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战争中的川军 第六章 武汉会战中的川军 五,孙震二十二集团军在鄂北豫南(四)

何允中 收藏 0 17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23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233.html[/size][/URL] 多少天不知道集团军的消息了,这时的彭绍辉就像一个丢失了的孩子看见了久别的亲人,双手摸着这行粉笔字“哇”的一声哭起来,几个兵也泪流满面。 彭绍辉此时还不到二十岁。 当天走到漯河,又遇到中央军一伙人抓壮丁,彭志辉他们又被当成壮丁抓起来。他找到那个带兵的少尉军官,说:“我是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233.html


多少天不知道集团军的消息了,这时的彭绍辉就像一个丢失了的孩子看见了久别的亲人,双手摸着这行粉笔字“哇”的一声哭起来,几个兵也泪流满面。

彭绍辉此时还不到二十岁。

当天走到漯河,又遇到中央军一伙人抓壮丁,彭志辉他们又被当成壮丁抓起来。他找到那个带兵的少尉军官,说:“我是军人,不是老百姓!”那个少尉却不听这个申辩,说:“我不管这些!我的任务是抓丁,来者不误,管你什么军不军,民不民!”

历尽艰辛、出生入死奔波了这么多日了,今天到了自己人手里还遇到这样不讲道理的事情!彭志辉看清了这个军官领章上只有一颗星,顿时扑然大怒,大声喊道:“放开!我是二十二集团军总部上尉电讯队长彭志辉,你去查!”少尉皱了皱眉,叫松了绑,把他们带到驻地,一阵电话过后,客客气气地说:“你们集团军在信阳一带收容。”并把他们送上火车。

终于能找到自己队伍了,彭志辉心中一阵高兴,对少尉不断致谢,临了还响当当地撂下了一句:“你以后如果混得不如意,就到我那里来,我会看照你的。”

到了火车上,又遇到一些走散的官兵和一些要去五战区参军的青年学生,大家一同到了信阳的收容处,最后回到在鄂西北襄樊的集团军总部。

回到集团军总部电讯队,一百多人的电讯队还剩二三十人。大家都以为队长死了,结果他回来了,真是又惊又喜。令彭志辉又惊又喜的是,他发现两个失散了的老兵也回来了,而且把电话机也背回来了。


听完了半身不遂的彭志辉老人喘着气、慢腾腾地讲完了这个故事,笔者完全被他的叙述所感染。而且猜想到这二个老兵也会有一段感人的经历,于是急着问:“彭老,你知道这两个老兵叫什么名字吗?他们后来的情况又怎测样了呢?”

时任成都市金牛区政协委员的彭志辉回答:“大家平时都叫他们任老头、黄老头的,到底他们叫什么名字,我现在已记不起来了。东西背回军部后他们的情况我就不知道了。几十年了,只有在胜利时有两个日本人的名字我倒还记得清楚,一直没有忘。”

休息了一阵,彭老又讲出了日本投降后两个日本人的故事。当然,这是后话,以后再述。


七月中旬,二十二集团军的部队陆续收容归队,集中起来的人马都转移到鄂西北的襄樊整训。此时,从连营港绕道香港的孙震总司令已从武汉接受命令回来,向部队宣布了新的作战任务:抓紧整训,准备参加保卫武汉的北线会战。


武汉北线的第一路日军动作要比南线的其它几路日军要晚一些。

七月上旬,北线日军重新规定了战斗序列。它由四个师团附二个特种旅团为主力编为第二军,军司令长官为东久迩宫稔彦亲王中将,军司令部暂设南京。军司令部成立后,所属各部立即向皖北集中。其时,序列内的第十师团、第十六师团、第三师团和第十三师团还滞留山西、山东、南京到杭州一线。由于雨季道路泥泞,河淮泛滥,再加上运输能力所限,部队转进缓慢。但到八月中旬,已集中了近十万人、一万七千匹战马、一万辆车和各类物资。八月二十二日,为了配合长江两岸第十一军的作战,华中派遣军向该军下达了作战命令:


应于下旬由现集中地发起行动,边击溃所在地之敌,首先进入光州、商城一线,准备以后向信阳方面及汉口北侧地区前进;并将作占界线延伸到天望山、英山、罗田、道观河、柳子港一线。


于是该军司令部在合肥市设立了战斗指挥部,军司令长官稔彦亲王中将也于八月二十五日抵合肥坐镇,一切准备工作似已就绪,即将蠢蠢欲动了。

与天皇有血亲关系的军司令长官选择了明治天皇即位的良辰吉日开始行动。为了迅速扫清沿途的抵抗,军司令官特地向各师团转发了大本营“准许军在攻略武汉战役中使用毒气”的指导原则,在第一线部队中配备了施放毒气的化学部队。八月二十七日,正当长江两岸冈村宁茨司令长官指挥下第十一军各部在鄂东和赣北相持作战的时候,第二军各部开始行动、向我第五战区控制下的大别山北麓发起攻击。


二十八日,敌第十师团击破刚到六安增援的于学忠部,占领了六安县城。

二十九日,敌第十三师团击破冯治安部,攻占了霍山城。

两师团攻势凌厉,于九月二日渡过了豫皖两省交界的史河继续向西攻击。十三师团在这里同宋希濂部相遇,双方展开一场激战,该师团遭遇到重创。以敌人在《现代史资料》和《日中战争》书中承认的数字,此时伤亡已达一千数百名(以我方似有夸张的数字则是伤亡达五千)。再加上疾病等原因造成的减员,其步兵中队(相当于连)已平均不足四十名,中下级指挥官或病或伤亡剧增。十三师团的攻势被暂时扼制住了。但随着敌的独立机枪部队、独立装甲车部队和野炮部队到达投入战斗,十三师团终于突破宋希濂部的阵地。

九月九日,敌十六师团投入战斗,会同敌十三师团于十六日攻占了河南省的商城。

九月十七日,敌十师团攻占河南省的固始后,又攻占了孙连仲防守的潢川(即光州)。

这一天,天气时阴时雨。一架涂着太阳旗的轰炸机在几架战斗机的护航下在天空盘旋。轰炸机里坐着第二军的军司令长官东久迩宫稔亲王,第二军迅猛异常的攻势极大地刺激了亲王的胃口,他甘愿冒着恶劣的天气和战场上的风险亲自在空中视察还在冒着硝烟的第一线阵地。这位裕仁天皇的叔辈毕业于帝国陆军大学,曾作过师团长、陆军航空总部部长。他在心里盘算着,他率领的第二军应抢在南线冈村宁茨司令官的前面从北面打开通向武汉的大道。这样,他要依靠他的战绩而不是他高贵的出身,在他的肩章上再添上一颗耀眼的金星。

亲王的视察使师团长们的攻击精神更加亢奋,进抵潢川、商城的各师团抽调精锐,争先恐后地向西继续攻击而来。精明的日本人有高效率的情报机构,在攻击之前,他们已根据情报判断出,在他们前面的兵力为第五战区左翼兵团的孙连仲、张自忠、冯治安等的十余个师。但在军主力进入潢川、商城后,敌方又增加了宋希濂、胡宗南中央军六个师和韦云松和孙震的三四个师。这二十来个师的部队名义上均属左翼兵团司令孙连仲指挥。

而且,他们也知道,兵团司令孙连仲在九月十五日下达命令,以张自忠军、孙连仲军要确保潢川及商城,以阻止日军西进。另外,胡宗南率领其十七军团附野炮、坦克各一团以及四川军将在二十日前集中在信阳一带。

日本人的情报非常准确。二十二集团军的确将要在信阳一带与敌再战。

二十二集团军从徐州会战撤退回来的各部在鄂北襄樊整补期间,又有四个新兵补充团从四川赶到参加整训。九月初,二十二集团军奉命派出一个军在武汉北线作战,为了保证参加这次武汉会战的战力,孙震再度将各部打散,从中各抽调有战斗力的单位和人员,重新组成了一个四十五军。整编后的部队不仅人员过硬,而且装备也得到补充,每个连增加了三挺捷克式轻机枪,多数步枪也得到换发。这个新的四十五军以原四十五军军长陈鼎勋担任军长。

陈鼎勋(一八八九——一九六三),字书农,保定军校第二期毕业。抗战胜利后曾作河南新乡绥靖公署主任、郑州绥靖公署副主任。一九四八年侨居瑞士,一九五六年定居上海,曾担任过四川省政协第二、三届委员。

陈鼎勋患有严重的关节炎和痔疮,发作起来的时候常常迈不动步,徐州会战后从上海绕经香港回到鄂西北,但他依然不辞劳苦,亲临前线。他自邓锡侯回川后就担任这个军长,现在还担任着集团军的副总司令。新的四十五军下辖两个师,一二四师,师长曾苏元(原四十一军一二四师的班底);一二五师,师长王仕俊(原四十五军一二五师的班底)。该军受命加入胡宗南十七军团战斗序列,受胡宗南指挥。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