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4日,湖南省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原局长谢光祥,因涉嫌受贿被湖南省纪委“双规”,其妻子、孩子也被一同带走调查。


年初,河南省安监局局长李九成涉嫌受贿千万被调查。作为国家安监总局局长李毅中卸任之际安监系统最高级别的腐败案,李九成案曾轰动一时。年末,谢光祥被“双规”,再成安监系统反腐的一个最沉重的注脚。


安监系统的领导职位,在2008年系列新闻事件以后,被舆论定性为官场最具知名度的高危职位之一。


12月13日晚,湖南省安监局家属楼,原局长谢光祥居住的房子门窗紧闭,没有一丝灯光。


一家中央级媒体湖南驻站记者指着不远处安监局的办公大楼说,在这栋楼里,谢光祥担任正厅级干部、主持湖南安监工作长达8年。


案发时,谢光祥仍担任着湖南省安全生产委员会办公室主任、省安监局党组书记、省煤矿安全监察局局长等职务。


截至发稿时,湖南安监局官方新闻网上,领导分工一栏,局长谢光祥依然在列,其分工为“主持全局及安委办的全面工作”。


然而, 12月11日,湖南安监局召开的全省安全监管监察局长会议,主持者为中纪委驻国家安监总局监察局局长王武琦。


这次会议的主要议题之一,就是“保证团结稳定,加强廉政建设”。


事发刘诗元案


“三年前,我跟老谢还有其他几个政府的官员一起吃饭,我席间半开玩笑说,坐这个位置,要小心点哦。”12月12日,郴州一名上世纪80年代就是全省劳动模范的企业主对时代周报记者说。


这名企业主对同乡谢光祥被“双规”的事情还一无所知,不想他三年前的话竟一语成谶。


据谢光祥的公开履历,1950年9月出生,郴州人,祖籍郴州市桂阳县,自幼在邻县宜章长大。自1967年参加工作以来,先后任职于资兴矿务局唐洞煤矿、宝源煤矿,并担任资兴矿务局局长。


直至1992年3月,谢光祥调任湖南省煤炭工业厅副厅长、党组成员。


“谢光祥曾经是资兴矿务局长,级别好像也是个副厅。”跟谢光祥熟识的郴州退休干部回忆说。


据该退休干部介绍,资兴矿务局跟其他地方煤矿一样,以前是国企,属于省管单位,地方政府没有管理权,后来改制为股份制企业。


“谢光祥担任资兴矿务局局长前后十多年的样子,正是国家提出大煤炭战略的时候,当时一批煤炭系统的领导都干出了成绩。”这名退休干部说。


谢光祥的履历显示,谢担任资兴矿务局局长期间曾两次进修学习。


1975年4月至1977年4月入焦作矿业学院测量专业学习;1985年9月至1987年7月入北京煤炭管理干部学院管理专业学习。


1989年8月,谢光祥还被中国煤炭工业协会授予“优秀矿长”称号。


自1992年调任湖南省煤炭工业厅副厅长、党组成员,谢光祥已离开郴州17年,资兴矿务局也早已物是人非。


12月14日,在郴州下属的资兴市的走访中,这座谢光祥工作了20余年并书写过辉煌的城市里,谢光祥留下的只有一个名字。


在资兴矿务局普通员工眼里,谢光祥也只是一个符号,一个让还未知情的他们有些自豪的人物,“我们资兴矿出去的省安监局长。”


“谢局长在的那段,我们矿上效益好得很,还经常受省里表彰,后来他到省里当领导去了。”矿务局的退休矿工老刘说。


老刘不知道,谢光祥已经被湖南省纪委“双规”。


而事发原因,恰恰是跟资兴南北相望的嘉禾县安监局局长刘诗元受贿案牵连,最终导致谢光祥落马。


据知情人称,刘诗元是谢光祥的高中同窗。


意外牵涉落马


“我们最初的消息来源也是网上,据我们所知,是因为刘诗元的案子牵扯了进去,跟省城这边无关。”12月15日,湖南省安监局系统一官员说。


此前,《财经》网络版曾发表网络报道称,谢光祥落马的导火索之一,源自其同学兼故交—郴州市嘉禾县安监局原局长刘诗元受贿及巨额财产来源不明一案。


刘诗元,1953年10月生,湖南郴州市嘉禾县人,原系嘉禾县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党组书记、局长。


2008年3月12日,刘因涉嫌受贿罪被郴州市公安局苏仙分局刑事拘留,3月25日经苏仙区检察院批准执行逮捕。


郴州市苏仙区检察院曾向媒体透露,该院在调查刘诗元案时,进而牵出接替他的新任嘉禾县安监局局长李石万。


据《财经》杂志报道,进一步的调查发现,谢光祥、李石万等人为帮助瞒报、免于处理嘉禾境内的多起矿难,利用职务之便,同时利用本人职务和职位形成的便利条件,为请托人牟取不正当利益,涉嫌收受不法矿主贿赂等细节。


苏仙区检察院随后将相关线索向湖南省检察院和纪委汇报。


2008年11月23日,刘诗元案在郴州市桂东县法院公开审理。


据检方指控,刘诗元在担任嘉禾县安监局局长等职务期间,共计15次非法收受该县煤矿老板109万元。另外有241万元巨款无法说明来源。


资兴、嘉禾,是湖南的资源型城市郴州所属的两大矿产基地,谢光祥和比他小三岁的高中同学刘诗元,分别在两个城市工作多年。


“谢光祥在资兴矿务局任职期间,私人煤矿还不像现在这样泛滥,而且业务范围也没有涉及到嘉禾。”12月12日,郴州一名跟谢光祥熟识的退休干部说。


据他判断,谢光祥跟刘诗元是同学关系,但真正牵扯到犯事,应该是在谢光祥调任省城以后。


郴州官员传言,刘诗元能当上嘉禾安监局局长,其中不乏谢光祥的提拔和照顾,因而两人关系密切。


《财经》网络版文章也提到了相关说法,并报道了谢光祥作为郴州人,跟本地矿主都有关系,曾多次为郴州“摆平”矿难将要面临的惩罚。


但是,一个县安监局局长落马,直接牵扯省安监局局长落马“双规”,还是引起诸多揣测。


“湖南省自郴州李大伦、曾锦春窝案以后,虽然也出现过零星官员落马事件,都是个体孤案,谢光祥这个被牵扯的案中案还是很少见的。”一名中央级媒体驻湖南资深记者说。


截至发稿,湖南省纪委没有对外透露谢光祥被“双规”的相关细节。


沉默的执政者


“谢光祥平时不怎么说话,加上身材魁梧,显得很严肃。”12月15日,一见过他的某中央媒体湖南驻站记者说。


这名跑湖南省安监系统新闻长达五年的资深记者说,之前谢光祥并不是一个张扬的人,也不是特别受媒体关注,以至于谢光祥出事,让很多安监系统内部的人士都觉得意外。


“湖南安监局在谢光祥主政的8年里,对媒体一直比较客气和合作。”湖南法制周报首席记者文峰说。


让文峰记忆深刻的一次是,2004年湖南安监系统搞春雷行动,谢光祥主动提出招待多家媒体记者,并让记者坐首席。


2004年底,谢光祥向新华社记者介绍当年湖南安全生产情况时曾表示,严厉查处官员充当非法生产“保护伞”。


2008年8月,谢光祥还曾对媒体沉痛反思,应该将新闻监督前置,从而制止非法生产,“这样我们就不会听到死难者家属悲怆的哭声”。


主政8年中,这个算不上明星官员的省级安监局长,惟一一次让全国范围内媒体侧目,还是在2005年。


2005年11月11日,湖南宜章矿难瞒报事件,时任国家安监总局局长的李毅中亲临现场,谢光祥当着上级领导的面,怒斥矿长瞒报矿工人数的谎言。


“你老实说,明明是8万吨、300人嘛,我们对你的情况都了解,怎么胡说八道!”在矿长谎称矿上只有180人时,在宜章长大的谢光祥当即怒斥说。


随后,由于宜章矿难瞒报事件的传播,谢光祥义正词严的怒斥,被众多媒体重复引用过。


三年前,没有人想到,这个仗义执言、怒斥瞒报行为的安监局局长,会被纪委部门“双规”,而原因恰恰是帮助一些矿主隐瞒安全事故。


2008年3月,湖南省安监局党建工作暨反腐倡廉工作会议上,谢光祥强调,要高度重视、勤政廉政、强化监督,切实增强抓好新形势下反腐倡廉工作的紧迫感和责任感。


“去年年底,谢光祥生病住院,还专门封锁了消息,防止矿主等借机行贿。”12月15日,湖南省安监系统官员说。一年后,主政湖南安全工作8年,一向沉默而四平八稳的谢光祥,涉嫌受贿被“双规”。


“谢光祥在这个位置呆上8年很不容易,出事也没什么稀奇的。”这是私下聊天中,当地官员比较一致的看法。


绝非孤案


谢光祥被“双规”,不是一个孤案。


2008年2月21日,河南省安监局局长李九成被中纪委带走调查。


这起涉及千万元的受贿案,因是首个涉案级别达到省安监局局长而备受瞩目的案件,曾引起媒体强烈关注。


2007年3月,原广东省安监局副局长胡建昌被判有期徒刑三年。胡曾违规发放煤炭安全生产许可证,并收受煤矿主贿款10万元。


在此之前,2006年,以煤资源著称的山西,太原安监局发生腐败窝案,一年内7名局长先后落马。


2008年12月16日,在网络搜索中输入“安监局 局长 腐败”,即时相关页面达38800多。


有报道指出,近些年来,安监系统已成为违法违纪案件易发、高发、多发的行政部门。


腐败案件,尤其表现在办理安全生产行政许可、事故查处、安全检查、安全资质评审、安全培训机构资质管理、培训考核、安全设备物资推荐等。


“地方安监系统领导,很多就出身在煤矿系统,跟煤矿矿主原本就有很深的关系,发生腐败现象并不奇怪。”12月15日,一位了解内情的某中央媒体的湖南驻站记者说。


根据谢光祥履历,他生在湖南的能源基地郴州,在资兴矿务局干了20多年,1992年3月,谢调任湖南省煤炭工业厅副厅长、党组成员。直至2000年8月,谢光祥先后任湖南煤矿安全监察局副局长、党组成员,局长、党组副书记。2002年2月,谢光祥任湖南省煤矿安全监察局、省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局长、党组书记。


“谢光祥在煤炭系统干了那么多年,省安监局跟省煤监局,原本就是一个班子两套牌子,他跟一些矿主有关系,这是必然。”12月12日,郴州一体系内退休干部说。


据该干部介绍,全国各地,不少安监系统的领导,都是从煤炭系统调任的,“煤炭系统出来的领导监管煤炭安全生产”,人情因素很难避免。


既然有人情、关系在里面,不出事,没有问题。一出事,安监系统的领导就成了首当其冲的“高危人群”。


一份浙江省安监系统刊物《安全生产导刊》2008年第一期中用“高危群体”形容安监系统,称其处在“身处利益角逐、多种矛盾的风口浪尖”,稍有不慎就可能“栽跟头”。


在当地官员眼里,谢光祥落马不是简单的个人问题,他不过是“高危职位”困局中一个突然倒下的案例。


“高危职位”困局


“安监系统的工作确实很难做,这不是一个人能解决的问题。”12月15日,湖南当地资深记者说。


据当地记者介绍,以前湖南搞过几次查处非法煤矿的活动,经常是安监局的车还没出长沙,非法矿主早已经接到消息了。


2005年12月5日,湖南《法制周报》报道,湖南宜章黑矿主挖断公路逃避安监的事件。


据当地记者透露,这样的事情并不是个案,还有过矿主看到安监局的车经过,从山上往下扔大石头的,“这样的事,谢光祥本人都曾遇到过”。


在湖南安监系统人员看来,工作难做,一方面是安监人员没能抵住诱惑;另一方面,矿业生产的巨额利润,交织了复杂的利益关系。


“矿产资源牵扯了各方利益,完全不合作,已经形成的强大利益团体,会让你干不下去;如果妥协了,身处安监系统,一出事马上就会成为先拔出来的‘萝卜’。”12月15日,了解内情的人说。


安监系统,本身处在左右为难的夹缝里。问题是,处在夹缝中的安监系统,恰恰大多都跟煤矿系统有着很深渊源,又恰恰掌握着很大的权力。在目前的安监体制下,在国家局层面,安监总局和煤监局合署办公,煤监局长同时也是安监总局的党组成员。


在很多地方上,包括湖南省,这两个部门是“一班人马两块牌子”,由一人兼任双料局长的也比较常见。


2005年,国家安监局升格为“总局”,从副部级单位变为正部级。升格后的安监系统权力也随之增加。


“现在安监的权力太大了,没有他们发的证就不能开矿,这就等于掌握了生杀大权。这样的权力很容易滋生腐败。”中国煤炭运销协会专家李朝林曾对媒体表示。


拥有生杀大权的安监局局长位置上,交织着两股力量,一边是对职业的负责、对生命的尊重,一边是上层权力、金钱诱惑和地方人情构成的错综关系网。


“在这两股力量的冲击下,仅凭个人道德操守,很难站稳。”12月16日,湖南纪检系统官员说。


在当地官员眼里,谢光祥落马,并没有太大实际意义。


安监系统的“高危职位”,依然是个困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