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镕基告诫侄子:我在上海你就别想升官

2野劲旅 收藏 1 279
导读:兰州晨报 当年,朱镕基曾表示:“我只希望在我卸任之后,全国人民能说一句,他是一个清官,不是贪官,我就很满意了。如果他们再慷慨一点,说朱镕基还是办了一点实事,我就谢天谢地了。”如今的朱镕基生活怎样,他的亲人对他又有何评价?一期中共上海市委党史研究室出版的《党史信息报》披露了朱镕基的生活近况。 为堂兄写寿联 2003年9月9日是朱经冶老人九十大寿。这天朱经冶邀请亲朋好友共聚一堂,席间他高兴地宣读了嫡堂弟、国务院前总理朱镕基写给他的两副贺联,一联为“诚信传家经风雨,廉洁从公冶新人。”另一联为“儿

兰州晨报


当年,朱镕基曾表示:“我只希望在我卸任之后,全国人民能说一句,他是一个清官,不是贪官,我就很满意了。如果他们再慷慨一点,说朱镕基还是办了一点实事,我就谢天谢地了。”如今的朱镕基生活怎样,他的亲人对他又有何评价?一期中共上海市委党史研究室出版的《党史信息报》披露了朱镕基的生活近况。


为堂兄写寿联


2003年9月9日是朱经冶老人九十大寿。这天朱经冶邀请亲朋好友共聚一堂,席间他高兴地宣读了嫡堂弟、国务院前总理朱镕基写给他的两副贺联,一联为“诚信传家经风雨,廉洁从公冶新人。”另一联为“儿孙满堂万事足,夫妻偕老百年欢。”朱经冶说:“镕基为官清正廉明,官风务实严谨,平日鲜有为人题词者,故此两联手迹弥足珍贵,殊堪留传后世也。”朱经冶原名叫朱镕墨,是朱镕基三伯父之子,比朱镕基大十多岁。朱镕基刚到上海当市长时,朱经冶要堂弟为自己写一幅字,朱镕基当时一口答应,然而这一等就是十多年。


2003初,朱经冶因重症胰腺炎急性发作,住进医院。卸任前正是朱镕基工作最繁忙的时候,但他一直记挂着欠堂哥的字幅,于是抽空写了两副联,并写上朱经冶的小名“葵哥”送给朱经冶。


不看写自己的传记


朱镕基虽然退休了,但仍享受国家主要领导人的待遇,不能像平常人一般随意走动。


2003年8月,朱镕基听说朱经冶病情好转,想去看看他。


朱经冶的小儿子,现任上海纺织集团董事长的朱匡宇知道后,赶紧打电话说:“不烦劳长叔,父母都能行走,我们去看您吧。”于是8月下旬的一天,朱经冶和朱匡宇来到朱镕基居住的上海西郊宾馆。


刚刚在北京过完75岁生日的朱镕基,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要年轻得多,有说有笑非常精神。兄弟俩在一起非常亲热,拉开了家常。不少退休领导都喜欢写些书,但朱镕基什么都没有写。朱镕基说过,不看别人写他的传记,认为都是东拼西抄去卖钱的。不久前,朱经冶的亲弟弟写了一本与朱镕基有关的书,写成后要送一册给朱镕基。那时正是非典时期,朱镕基见都没见。弟弟生气了,拂袖回了长沙。


朱经冶问朱镕基,弟弟要给他看书,为什么不见。朱镕基还是回答说:“我不要看。”朱镕基讲,他们去发言讲话,“想显示我同他们的关系”。那天他们谈了两个多小时,大家有很多话说,朱镕基很风趣地表示,“你高兴,肚子不饿多留一会儿我不反对,但我不会留你们吃饭。”


叔侄俩一个脾气


朱镕基到上海当市长时,当着朱经冶夫妇的面,对他们时任上海纺织局党委副书记的儿子朱匡宇说:“匡宇,我在上海一天,你就不要想升官。”朱镕基果然说到做到,在上海的四年里,朱匡宇没有动过职务,也没动过职位。朱匡宇从一个纺织机械厂的一般工人,靠自己的能力直到成为局领导,与朱镕基一点关系都没有。


朱镕基在北京当总理,除了工作以外,朱匡宇从没有找过朱镕基,甚至有人怀疑朱匡宇是否真的是朱镕基的侄子。有些朱匡宇一手提拔的下属都到市里当领导了,朱匡宇还坚守在原来的部门。因为上海纺织业的改造,朱匡宇也去找过朱镕基几次,但由于意见不同,叔侄俩经常争得面红耳赤。朱经冶说:“叔侄俩一个脾气。”


拒绝为母亲修坟


朱经冶的兄弟姐妹准备将父母的坟墓修整一下,询问朱镕基是否也将他母亲的坟墓顺便修整一下。朱镕基很快就复信:“接到来信,关于为我母亲修坟之事决不可为,传扬出去影响更坏。顾念之情,心领不尽。”家中及外头有人说朱镕基六亲不认,朱经冶否认说,朱镕基是性情中人,他对国民关怀,对自家的亲人非常亲切。朱镕基每到一个地方出差,只要知道有本房亲戚,都会尽量抽时间安排与亲戚见面,调北京工作时,还把上海所有朱家本房的亲戚都请到他家里作客。朱经冶认为,他对朱镕基的认识是客观的。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