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厥王子是大唐战将:收复西域的主帅

狼烟007 收藏 0 215
导读:[size=16]公元640年,农历五月。 中原汉人的眼泪流下来,外族使节的血淌下来——按照本民族传统,他们割发、划脸、伤耳,为“天可汗”送行。突然,一位高鼻深目的突厥人,从满地鲜血中走出,自残毁容的脸上一片哀恸。他恳求新皇李治,允许他自杀,殉葬于李世民陵前。 李治认识他——突厥王子阿史那社尔,却在李世民的麾下征战13年,踏平了辽阔的西域。 他是唐人。   11岁当首领 柔和的中原,强悍的邻居。 隋末,游牧民族突厥,纵横草原,从朝

公元640年,农历五月。


中原汉人的眼泪流下来,外族使节的血淌下来——按照本民族传统,他们割发、划脸、伤耳,为“天可汗”送行。突然,一位高鼻深目的突厥人,从满地鲜血中走出,自残毁容的脸上一片哀恸。他恳求新皇李治,允许他自杀,殉葬于李世民陵前。


李治认识他——突厥王子阿史那社尔,却在李世民的麾下征战13年,踏平了辽阔的西域。


他是唐人。


11岁当首领

柔和的中原,强悍的邻居。


隋末,游牧民族突厥,纵横草原,从朝鲜半岛,一直打到东罗马帝国的边界。此时的李世民,还腾不出手来,他正在替父亲李渊打江山。和大大小小的“军阀”一样,他只好向突厥称臣进贡。


但突厥在李世民的心里挂上了号:王姓“阿史那”,兄弟三人,轮流坐庄,是为始毕可汗、处罗可汗、颉利可汗。只不过,李世民没有想到,处罗可汗的幼子阿史那社尔,竟会与他的贞观盛世命运相连。


那是公元617年左右,11岁的阿史那社尔,成了部族首领,统治铁勒、回纥这些小民族。照说,天高可汗远,大可以走吃喝玩乐、骄奢淫逸的王子路线。可他“在位十年,无所课敛”,甚至说出了“部落既丰,于我便足”的深刻道理。突厥王族的小男孩,聪明得很啊。


社尔的老爸和叔伯,可顾不上他,趁着隋末大乱,都在忙着一件事:南下侵略。


他们蹂躏中原农田,掠走上百万平民当奴隶,突厥大帐里传来了得意的狂笑。小社尔皱皱眉头,跑上前去说,“不要再打仗了”,长辈们没人理睬他。过了10年,叔叔颉利可汗要去打唐朝,顺手就把社尔带上了。


这一次,可真够颉利自鸣得意——他打到了长安城下。


刚刚当上皇帝还不到20天的李世民,竟然被逼得无奈,亲自出马,来到渭河旁边,与颉利可汗签下了“渭水之盟”,大意就是你退兵、我进贡、互不相犯云云。


谁也不会相信这种陈词滥调。颉利不会,李世民更不会。贞观时代开启,他励精图治,也在心里记仇。


但是清澈的渭水边,却有一个人,被李世民仅率六骑、虽万千人吾往矣的气势深深震撼——这是阿史那社尔第一次遇见李世民,他并没有觉得自己是站在胜利者的队伍中,相反,他的眼睛和渭水一样清澈。


回到草原后,突厥就出了内乱。看透了这一切的阿史那社尔,离开家乡,单枪匹马来到了西域,把大半个新疆都纳入了他的统治之下。他收拢了十几万精兵,尊号“都(答)布可汗”。


走投无路了。社尔一声叹息,看着身后残留的万名部众。突然,渭水边的一幕闯入脑海,他的眼睛亮了——到中原去。


贞观十年,突厥王子阿史那社尔,率部归唐。


他的部落被安置在甘肃灵州,他只身一人入长安,把自己的命运拱手交给已经大胜突厥的李世民


要为皇帝殉葬


李世民的开国名将,大多死得很早。贞观后期,环顾四周,李世民有点惆怅:现在,只有这个年轻的突厥将军阿史那社尔,是可以倚重的人才了。


贞观十九年,李世民亲征高句丽。“驻跸之战”中,阿史那社尔冲锋在前,身上屡次中箭,他拔出箭头,不下火线。有了这样不怕死的人,他的下属勇气百倍,人人立功,受了重赏;


贞观二十年,大唐击破了漠北的薛延陀汗国,阿史那社尔是主要领军大将。凯旋时,李世民看着这位仪表出众的突厥王子,高兴坏了,任命他为外交部长兼国宾馆长——鸿胪卿。阿史那社尔一跃进入政府高级官员之列;


贞观二十一年,继李靖之后,“天可汗联军”要选新的总司令了。结果令人大跌眼镜,这个被一干将军当作人生追求的职位,落到了阿史那社尔头上。李世民宣布,出征西域、对阵西突厥的昆丘道行军大总管,就是这个突厥人。


当场就有人嘀咕:一个突厥王子,又统治过西域,带的兵还是铁勒族的十三部兵马和突厥族的十万骑兵,这一去,还不是天高皇帝远,叛唐自立?


李世民的耳朵,对这些废话好像有自动过滤功能。他登坛拜将,将统兵的鱼符交给了在身边十余年的突厥王子,目送他离去。


于是,十几万的“大唐天可汗联军”开到天山山脉。一群“大杂烩”的各族士兵,奋勇征战。冲在最前面的,还是个高鼻深目、异族脸孔的唐人,阿史那社尔。


他们情同手足,只有一个共同的族名:大唐。破处月、处密、占龟兹都城、大拨换城五座城邦、击退西突厥军队于碎叶川西、虏龟兹国王和贵族,押于阗国王入长安……


这一战,震动了整个西域中亚,700多座城市争先恐后地归附,疏勒、于阗、安国抢着要来劳军。于是,阿史那社尔很聪明地,在西域设“四军镇”,高调宣布“主权在唐”。大唐的疆界,推进到帕米尔高原和中亚。分离400年后,大漠绿洲、天山雪岭又一次回归中原的怀抱。


但是,对于李世民来说,这场集大成的胜利,来得太晚了。


贞观二十三年,阿史那社尔凯旋之时,李世民已在弥留之际。五月,“天可汗”与世长辞。阿史那社尔的胜利,竟然成了贞观舞台上的最后一座巅峰。


他为皇帝而战,却眼睁睁看着皇帝闻捷报而死。阿史那社尔的心情不堪想象,他做了毕生之中,最像突厥人一件事——毁容自残,请求殉葬。如此刚烈和奔放。


新皇李治动容了。他没有答应阿史那社尔,但把他和贞观年间归附的其他13位外族君主的模样,雕刻成“深目大鼻,弓刀杂佩”的石像,树立在李世民的昭陵墓道上。


六年后,阿史那社尔病逝。这位一生飘零的突厥王子,至死也没有选择回家,他终于长伴昭陵了——在众多陪葬武将中,他的墓,离李世民最近……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