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地凸击 第二章 两军对峙 11、裸奔的子弹

菊月箫人 收藏 11 5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4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42.html[/size][/URL] 11 “连长,敌人运动上来了!”全神贯注盯着前方的匡正义突然喊一声。 “准备战斗!”雷鸣断然下达了命令。“70米,60米,55米……雷鸣默默地估算着距离,等敌人运动到三十米左右的距离时,他猛然一声大喊,“打!” 哒……哒……哒……一排子弹飞了过去,随着枪声,五六小日本个士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42.html


11

“连长,敌人运动上来了!”全神贯注盯着前方的匡正义突然喊一声。

“准备战斗!”雷鸣断然下达了命令。“70米,60米,55米……雷鸣默默地估算着距离,等敌人运动到三十米左右的距离时,他猛然一声大喊,“打!”

哒……哒……哒……一排子弹飞了过去,随着枪声,五六小日本个士兵倒了下去。

敌人迅速还击,子弹嗖嗖嗖地飞过来,如骤雨一般,溅落在五号掩体前的石壁上,击打得石屑纷飞。

火炮怒吼。

机枪喷射。

手雷飞舞。

榕树周围枪炮齐鸣,浓烟滚滚,榕树下各种早已压满怒火的轻重武器,一起拼命的吼叫起来,密如飞蝗的枪弹,带着死亡的呼啸,在小日本鬼子的头顶上,脚下爆炸开来。

一号掩体的毛中充杀红了眼,看见一股被三号掩体强大的火力打散了的日军士兵,一个个猫着腰正朝一号掩体这边闯过来,索性端起冲锋枪冲出掩体,也顾不得竹子桠桠一条一条弹抽在脸上的痛,穿过毛竹林,好似从天而降突然出现在这股日军的面前,还没等鬼子明白是怎么一回事,毛中充迅速扣动扳机,一梭子扫射过去,四五个鬼子应声倒下,另外的几个鬼子好像忽然明白什么似的,急忙趴在地上,乓勾儿——乓勾儿——慌乱地反击。

毛中充几步跨过去靠在一个大树上,摘下腰间的手雷,拉动引信,瞄准那几个士兵的中间投掷过去,“轰“的一声巨响,余下的那几个日本士兵被炸得四散五飞。

他刚要往回撤退,一排子弹从他的头顶飞了过来,他猫身一看,在四十多米远的树枝上面,有几面日军猩红的“膏药旗”在晃动,一团团火舌就是从那儿喷射出来的。

“他妈妈的,来吧!老子也来穿穿你们的衣服。”毛中充解下皮带,脱下外套,扒下鬼子身上的衣服和钢盔穿戴好,蹲在树下,压了满满一弹夹子弹,匍匐着向敌人爬去。

离树上的那几个敌人只有二十几米了,哒哒哒的一梭子弹溅起毛中充身边的落叶和泥土,情急之中,他就势一滚,滚到一根树底下,地上的荆棘在他脸上留下一道道浸血的划痕,只要能消灭鬼子,这点苦算什么!他继续向前挪动身子,想靠近一点,也许敌人看清楚自己的这身衣服就不会开枪了,然后再打鬼子一个措手不及。

毛中充颇是窃喜自己的鱼目混珠之计。

可他哪里想到——这是刚村一宁大队长在连续进攻榕树屡屡惨败之后,在龟田正雄那儿立下了军令状,不打一个翻身仗,就得剖腹自尽,以谢天皇!刚村一宁气黔驴技穷,急败坏之下,在榕树阵地前四十米地方的大树上专门设下的督战火力点。刚村一宁严令士兵只能往前冲,不能后退,否则格杀勿论,并且丧心病狂地用铁铐把督战火力点这几个士兵的脚铐在了树枝上了。

敌人的三挺机枪的交叉火力封锁了日军士兵想要后退的道路。

爬到十几米远的地方,毛中充猛然站起来,刚要举枪射击,忽然身子一歪跌倒了,他低头一看,胸口和左臂都中弹负伤,鲜血直流,他吃力地举起冲锋枪向敌人的机枪打了一梭子子弹,敌人的机枪不叫了。只听见哗啦啦一通响,几具日军尸体倒悬在树枝上,像刚刚屠宰的猪悬挂在挂钩上,脚丫开,双手下垂,鲜血顺着手指滴滴嗒嗒,张开的嘴和瞪大的眼睛上神情愕然。

“老毛,干得好!你让狗日的小鬼的机枪都变成哑巴了!”王光荣端着冲锋枪冲了过来兴奋地大叫道。他没有听到毛中充的回答,跑近了一看,躺在地上的毛中充不仅胸口和左臂中了弹,腰部也受了重伤。

王光荣把毛中充扶到树底下,让他半躺着,准备为他包扎,毛中充艰难地挥了一下手,然后吃力地解开身上的子弹夹,对王光荣说:

“拿……去……打……狗日的……小日本……快,快……撤退,保住……保住……阵地……”在他说话的时候,血顺着伤口渗了出来,浸入莽莽丛林隐天蔽日下的层层落叶覆盖着的冰凉大地。

五号掩体前。

匡正义扫到了五六个鬼子后,后面的鬼子更是发疯似的扑来。

“轰”的一色巨响,一发炮弹落在掩体前,掀起的枯枝败叶像溅起的水浪,尔后哗啦啦落下来。

滚滚的浓烟,升腾、放大、膨胀,如一只魔瓶里的怪兽,在空中张牙舞爪……

匡正义不时地扣动折板机,愤怒的子弹带着尖利的呼啸向正前方的树林里奔泻而去。

浓浓的烟雾遮住了他视线。

与其盲目扫射,不如主动杀敌。

匡正义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摸出掩体,又向前爬了几步,匍匐在一块巨石后面,冒出头一看,树林前面有一挺机枪正在向这边射来,子弹打得树枝哗哗作响,猛烈的火力压得匡正义抬不起头来,过了一会,敌人的机枪停了。

奶奶的!你他妈的换子弹啊!

他抓住这个有利时机,纵身跃起,哒哒哒一梭子打了过去,敌人的机枪手身子一歪,栽倒在地上,机枪摔在一边,再也发不出声音了。

应该把那挺机枪缴获过来!匡正义情不自禁的那样想。

他正要绕过那块巨石向前冲,听到身后雷连长在厉声地叫喊道:“注意你的左方——有掷弹筒手!你狗日的快给老子回来!”

雷鸣发现了敌人掷弹筒发射的地方就在巨石左方的不远处,那儿正是四号掩体射击孔的射击死角。

几个日军射手正在拉动掷弹筒击发杆,另外几个弹药手忙着打开弹药箱,准备将弹药从筒口装入。

匡正义听到雷鸣的叫喊声,也发现了那几个掷弹筒手,迅速瞄准!射击!

——没了子弹!

匡正义慌了!

两个日军掷弹筒手正左手握住发射筒,根据目标距离在转动着手柄,根据瞄准线对着巨石这边进行概略瞄准。

千钧一发!命悬一线!

就在日军掷弹筒手即将拉动击发机上的皮带将榴弹射出的时候,雷鸣一声大喊:“火焰喷射器给老子上,干掉那帮狗娘养的!”

火焰喷射器多用来消灭掩蔽部、沟涧、防空洞、工事、暗堡中的有生力量和歼灭近距离战斗中的敌人,燃烧摧毁易燃易爆物品,其喷出的流态火焰射流能从装甲目标表面的一些开口,流入车体内部(比如车辆、坦克等)引燃其燃料或弹药,从而使装甲目标失去功能甚至被完全摧毁。喷射时油料集中性好,不易分散且燃烧猛烈,温度高达800——1300摄氏度。

他话还没有落音,只听见“嚯”的一声,火焰喷射器吐出一条巨大的火龙,张开血红的大口,翻滚着熊熊的火浪奔涌而去。

火海里,日军掷弹筒手在翻滚、扑跌……

一阵阵凄厉的惨叫声,伴随着烧焦的腥胡味儿,氤氲在林子里,飘散,回旋……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