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54.html


新设备是很快就运到了。东西还不少。车床、铣床、刨床、还有台小小的镗床。够了太够了!有了这些比较“先进”的设备,刘江的好多希奇古怪的想法都可以动手来试验和制作了。

最想做的就是那个火箭炮,就象苏联的卡秋萨一样 。想想,48管的火箭炮,那是快一个炮兵团的火力了,要是在战场上给小日本突然来上那么一家伙,还真是有趣得很哦。不那玩意的制作难度大了些,还是找简单的来搞吧。

简单的嘛,那就是枪榴弹和火箭筒了。(刘江还不知道枪榴弹已经被国军的研究人员根据他和刘团长的简单讲述就搞出来了,而且还取得了相当不错的战绩。那个东西国军叫铁捶。而且还要准备给他发勋章呢!)

枪榴弹最是简单,是用枪和枪弹(或空包弹)发射的一种超口径弹药,发射装置则是临时装在枪口上的装置。枪榴弹主要由弹体、弹尾、引信等组成。制作起来和掷弹筒相比较难不了多少。

刘江把自己的想法和刘厂长一讲,马上就得到了赞同。刘厂长还专门从其他部门抽了两个师傅过来,成立了个攻关小组,他当组长,刘江嘛,就算是副组长了。

刘江嘛在这个事情上就是个甩手掌柜,把主义讲讲,思路说说,就没他啥事了。师傅们都厉害着呢,一般只要思路对,他们就能把东西搞出来。完成了刘江再去指指点点一番,把需要修改的地方再说说就行了。

刘江是躲一边去了,他得早点把给小云的东西给弄出来哦,要不还真不好意思去找她啊!

厂里又来了好些人,二十来个。有些还是原来的西征军的战士,有一技之长的,象打铁的、木匠、油漆匠、砖瓦匠,甚至还有两个只会弹棉花的也都奔这里来了---缺人啊!自从刘江把掷弹筒搞出来后,这里就缺人的很,什么样的人都缺。修理厂也分成了两个部分,一个铸造厂、一个枪炮制造厂。已经不是简单的修理枪支了哦。刘江所在的就是枪炮制造厂。

平射迫击炮的成功让刘江的名声也大了起来,组织上给了他个二等功,算是奖励他的杰出贡献吧。可惜没有奖章,要是弄个奖章,等解放后那可是牛皮的很!

刘江现在可是爱上了这份轻松而写意的工作了。这样也不错啊,继续搞下去,俺们以后就是那共和国的兵器之父了!

对了,还有地雷,那个东西是穷人的武器,制作更简单,啥东西都可以拿来当材料,铁啊钢啊、石头啊、瓦罐啊,都行,使用起来也方便,威力又不小。想到这里,刘江有些兴奋,电影里看得太多了,影响也特别深。这东西,要是弄它个几万颗往阵地前一摆,是很令人讨厌的!

刘江正在那里想着美事,一个师傅从后面经,小声地说了句:“张主席来了。”

“张主席?哪个张主席?”刘江吃了一惊。转身询问,那师傅已经走远了。

一个浓眉大眼长着张国字脸的中年男子在刘厂长的陪同下正往刘江这个地方来,那个人穿着身中山装,扣子扣着、身材有些微微发胖,这个人就那个张主席?

还隔着十来步,那个人抄这口江西普通话就朝刘江打着招呼:“小刘啊,好长时间不见你啊哦!”

“张。。。副主席好!”刘江生硬地问了声好。

“哦,都回来了几个月 ,怎么不过来看我啊?”那个人走近了,仔细端详起刘江,“瘦了哦!瘦了哦!”

这个人的表情真还让刘江感到相当的亲切,有一种让人不由得想亲近的冲动。刘江忍住了,没有说话。

“哎,都受了不少苦吧?!不容易啊,不容易啊!”张主席自己感叹起来,伸过手去,把刘江的一只手拉住,“我都听说了哦,你还真的不错,能千里回归根据地,还带着情报回来的!行,行,不愧是我四方面军的好同志!”

“哪里,哪里啊,我只是红军的普通战士嘛,有是党员嘛。”刘江赶忙接口“再说都是八路军,应该的!”

那刘厂长呆了一会,自己走开,忙呼去了。远处,两个警卫员在好奇地看着师傅们操作机器。

“怎么?你也要和我生份了?”张主席有些不悦,放开了刘江的手,“是啊,也正常,怎么说我现在是。。”

现在的张主席还是担任着陕甘宁边区政府副主席的,虽然是没有以前的那种生杀大权一手揽的威风了,也算是党的高级干部啊!不说其他的,就是党的创始人之一这样的头衔也是有一定的政治影响力的。

“你不来看我,我总不能不来看看你啊,你还是我张GT的救命恩人嘛!”啥?刘江头晕了,我什么时候成了他的救命恩人的?锤子哦,这个事情怎么没有听人讲过呢?

“要不是你替我挡了一枪,我早就去见MKS了哦!”张主席看来还是个有怀旧心的人?日哦,头大!想躲都躲不开呢?!

“陪我走走!”张主席带头往洞子外面去,刘江也没有办法,只好跟在后面出了洞子走到一片小树林里。

“这个冬天啊,还是冷啊!比起四川来说,这里冷多了!”外面已经开始刮起北风了,呼呼的吹着树啪啪地响。

“要是还在四川该多好啊!”张主席没有来由地感叹。什么啊,留在四川?那个时候红军会师川西,中央不就是有一个打回川东的计划,被您老先生给否决了吗?这个时候还好意思提留在四川?!

说实在的,刘江是搞不懂长征两大主力在川西会师后,他怎么会极力反对打回川东的?该不是那个时候脑袋进水了吧?!川东要粮有粮,有兵四川人本来就多、大把的,而且川东被经营了那么多年,有些扎实的群众基础,还有留下来的红军巴山游击队刘子才的万多号人马的配合,那时红军两大主力十来万部队,要打回去,简直是轻松地很!

这个老吊还是个败家子,鄂豫皖苏区才开始搞得红红火火的,他老先生一去,肃反了一大批高层领导,杀了几千红军指战员,连徐大元帅的老婆都被他弄死了,然后就是放弃鄂豫皖苏区。要不是徐大元帅坚持不能分散突围的话,没准就没有四方面军的称呼了。那徐帅冒着被他杀头的风险,挥师西征,经过两个月的转战,越秦岭、翻巴山,以通江为依托,建立起苏维埃政权,创建了川陕革命根据地,把大别山的红旗插到大巴山,和通江地区的王维舟、李家俊等当地川东游击队汇合,得以在川东北落脚。

到了川陕边,那徐帅拼命地东打西敲,把个川陕苏区搞成了土地革命时期的第二大革命根据地---仅排在中央苏区之后。鼎盛时期的川陕革命根据地以巴中为中心,东起城口县,西抵嘉陵江,南起营山县、渠县,北至陕南镇巴县、宁强县,面积达4.2万平方公里,人口600余万,占领了8座县城,建立了24个县市苏维埃政府和160多个区、990多个乡、4300多个村苏维埃政权。逐步扩大到5个军8万余人。

形势是一片大好。他老先生又来了,又冒出来了,这个更是变本加厉的弄,搞得70%的指挥员都变成了叛徒、特务,被关被杀。。。。。。要不是还要依靠徐大元帅的指挥能力,恐怕。。。。。。好难说!

看者眼前这个人,刘江真的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又能说什么呢?也许他就是这样的人,谁说也没有用,谁讲他也听不进去。难道权利的诱惑就真的那么大吗?个人的政治生命或者好恶就可以拿别人的生命和尊严不当一回事吗?!

“张主席,你知道的,我在回来的战斗中头受了伤,好多事情都记不得啊。您还不要见怪哈!”只有拿这个借口来暂时抵挡一下吧,也许这样能够免除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呵呵,我知道,我知道。”他看了眼刘江,不再说话了,脸色也开始转变得阴森森的。刘江看着不知道该是可怜呢还是该去憎恨他。

“上次你还被处分了,真是不应该啊。“他又转到刘打人被记过的事情上来了。

“其实现在也不错啊,我天天就忙着摆弄着机器设备,修理修理枪炮,也算是在为GM做些有用的事情嘛。”刘江随口回答到,“再说组织上的决定我没有意见,毕竟是我犯了错误嘛。有错就认,错了就改,有没有什么。”这个人也许就是有错不认、错了也不改的!

“圣人不是说过吗,人哪个不会出错,错了该了那还是圣人嘛!”刘江说完了,伸手拽了根树支,忽忽地劈在一棵树干上。

“错,错!真的错了吗?我能改?该了。。。。”刘江没有理会那个张主席的自言自语。

两个人呆站了一会,风越来越大了,张主席带着警卫走了。

。。。。。。

两天后,一张报告出现在某主任的桌面上,“恩,这个刘小江同志的政治觉悟还是很高的嘛,不错啊,不错,这样的同志可以放心使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