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美国前国家安全顾问布热津斯基:中美两国是天然盟友

江南为枳 收藏 2 119

经济观察报 记者 刘波 中国是亚洲最重要的国家,而且日益成为一个潜在的可以和美国平起平坐的超级大国,布热津斯基这样说。


年轻的战略家


经济观察报:你是在二战之后来到美国的,到了20世纪70年代,你就成为了美国最好的几位地缘政治思想家之一。你的成功秘诀是什么?


布热津斯基:(笑)那不是什么秘密,但那也许是两个机缘凑巧的事件结合造成的结果。第一个是,在过去的一百年里美国变成了一个日益多元化的国家。新的美国人可以在许多领域、甚至政治领域出人头地,而不会受到什么阻碍。当时,由于大量移民涌入美国,由于纳粹主义和共产主义兴起,美国开始变得更愿意接受这样一种理念,即来自欧洲的新美国人将使美国更有能力应对上述的变化。第二个机缘凑巧的事情是,我很幸运地进入美国最好的、事实上也是全世界最好的大学读书,而且成绩优异,成为该校一名年轻的教员。然后,我通过写作以及在公共场合出现,尤其是在电视这种新媒体上露面,使自己享有了盛名,而这一名气又促进了我在这个国家崭露头角。不仅学术界人士,而且许多公众都认为,我将会在国家战略领域为美国做出贡献。


经济观察报:当你来到美国时,有没有人告诉你说,这个国家在未来将成为世界上惟一的超级大国?


布热津斯基:没有人那么告诉我。但当时,我们都在谈论一件事,即美国已经是世界两大超级大国之一。而我通过自己的工作和思考,也明确地相信,这两个超级大国里的一个将会崩溃,而我们可以采取一些政策来加速它的崩溃。在我的学术著作中,我分析了苏联,并得出了这一结论:苏联体系存在一个致命的弊病。而作为一个决策者,我竭尽所能地让美国寻求并采取一定的政策,这些政策将加快苏联的内部病痛。


经济观察报:你当时是否预见到苏联将会崩溃?


布热津斯基:首先,我还是一个年轻学生的时候,就写道,苏联是个以一国控制多国的帝国,而在一个民族主义勃兴的年代,这种控制将会遭到越来越强烈的愤恨。那是我的基本主张。然后到了20世纪60年代中期,当苏联这个共产主义国家以武力攻占捷克这个共产主义国家时,我就总结道,苏联的共产主义再也没有一丝一毫的吸引力了,再也不会让大众有任何的向往了。驱动莫斯科的力量仅仅是一种帝国主义式的民族主义,而这种民族主义将会加剧苏联集团内部的总体矛盾。因为我的另一个发现,我的这一观点更加坚定了。那个发现就是,我比大多数美国人都更早地意识到,苏联这个共产主义国家和中国这个共产主义国家将日益不和,两国将日益走向冲突的道路。在我看来这是一种征兆,即民族主义总是要比某种超民族性的意识形态有更强的力量。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