尚的第二次贞洁,否则,一晚短2寸,十几晚、几十晚过后,自己岂不要改行卖烧饼?还怎么在水区立足,又凭什么去泡师太?,更何况,自家还没有五大三粗、能替自己报仇的武二郎!

如今,暴君JJ竟要带自己去泰国手术,这可不是一个天赐良机吗?

对,没错,就这么办,天无绝人之路,到时抽空跑路走人,找天下最知名的大夫打下这个胎儿来。嘿嘿,届时,天地任我飞,海阔凭我游,谁还能奈何得了小衲!

阿弥大佛!


下篇题目:恶搞少祖 之旅途意外——不能白献血

内容简介:旅途中,为阻止和尚舍己而去,暴君JJ不幸出了意外,良心发现的少祖和尚犹豫再三,还是把自己的血献给了暴君JJ,谁知在 两人分手之时,少祖和尚哭着喊着要求暴君JJ还他的鲜血! 暴君JJ狠狠地将护舒宝丢在他脸上说: “给!我会在每月的这一天准时分期付款,一点不差的还你!”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0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