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武警官兵驻防三峡库区


坝姿巍巍,当惊世界殊。她静静地横亘大江,斩万古波涛为一片平湖。

剑锋凛凛,熠熠生辉。但他们默默与大坝同在,回报着祖国声声“平安”。

曾为国旗护卫队题字的著名书法家张百成曾饱蘸深情地为日夜守卫在这里的武警宜昌支队官兵题下“三峡卫士”四个淋漓大字,又满纸大书一字:剑。剑气无影满三峡。宜昌支队的官兵们,就似一柄质坚锋利志定神敛的藏锋之剑,用无私的爱无悔的青春呵护着心中的圣坝。


有一种感情,它不能用眼泪证实,你却可以从平凡中体会到共鸣

一班哨,两小时;一个警姿,站到底。甚至好不容易出个门,也是“一人一身绿,三人一条线”,枯燥、单调、平淡曾使生龙活虎的官兵们暗自叫苦。由于哨位分散,坝区车速受限,上一趟哨要45分钟。这样算下来,每个站3班哨的战士每天花在哨位和上下哨途中的时间超过10小时。

“军人,就意味着奉献。今生能为神圣的三峡大坝奉献青春,任何自我牺牲都是值得的。”在坝顶,班长段腾飞这样说。小段入伍5年,只回家探过一次亲。当时他休假才到第5天,部队来电话说要举行军事演习,他二话没说就匆匆赶了回来。

三峡工程、巍巍大坝,是官兵们心中的圣地、眼中的岗位、梦中的牵挂。入伍教育,在大坝上举行;入党、入团,在坝顶举拳宣誓;寄给家中的第一张照片,是与大坝合影;要离开部队了,泪水在坝前流淌……

战士高海劲执勤中突发胃出血住院治疗,可刚出院他就提出要上哨。24岁的徐潇杰,军校毕业后主动要求来到执勤点,一干就是4年。他说:“什么都不图,只要举世瞩目的大三峡无恙,我们就知足了。”

担负守护任务的十中队营房正面对大坝,营区里立着一块醒目的誓词牌。每次上哨前,执勤官兵们都要在这里铮铮宣誓:爱大坝、爱哨位,把哨位当战场、把执勤当战斗,在外国人面前展示中国武警的形象、在中国人面前展示三峡大坝卫士风采……


有一种精神,它不能用豪言壮语形容,你却可以从千锤百炼中感受到力量

处突维稳,决胜在千钧一发。但守卫任务,却靠每时每刻绝不闪失。

“请党和人民放心!”守护中队指导员朱卫锋说:“为了这一句誓言,战士们吃过多少苦、流过多少汗,谁也记不清道不明。”

处于施工、运行、旅游开发并行时期的三峡坝区,每天查验出入车辆数百台次、各类证件30多种。五班长赵帅告诉我们,为了练就一双“鹰眼”,战友们采取辨认限距飞出的纸牌、飞舞旋转的号码等方式,练习在移动中迅速识别证件和牌号,双眼练得发胀、流泪,直到“一眼清、一口准”。

与下哨归来的战士们团团围坐聊天。他们说,夏天的坝面气温高达50多度,连电话壳、盛放降温药品的塑料盒子都被烫得变形。寒冬腊月,江风刺骨。他们说:“建坝难,守坝亦难。可是,三峡工程凝聚着几代人的智慧、心血和汗水,官兵们时刻准备着用青春和热血来捍卫它,吃点苦又算什么?”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武警官兵驻防三峡库区


特勤大队教导员黎本军,地道的三峡汉子,老家屋址就是11号大桥哨位的桥基。“我为能守护三峡大坝无比自豪。”他提出在官兵中培育“五气”:勇上一线打头阵的士气、冲锋陷阵建头功的勇气、置之死地而后生的骨气、首战用我我必胜的豪气、狭路相逢勇者胜的霸气。而他本人也已5次荣立三等功。

特勤大队2005年7月进坝区,担负着保卫大坝的维稳和机动任务,是尖兵中的尖兵,汇聚各路英雄好汉:“功夫小子”韩飞安,出身武术世家,练就一身过硬的武术、散打和硬气功,早被评为“擒敌训练标兵”;山东小伙儿裴玉坤,连续两年参加总队军事比武集训,在军事比武中获400米障碍和侦察理论两个第二名;六班长张真锋,入伍前当过体院教练,散打、拳击、跆拳道功夫了得……支队领导说:“为确保守护目标安全,战士们始终绷紧一根弦,丝毫不敢懈怠。他们个个身怀绝技,神枪手、擒敌能手、攀登能手、爆破能手……在关键的时候,他们都能以一当十。”近两年来,部队参加重大警卫任务50多次,连续3年在总队军事比武中获佳绩。


有一种成长,它听不到拔节的声音,你却可以从青杆绿叶中看出茁壮。

在船艇大队的一个单独执勤点,8名官兵驻守在那里。他们的生活天地、岗位与家、理想与梦都在江面一方趸船上。他们的职责就是:守卫坝区警戒区水域安全!

教导员龚万朝介绍说,官兵们每两个月才能换岗一次。在岗不能下船、不能进城、不能上网。每半个月才能轮批上岸购物2小时。当同龄人有的渴求金钱、有的追求安逸舒适或自由浪漫的时候,他们仍然固守岗位、坚守清贫,当好一颗螺丝钉。

笔者上船采访。正谈着,士官唐涛突然接到家人从四川广安打来的电话,告诉他妻子即将临产。放下电话,唐涛幸福而又歉疚不已地说:“我不能赶到妻子身边,好在她能理解我。”他告诉笔者,大队40多名士官大都是二十七八岁的技术骨干,很多都没有成家也难找对象。机电班长陈坤接着说:“船艇大队漂泊在水上,未成家是苦恋,成了家是分居,女孩子受不了。”31岁的陈坤,去年才在安徽淮南老家找了位女友,“见一面管一年,还难说结果如何。”陈坤轻轻地说着。纵然如此,唐涛、陈坤无怨无悔。

警营,是所大学校、是座大熔炉,青春年少的士兵在这里成长和成熟。在三峡坝区,集体英雄主义、奉献精神、政治责任感成为官兵的志和魂。

1989年出生的冯先兵说自己入伍一年半就像变了一个人。“过去娇惯得脾气暴,是老兵忘我无私的言行教育了我。”

李波、夏亮、赵丹……说起“流血不流泪,掉皮不掉队”,说起立功、入团、入党,一个个无不庆幸自己从“家中宠儿”变成了军中骄子。他们说:“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有一天,我们也会离开警营。但这一段宝贵的经历,将是我们一生的财富。”

三峡大坝,融入了武警官兵的生命,神圣不可侵犯!

三峡卫士,剑锋无影气如虹,愿你们无坚不摧、所向无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