鹰隼行动 第十章 第十章:第一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39.html


“还有一个小时,载有金属球形物体的民航客机,即将到达我海军,在太平洋里活动的海域。”参谋人员向上将王进旭进行电话汇报。

“你们从分析中获得了该种确定,计算出是在该海域里吗?”

“是的,上将!以客机飞行的时间去计算,还有54分钟,准确地说;还有53分钟。当飞机到达该海域上空的时候,我水面舰只正处在航线下面的海域中。”

“从现在已经获得的有关资料中,从里面分析出,有没有明确存在的危险?”

“这是一种可能,一种可能存在的可能。”

“危险的指数值有多高。”

“最高警戒色,红色警戒。”

“那么随时向我报告,最新出现的情况。”

“是的,上将!”

总参谋长向上将汇报完毕之后,走离了办公室,他走向隔壁的另一间办公室去。在这个南方未来战事,指挥控制军事基地的要塞里。目前在天空中飞行的客机,成为了整个基地要塞内,操控员首要的操作事项。因为该件事情的性质,它就是被国家几大安全决策部门,以及南方战事基地指挥系统,称之为最为关键性,一天之中的主要内容。

而该种认定,是来自于各种获得的数据。并且这些数据,是经过严谨的科学方法,对其进行分析之后,得出来的可能性的认定。但是如果从真正的意义上来讲;这种认定的性质,仍然带有主观方面的色彩。只是目前对于这种认定的,不可动摇的基础,来自于情报部门,以及科学不明现象研究部门,共同得出来的判断。而纵观这种决策的意义,只能用哲学的观点来进行全面的概括。

现在总参谋长推开了面前的门,快步走了进去。基地主管屠清仁,像近期几天来的做法一模一样。他时不时地来到基地指挥系统的指挥室,特别关注远程指挥系统,反映出来的各种数据,同时向各位参谋人员,以及操作人员了解系列的情况。

如今他伏身于海图平台的旁边,周围全都是参谋指挥人员。

“我们的舰队已经处在,客机的航线之下。”屠清仁望着海图说道。

“是的,主管!”一位参谋人员说道:“就目前的时间来计算。”该名参谋人员,抬头观视了一下屏幕:“还有50分钟,民航客机,即将到达我们舰队所处在的海域上空。”

“也就是说,就快到达,参谋分析部一致确认,最可能出事的空域之中啦!”

对于基地主管如此的问话,一位参谋人员小声回答:“是的!”

主管抬起头来,目光祥和地看了此人一眼。很快又把目光移到其他的参谋人员身上。他不想让该位参谋人员,感到有一种无形的压力。因为,能够接受民航客机,即将在到达的空域之中,会出现意想不到的、危险性的灾难。而该种认定本身就要承受一种巨大的压力。基地总管的目光,将众位参谋人员,全都扫视了一遍之后。总管屠清仁一改以往的秉性,他从来就不向下属,表达出个人的主观想法,现在他明确地表达出一个认定来。

“我十分同意各位参谋,共同做出来的断定。”

有几秒的时间里,众人对该种从未见过的表态立场,感到很不能适应。因为长久以来,主管总是接纳各方面的见解,从不阐述自己的想法,而是从众多的见解之中,选出一个最好方案。这时候有一位参谋,敏捷地回答了主管的表态。

“现在还有几十分钟,也就是说,在此之前,目前的各种认定仍是一个未知数。”

“如果得到了与各部门,经过研究得出的判断,是相反的结果;那么可以将该起事件,归纳到意外的范畴之中。”主管鼓励式地对众位说道:“首要的主要原因是:所有的判断,以及认定的推敲点,全是来自于哲学观上的理论。”

众人尽管没有出声,可是心理面早被此番话意,感动得激昂无比。尽管目前等待的时间并不会很长,但是当那一时刻来临之后,就能够证明、与推断、以及认定的事实是否会成立。只是这一点时间的等待,对他们每一个人来说,都感到特别的漫长。

“现在请告诉我,我们在北美的情报人员,现在正进行什么样的步骤?”

基地总管转换了一个话题,再一次朝众人问道。他不知道是那些参谋人员,负责该项事务。他很想了解所问及的方面,在目前这个时间段里的进展程度如何。因为这也是一件很值得去关注的事项,如果将其更深入地看待的话,不单可以显现出,各部门的协助和合作能力,而且从个人的角度上来讲,事项将关系到私人的情感问题。因为南方这个未来的战事基地,里的指挥系统,自从奉命参与该起事件之后,其担任的角色,只是一个单纯的信息转换,及指令传达的角色。

“目前因事件本质的原因,以及最新的发展,其情况已经超出了,原先制定的计划范围,现在我们不得不动用了预备方案。”

屠清仁有几秒钟的时间,目光落在说话的,参谋人员的脸上没有离开。抬头对出现平面人活动动态的屏幕扫视了一眼,再然后瞟了一眼,预计客机飞临预定海域的计时器。这时候由那双眼里射出来的目光,很清楚地告诉了面前的参谋人员们,他想在目前这个短暂的时间里,去了解北美情报人员的活动情况。

负责北美情报中转事项的参谋人员,准确地悉知主管目光中的要求。他先朝上司做出一个敬请往一边走的手势之后,动手按动了面前操作台上的某个按键,担负该项操作内容的显示器,在它的屏幕上出现了,主管想获知的详情资料。

自从商业区的那幢CTM大厦里,发现平面人进行,抢夺物件的情况发生之后。中国踞美大使馆在第一时间里获知其情。立即派出参赞前往CTM大厦,只是那些平面人劫持了两位女士乘车离去。从画面里还能够获得,有多名联帮特工赶到了现场。而现今的情况是;有一名警察驾驶着警车,紧紧地跟踪在载有人质汽车的后面。

“目前警方有何种措施,正在付诸实施?”总管不眨眼地看着屏幕问道。

“从我们进入了美国警方的通讯频道,从中获得的内容表明这样一个事实。警方目前并不清楚,劫持人质的人是一些什么性质的人,还是惯常的那种认定,是抢劫者!”

“查一查,刚才画片中出现的一个人物,弄清此人是谁?”总管指着画片说道。一旁的操作员立即将显示内容定格下来,在确定了总管所指的人之后,才让显示器重新恢复工作。

有两名操作员立即去办理该起事项,而总管满脸狐疑的神态,早引起了身旁参谋长的注意。此人扭过头来说道:“是不是对此很不明白,为何美国两大情报部门,中央情报局以及联邦调查局,为何不通知警察局,让他们知道详情。”

“是的,这是一个巨大的疑问。”基地总管猜测地说道:“如此的做法,好像是想利用该起事件,难道是向我们传达一个信息吗?”

“也许可能,也许不可能,但是宁愿相信该种做法中,存在的可能性。”

“目前我们的情报部门,对面临的最新情况,有何样的对付方案?”

“还是原先的方案。”

“这个方案中,也包括对人质的解救吗?”

“整个方案,从整体上来说,是考虑到了事态的全面平衡。”

俩人的目光同时转朝向了屏幕望视,在它的上面,出现了警察切尔思开着的警车,在公路上,飕车的最新图像资料。在警车几辆车子的前面,就是那辆平面人,劫持着人质的汽车。车内的警官与警局进行通话的谈话声,那种美国南方特有的口音,在基地指挥室里的扬声器里响了起来,他请求警队的增援。几秒钟之后,警官的请求获得了回应,大批的警察由各个方面朝他目前所处的地域赶来。

如此同步时间里的信息传送,这是需要一定的水准,以及先进的通讯技术手段。如果没有游弋于美国近海岸的,那艘幽灵式的窃听船,如果它不具备第一流的技术能力--能窃听所有通讯频率,无线电和雷达信号,包括最新的波形和最新的先进通信标准,进行截获、窃听,定位和技术的分析。并从海量的信息流量里,找到所需要的信息技术,那么未来战事指挥基地,就会像中世纪的一座古堡,没有多大的技术价值。

该种窃听的手段,它只是传统窃听领域里的一个组成部分,而现今一个新的窃听领域,已经摆在某些,注有一定技术能力的大国面前。最为典型的就是目前,把世界的信息资源联系起来的网络,对深海网络光缆的窃听。

早在1989年,当海底光缆开发出来的第二年,中国人同美国人的做法是一样,国家安全局,悄悄地把全国最优秀的光缆通讯技术专家,集中到一个秘密的军事基地,进行如何切开光缆,窃取光缆中所传输的信息办法。从技术角度上讲,怎样窃听,如何处理光缆中传输的信息,将是一个巨大的难题。在光缆商为了确保用户的数据资料,尽可能安全保密的宗旨下,不断地加强了光缆的安全保密性能。加之海底光缆大多数是在海底几百米甚至上千米的海底,要想进行窃听,必须到远洋深海里去进行,增加了窃听的难度。

而担任该项任务的角色,就交给了最新研制的2艘蓝盾级攻击核潜艇。它经历了十年的时间才建成,并且在从概念到形成,到最终建成的这个阶段。在原有的设计上,做出了重大的改动。其主要的技术指标就是为了避免刚一下水,就标志着技术落伍的局面出现。该艇为窃听海底光缆,量身定做了许多的任务平台,搭载着最先进的电子侦察设备,可以轻松地处理水下情报的收集,并对重要的目标进行侦察、监视和窃听。还担负起新一代武器与传感器、进行水下航行器的试验任务。

只是在另一方面上,即使窃听得手,将如何自处理光缆里的,海量信息的流量,并从里面提出有用的信息,是一个极大的难题。因为一根先进的光缆,可以容下上亿门电话的通话量,即使计算机的能力再强,对待如此大量的数据仍然是困难的。

对于上述看似难以逾越的技术障碍,美国早就研究取得了成功。自然,国家安全局不甘示弱,经研究己 开发出了一种,能识别独特噪音的软件,它能在出现这种噪音的情况下,自动录音,甚至还能归纳出通话的要点。

就如同现今的情况反映,在警官切尔思与警局调度通话的内容,被该智能型的软件自动抓住了要点。那就是该名警官乘车追逐劫持人质的汽车,如今行驶的方向。城市的一个可能性的区域被其自动锁定,而目前实际的情况正是如此。载有人质的平面人驾驶的汽车,离开了前面被警察设有路障的干线,选择另一条道路,但是在公路上,进行的追逐活动即将结束。原因是该条公路的尾端,是一个废弃的化工厂,如果平面人不去选择新路线行驶的话。

只是最新的资料反应,平面人的意图仿佛让警察识破,在能够选择新路线的岔口,早以被迅速赶来的警察设置好了路障。而该种情况从另一个侧面上反映出,得到该种消息的中国大使官员,敦促警察的力度。同时还反映出另一个信息来,那就是中央情报局,对待该起事件,所采取的最新决策方案。

他们并不再去设置阻障,并且采取了积极协助警察的做法。有理由相信,该种做法的转变,一定是国家情报局,与美国中央情报局,达成了某种形式上的合作协议。现今得到了事态发展的必然结果。而且其发展下去的步骤获得了确定,因为这么多的警察,已将这个地区彻底封锁了起来。平面人插翅难逃,人质获救只是一个时间问题。基地总管屠清仁,开始将注意力,集中放在先前的事项上面,并且让操作人员,调出另一种内容资料。那是有关我国海军,水面舰只的图像内容。

在太平洋海域里的,中国第二远程航母战斗群编队。仍然继续着几个月来的常规巡航任务。这艘由中国人自己设计制造的核动力航母,是世界上最大的核动力航母。它在担任对不明海域进行测探任务之后,仍然没有回航,而是继续转换到原来的任务上,那就是依然在曾经从那片海域里,打捞出不明物件的海域里进行搜索。但是搜索什么呢?一时不能确切说准是因为什么?好像显得很复杂又很奇怪。更为奇怪的是,接收到一种像是电波的信息。当然,其频率是让人无法弄懂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