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越边境见闻之我所认识的越南兵

荒野散兵 收藏 4 599
导读:中越边境见闻之我所认识的越南兵 我到分队后第一次听到与越南兵有关的故事是关于国旗岗。我们分队驻地是在三个边贸集市中最大的一个,小镇街尾连着越南那个小镇的街头,两个国门相距50米,在中间是一块界碑,距界碑5米处是各自的国旗。每天我们和越南驻军都会派人在各自的国旗下站岗,大家可别小看了站国旗岗,那可是一名真正军人素质的体现,直接关系着我们国家的形象。在国旗下站岗是从1989年边境恢复正常后开始的,当时是单岗,一开始是每两小时换一次岗,两个哨兵在各自的国旗下大眼瞪小眼,后来我们的前辈们为了和越南人

中越边境见闻之我所认识的越南兵




我到分队后第一次听到与越南兵有关的故事是关于国旗岗。我们分队驻地是在三个边贸集市中最大的一个,小镇街尾连着越南那个小镇的街头,两个国门相距50米,在中间是一块界碑,距界碑5米处是各自的国旗。每天我们和越南驻军都会派人在各自的国旗下站岗,大家可别小看了站国旗岗,那可是一名真正军人素质的体现,直接关系着我们国家的形象。在国旗下站岗是从1989年边境恢复正常后开始的,当时是单岗,一开始是每两小时换一次岗,两个哨兵在各自的国旗下大眼瞪小眼,后来我们的前辈们为了和越南人较劲,改成了三个小时一岗,越南小鬼子也还真是不含糊,立马也改成了三个小时一岗。不久我们又换成了四个小时一岗,越南小鬼子也马止跟了上来。

当我接手这个辖区时,已经换成了六个小时一岗,原来的单岗也换成了双岗。大家在办公室里坐着六小时不动可能有很多人都能办到,但是在办公室里站上六个小时那就不是每一个人都能行的了,如果说要在烈日、寒风、暴雨下站六个小时那可以说得上是酷刑了。现在我们原本打算恢复两小时一岗,在哨位上撑把太阳伞,可是越南方面还没改时间、还没撑太阳伞,我们实在是没有脸这样做,要不然中国人民还不把我们骂死了。

我挺佩服越南军人的那股不服输的精神,但是看到他们一付精神不足、憔悴消瘦的样子,我心里觉得还是很爽的。越南军队在这里只驻扎了一个加强分队,也就是50个人的样子,可是我们这边的就不一样了,我们分队加上边防检查站、边防派出所、边防分队、边防连队等单位那可是一大帮人,挑几个素质好的兵站岗那可是一抓一大把,怎么的也要把越南人比下去。毕竟我们当年有900多名前辈长眠在这里,越南也有将近2000人死在这里,我们认为我们当年打的是一场正义的战争,同样越南方面也认为他们是正义的。无论我们还是越军对当年长眠在这里的烈士都怀着崇高的敬意,谁也不想在先烈们的眼皮底下丢脸,没办法,只有硬撑下去了,除非越南方面先顶不住了我们才考虑改。

第一次与越南兵接触是在我接管后的不久。我们驻地的边贸集市是五天一街,在街天中越两国的边民是不用办任何手续就能出入两国境内的,当然,进入对方国境后的活动范围只能是在集市内,如果超出了这一范围还是会有麻烦的。那时我有几个朋友来看我,他们说没出过国,所以想在街天时过去看一看。因为办手续实在是有点麻烦,而且他们一看就不是边民,有可能会被对面的越南兵拦住,所以我决定带他们过去试试。我带着几个朋友向边境线走去,在超过界碑前我把肩章、臂章全部取了下来,当时我心里也没底,不知道对面的越南兵给不给我过去。当走到关口时我把肩章、臂章、证件递给了那个正在值班的越南兵少尉,表示我没有什么恶意,只是想过去看看。谁知道他竟然猛个摇手。我一下泄了气,原来这样是不行的,如果是我,我也不会允许越南的军人踏上我们祖国的领土。

正当我要带着朋友们往回走时,那个越南少尉竟然对着我叽叽咕噜的说话,我实在是不知道他想干嘛,只能莫明其妙的看着他。只见他重复的把手放进裤子的口袋里,我一下子昏了,这小子想要搜身呀。我一个军官竟然被越南兵搜身,这个脸可要丢大了。正当我还在想要不要给他搜身时,只见他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了他的证件,然后放进了裤子口袋里,当时我一下就明白了过来,把我的肩章、臂章、证件放进了裤子口袋中,那个越南少尉笑着挥了挥手,于是我带着朋友走进了他们的国门。

在越南小镇玩够了之后,我竟然看见那个越南少尉也许是换了岗,也在街上转悠。我走过去和他打了个招呼,我突然想和他照张相,可是我实在是不会说越南话,于是我用普通话很客气的问:“请问,我能和你照张相吗?”,只见他一头雾水的看着我,于是我又用粤语问了一遍,还是没反应。用边境上的土话问,没反应……用我家乡的土话问,没反应……用四川话问……没反应。没办法,我只好用英语问,可是他竟然还是没反应。我当时真是郁闷死了,怎么越南的少尉连这么简单的英语都不懂呀!看来越南兵只习惯听得懂中国人说“诺松如叶,宗都宽轰堵柄”。

这时我朋友拿出照相机用手比划着我和那个越南少尉,那小子椤了一下,然后把手摆得象电风扇似的,嘴里连连说:“肉,肉……”原来越南的军官还是会说英语的,我当时真是佩服得那个五体投地!

我曾站在楼上看对面越南兵的训练,他们训练得很辛苦,强度也很大,单兵战术也搞得很好,可是我还是觉得,如果再次开战,光我们分队就能灭了他们。越南兵,小样,没什么了不起的。


前言:如果大家喜欢的话,我会继续写下去,使之成为一个系列,把真正的中越边境展现给大家,如果大家觉得没意思的话,我写下去也没什么意义了。写不写下去请大家给个意见。

前序:看了论坛上许多关于中越自卫反击战的文章,做为一名在中越边境线上的老兵,我觉得有必要把我所了解的越南兵跟大家说说。

我是98年到的边境,后来我所带领的分队负责边境线上最乱的一段,在27公里长的辖区内有三个中越边贸集市。我的辖区在中越自卫反击战中倒下的烈士比麻栗坡烈士陵园里的还多,但因为某些原因,我找遍了所有的网站及书籍,都没有相关的记载,也许是因为还没有解密吧,在这里我也不好多说,不过朋友们,我要说明的一点是:不要以为是因为打了大败仗才不解密的,正好相反,是打了胜仗,但手段是否光明就各说纷芸了。好了,我们进入正题。

我们营房距离界碑30米,距离越军军营200米,从来到这里的第一天起,我就被中越自卫反击战的激烈程度所深深的振憾。

界碑高一米二,上面写着中越两国的文字,在对着中国这面仍然保持完好,面对越南那面却已变得坑坑洼洼,上面不少于100个小坑,也许大家都猜到了,这正是子弹打的,界碑上有六个大坑,也许只有越南的高射机枪打平射时才能得出那样的效果。界碑上还有多处划痕,那是弹片造成的。对此中越两国的说法不大相同,中国方面说越南军人丧心病狂,连界碑都要打。越南方面说中国军人无耻,竟然躲在界碑背后。在此我不想做评论谁对谁错,我只是知道界碑背后只能躲一个人,一个人就能引来那么多的子弹,看来当年我们那位躲在界碑背后与越南军队对射的前辈可能已经凶多吉少了。由此也从另一方面反映出了当时战斗的惨烈。

在界碑侧后方4点钟方面5米是一棵百年的大榕树,有的支干已经被当年的炮火削断了,在大榕树的主干上有不计其数的疙瘩,我知道那是子弹和弹片留下的。多年来我一直想数一下这棵树到底挨了多少子弹,可是看到那数以千计的疙瘩,我没有个这个勇气去数。

在距离界碑4点钟方向50米处是我们的旧营房,是两层楼。面对越南方向的那面墙壁已经没有了95%以上,屋顶有两个大洞,听说是被越军迫击炮直接命中造成的。剩下那堵墙壁向着越南方向那面也毫不例外的布满了弹眼。我身高1米69,我曾试着在我身高许可的范围内找到一块没有弹眼的地方,把我的手掌放在上面感受一下当年的情景,可是我没找到。

看来,当年越南号称“第三军事强国”也还是有一点真本事的,不过可惜他面对的是中国,面对的是一支翻过雪山,越过草地,打过日本,打过苏联,打过印度,有着优良传统的军队。正当我为越南军队的火力感到无比震惊时,我的父亲(当年是驻守该地的某团副团长)对我说:“儿子,战争就是这样,和平年代书上写的枪林弹雨就四个字那么简单,当你看到这界碑、大榕树、旧营房时,你真正体会到了这四个字了吗?”

我无语!

父亲临走时对我说:“儿子,小越南没什么可怕的,你看到越南那边距离界碑500米范围内有旧房子和大树吧?”

后来我才知道,当年越南那边距离界碑500米范围内凡是建筑物全部被我军炮火炸平,为了防止越南阻击手,凡是枝叶茂盛的大树也全部炸倒。

以前我听说老山前线有的连队一天就打掉三万发子弹和4000枚手榴弹,有的炮团一天就打了两万发炮弹我不太相信,可是现在我信了。

战争就是这样,只要消灭了敌人而自己不死,花再多的弹药都是值得的。1990年我12岁,父亲带我去打靶。父亲是个不会占国家便宜的人,我记得他给了负责管弹药的人10元钱,然后领了一盒手枪子弹(35发一盒)。我想如果战场上用1000发子弹消灭一个敌人,那么一条人命就是……不到300元!!!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