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拨错号”被逼向书记下跪 纪委调查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李建安还原给镇党委书记下跪情形。



陕西凤翔县糜杆桥镇五曲湾村三组村民李建安给镇党委书记打电话反映问题,不料挨了一顿“臭骂”,他气愤不过就将书记“电话骂人”的事到处宣扬。这事很快传到镇党委书记王晓伟耳中,王书记专程到五曲湾村找李建安告诉他事实真相,说他根本没有接到李建安的电话,骂人之事更是无中生有。


据现代快报报道,李建安认为电话号码是镇民政干部给他的,即使打错了电话也不应由他承担责任。可王书记非让他承认错误,倔强的李建安竟当场下跪请求书记谅解。这件事在事发地五曲湾村造成一定的影响,那么,村民李建安有什么委屈非要用这种极端的做法向镇党委书记“请罪”?而书记对这么件小事为何穷追不舍?当地干部群众又是怎么看这个事情?带着种种疑问,12月12日,记者到事发地凤翔县糜杆桥镇进行调查采访。


事件还原


打错电话 老翁跪求原谅


“我给镇党委书记打电话反映问题,把手机号码拨错了,没想到他不依不饶,我被逼急了,只能跪下向他认错请求原谅。”66岁的李建安老人用一口地道的四川话向记者诉说他所受的委屈。


李建安是凤翔县糜杆桥镇五曲湾村三组村民,他对村干部退耕还林虚报土地面积套取国家资金、移民搬迁收招待费和村干部选举等问题多次向镇领导反映,镇党委书记王晓伟表示一定给他一个满意的答复,可等了一段时间后,李建安发现他所反映的问题没有得到解决,他想打王书记的电话询问此事。于是,就拨通了镇政府的电话问王书记的手机号码,接电话的民政干事梁某听不懂他的四川话,经过再三询问,才将王书记的手机号码告诉了他。


李建安说,此前王书记曾亲口对他说,有什么问题直接打电话向他反映。没想到12月5日10点10分当他给王书记打电话时,接电话的人却说:“你打错了。”他再次拨打,接电话那人就骂:“狗×的你胡打啥呢?告诉你打错了你还打?找死啊。”老李气坏了,他也用脏话骂对方。那人就将电话挂断了。


事后,李建安越想越生气,心想王书记怎么是这么个态度?你让我给你打电话,可打你的电话你却骂人。他气愤不过,就将此事向本村的村民和村干部诉说,以发泄心中的不满。村干部给王书记汇报工作时,把这事向王书记汇报上去,说:“我们村的李建安说他给你打电话,你在电话中骂他呢,然后到处败坏你的名声。”


12月7日16点,王书记来到了五曲湾村委会办公室,在村干部的陪同下,他先和村支书、村主任以及四个村组长开会布置工作。会开完了,他准备到李建安家去,当面将情况说清楚。就在这时,得到消息的李建安主动找上门。据李建安讲,进门后,他坐在村委会办公室的沙发上。王书记让在场的人先出去回避一下。等人走完了,他问李建安:“你给我打电话啦?”李说打了。王书记非常生气地说:“你把电话打错了,还骂我败坏我的名声,你60多岁的人了办事咋没点样子。”


李建安发现他真的把电话号码搞错了,就向王书记承认错误,说不该在群众中说“王书记在电话里骂人。”可王书记不依不饶,李建安说他没办法只能跪在王书记的面前,请求他原谅。


当讲到下跪时的情节,年逾六旬的李建安忍不住泪流满面。他认为王书记是不让他向上边反映五曲湾村存在的问题,可他不答应,所以才以这个事为借口,有意刁难他。



记者采访


镇政府竟唱“空城计”


为打错电话这点小事,村民给镇党委书记下跪,真是匪夷所思,那么其中到底有什么难言之隐呢?


12月12日下午,记者到糜杆桥镇了解情况,当时已是14点10分,早过了上班时间,但偌大的院子,鸦雀无声,镇纪委、人大、政协、司法所、镇政府办公室房门紧锁,不见一人,只有镇武装部的房门开着。记者问上班时间人都到哪去了?武装部一位姓翟的同志说人都下乡去了。记者问办公室没有值班人员,万一遇到紧急情况怎么办?他无法回答。经电话联系后,说办事员小雷到县扶贫办送材料去了。现在正在返回的路上。


记者拨通了糜杆桥镇党委书记王晓伟的电话。十几分钟后,镇党委书记王晓伟坐车回来了。据他说他本人刚从凤翔县长青镇调过来,正在办理离职审查手续,接到记者电话就赶了回来。对于镇政府办公时间无人办公,他解释说村级选举刚结束,镇党委和镇政府干部都到乡下参加村级考核,忙得很,所以下午上班办公室没人。但记者在该镇12月3日下发的《关于对村级班子和村干部进行年度目(标)责(任)考核的通知》上看到,下乡参加村级考核人员名单一共只有27人,而糜杆桥镇在编干部51人,除了下乡的人之外,其他24人又到哪儿去了呢?记者无法得知。但据糜杆桥街道群众说,周五下午没事,有的镇干部就回家去了,所以办事最好早上去,下午很难见到人。


记者就此向该镇一位领导求证。那领导竟用不屑的口气反问记者:“群众说的话你也相信?”


书记坦承


村民下跪确有其事,但没逼他


糜杆桥镇党委书记王晓伟是一个直性子,他承认李建安向他下跪。他说:“这是一个很简单的事,我也打错过电话,但像李建安这种情况实属罕见。大概是上一周周五,五曲湾村干部告诉我说,村民李建安到处对人讲我在电话中骂他,给我造成不良影响。我当时听了很生气,因为我根本没有接到他的电话。我便告诉村干部,看李建安在家不?想去五曲湾村向他当面解释一下。刚好那天他人不在家。到了12月7日,村干部在汇报工作时,顺便告诉我说,李建安人回来了,我说那好我马上过去。”


据王晓伟说,当天下午,他来到五曲湾村,他原想到李建安家去,两人坐下来好好谈谈。可李建安得到消息自己来了。王晓伟让众人回避,然后问李建安:“老李,听说你给我打电话啦?”李建安说:“打了。”王晓伟问:“你打的是谁的电话?”李建安说就是你的。王晓伟便让李建安说他打的手机号码,他说是1360×××9876,而王晓伟的手机号是1360×××9896,前面数字相同,最后96他记成了76,明显打错了。


李建安却死活不承认,说王晓伟把手机号换了。王晓伟说:“我提出两个方案,一是你现在打这个号码,如果我的手机响了,那就是我骂你了,我向你承认错误。另一个办法,你去查电话记录,也能搞清事实真相。”李建安不同意,他说就是打错了,也是镇民政干事梁某把电话号码说错了。王晓伟认为李建安是胡搅蛮缠,就问他:“你到底打错电话没有?你打错了电话还到处说我的不是,你那么大年纪说话办事要负责任。”李建安被说急了,说:“我错了我给你下跪。”他突然就跪下了。“事情就这么简单,我绝没有逼迫他。”说到这,王晓伟似乎也是一肚子委屈。


书记叫屈


“我帮他忙, 他却说我坏话”


对于“下跪”民间有“男儿膝下有黄金,跪天跪地跪父母”之说,不管打错电话责任在谁,李建安采取这种极端的做法绝非自己情愿,一定有其原因。李建安始终认为他是在王书记施压的情况下被迫下跪的。记者采访时,他说:“对村上的问题自己提了那么多意见,王书记说是尽快解决但总不见解决,而为这么件小事专门找我寻事。就算我真的打错了电话,误认为书记骂人了,又说给村民发泄私愤了,你一个镇党委书记连这点气度都没有,非要让我认错,最后逼得我没办法不得不下跪求饶。”


王晓伟也有委屈,他原来在长青镇任镇长兼长青工业园副主任,今年8月到糜杆桥镇任党委书记,刚到不久,五曲湾村群众反映上届村委会领导班子存在的问题,他和镇党委其他同志商量后,决定把村书记李某就地免职,在全体村民面前,代表镇党委和政府致歉,以获得村民的谅解,并表态等村委会换届完毕,对五曲湾村存在的问题彻底解决。没想到这样的诚意仍得不到个别群众的理解和支持。特别是五曲湾村三组村民李建安,王书记自认为待他不薄。在与李建安的交谈中,了解到李家生活困难,他就让李写申请,经过调查核实,给李家救济和补助。他还曾两次请李建安到他的办公室,虚心接受他对村里工作的意见,没想到为打错电话这么点小事李建安到处说他的坏话,真不知道这人到底想干什么?


对于王晓伟所说,李建安说他反映村里的事一直未得到解决,所以要向上反映。他今年已66岁了,自己别无所图就是为村民讨个公道。


对于下跪事件村民各有说法,有人说李建安太多事,有人说王晓伟太认真,大多数人保持沉默。


糜杆桥镇位于凤翔县城东南方向,由20个行政村141个村民小组组成,常住人口36000人,地域面积128平方公里,耕地面积52000多亩。五曲湾村原属五曲湾乡,2002年撤乡并镇后归属糜杆桥镇管辖。


记者在糜杆桥镇采访时,收到五曲湾村群众的反映材料,其中包括村干部骗取国家低保金、虚报退耕还林面积套取国家资金,村民搬迁村主任代收招待费8700元,承包工程行贿等11条。经记者采访五曲湾村党支部书记徐正红、村主任孙永胜和党支部委员杨金玉以及部分群众,其中部分内容得到证实。随后,记者将掌握的情况向糜杆桥镇领导做了通报,糜杆桥镇党委书记王晓伟和镇长屈亚奇表示他们将尽快处理此事,对于个别村干部侵占国家资金数额较小的,责令其马上退赔,并给予党纪或行政处分;数额大的将移交检察机关立案侦查,保证给村民一个满意的答复。 (据《三秦都市报》)


最新进展


凤翔县纪委将查“下跪事件”


“对于村民向镇党委书记下跪这个事情,我们将进行调查,如果确是书记的问题,我们将按照有关规定和程序严肃处理,树立党在群众中的威信。”昨日下午,记者在凤翔县采访时,凤翔县纪委副书记、监察局局长刘建信明确表态,县纪委将对“下跪事件”进行调查处理。


对于周五(12月12日)下午,糜杆桥镇镇政府上班时间“唱空城计”,刘副书记说,他本人以前也在基层工作过,由于乡镇干部一般工作时间大多都在乡下包村包组,在办公室呆的时间很少,但是镇政府办公室应该有人,否则群众办事不方便,万一遇到紧急情况,也不好处理。如果在这次调查中,我们确实发现镇党政领导有擅自离岗、脱岗现象,将根据党员干部纪律处罚条例进行处理。


对于群众向党员干部反映问题,刘副书记说,应该本着“有则改之,无则加勉”的态度,不应耍态度,穷追不放。当然,如果这次“下跪事件”是那个村民(李建安)无理取闹,我们也会本着实事求是的态度,按照程序,建议有关部门予以处理。


对于糜杆桥镇一位领导所说“群众说的话你也相信”,刘副书记严肃地说,这个说法是非常错误的,我们应该相信群众、依靠群众,这样才能搞好工作。


临别时,记者将糜杆桥镇五曲湾村群众写的《检举材料》转交凤翔县纪委,昨日下午,该县纪委安排工作人员按程序移交凤翔县信访局。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