裂罅称雄 第八章 第一节:赴约前的安排

shxfq9011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2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23.html[/size][/URL] “内容很重要?”得到对方的点头姿势之后,达翰在电梯门口,做出一个没关系的随意手势。随后转身走入了电梯。“我们到时候联系。”说完此话之后,按动下楼梯去的控制按键,当门关合的那一瞬间,看到好友正冲着手机,在急促地说着什么。 电梯里的达翰,默默地叹笑着。对出现如此的意外情况,心中难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23.html


“内容很重要?”得到对方的点头姿势之后,达翰在电梯门口,做出一个没关系的随意手势。随后转身走入了电梯。“我们到时候联系。”说完此话之后,按动下楼梯去的控制按键,当门关合的那一瞬间,看到好友正冲着手机,在急促地说着什么。

电梯里的达翰,默默地叹笑着。对出现如此的意外情况,心中难免不会产生出,淡淡的遗憾来。他但愿似地为理查德·赫尔姆斯去着想,但愿不会是性质重要的紧急事情。对于没能同好友一道出来,内心存在一种失落感。但是,这并不是全部。因为此时此刻,他想到了机场遇到的那位女士。在想到该方面上去之后,觉得现今分开反而有助于,到时候由他向,理查德提出赴约需要私自走开的请求。电梯不一会把他载到了底楼。在朝大门走出去时,他看了看手腕上的表。离约定的时间还有二小时,有足够的时间到一家餐厅里去,好好地享受一顿,丰富的晚餐。

理查德冲着手机,快速地说完了,一番交待的事项之后,剩电梯下来追赶达翰的时候。在公寓的大门口,正好瞧见他钻进了一辆出租车里。他的离去,从某个方面上来说,同样省去了因陡然间出现的事情,导致不能相陪的内疚以及尴尬心情。如今可以继续去处理,还没有来的及全面处理的事项。

他马上拨打了一个回复,并顺带询问的电话,想到可能埃米莉小姐,会对再次打入去的电话感到吃惊。先前从她告知的内容里,经过大脑差不多一分钟的思考,认为存在极大的、严重性的隐患。从多年来积累的经验上来思考,顿时觉得应该有一个新的决定。事实上如他猜想的一样,埃米莉接着理查德打来的电话,感到浑身有一种说不出的兴奋滋味。她有一种幻想,立即在脑海里产生出来。如果他能够邀请自己出去,是的,她一直就存在该种希望。

“我马上上你的家里来。”

“好的!”在回答该话的时候,她的心脏早已嘣嘣地跳动了起来。“您还没有吃饭吧!”

“是的,埃米莉!”理查德回答。

“这太好啦!”埃米莉由衷地兴奋道:“那就说好在我这里用餐吧!”

“我非常感谢!”

放下电话之后,她立即环视居室。希望能够看出,某些地方存在不如意的方面。事实上,她的起居室,总是收拾的井井有条,整洁。与他共进晚餐,真不知道该为他做一些何样好吃的食物。虽然她一直就细心地记下了,他的某些喜好。可是在做的时候,仍然没有信心。最后就是考虑,该穿何样的衣服来迎接理查德·赫尔姆斯。

是自己开车去,还是乘坐出租车去?他略为考虑了一下,认为还是叫辆出租,可能有点正式的意思。在车上的时候,大脑里思考起,另外的一件事情。那就是下午间得到的内容。而整个事情又完全可以追溯到,自从接到约瑟夫在机场打来电话的那一刻,所产生出来的想法。这一次不能再沿用,以前的那种方式,他要让达翰,彻底地了解自己组织的活动内容。有可能的话,准备提议,让他来负责组织的各项事务。

至于有关下午间,得到的事件内容,赫尔姆斯一直在心里感到很震惊。本公司的一名高级技术人员,此人曾经是香港警察。自从昨天回来之后,他只对迎接的公司要员,说了一声去处理自己的私事,今天一整天都没有得到有关他的消息。至于在下午间,约翰·罗伯特探长,还朝公司的秘书处打来询问电话,想探知一些有关此人的消息。

然而对于约翰·罗伯特探长,是有所了解的。该人不是那类爱管闲事,或者是属那类一般性质的探长。他是一个人物!虽然在警界仍保留着一份职务之外,他还参加了选举。并且成为纽约近郊小镇上的镇长。能获得此人的关注之,一定存在某种,与众不同的原因。刚才理查德向埃米莉要求,公司里有没有关于该名职员的资料,而回答的话语里被告知,对苏轲的私人资料是没有的。

这太奇怪啦!他马上提醒自己,不能忽视对该种事情,去多加关注之心。

出租车驶临到埃米莉的公寓前停下。他从车里出来,就看到她面带微笑地站在台阶上,身着盛装,欢迎他的到来。

“你好,埃米莉!”理查德·赫尔姆斯,在她伸着的脸面上亲了一下。

埃米莉挽着他的胳膊,她感到幸福的不能言表。同他进入了屋,关上了房门之后。她发现对方有了一点腼腆,有了一点童子军,在第一次见到一个裸体的女人时,表现出一种不知所措的、通过一番努力仍然流露出来的惊讶。而埃米莉的内心里,对此是无限欢快与愉悦的。这种情景不禁让她想到了,这些年来同处一个办公室里办公,他总是对她尊重与礼谦做法,是不能理解的。她一直试图幻想去了解,他那礼让恭谦的风范。

很多客观的理由,让她得不到一个机会。而今天,她的内心里,快乐激动得直叫上帝!让她获得了一个绝佳的机会。

“您请坐,赫尔姆斯先生!”她把他领到窗户下的长沙发旁。

“谢谢!”他坐了下去,紧靠着一头坐着。

埃米莉偷偷地看了他几眼,明亮并不刺眼的灯光照在他的脸上,如同想像中的那副图画,出现在眼前。如果诚实地说来;最为深刻,让她永远也不能忘怀的内容,还是在早先的几个小时之前。那时疲惫地回到居住屋里,泡了一个澡之后,精力立即得到了补充。

她披着浴巾来到客厅,无意间里瞥了窗户下的沙发一眼。黄昏时分,由窗户透射进来的阳光,让她的双眼产生出一种幻觉来。在这张沙发上竟然坐着一个人,他是理查德·赫尔姆斯!上帝啊!她明白这是一种因思念愈急,才产生出来的幻觉,然而她紧紧地抓住这个幻觉不放,宁愿相信,它是真实存在的事实。

她让浴巾从身上自由地滑落下去.裸体地朝空空如野的长沙发走去。她有意地扭动身体,十分卖力地做出,让人不能拒绝的,诱惑之极的性感姿势。她认为理查德在观看,她踱到沙发边,才真正地从虚幻中清醒了过来。但是强烈的性交要求,像决堤的洪水。即使世界顿时会遭受到毁灭,她也需要将这股激情喷发出来。而惟一能够起到的刺激,并且能够得到性享受的方法,只能通过手淫去达到性的满足。她就这么做了,在沙发上以及沙发旁边的地板上。想象里是理查德·赫尔姆斯在干她,用她能够想象出来的方式,与她进行性交。

虽然是通过自慰的方式,但是,还是让她累得大汗淋漓,得到了性的满足。然而现在理查德,实实在在地置处在面前,她多么希望脑海里的虚幻想象,能够立即成为现实。

“理查德!”埃米莉温柔的,眼睛是脉脉含情地说:“在用餐前,我们先喝一杯怎么样?”她悄然地将双脚并拢一些,因为她感觉到,流溢出来的爱液,已经将内裤给浸透了。

“很好!”理查德赞同地说:“只一小杯!”他站了起来。

“是的,只一小杯!”她伸出纤纤的细手,挽着他的手臂,把他领往了餐室去。


现在天色渐渐地暗了下来。

约瑟夫·达翰比约定的时间,提前了半小时,走进了菲尔莫酒吧。他没有直接朝柜台走去,而是沿着墙角绕着酒桌行走。他的目光四处巡视,希望能够寻找到在机场认识的女人。最后将里面的客人全都扫视了一遍,仍然没有发现要找的人。就在这个时候,他暗笑自己是在犯傻,因为还没有到达约定的时间,即使时间已到约定的时间,女士迟到了,也是合乎情理的事情。他在一张靠近墙边的空酒桌旁坐下,有一名侍者立即走了过来,并且朝他说道:

“先生!您是拉比·迪林斯先生吗?”

“是的!”他不安地望了一眼侍者,不知道对方如何知道他的名字。

“是这样的,拉比·迪林斯先生!”侍者解释道:“一位经常来我们这里的高贵女主顾,不久前打电话来,她说她相约了您,先生!”

“确有此事!”

“你请稍等一下。”侍者马上走开。

望着侍者离开的背影,达翰突然感觉到,面临了一件紧要的事情。那就是要认真地记住拉比·迪林斯这个姓名。虽然该姓名,是他曾经使用过,无数个姓名中的一个。他对目前使用的姓名,总感觉到存在一点有可能会忘记的可能性。因为它毕竟不是自已为自己取的名,而是别人替自己取的名。

侍者这时候,由柜台那里朝他走了过来,端盘中有一瓶酒,还有一个电话机。他把酒放到桌子上。“拉比·迪林斯先生!这是那位高贵的女士,为您点的酒。她恐怕还需要一点时间,才能赶到,为了确定您已经在酒吧里,她说您可以打个电话去,您愿意打这个电话去吗?拉比·迪林斯先生!”

当然愿意!他接过电话,照着侍者告知的电话号码,打去了电话。那位女士告诉他因一点小事,从而不能如期赴约,先让他喝着酒等她一会。在挂断了电话之后,有一种别样的美好感觉,在达翰的心中升了起来。从现在的这种情况来看,已经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啦。

只是任何一件,有趣之极的事情的背后,都将隐藏着一种不可告人的秘密。那位在酒吧中订了桌子,并且为初次谋面之人,还叫了一瓶酒的女士。就像任何有利就有惠的商人那样,她通过了该种方式,谋取得到了她,认为其价值是相等价值的东西。

这位女士目前正呆在,一幢大房子的客厅里。有几位衣着很绅士模样的人,在静听从录音设备里播放出来的通话内容。虽然这段通话内容并不很长,但是他们四个人十分认真地听了几遍。一个人走到壁柜那里去打电话,另一个人再一次地拿起摆放在小圆桌上,一大堆照片上的一张照片看了起来。如此众多的照片,全是如今正斜坐在宽大沙发中的女士,在上午间和整个下午,在机场用相机拍摄得到的。

“现在他获得了确定,此人是‘游泳池’派来的杀手。”观看照片的人,把它重新放回到桌面上,“从各方面进行了判断,他符合委派的特点。”

“为何仅仅只选中了他呢?”坐在桌子对面的一位绅士,提出了不同的意见。

“我想只能是他,这恐怕是我的直觉吧!不过还需要去进一步核实。”一位面容很沉忧的人,提出了他的见解。

另外两名面容严肃,紧闭双唇的人,听完了两人的对话之后。一起扭过头去,观望着那位仍在壁柜台边,打电话去进行落实的人。因为最终的答案,还是要取决于电话里告知的内容。不一会,该人通话完毕,放下电话,他朝众人摊了摊手,其意思相当明确,照片中的人被证实了下来。

“拉比·迪林斯!”先前的说话人再次说道。

“这是为他安排的化名。”打电话的绅士,来到圆桌旁说道。随后他转身走到沙发那儿去,坐在女士的身边。“此人的真名是约瑟夫·达翰!一个理想主义者。我不能明白,为什么霍弗中校要从监狱中,去选择这样一个人物来执行任务。”

“一个被判定为恐怖分子的人。”圆桌边的人在议论此人。

“而上校也同意了这个计划。”

“不论来人的性质如何,他既然被选中,自然该人具备了,我们目前还不能发现的能力。”那位看视着照片的人,最后总结道:“先生们!我们只能祝贺该人,能够很好地完成任务。”说完此话之后,他将头转朝向沙发上的女士望去。“我认为我们不能再耽搁时间啦!”

“好吧!”端坐桌边的绅士对她道:“你去约见他,到时听命将他带到该去的地方。”

“我现在立即乘车前去。”她说。

沙发上的女士在话音落下之后,站起了身来。她的这一举止,使房屋里的人全都站了起来。在场的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一旁的众人之中,有一个人的手指一直放在他的衣服口袋里。在那里面有一个传送器,屋里面所有人的说话内容都被录制了下来,同时也将该种录制的说话声,传输到了世界上最大的情报机构--五角星大楼里的中央情报局。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