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13日,论坛上,发了一篇题为《最牛的政协委员在长沙用喇叭喊:给我打,打死我负责!》的文章。读完之后,我不禁怒从胆边生,气自胸中发。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今年7月23日晚上8点左右,受害人周雨锡带着一岁的儿子,去位于开福区洪山旅游局鸭子铺的安达货运十八站,协商前几天通过该公司发往怀化的货物丢失问题。在协商未果的情况下,货运站老板、衡阳市政协委员吴元科纠集三百余人携带棍棒,对着一群手无寸铁的老百姓,大肆殴打,并公然叫嚣:“给我打,打死我负责!”结果,在这次事件中,经法医鉴定,有六人轻微伤,一人轻伤。


“给我打,打死我负责!”我国是一个法制国家。在法治环境下,谁给他这么大的胆?谁让他如此地藐视法律?事件自发生到今天,已经近5个月了,凶手都未受到严肃处理,谁是他的后台?


“给我打,打死我负责!”这是政协委员说的话吗?如果政协委员都是吴元科这个形象和素质,我为此感到耻辱!因为他是政协委员中的败类,因为他是政协委员中的垃圾!


政协委员不仅仅是一种地位和荣誉,他首先是一个国计民生现象的观察员,具有深入调研能力的调研员,传递民众心声的信息员,党风政风的监督员,建设和谐社会的促进员,化解矛盾、理顺情绪的协调员,反映社情民意的传达员,党和国家方针政策的宣传员,围绕中心,服务于改革、发展、稳定大局的服务员,政府职能部门为广大民众服务的评论员,更是科学发展观的学习员。要当好这“员”那“员”,缘自政协委员强烈的责任意识。这种责任,来源于心系大局、情牵大众的热忱。


我们知道,要当一名政协委员,有一项基本的条件,那就是必须成为遵纪守法的模范,全力维护法律的尊严,与各种违法现象和人进行坚决的斗争,


可吴元科这位政协委员,是怎么表现“心系大局、情牵大众热忱”的呢?是怎么表现“遵纪守法,全力维护法律的尊严”的呢?我们看到的,他只是一个无视别人利益的极端自私者,他只是一个聚众痛殴手无寸铁的老百姓的疯狂打手,他只是一个“老子天下第一”的狂妄做派!再从整个事件的起因和结局来看,他完全是一个涉黑的流氓!


我分析,吴元科或许是衡阳市经济界政协委员。从我所看到的一些现象看,经济界的大多数政协委员是称职的,可是,也不排除有个别的投机分子。他们的生意做大了,就想用“政协委员”这顶帽子,来掩盖和保护其非法的利益。一旦他的利益受到触动,就用“政协委员”的头衔来吓人,就用“政协委员”的势头来压人,就用“政协委员”的帽子来砸人!


这实在是太猖狂了,这实在是太无良了!我在此发出强烈呼吁,对政协队伍应该进行严格的清理整顿,象吴元科这样混在政协委员的队伍中的人,是对“政协委员”这个光荣称号的亵渎,应该早日将这样的败类和垃圾清除出去,并依法严惩其违法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