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江湖 第五章 第十六节 冰梦火勇救嘎子

鹰击长空su27 收藏 4 2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38.html


眼看嘎子就要命丧西北洗胡沙剑下,突然听到一声风声,四支飞镖分别射向那西北洗胡沙、蓝卒子和他们的那两个手下。西北洗胡沙和蓝卒子躲避过射来的飞镖,而他的那两个手下却被射中咽喉从树上掉了下去,大网也松掉。

西北洗胡沙还没有明白过来怎么一回事,又见眼前寒光一闪,四支飞镖迎面而来。见到射来的飞镖,他根本顾不上一剑刺向嘎子,只好挥剑抵挡射来的飞镖。当西北洗胡沙打落飞镖的时候,那嘎子却从已经松掉的大网中逃出。嘎子刚刚逃出大网,却见到不远处一个白衣俊美少年正向西北洗胡沙射去飞镖。那个少年不是冰梦火又是何人?

冰梦火看到嘎子脱险,他一阵激动,谁知嘎子却大喊一声:“小兄弟,快逃啊!那人的宝剑锐不可当,我们两个加起来都打不过那宝剑的!”嘎子从冰梦火身边经过,见那冰梦火还不肯走,他情急之下一把就拉住冰梦火的手撒腿就跑。

两人跑出一段路,那冰梦火轻功极其高强,可是却被一个轻功不好的嘎子拖累,渐渐就要被西北洗胡沙和蓝卒子他们追上。嘎子急得大叫道:“小兄弟,你不要管我,你快逃命吧!我在后面帮你抵挡一阵!”

冰梦火听嘎子这样说,心中十分感动,他说道:“嘎子哥,要死我们今天就死在一起!我也不能丢先你不管!”

嘎子心中着急,他喊道:“小兄弟,那两人是要杀我的,和你无关,你快走吧!我嘎子出身卑微死不足惜,小兄弟你是大富人家公子,不能死!”

正在说话间,那西北洗胡沙已经追近,他听了两人的对话冷笑着道:“今日你们两个一个都别想跑!”说完一剑向两人砍来。

冰梦火见那宝剑锐不可当,他不敢拔剑抵挡,只是掏出飞镖向西北洗胡沙射去。那西北洗胡沙一边打落飞镖一边追来,嘎子也从地上捡起石头向西北洗胡沙和蓝卒子掷去。两人一个射出飞镖,一个掷石头,边打边退。

退了一阵,那冰梦火的飞镖便耗尽。嘎子见冰梦火飞镖耗尽,那西北洗胡沙却冲来,嘎子心中着急,连忙把冰梦火往山坡下一推,冰梦火站立不稳,从山坡上一骨碌滚了下去。嘎子则从地上捡起石头向冲来的两人掷去,可是毕竟地上石头有限,不一会,他就要被西北洗胡沙追上,一柄九天玄铁剑再加上一个蓝卒子的判官笔,嘎子根本是躲不掉的。

就在嘎子命悬一线的时候,突然听到一声大吼:“来者何人,竟敢在我的地盘闹事!”

嘎子转头一看,只见一个黑衣人站在自己身后,那个黑衣人正是阴暗的角落。原来嘎子和冰梦火刚刚那一跑居然跑出五里多路,已经跑到阴暗的角落和战鹰翱翔所住之处。那阴暗的角落正和战鹰翱翔在屋内下棋,却被门口一阵喧哗声打扰,于是阴暗的角落便跑出屋去看,却看到有两个人正追杀一个少年。

西北洗胡沙冷笑一声:“哈哈哈,刚刚给跑掉一个,怎么又来了一个!刚刚好!老子今天一个都不会放过!”说完,他舞剑向阴暗的角落砍去。

那阴暗的角落一看西北洗胡沙手中宝剑居然是荷锄书生的九天玄铁剑,他暗叫一声“不好!”他知道那宝剑极其锋利,即使自己武功比那西北洗胡沙高出很多都无法抵挡得住这宝剑。于是阴暗的角落大喊道:“战鹰快来救我!”

战鹰翱翔从屋中冲出,他也一眼看到西北洗胡沙手持那宝剑,于是他从地上捡起一根木头向西北洗胡沙掷去,那一掷是施出浑身的功力。西北挥剑砍落打过来的木头,却感到手臂一震,他心中大惊:“此人内力极其深厚!幸亏自己有这把宝剑,不然自己肯定不是那人的对手!”

阴暗的角落连忙带着嘎子退回,两人一边退一边用石头向西北洗胡沙攻击。那西北洗胡沙挥剑砍落阴暗的角落投来的石头,也感到手臂发麻,虎口发痛,他知道对面两人都是高手,于是他大喊道:“蓝卒子,你给我上来抵挡那些人的石头和木头!”

蓝卒子明白他的意思,他知道如果西北洗胡沙一直这样打下去,迟早要在那两人深厚内力之下支撑不住,于是他挥舞这判官笔挡在西北洗胡沙前头,帮助西北洗胡沙打落飞来的石头和木棒之物。三个高手居然被两个金国武士逼得连连后退,还要用石头才能抵挡,也确实是十分丢脸。

蓝卒子抵挡一阵,终于吃不住阴暗的角落和战鹰翱翔两人那深厚的内力,当他打落最后一块石头的时候,判官笔掉在地上,蓝卒子“哇”一声吐出一口鲜血。可是此时,阴暗的角落和战鹰翱翔身边所能用之物已经都被他们丢完了,要再找地上的石头也没有那么快,眼看西北洗胡沙宝剑就要砍到,此时却听到一声大吼:“两位兄弟,我们来了!”

两人转头一看,只见是七十六和雷达三旅两人刚好赶到。原来这两人是晚上要来找他们喝酒的,却没有想到刚好碰上此事。七十六和雷达三旅一眼看到西北洗胡沙,他们就认出此人:“原来是这条金狗又来到这里啊!”

西北洗胡沙冷笑道:“好啊!你们全部来齐了,太好了!今天就让我的宝剑尝尝人血的味道吧!”说完他就挥剑砍来。那九天玄铁剑所到之处寒光闪闪,剑气逼人。不过七十六和雷达三旅都有对付西北洗胡沙的招数,他们知道那宝剑根本是不能硬顶,只能巧胜。于是两人一个用石头攻击,另外一个从侧面过去找机会攻击西北洗胡沙。

以西北洗胡沙的武功,原本根本不是他们四个人当中任何一个的对手,只不过凭借这把宝剑才逞威的。现在四个高手一起对付他,当他剑砍向其中一个的时候,那个人就连续躲闪,而其他人则从侧面后面发起攻击。一个西北洗胡沙哪里能敌得过这样四个高手?不一会,西北洗胡沙的胳膊上就挨了雷达三旅重重一拳,他的宝剑差点就掉在地上。当他转身向雷达三旅砍去的时候,雷达三旅身形一转,灵活的躲闪过那一剑。而原本在西北洗胡沙正面的战鹰翱翔却变成在侧面,又一脚踢过来。西北洗胡沙来不及回剑去砍,只能躲闪。

当他回过剑的时候,战鹰翱翔又退去,七十六从另外一个方向发起攻击。四个高手围住西北洗胡沙,打得他狼狈不堪。而嘎子见四个高手围住西北洗胡沙,他则趁机向蓝卒子发动进攻。蓝卒子见西北洗胡沙被人纠缠不能脱身,他自知不是嘎子的对手,于是他从地上捡起判官笔丢下西北洗胡沙拔腿便跑。

嘎子也不追赶,却从地上捡起一根木棍从后面向西北洗胡沙脑袋打去。西北洗胡沙听到背后传来风声,他连忙躲闪。又打了三个回合,西北洗胡沙自知即使凭借手中的九天玄铁剑都不可能是五个高手的对手的,于是他掏出火焰弹往地上一丢,一阵青烟一闪,西北洗胡沙趁机逃跑。

打跑了西北洗胡沙和蓝卒子,嘎子向四人道谢:“多谢四位大侠救命之恩!”

雷达三旅回道:“不用谢我们,那人是条金狗!我们不能眼睁睁看着我们汉人丧命于金狗之手!”

阴暗的角落则说:“不知道这位是何方人士,为何遭到金狗追杀?”

而战鹰翱翔认得嘎子,他对三人道:“这个是襄阳城都督的心腹爱将嘎子,他作战英勇,屡立战功。可能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才遭致被金狗追杀吧!”

嘎子听战鹰翱翔如此说来,他很不好意思的傻笑了一声,又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突然嘎子想到一件事:“不好了,刚刚我们被金狗追杀的时候,我把我的小兄弟推落下山去了,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出事!”说完,嘎子拔腿就跑出战鹰翱翔他们的住所,他刚要冲出门的时候,却和一个人撞了一个满怀,两人都摔在地上,嘎子定神一看,只见那人正是冰梦火!嘎子见到自己的小兄弟回来,喜极而泣,他冲上前一把就抱住冰梦火:“小兄弟,你没事就好了,哥哥真的很担心你啊!”

嘎子把那冰梦火抱在怀里,却只觉得怎么此人柔若无骨,而且他的胸口好像装了什么东西鼓鼓囊囊的,却有十分柔软。嘎子只是觉得奇怪,可是他还没有明白过来怎么一回事,脸上却挨了狠狠的一记耳光。嘎子回过神来,只见冰梦火早已挣脱开他。嘎子觉得奇怪,问道:“小兄弟,你为什么要打我啊?”

那冰梦火不好说自己是女扮男装的,她不想那么早让嘎子知道自己是女儿身,于是她灵机一动说道:“嘎子哥,你刚刚为什么要冒险一个人对付那两个坏人?你知道我多担心你!”

嘎子摸了摸被打疼的脸说道:“小兄弟,我是不想看你和我死在一起啊。”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