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岛夺宝 鬼岛夺宝 (3)

信周 收藏 0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9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97.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大虎兄弟俩因为水性非常好,所以下水后很快就适应了潜水装备,这时他们才发觉用潜水装备下到海里是很惬意的事情,第一次使用让他们感觉非常神奇。 东方焜在前面领着兄弟俩很快就潜入到那条巨大的海底隧洞中。在水下照明灯的照射下,竟然看不到隧洞的底部,大虎兄弟俩这才体会到这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97.html


大虎兄弟俩因为水性非常好,所以下水后很快就适应了潜水装备,这时他们才发觉用潜水装备下到海里是很惬意的事情,第一次使用让他们感觉非常神奇。

东方焜在前面领着兄弟俩很快就潜入到那条巨大的海底隧洞中。在水下照明灯的照射下,竟然看不到隧洞的底部,大虎兄弟俩这才体会到这条隧洞的巨大,都在心里暗暗吃惊。

在隧洞中游了一百多米的距离后,三个人来到那道巨型闸门前,东方焜发现闸门跟他从这里出去时不同,已经放了下来。他第一次进来时就是这样的,他决定潜到最底下看看是否有缝隙钻过去。

东方焜向大虎兄弟俩做了一个手势,示意让他们浮上水面,他自己则紧贴着闸门一头扎了下去,潜到隧洞的底部后,发现闸门在底部也有槽沟,根本没有一丝缝隙,于是又浮了上来。

露出水面后,东方焜摘下面镜。大虎兄弟俩都用一只手抓住闸门的出水孔,身体漂浮在水面上。

东方焜低声对俩人说:“水下没有可以通过去的地方,看来只有从上面翻过去了。”

临行之前东方焜已经考虑到这种情况,所以提起做好了准备,他们在闸门的两个孔之间栓了一截绳子,然后东方焜和大虎把身上的潜水装备都脱下来栓在这段绳索上,把携带来的雷管也都挂在上面。

二虎在这边等着,东方焜和大虎只带着防鲨枪,攀着闸门上的出水孔,从顶部翻过厚重的闸门。

这道闸门主要用来防止海里的大型鱼类进入潜艇的停泊区域,所以露出水面的部位只有两米不到,从上面翻过去并不困难。关键是不能被码头上的两名警卫发现。

东方焜攀登上闸门的顶部后,趴在上面朝码头那边观察了一会儿。三艘潜艇依然并排停靠在码头边,两名警卫在码头上走走停停,不时地在交头接耳,看样子象是在靠无聊的交谈打发难熬的时间。

看到两名警卫背朝他们这个方向后,东方焜向大虎挥了一下手,俩人迅速翻过闸门顶部,然后又悄悄地下到水中,将头露出水面,快速地朝码头那边游过去。

靠近码头后,俩人将自己躲藏在阴影下,东方焜指了指右侧的警卫,示意大虎对付他,左侧的留给自己。等两名警卫溜达到另一端又折回来,俩人屏住呼吸准备出击。

当警卫距离俩人不到十米远时,东方焜轻轻喊了一声,动手。

俩人猛然从水里探出上半身,双手举起了防鲨枪,只听嗖,嗖两声,两只锋利的箭闪电般扎入了两名警卫的胸膛上,他们同时摔倒在码头上。

随后,大虎转身又朝闸门游去,他去接应二虎,将雷管弄过来。而东方焜则抓住码头的边沿,纵身跃上码头。

东方焜来到躺在地上的警卫身边,迅速脱下两个人的衣服,把其中一套穿在了自己身上,随后把两具尸体拖到码头边扔进了水里。

等东方焜收拾好这一切,大虎兄弟俩也爬上了码头。东方焜指着放在地上的一套军装对二虎说:“赶快穿上这身衣服,你就负责在这里警戒,如果有敌人来就开枪击毙他们。一个小时后无论我们是否回来,你都要沿原路游出去。”

“知道了。”二虎一边回答一边穿上军装,然后拾起地上的二式冲锋枪。

东方焜把警卫扔下的另一只冲锋枪挎在肩膀上,然后同大虎一起提起捆绑好的雷管朝油料库走去。

油料库和弹药库距离码头不足百米,在另外一条洞穴里。小泉带着他参观时把这些地方都看过了,所以找起来轻车熟路。

穿过通到潜艇码头的走廊,准备走到通向油料库的隧洞时,东方焜忽然停下脚步,把身体又躲闪回来,原来在油料库的那条隧洞内多了两名警卫。难道是敌人有所警觉增加了警卫?东方焜在心里暗自吃了一惊。

他回头压低声音对大虎说:“前面有两个岗哨,等我解决了他们后你再拿着东西过去。”

大虎默默地点了一下头,东方焜掀起裤腿,抽出捆绑在小腿上的潜水刀,随后大模大样地走了出去。

东方焜轻轻地吹着口哨朝油料库方向走去,他吹的是当兵时学得札幌小调。东方焜把冲锋枪斜挎在肩膀上,将潜水刀紧贴在小臂上,很快就来到的两名警卫的身边。

两个哨兵好奇地望着走近的东方焜,因为平时换岗都是两个人,这一次怎么来了一个,不过两个家伙并没有对东方焜的身份产生怀疑,只是觉得奇怪。

东方焜对盯着他的两个人并不理睬,径直走到他们身边后,右胳膊突然向着一个家伙的脖子一挥。东方焜因为是反握着潜水刀,刀刃向外,所以挥胳膊的时候藏在小臂处的刀刚好甩了出来,锋利的潜水刀闪电般地划过警卫的喉管,一股浓浓的血浆顿时喷射出来。

干掉一个后,东方焜手里的刀顺势又转到前面,同时把刀柄正握在手里,他的胳膊没有收回来,刀尖向前用力刺向了另外一个警卫的腹部。

噗的一声,整个刀身全部扎入了警卫的肚子里,只有刀柄还在外面。东方焜用左手推了一下他的胸膛,警卫仰面倒下去的同时,东方焜将刀又拔了出来,他看也不看地上的人,朝身后摆了摆手。

大虎双手提着雷管飞快地跑了过来,俩人迅速走进存放燃料的隧洞里。

进入洞内,大虎被眼前的壮观场景惊得睁大眼睛,只见一个个能盛装上百吨油料的巨大铁罐密密麻麻地排列着,至少有上百只,似乎望不到尽头。

“乖乖,这么多大家伙。”大虎忍不住惊叹地说。

东方焜顾不上说话,快速朝里走,他边走边用手里的刀敲击大铁罐,必须选择盛满油料的大罐安装炸药。

东方焜很快选定了两个油罐,示意大虎把雷管放下,然后又对他说:“你先去把那两具尸体拖进来,在隧道里容易被人发现。”

大虎转身离开,东方焜立即开始安放雷管,他把带来的雷管分成四组,分别安放在两个盛满油料的铁罐下面,把导火索引出来,因为需要延时五分钟爆炸,所以导火索比较长。

把雷管安装好后,东方焜又找到一个阀门开关,他轻轻扭开一点,发现流淌出来的果然是燃油。

这时候大虎已经把两具尸体拖进来藏在了阴影处。东方焜把大虎叫到自己身边,然后对他说:“我现在去救阿强,你注意看着潜水表,四十五分钟后如果我还没有回来,你就拉响导火索,然后再打开这个阀门,将里面的油料放出来。做完这一切后你必须迅速离开,一定要记住,留给你的时间只有五分钟,也就是说五分钟内你和二虎必须潜入水中,听明白了没有?”

大虎使劲点了点头,忽然又说了一句,“东方大哥,你一定要回来。”

东方焜用力拍了大虎肩膀一下,什么话也没说转身离开,时间非常紧迫,不能有任何耽搁,他必须用最快的速度去营救阿强。

关押阿强的地方位于基地的二层,东方焜乘坐升降机到达第二层,基地内部大多数的地方都是借天然洞穴修建而成,所以内部分布很不规则,许多洞穴都很曲折,相互连接的通道都是七转八拐如同一座地下迷宫,如果不熟悉内部结构很容易迷失在里面。

东方焜因为是学习建筑工程学,只要看一眼就能记住复杂的结构,虽然只来过一次,但是整个基地的内部机构已经刻在了他的大脑中,所以他很快就找到了关押阿强的地方。

东方焜从自己被小山石丽带出这个洞穴就再也没有见到阿强,虽然到现在的时候还不到三十个钟头,东方焜却感觉与阿强分开了好长时间了。

当东方焜走到关押阿强的那个洞穴门口,一种不详的预感猛然侵上他的心头,因为他发现小铁门是虚掩着,没有上锁。他清楚地记得他被带走的时候,听到背后有锁门的声音。

东方焜伸手将铁门轻轻推开,他低声叫了两声阿强,没有任何回应,他迈步走进里面,洞穴内空无一人,只有昏暗的灯光照着这个狭小的空间。

“妈的,一定是这个婊子在搞鬼……”东方焜忍不住骂了一句,他的第一反应就是小山石丽把阿强弄走了。

东方焜从铁门里出来,一只手提着冲锋枪怒气冲冲直奔小山石丽住的地方

隧道内没有一个人,到处死气沉沉,象一座阴森的坟墓,静得有些令人发毛,只有东方焜那有节奏的脚步声,在隧道不时地产生回响,东方焜顾不上这一切,他现在只有一个念头,救出阿强。因为是自己把阿强带到这里来,所以决不能丢下他不管。

小山石丽居住的隧洞口有个大的安全门,在结实的大门上又开了一个供人进出的小门,而此时这扇坚实的小铁门竟然四敞大开着。

东方焜想都没想迈步走了进去,阿强果然坐在洞穴的中间位置,不过却是被五花大绑地捆在椅子上,而在他的身后站着两名手握长刀的女子,细看原来是小山石丽的那两个女随从。

阿强不但手脚都被捆绑住,嘴巴也被手巾塞住了,他见东方焜进来,焦急地睁大眼睛,虽然说不出话,却用力摇动着头,发出呜呜地声音,似乎想让东方焜快走。

就在东方焜迈进来的同时,从一侧的洞穴里响起了轻轻的拍手声,东方焜对这个洞穴非常熟悉,因为他在里面吃过两顿饭。

只见小山石丽身穿合体的军装,脚上是锃明瓦亮的马靴,手上戴雪白的手套,一边拍手一边走了出来,她看着东方焜微笑着说:“真不愧是个有情有意的男子汉,我猜到你会回来救他,所以早就在这里等候多时了。”

东方焜唰的端起冲锋枪,枪口对准小山石丽的胸口,严厉地说:“放了阿强,否则我就不客气了。”

“哈哈……”想不到小山石丽竟然毫无顾忌地仰头大笑起来,然而笑声还未落,就见小山石丽猛地一甩胳膊。

东方焜见一道黑影照自己劈过来,本能地用手里的冲锋枪挡了一下,只听啪的一声,东方焜感觉自己的胳膊一阵巨痛。

只见小山石丽的手里多了一条柔软的马鞭,甩出一鞭后她又娇声说:“我谅你也不敢开枪,你一开枪他的脑袋立刻滚到地上。”

“妈的,你真是个小魔女。”东方焜忍不住骂了起来。

小山石丽不但不生气,反而笑了起来,“哈哈……你才知道我是个小魔女,在日本很多人听到小魔女的名字马上就会头痛。”

“你他妈的到底想要干什么?”

“真是兔子急了会咬人,想不到你也会骂人。很简单,只要你过了我这一关,就把他放了,如果过不了,还是那句话,把藏宝的地点告诉我,我一向公平合理决不欺负你,你看怎么样?”小山石丽笑嘻嘻地说。

“好,我到要看看你们日本武士家族有什么厉害之处。”说着话东方焜把手里的冲锋枪轻轻放在地上,然后两腿一前一后,摆了个高虚步,上身张开胳膊作出了一个防御的动作,这个姿势攻防结合。

小山石丽挥舞着马鞭扑了上来,朝东方焜劈头盖脸就抽了下来,东方焜快速向旁边一闪,小山石丽的马鞭根本就没有往回撤,鞭梢耍了一个花又横着扫向东方焜。

东方焜见马鞭扫过来,已经没机会躲闪,本能地用胳膊挡了一下,没想到柔软的马鞭一弯,鞭梢抽到了他的后背上,东方焜顿时感到一阵钻心的疼痛,衣服都被马鞭抽裂了长长的一道口子。

东方焜一怒之下把破裂的上衣撕扯下来,露出了一身结实的肌肉。东方焜在向下扯衣服的时候,忽然摸到了扎在外面的武装带,他顺手将武装带解开,把一端握在了手里。

牛皮做成的武装带一端带有黄铜的方扣,挥舞起来呼呼作响,这件软兵器刚好可以应对小山石丽的马鞭。

有了得心应手的兵器,东方焜立即开始主动进攻,因为他心里清楚,自己没有太多的时间跟她在这里戏耍,很快整个基地就会变成一座火海。

东方焜手里的牛皮带如同一条凶猛的毒蛇,神出鬼没从上下左右几个方向袭向小山石丽,几个回合下来小山石丽就被牛皮带击中好几下,每挨一下嫩白的肌肤上就留下一道鲜红的印迹。特别是沉重的黄铜皮带扣象张牙舞爪的蛇头,上下飞舞。

小山石丽的马鞭没有东方焜牛皮带长,正应了武术界的一句话:一寸长一寸强。再加上东方焜的臂长力大,很快小山石丽就处于下风,形势岌岌可危。

站在阿强身后的两个女子见小姐不是东方焜的对手,俩人交换了一个眼色,其中一个人立即挥舞着日本长刀加入搏斗。

东方焜马上被锋利无比的武士战刀逼退了好几步,想不到小山石丽的手下武功也这么厉害。小山石丽见自己的随从打退了东方焜,自己趁机站在一边喘口气休息片刻,她也没有料到东方焜有如此精湛的功夫。

东方焜被对方犀利的刀法逼得手忙脚乱,他想用手里的牛皮带缠绕住对方的长刀,来一个空手夺白刃,将对方的刀夺下来。没想到对方的战刀太锋利了,竟然将他的牛皮带拦腰削成了两截,同时也让东方焜大吃一惊。

这个凶悍的日本女子趁东方焜愣神的瞬间,手腕一翻从下往上照东方焜的裤裆挑了过去,只见一道寒光劈向自己的私处,东方焜顿时吓出了一身冷汗,急忙仰面向后倒了下去。

摔倒在地上的同时,东方焜的手刚好触摸到了放在地上的冲锋枪,他二话没说端起冲锋枪就朝举刀冲上来的女倭开了火,嘴里同时在大声说:“竟然想让你爷爷断子绝孙,什么地方也敢下手……”

把小山石丽的女随从击毙后,东方焜把枪口朝向她,慢慢站起来,声色俱厉地对她说:“立刻把阿强放了,否则我就跟你同归于尽,现在我数三声,一,二……”

东方焜的二还未喊完,就听到身后响起一个声音,“别动,东方先生,你一定听说过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这个成语吧,慢慢把枪放下。”

东方焜听出来这是小泉的声音,他慢慢地把枪垂下来,身后一个人一把将枪夺了过去,随后从旁边绕到他的前面。东方焜没有想到夺他枪的人竟然是汉德尔上校,只见他端着枪退到了墙脚边。

而小泉手里握着一只南部式自动手枪从另一侧也绕到了他对面,小泉戴着雪白的手套,一只手端着自动手枪,另一只手反握着挂在腰上的战刀的刀鞘,笑眯眯地说:“想不到我们又见面了,我不得不佩服你的勇敢,从这里逃出去了还敢再回来。你们中国人有时真的让人难以理解,好象从来不在乎自己的生命。”

“你错了,没有人不在乎自己的生命,但是我们更注重生命存在的价值,一个生命存在的毫无价值,那又有什么意义。”东方焜说话的同时,不经意地看了一眼墙壁上的挂种。

时间已经超过了他同大虎约定的时间,他估计大虎现在一定拉响了导火索,也就是说不到五分钟的时间油料库就会爆炸,即便是现在开始向外逃时间也不够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