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江湖 第五章 第十五节 嘎子遇险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38.html


其实瞄准并没有发现小笨匪,却发现了嘎子的行踪。他知道嘎子的武功不在自己之下,而且也知道嘎子对那昭勇将军深恶痛疾。而现在瞄准自己是以昭勇将军的心腹爱将的“松岛”身份来参加神机营选拔比武的,一旦嘎子到时候看到自己,一定会全力打败自己。于是瞄准心中盘算要除掉嘎子这个心腹大患。

而瞄准的手下早已把神机营广招好手的消息送到十一唯人那里,十一唯人知道这个消息之后,马上派出邪灵法王、西北洗胡沙、指点沙场、蓝卒子、李家泰和平淡无奇几个高手前往临安。他们所骑之马都是来自西域的汗血宝马,没有几日,这一行人就到了临安。由于十一唯人看出那个十四哥对瞄准心怀不满,故此行就不让十四哥去。

邪灵法王带着西北洗胡沙他们来到临安之后,见了瞄准。瞄准见到邪灵法王他们到来,对他们几个一拱手道:“末将瞄准叩见国师和几位大将军!”

邪灵法王笑道:“那些南蛮子要比武招神机营武士,到时候我上去肯定是天下第一!我还怕他们不会用我?不过这个需要瞄准将军您的易容术!”

瞄准道:“国师不急!南蛮子的比武时间前后有一个月,国师您只要最后出手即可!不过现在末将碰到一件麻烦事,末将自己不好出面,需要你们几位大人出面对付。”

邪灵法王问道:“请问瞄准将军有何麻烦事?”

瞄准回答道:“末将现在明的身份是昭勇将军的心腹爱将,可是那个都督和昭勇将军历来不合,都督却派了他的心腹爱将嘎子来临安。如果让嘎子知道我在这里,他一定会想方设法阻扰末将进神机营。”

邪灵法王大笑道:“这有何难?只要老衲出手,不怕那个嘎子还能逃得过老衲的手掌心!”

“不可,国师千万不可出手!国师的任务是在比武最后一天易容进入比武场,一举击败天下举子进入神机营!如果国师现在出手除掉嘎子,那么那些南蛮子就会知道国师您来到临安!他们一定会小心戒备的!”瞄准道,“末将有个建议,不知道国师愿意听不?”

“什么建议?尽管说来。”邪灵法王问道。

瞄准回曰:“洗胡沙将军全凭手中宝剑威力无穷。而这把宝剑只怕很多汉人都认识,是荷锄书生所用之物。所以说洗胡沙将军是不能参与南蛮子的比武,这样刚好,我们可以让洗胡沙将军出面除掉嘎子!”

“好!瞄准将军这个建议不错!我们就让洗胡沙出面除掉嘎子!”邪灵法王奸笑了一声。

那个瞄准也“哈哈哈哈”大笑起来:“我看这回嘎子要往哪里逃!”

其实那个洗胡沙的武功和嘎子不相上下,只不过他凭借手里这把九天玄铁宝剑,无论嘎子使用什么兵器都能一剑砍断,只要西北洗胡沙宝剑在手,嘎子一定不是他的对手。于是,瞄准定下一个毒计:他们决定让蓝卒子把嘎子引到山中,再让西北洗胡沙出面除掉嘎子。

再说那个嘎子跟踪了娇嫩的河马一整天,却见那河马不要说骨哲和鹤剑飞的面没有见到,就连新老战士和中华铁血情都见不到。那河马只好很失望的回到客栈把事情向小笨匪通报,小笨匪告诉他不要着急,要他耐心等待,迟早有一天可以向骨哲他们高明实情,再则现在也没有证据证明那个松岛就是瞄准。

可是小笨匪和河马的那番谈话全部被嘎子听到,嘎子心里一直在疑问:“到底谁是瞄准?小笨匪总是怀疑那个松岛将军就是瞄准,可是那个松岛将军是昭勇将军的心腹爱将,如果昭勇将军的心腹爱将是金国奸细的话,那此事可是非同小可。那昭勇将军是朝廷二品大将军,如果没有证据就冤枉他的心腹爱将是金狗,那可是杀头的罪名啊!”

然而嘎子根本没有想到,一场危险正在向他逼近。

距离比武还有三天,自从两天前和冰梦火一别之后,嘎子还真有点想念那个才华横溢的小兄弟,毕竟嘎子出身卑微,自幼父母双亡,从小就是一个流浪儿。后来他加入丐帮习得武功,当金狗南犯之时,嘎子毅然从军,后因为屡立战功才被都督提拔为心腹爱将。因为他的出身的缘故,他从来就没有遇见过这样一个知己,自从那天和冰梦火见面之后,虽然他被人家小兄弟戏弄一番,还让他破费了一百两银子,可是他却一点都不心痛这些银子,毕竟人生难逢知己。而且那个冰梦火居然还给他付了房租,还送了他一笔金子,嘎子只觉得心里十分温暖。

“小兄弟,你在哪里呢?嘎子真的很想再见到你啊!”嘎子心里默默念道。正当嘎子在胡思乱想的时候,突然门外响起敲门声。

嘎子走到门口开门一看,只见一个陌生人站在门口,那个陌生人递给嘎子一封信道:“这是一个小公子让我给你的信。”

一听说一个小公子给自己的信,嘎子心中一喜,他还想要问什么,那个陌生人却说了声“告辞”便离去。嘎子回到房内后打开信一看,只见上面一行娟秀的小字:“嘎子哥,今晚戌时在灵隐寺飞来峰后面等你!”落款写着:“冰梦火”。

嘎子一看这封信,心中大喜:“小兄弟啊小兄弟,你为何要约我晚上在城外见面呢?难道在这里不能见面吗?也罢,人家小兄弟那么晚把我叫出去肯定是有什么事情,我去便是了。”

其实,这信根本不是冰梦火所写,而是瞄准通过手下人找了店小二得到冰梦火的字迹,而偏偏那个西北洗胡沙又能模仿别人的笔迹写字,就写了这封信,让蓝卒子带给嘎子,嘎子还信以为真。

到了晚上戌时,嘎子早早就到了灵隐寺后面的飞来峰。他在那里左等右等,却没有看到冰梦火的踪迹。正在此时,白天送信的蓝卒子又出现了,蓝卒子走到嘎子面前道:“这位大哥,你的那位小兄弟在山后等你,你跟我来吧。”

嘎子哪里有考虑那么多?他跟着那人往后山走去,越走前头越是荒凉,四周数里连个人影都没有见到。嘎子见不对劲,他心生狐疑问道:“这位兄弟,怎么带我来这个地方?我那小兄弟那么晚了一人来到这荒山野岭的地方干吗呢?”

蓝卒子道:“你跟我走就是了,不会有错的。”

又走了两里路,那蓝卒子突然转头道:“哈哈哈,嘎子啊嘎子,你做梦都不会想到吧,你今天就要死无葬身之地啊!”

嘎子大惊,他连忙拔出佩剑。那蓝卒子亮出武器,却是一对镔铁判官笔,那对判官笔长度仅仅七寸,乃是短得不能再短。然而这短判官笔中却暗藏玄机,这支判官笔其实全长二尺八寸,共有四节,每一节长度七寸,一按机关,便可以一节一节的伸出来。嘎子不知道那判官笔内有玄机,他见眼前此人使用兵器长度仅仅七寸,俗话说一寸短,一寸险,因此每一招都是欺身进搏,凶险万分。那人武功必是十分高强,嘎子不敢怠慢。

蓝卒子一招穿喉向嘎子刺来,嘎子挥剑抵挡。那蓝卒子却一按机关,那判官笔猛然长出七寸!猛然长出的判官笔向嘎子咽喉刺来,幸亏那嘎子武功高强,他一招后翻,躲避过那凶险的一招。蓝卒子又一招双蝶舞花向嘎子打来,嘎子挥剑砍杀,那蓝卒子根本就无法近身搏杀。突然蓝卒子又一按机关,那判官笔猛然又长出了七寸!原本判官笔距离嘎子不到五寸,这突然长出的七寸正是点在嘎子的天突穴!那天突穴是一大要穴,一旦被点中非死即伤。谁知那嘎子武功极其高强,居然又躲过这极其凶险的一招。

蓝卒子见第二招失败,他又施出第三招:仙女引针向嘎子刺去。嘎子挥剑砍去,挡住一支判官笔,另外一支判官笔却向他膻中穴刺来,等到判官笔到了面前时蓝卒子再按下机关,那判官笔又长出七寸!这招威胁极大,不是武艺惊人之士难以躲避。然而那嘎子十分得了,再次让他躲避过这极其凶狠一招。蓝卒子的三招狠招已经用尽,他的判官笔已经不能再长。而那嘎子力道强劲,一招比一招有力,那个蓝卒子打得气喘吁吁,渐渐抵挡不住。

正在此时,突然背后传来一声大吼:“你让开,让我来!”

蓝卒子听到是西北洗胡沙的声音,他连忙让开。只见西北洗胡沙拔出九天玄铁宝剑冲至嘎子面前。嘎子见那剑闪烁寒光,看起来锋利无比,他不敢怠慢,连忙挥舞佩剑去抵挡。当下两剑相碰,却听到“当”的一声,嘎子的佩剑应声折断!

那西北洗胡沙又一剑砍来,嘎子见那剑无坚不摧,剑气锐不可当,他哪里刚硬去接招,只好连连躲闪。而那蓝卒子见嘎子失去兵器,也挥舞这两支判官笔向嘎子杀去,一时间嘎子只有躲闪根本没有任何还手的机会,形势十分凶险。嘎子见势不妙,连忙拔腿便跑。

蓝卒子和西北洗胡沙在后面追赶,嘎子跑不了多远,突然树上掉下一张大网,把嘎子罩住。原来,西北洗胡沙和蓝卒子早就在树林里布置好了两个手下,等嘎子落败逃去,就用网把他罩住。而嘎子早已失去佩剑,本来还能用剑砍断大网的,此时只能眼睁睁看着西北洗胡沙一剑刺向自己。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