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班长

迷彩女生 收藏 0 1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前言:按军衔排列班长是最小的一个官,用军事术语来形容班长就是兵头将尾。可是在我们的眼里班长的权力是至上的。我刚来那会儿总管班长叫老师。


班长是北京人,中等的个,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之所以用炯炯有神来形容,是因为我们常常不敢正视她的眼睛。尤其是当你有事犯在她手上的时候,那射过来的目光足以穿透你的后脑勺。

还记得那年冬天,我们像一群刚从窝里飞出的小鸟,来到那个海岛。

车子盘山而行,快到营区时,我们惊喜的发现,半山腰有块突出的平地,那里可以一览无余的看到大海!更另我们惊喜的是那儿就是我们将来的训练场。天哪!大海、军营、女兵多么美妙的组合!(可是,后来班长说我们是来训练的,不是来看风景的,好个没情调的班长。


班长第一次出现在我们面前,是在晚饭前。只见她进门后,清清嗓子,很官僚也很可笑。


"我叫马文,从今天起就是你们一班的班长。我希望在以后的工作中大家能够相互配合。现在大家先简单的整理一下内务,晚饭后再把各自从家带来的零食全部消灭掉。明天正式开训。”


好历害的班长,不知谁嘀咕了一句。


第二天,正式开训了,我们站在那块可以看到大海的操场上。班长一开始就给了我们一个下马威。她居然先叫我们站二个小时的军姿。当过兵的都知道练军姿是怎么回事。就是在凛冽的寒风中站着,一动也不许动。就算有蛇爬进你的裤腿也不能动丝毫。(这是班长的原话)。


当时就有三个倒下了,眼睁睁地看着她们被卫生队抬下去的时候,我的眼眶湿润了。

从军的第一步从此迈开。

回到宿舍时,我们已经累得上不了床了。


拿出信纸给父母写封信,这是我与父母的约定。铺开信纸,刚写上爸妈两个字,大滴的眼泪便刷刷的流了下来。很快宿舍里的女孩子全都哭了。我们这群刚离开窝的小鸟开始想家了。


班长是气急败坏的冲进来的。

“哭什么哭?你们是来当兵的还是来游山玩水的?谁不都是这样过来的?不许哭,谁哭,立马给我走人。”

这一招,很毒也很奏效。班长竟然还规定我们以后只能在休息日写家信。她实在太没人情味了。

在以后的训练中,班长对我们总是特别严格。大家好像都不喜欢她。背后甚至有人断言她将来肯定嫁不出去。


不过,她也有让我们佩服的地方。每次空中有军用飞机飞过时,班长不用抬头就可以准确的说是这架飞机的型号与性能。有一次飞机飞过时她甚至知道那是北京良乡机场的飞机。真是绝了。后来我们才知道,她的老爸就是飞行员。班长从小就在军用飞机的轰鸣声中长大的

时间长了,我们被班长训皮了,队列动作也经常在全团会操时拿名次。班长有时也会偶乐露出柔情的一面。


最喜欢每天晚上洗濑时,班长会一边把脚泡在滚烫的热水中,一边跟我们讲一些她以前当新兵的趣事。桔黄的灯光将班长的脸映照的份外温柔。


当过兵的人都有过紧急集合的经历。而我们的第一次却是这样深刻而难忘。


那是一个全团性的紧急集合。当尖锐的哨声划破天际时,我们都还在沉沉的睡梦中。班长一边打背包,一边大声命令我们动作快点。我几乎是从床上跳下来的,美锐好像懵了,她是班长从床上拽下来的。我们以最快的速度集合在训练场上。现在想来如果当时有摄像机跟踪拍摄的话,一定会有许多人看得笑掉大牙的。只见有的人是拎着裤子还在到处找皮带;有的人是一只脚穿着拖鞋,一只脚穿着解放鞋;还有的人跟本就是披着一床被子站在那里的。(不好意思,我就是那个披着一床被子的不争气的)。接下去是5公里的越野行军。海岛冬天的寒冷是可想而知的,但我们一个个都跑得汗流颊背。更何况我还披着一床被子。相信当时很多人都看见一个披着一床被子的女兵在到处乱窜。

很快在穿越树林子时我掉了队。当我被别人从树林里捡回来时,班长已经快急疯了。我们俩是哭着抱成了一团。为此班长还被连长狠狠地训了一顿。不过,班长在我们面前倒是只字未提,好像一切都不曾发生过。再后来,我们以过硬的训练成绩结束了百日大训。分别的时候,我们约定十年后北京再见。班长那回哭得最凶了。再再后来,我们大都也当了班长。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