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官会把“民怨”当回事吗?

贪官会把“民怨”当回事吗?




陕西宝鸡输水管道9年11次爆裂,每爆裂一次,整个宝鸡市区就会遭遇大面积停水,居民的正常生活就会受到严重影响。已是阶下囚的原宝鸡市委书记、前陕西省政协副主席庞家钰的名字又被市民们提起,抱怨、痛斥之声不绝于耳,“仿佛只有把庞家钰诅咒一番,才能发泄心头的无奈和尴尬”(12月17日《华商报》)。


“政声人去后,民意闲谈时”,诚哉斯言,正如报道中所说:“在现场,5岁的小孩刘星问爷爷,这地底下埋的什么东西老炸开,老汉气呼呼地回答:这底下埋着一个贪官!”。老百姓就这样用自己独有的方式将一个个名字记下,并世代相传。所以,报道中还写有这样一段话:庞家钰时代制造的冯家山引水工程,在给宝鸡市埋下“水患”的同时,也给中国的各级行政官员留下了一个警示:官员一旦在民生工程上腐败一次,民众会“惦记”你一辈子。


让民众“惦记”一辈子的滋味想来并不好受,所以也不妨成为制约贪官行径的一道堤坝。只是,这滔滔“民怨”能够发挥制约效应的前提我们不能忽视,那就是贪官本人在乎吗?


如此想来,答案似乎让人泄气。我们将民众的“惦记”当成制约手段无疑是出于我们个人的考虑:让这么多人戳脊梁骨,啧啧……但这样的感受我们能够“强加”给贪官吗?当然不能。既然这样,将“民怨”当成“吓阻”贪官的手段就未免太孩子气了,明显是剃头担子一头儿热。


当我们剥离掉这滔滔“民怨”的情绪化和一厢情愿后,不能不承认:贪官没有将这“民怨”当回事。原因明摆着:如果当回事,就不会在当初制造腐败工程时那般明目张胆,那般丑态毕露,将“民心工程”、“民生工程”当成一个可以任意下刀的大蛋糕。大贪特贪、暗箱操作、“明码标价”时怎会想到什么“民怨”?换言之,要是真将“民怨”当回事,真考虑考虑自己的口碑与名声,那些腐败工程也不会在万众瞩目之下公然出炉了。


所以,将这事发后的“民怨”公布出来,除了让老百姓解解气之外,基本上就没了其他的用处。至于将其上升为给“中国各级行政官员”的“警示”,也充满了书生意气:还有比国家法律更威严的吗?法都敢犯,还怕你这老百姓的“惦记”?有那么多的法律条文,有一级级的纪检监察机关,哪一条哪一级不比“民怨”更来得真切、实在?所以,将老百姓的“惦记”都当成制约手段不仅是老百姓的一厢情愿,更是一种深层次的悲哀:法律呢?规章制度呢?思想教育呢?纪检呢?反贪局呢?


这样一想,“民怨”成官员“警示”似乎更像是老百姓基于良好愿望下的看似声势浩大的“吓阻”,只是在官员的任用与监察机制得不到进一步完善的情况下,这样的“吓阻”也注定只能是过过嘴瘾。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