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胆英雄”刘玉堤——记空军一级战斗英雄、北京军区空军原司令员刘玉堤将军

迷彩女生 收藏 2 1231
导读:人物简介:刘玉堤,"空军一级战斗英雄"。在抗美援朝战争中击落敌机6架,击伤2架,曾在一次战斗中一举击落敌机4架,创志愿军空军一次空战个人战绩最高记录。以大胆泼辣、英勇顽强的战斗作风著称。荣立特等功一次,并荣获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二级国旗勋章。1988年被授予空军中将军衔,曾任北京军区副司令员、军区空军司令员。   5月初夏,我们在位于京城龙潭湖畔,闹市里一座幽静的小院中,见到了刘玉堤将军。这位曾经搏击长空、弯弓射雕的英雄如今已80岁高龄,岁月把他的一头青丝染得花白,却磨不掉一脸的英武。提起半个世纪

人物简介:刘玉堤,"空军一级战斗英雄"。在抗美援朝战争中击落敌机6架,击伤2架,曾在一次战斗中一举击落敌机4架,创志愿军空军一次空战个人战绩最高记录。以大胆泼辣、英勇顽强的战斗作风著称。荣立特等功一次,并荣获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二级国旗勋章。1988年被授予空军中将军衔,曾任北京军区副司令员、军区空军司令员。


5月初夏,我们在位于京城龙潭湖畔,闹市里一座幽静的小院中,见到了刘玉堤将军。这位曾经搏击长空、弯弓射雕的英雄如今已80岁高龄,岁月把他的一头青丝染得花白,却磨不掉一脸的英武。提起半个世纪前的那场战争,他依然慷慨激昂,侃侃而谈,不时用手指有力地敲击着桌子,间或还发出一阵阵豪爽的笑声,好一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的英雄气概。


初战歼敌



1951年10月21日,刘玉堤所在的空3师,开赴前线,进驻安东(今丹东)浪头机场,参加抗美援朝作战。这一年刘玉堤28周岁,却已和中国的航空事业结下了10年的不解之缘。


从1941年被选调到延安,进入刚成立的,专门培养航空技术人才的第18集团军工程学校学习。到1946年,从延安辗转来到东北,在我军第一所航校里,开始正式学习飞行。再到1951年来到抗美援朝前线参战。整整10年的时间,他亲身经历着人民空军从无到有的创业,其间几次险些与自己心爱的飞行失之交臂,他学过木匠、修过机场、当过机械师,但最终从一名八路军侦察参谋,成长为一名人民空军第一代喷气式战斗机飞行员。


此时,刘玉堤虽已升任空3师7团1大队大队长,却和他的战友们一样,在喷气式战斗机上的飞行时间只有15小时,毫无战斗经验,空战对他们来说甚至还是一个"谜"。而他们的对手,当时号称最强大的美国空军飞行员,许多飞过上千小时,参加过第二次世界大战,在技术和经验上都占有明显优势。


不过刘玉堤依然信心十足:"我们从事的是正义的反侵略战争,有高度的政治觉悟,虽然飞的时间很短,只要在战斗中机智勇敢,就能发挥自己的技术和飞机的优良性能,实现'飞上去,把敌人打下来'的决心和理想。"在一篇回忆文章中刘玉堤这样记述了自己临战时的心情。


1951年11月10日,刘玉堤终于迎来了自己的首次空战。


上午10时26分,我雷达情报显示,敌机两批32架轰炸机,由南向北直扑平壤。刘玉堤驾驶着战鹰和空3师7团24架飞机一起起飞迎战。


"敌机在安州附近,注意搜索!"升空不久,无线电里传来地面指挥所通报。机群随即向安州东南飞去。


机舱里,刘玉堤二目圆睁、全神贯注,高度警惕地搜索着目标。


"报告!清川江上空有敌机!"刘玉堤果然首先发现了敌情。


"下降高度至7000米,准备攻击!"领队指挥员、副团长孟进一声令下,我机群和敌机战到了一处。


激战中,刘玉堤发现两架敌机慌张地下滑企图逃跑。好机会!他猛一推杆,追了上去。


敌机就在眼前,已经进入了他的射程,盼望已久的杀敌机会终于来了!打!他一时难以抑制自已发现战机的激动和急于歼敌的迫切,在800米的距离上就开了炮。敌机被击中,却并没有被击落。眼睁睁看着被击伤的敌机又跑掉了,刘玉堤实在是有些不甘心,来不及多想,他掉转机头,又对准了另一架。一推机头,向敌机扑去。敌机已进入了射程,他却还没有开炮。"刚才射击距离远了,这次靠近再打。"他正想着,敌机一个半滚,从他的右下方溜走了。


接连的两次攻击,一次"鸡飞",一次"狗跳",都没有成功。没有沮丧,也来不及懊恼。他拉起飞机,跃入高空,再去寻找新的战机。


忽然在肃川附近,又发现了一对敌人的双机。他迅速咬住其中的一架,看准机会,就给他几炮。可连续几次攻击之后却发现那架敌机还在眼前晃来晃去。这下刘玉堤愤怒了,却还是有意识地控制住自己的情绪,暗暗地提醒自己:吸取刚才的教训,逼近了用光环把敌机套得准准的再开炮。400米、300米……当逼近到200米的距离时,他几乎使出了全身的力气,按下了炮钮。


刹那间,敌机机翼断成了两半,身子一歪,栽了下去。"打掉了!74号打掉一架!"刘玉堤大声报告,声音里是抑制不住的兴奋。


话音未落,他已脱离了攻击,爬高抢占了有利位置,投入了新的攻击。结果又一架敌机在刘玉堤的炮口前一晃,就被他一阵猛烈的炮火揍了下来。


初战归来,刘玉堤的74号战鹰上就添上了两颗鲜红的五星。"在实战中锻炼,在战斗中成长。"刘玉堤和人民空军年轻的飞行员们一起,在战火的洗礼中迅速地成熟起来。


独闯敌阵


1951年11月23日,一个平常的日子,可就在这一天,刘玉堤创造了一次空战击落敌机4架的个人空战最高纪录,在他的战斗生涯中、乃至在人民空军的空战史上,留下了辉煌的一笔。


这天,12时45分,志愿军空军指挥所发现美国空军F-86、F-84、F-80等飞机6批116架,高度7000米向北进犯。12时53分,刘玉堤所在的空3师7团受命起飞24架飞机迎击。美机群进至肃川和清川江地区,其战斗轰炸机开始降低高度轰炸扫射地面目标。正是寻着地面朝鲜村庄升起的火光浓烟和高射炮射击升起的烟云,刘玉堤发现了8架敌F-84战斗轰炸机,干完了坏事,正悄悄地溜向海面上空。好好的一个村庄被你们这群强盗给毁了,还想逃?刘玉堤率领第二中队扑了上去。


敌机群发现遭到攻击,立刻东倒西歪,四散奔逃。刘玉堤和僚机飞行员王昭明驾机紧紧咬住一对敌机,向海面上空追去。


海面上空,头上是天,脚下是海,海天一色,分不出上下。从没有经过海上飞行训练的刘玉堤,为了抓住战机,毫不迟疑、穷追不舍,一直追到了海面上空五六公里。


当他瞄准其中一架正要开炮的时候,这两个狡猾的敌人使出了一个险招--海上超低空飞行,一个附冲扎了下去。而此时前面的6架敌机,也猛然来了一个上升急转弯,调过头来咬尾。刘玉堤回头看看,自己的僚机,正紧跟在后面掩护,便果断地一推机头,一个急俯冲,从2000米高空,急追而下。


敌人可能也大出所料,在不可能经过这种训练的情况下,中国年轻的飞行员,竟然也有如此胆量,做出如此危险高难度的战术动作。敌机还在下降高度,一米、两米、三米……刘玉堤尾随其后、步步紧逼。眼看就要贴近海面了,敌人双机终于沉不住气了,慌忙把飞机拉起。机会来了,就在他们刚要转弯的时候,一直紧随其后的刘玉堤开炮了,分别在距敌机440米和130米处连续快速攻击,连发命中。顷刻之间,敌人双机起火堕入海中。


说时迟,那时快。几乎在同时,刘玉堤的无线电里传来了僚机飞行员王昭明的声音:"6架敌机从后面咬上来了!"来不及为刚刚取得的战果高兴一下,他们就又与敌机战到了一处。敌众我寡,他们两个人都要分别对付多架敌机,一阵冲杀之后,被敌机冲散了,刘玉堤只好单机寻找战机。


他转弯上升高度到3500米,从海上回到永柔以北地区上空。又发现7架敌机在轰炸铁路。刘玉堤单机发起攻击,速战速决,又击落一架敌机。


返航途中,在到达清川江口上空时,他又发现前方黑压压的一片敌机,大约有五六十架,正盘旋在海湾上空,准备返航。看样子毫无戒备。"好机会!"打他一个措手不及。面对数十倍于他的敌机,他毫不畏惧,风驰电掣地扑了过去,悄悄地盯住了敌机群最后的两架敌机。1000米、800米,距离越来越近。400米,敌机已经进入了他的射程,他还是没有开炮,他要一次开炮就把敌机打个机毁人亡。终于敌机发现了他,双机陡然分开,各奔东西。刹那间,刘玉堤当机立断,一拨机头,瞄谁了敌僚机,距离150米开炮,敌机当即中弹,凌空爆炸。


庞大的敌机机群,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击惊得乱做一团,惊魂未定,又一窝蜂蜜地拥上来围攻刘玉堤。此时的刘玉堤偷袭得手,乘势向左转,从敌机群中猛穿而过,紧接着一拉操纵杆,抬起机头,一个燕子钻云,跃升到8000米高度,扬长而去,安全返回基地。


这一仗,空3师7团取得了7∶1的战绩,创造了一个成功的战例。刘玉堤也在此后不久收到了空军党委、空军司令部为他发来的嘉奖电:


"刘玉堤同志:


"庆祝你创造我志愿军空军击落击伤敌机的新的记录。希望你很好研究经验,更加改善方法,结合英勇精神,在将来的空战中,争取更大胜利,并锻炼成为智勇双全的空军指挥员。"


此后,在刘玉堤将近40年的军旅生涯中,他发扬在战斗中形成的大胆泼辣、勇敢顽强的战斗作风,当师长,被空军党委树为师长标兵;当副军长,参加保卫祖国领空战斗,指挥部队三战三捷,击落敌机十一架;当北京军区空军司令员,参加指挥华北军事演习和国庆35周年阅兵。在每一岗位上都留下了一连串骄人的战绩。


解甲归田


1990年,刘玉堤主动向空军党委提出申请,要求从领导岗位上退下来,让更年轻的同志来挑起重担。


如今的刘玉堤以"龙潭居士"自居。搞体育锻炼:游泳、钓鱼、打台球、掷飞镖,参加广东"政协杯"台球友谊赛,与全国政协副主席叶选平一起获得并列第三名;搞艺术收藏和创作:石艺、根雕、篆刻、书法,现为中国扇子艺术学会名誉顾问,北京老年书画联谊会顾问。有趣的是将军能书,夫人善画,二人珠联璧合,还常以书画互赠共勉,如此雅兴,令人羡慕。


然而所有的这些还都只能算是将军抽空搞搞的"业余"文化活动,作为第三、四、六、七届全国人大代表,第七、第八届全国政协委员,他的生活并不清闲。近些年,他多次参加三峡工程、南水北调等国家重点项目的提案工作,几乎每次都要亲赴实地进行考察。


其实无论走到哪里,将军最关心的还是空军,最爱谈的还是飞行。按照将军夫人的话说,就是"一见到飞行员就走不动道儿,一听见飞机响就兴奋得睡不着觉,职业病!"


某飞行学院请他去给毕业学员讲课,院领导考虑到他的身体情况,只要他讲一个小时,他却一口气讲了三个小时,没有休息。"敌人没什么了不起,我当时只训练了几十小时,就能一次打下来4架,你们现在条件这么好,一定比我强!"他在上面慷慨激昂,学员们在下面掌声不断,笑声不断。


1999年8月,他专程去了一趟内蒙古锡林浩特某雷达营,一个班一个班地看望新战士,至此,离职休息以后的刘玉堤把北空团以上的部队又再走了一遍。他说到每一个单位再看一看,算是告个别,也算是还了自己一个愿。


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