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任务

ywbo 收藏 132 243
导读:[B]“阿爹,你明天要走?”恋儿向嘿咻问道,目光中涌出一股凄凉。 “对,我走后你要自己面对生活了。要听色狼谷其他叔叔阿姨的话,好好学本事,...诶..好好学武艺,其他的不要学”嘿咻轻抚着恋儿的头黯然说道。 “不,我会等你回来教我。”恋儿坚定说道。 嘿咻心头一窒,只觉得说不出的难受,他缓缓的点了点头轻声说道:“那好,你等我回来。” “我会等你回来的。”恋儿的语气让嘿咻没来由的一阵心酸。 嘿咻的心又活了,但是他却受了重伤,不论是心里还是身上。当他步入杀手组织内堂与宇文浩交手的那一刹那他的身体

“阿爹,你明天要走?”恋儿向嘿咻问道,目光中涌出一股凄凉。

“对,我走后你要自己面对生活了。要听色狼谷其他叔叔阿姨的话,好好学本事,...诶..好好学武艺,其他的不要学”嘿咻轻抚着恋儿的头黯然说道。

“不,我会等你回来教我。”恋儿坚定说道。

嘿咻心头一窒,只觉得说不出的难受,他缓缓的点了点头轻声说道:“那好,你等我回来。”

“我会等你回来的。”恋儿的语气让嘿咻没来由的一阵心酸。

嘿咻的心又活了,但是他却受了重伤,不论是心里还是身上。当他步入杀手组织内堂与宇文浩交手的那一刹那他的身体便已被重创,同时也在那一刹那,他的心又活了,却与身体一起受了重创。因为他见到了一个人,一个他以为不可能再见到却又日日思念的人。

那人是谁?

自然是恋儿的母亲,他的妻子--阿雯!

她居然还活着,活在一个让嘿咻死都无法想到的地方。

嘿咻受了重伤,他本不会流血的,但他此刻嘴角却渗出了一线血丝。因为他的心也受了重创,一个人你的心若是受了重创怎会不流血?

“区区中计了!”这是嘿咻受伤后说的第一句话。

“但是阁下却并不后悔。”宇文浩看向他笑着说道,此刻的他看上去和眉善目,没有丝毫的杀手气息,就如同一只羔羊般的善良,但嘿咻却知道他此刻是一只披着羊皮的狼,随时都有可能对自己发起致命的攻击。

嘿咻不敢去理会阿雯,他的心已是乱如麻线,他想要自己冷静下来,不再受她的影响因为他不敢在此刻分心。宇文浩就在身旁,没人可以在分心的时候还能杀了宇文浩,嘿咻自己也不例外。阿雯似乎知道他心中所想,只站在一旁看着二人动静一言不发。

“不,区区很后悔。”嘿咻抹掉嘴角的鲜血冷冷说道。

宇文浩一愣,笑道:“也对,阁下本是抱着必死的决心来杀在下的,但阁下此刻却不想死了。”

“阁下说的很对。”嘿咻看到了阿雯那欢喜的目光轻笑道。他知道阿雯的心仍是原来的丝毫未变。

“但是如果在下说阁下必须去死呢?”宇文浩有些傲慢的说道。

“那在下欣然接受。”嘿咻笑了笑道。

“哦?”宇文浩倒很是意外。

“但是我想知道你为什么会去杀金大勇?”嘿咻迷惑地问道。

“嘿,杀手自然是为了利益杀人,我们没有国家之分,杀人一切只为利益!有人给在下一百万金币阁下说区区该不该杀?”宇文浩含笑说道,似乎那一场惊天动地的刺杀在他眼里根本就没当一回事。

“哦,代价很高嘛。”嘿咻很是诧异,他本以为宇文浩之所以会杀金大勇全是个人的原因,万料不到宇文浩竟然会为了一百万金币而深入千军万马之中杀人。“阁下可以动手了。”嘿咻冷声说道,这话说来似乎自己已做好了赴死的准备或者是有了迎敌的对策。

“可区区现在又不想杀阁下了。”宇文浩笑了笑说道,在他眼里似乎没有可以让他愁眉面对的东西。

“阁下费尽心思让飞扬引区区来却又不想杀区区了?这是为何?”嘿咻诧异道。

“因为阿雯,这四年来区区从没有见她笑过,但是今天区区却看到了,在下现在才明白即使杀了阁下,也无法取代阁下在她心中地位。”宇文浩的笑容终于不见了,他的脸上是一脸的严肃。

嘿咻与阿雯二人各自一怔,不料他竟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来。

“阁下动情了?身为职业杀手,阁下似乎本不该动情的。”嘿咻诧异地说道。

“对,在下原也以为自己是不会动情的,但是区区现在知道,任何人都不可能不会动情。若真要说有,那是因为他还没有遇到那个人。”宇文浩淡然说道,言语中竟有些伤感之意。

“阁下已不再适合做杀手了。”嘿咻沉声说道。

“没错,杀手不能有所羁绊,不论是阁下还是区区都不再适合做一个杀手。”宇文浩笑了笑道,仿佛又恢复了往日的自信。

“可在下却必须杀阁下。”嘿咻冷声说道。

“在下知道,阁下仍然是当年那个一言九鼎的青茗堂堂主。”宇文浩轻笑着说道,没有丝毫的意外。

“阁下知道这世上最完美的杀是什么?”嘿咻忽然问了一句无关的话。

宇文浩闻言一愣,蹙眉思索半晌仍不见他回答。

“还是让区区来告诉阁下吧。”嘿咻冷然说道。

话音未落,剑已铮然出鞘。剑光清澈如水,似江南潺潺流动着的清水。刹那间疯狂的剑气斜劈而下,这一道凌厉的剑势仿佛猛兽一般直袭而去。宇文浩脸色一变,身形如鬼魅般忽然消失不见。嘿咻的剑在光芒流转之间,蓦然转攻为守,横守胸膛,同时间腾身而起。就在他腾起的那一刹,一道猛烈的掌力开金裂石般袭来,一张檀木椅子顿时被击得粉碎。 黑色的夜空之中,天上那闪烁着的点点星光透过窗户映进了屋来,那耀眼的光芒猛然间汇聚成了一片剑光,那可与日月争辉的一剑带着清澈的剑光如惊雷般刺出,又如风卷残云般恢复了宁静。

“在下输了。”宇文浩重重地叹了口气,他看着一旁的阿雯笑了笑,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现在区区可以告诉阁下,这世上最完美的杀就是没有杀意的杀。”嘿咻淡然说道。

宇文浩眉头一扬,心中巨震,他轻声喃道:“没有杀意的杀。”他忽然觉察到了什么,睁眼一看,屋里却没有了二人的身影,只留下那一屋子破碎的椅子在星光之下格外的悲凉。

远处,宁静的夜空之下的羊肠小道之上。阿雯揽着嘿咻的手臂含笑着轻声问道:“嘿咻哥,我们去哪儿?”嘿咻笑了笑,捧起伊人的玉面说道:“自然是色狼谷。”

天空中月华流转,星光闪烁,一阵微风吹来,带起一股暖意拂过。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3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