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密“解放台湾”计划搁浅的台前幕后

狼烟007 收藏 0 656
导读:[size=16]朝鲜局势日趋紧张,中苏力主避免冲突 1945年8月,苏军解放了北朝鲜。而后,金日成在苏联人的帮助下,在北朝鲜建立了劳动党领导下的政府。由于在美军占领下的南朝鲜也建立了反共的李承晚政权,南北朝鲜之间形成了严重的对立。1948年底,为迫使美军撤离,苏军首先撤出了北朝鲜。然而,苏军撤走之后,半岛的局势却日趋紧张,从1949年1月1日到4月15日,南朝鲜军队就37次在三八线挑起军事摩擦,并且秘密向三八线附近调集了多达41000人的军队。北朝鲜政府压力极大。 出于安全的需要,还在1948年12月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朝鲜局势日趋紧张,中苏力主避免冲突

1945年8月,苏军解放了北朝鲜。而后,金日成在苏联人的帮助下,在北朝鲜建立了劳动党领导下的政府。由于在美军占领下的南朝鲜也建立了反共的李承晚政权,南北朝鲜之间形成了严重的对立。1948年底,为迫使美军撤离,苏军首先撤出了北朝鲜。然而,苏军撤走之后,半岛的局势却日趋紧张,从1949年1月1日到4月15日,南朝鲜军队就37次在三八线挑起军事摩擦,并且秘密向三八线附近调集了多达41000人的军队。北朝鲜政府压力极大。

出于安全的需要,还在1948年12月和1949年1月,金日成就两次向苏联方面要求缔结朝苏友好互助条约,和提供武器援助。考虑到美国可能会以此为借口攻击苏联有意永久分裂南北朝鲜,苏联没有同意金日成关于迅速缔结朝苏友好互助条约的提议。但根据苏联驻朝鲜大使史蒂科夫的报告,斯大林批准了由苏联远东军向朝鲜提供军事援助的计划。只不过,这一援助主要还只是些轻型武器。

1949年3月,金日成率朝鲜党政代表团对苏联进行访问期间,与斯大林直接讨论了有关北朝鲜的安全问题。对此,根据苏联大使和在朝鲜的军事人员的报告,斯大林明确表示:加强北朝鲜的军队是必要的,但是,没有必要害怕南朝鲜人。

然而,1949年4月中旬,即金日成回国之后,一份来自北朝鲜的情报显示,美军准备在5月全部撤出南朝鲜,南朝鲜人决定,一旦美军撤出,就于6月对北朝鲜发动一次大规模的进攻,两个月结束战斗。为此,斯大林非常担心,毕竟金日成这时只有3个步兵师,武器装备还十分欠缺,而李承晚则有6个全部经过美军训练的全副武装的师。因此,苏联方面提议,与北京协商,将中国人民解放军中的朝鲜族官兵编入朝鲜人民军部队。据此,金日成一方面向斯大林求援,要求苏联方面于5月底之前帮助朝鲜人民军实现机械化,于9月底以前转让航空技术;一方面向刚刚打过长江的中国共产党请求在兵员上提供帮助。

5月,金日成的特使秘密访问了已经成为中共中央所在地的北平,向毛泽东说明了北朝鲜面临的严重局势,突出强调了南北朝鲜难以并存的情况,并转交了金日成给毛泽东的求援信。毛泽东显然赞同平壤的看法。他承认,北朝鲜与南朝鲜的冲突在所难免,“既可能是闪电战,也可能是持久战。对你们来说,持久战是不利的,因为到时候即使美国不干涉,也会唆使日本向南朝鲜提供援助”。但毛泽东认为,没有必要为此担心,苏联和中国都站在你们一边,一旦情况需要,中国就会派兵与你们并肩作战。他强调,金日成应当坚定不移地争取实现统一朝鲜的目标,但近期还没有必要采取行动,因为国际形势还不利,而且目前中国共产党还不能有效地和大规模地支援北朝鲜,一旦完成了统一中国的任务,情况就不同了。

北朝鲜人此行的最大收获就是得到了中共领导人关于在北朝鲜受到进攻时将给予实际援助的具体保证。毛泽东甚至还明确承诺,布防在东北地区的两个朝鲜族师可以很快编入人民军,一旦中国共产党统一中国的战争基本告一段落,人民解放军中的其他朝鲜族士兵和军官,也都可以编入人民军,以便加强北朝鲜军队的实力。

随着南朝鲜李承晚政权对北朝鲜表现出越来越强烈的敌视态度,南北朝鲜之间的关系也越来越紧张,双方之间边界冲突的次数到6月间更加频繁。6月11日,李承晚甚至公开宣布,南朝鲜人正在准备给共产党人一个毁灭性的打击。在这种情况下,平壤的不安情绪更加明显,苏联方面这时也开始考虑如何从根本上解决朝鲜问题了。他们一方面坚持平壤应当极力发动和平统一攻势,另一方面则认为,在应付南朝鲜方面的进攻的同时,北朝鲜人有必要做反攻的准备。到了这一年的9月份,包括重型武器在内的大批苏联军事装备运抵北朝鲜,人民军也迅速扩展到9万人,北朝鲜领导人第一次开始提出,应当对南朝鲜的挑衅采取进攻行动。据苏联大使向莫斯科的报告说,在金日成看来,如果国际形势允许,“他们能够在两个星期之内占领南朝鲜,最多是两个月”。因此,他们希望能够得到莫斯科的支持。他们不了解的是,还在他们之前两个月,中共中央就已经在请斯大林帮助解放台湾呢。

毛泽东计划进攻台湾,莫斯科对此态度含混

1949年4月下旬,中国人民解放军势如破竹般地跨过长江天险,开始以排山倒海之势横扫企图盘踞中国南部的国民党残余势力。但是,由于解放军既没有空军也没有海军,对国民党控制的沿海诸岛一时还鞭长莫及,无可奈何。蒋介石也正是看准了这一点,早早就把自己的大本营移到了台湾。在这种情况下,共产党要完成统一中国的计划,就不能不考虑进攻台湾的问题。

对国民党的巨大军事优势,使毛泽东最初对进攻台湾的艰巨性缺少足够的估计。他虽然知道进攻台湾必须跨海作战,没有海军困难极大,但他相信,既然自己依靠“小米加步枪”打败了全副美式武装的国民党,即使没有海军和空军,他靠步兵和渔船也能占领台湾,长江天堑不就是这么渡过来的么?当然,毛泽东表示,如果到时候自己的空军能够初步形成,有空军掩护并协助攻击,则“把握更大”。

7月中旬,以刘少奇为首的中共代表团准备秘密访苏。出发之前,中共中央政治局讨论了关于是否向苏联提出协助中共准备进攻台湾的技术手段的问题,会议同时建议刘少奇在代表政治局给斯大林的信中,试着提出请苏联出动空军和海军援助的问题。但是,根据多年与苏联打交道的经验,他们并不对此抱太多希望。随后,在访苏期间,刘少奇即根据政治局关于必须立即开始准备进攻台湾的技术条件的建议,向斯大林说明了中国共产党准备在1950年进攻台湾的设想,要求苏方提供200架左右的飞机并请代训飞行员,争取赶上在进攻台湾的战役中使用。斯大林非常痛快地答应了中共的请求。不过,对于刘少奇带去的中共中央政治局所提议的,请苏联在作战时提供空军和海军援助的要求,斯大林明确表示难以赞同,说是这样做的结果,必定会引起美国的介入,从而诱发美苏之间的冲突乃至战争。而苏联人民已经遭受到巨大的战争灾难,他们很难理解为什么要这么做。

毛泽东能够理解斯大林的顾虑,他多少年就是自力更生走过来的,他这时并不十分介意苏联的援助问题。但他的看法很快就发生了改变。因为,人民解放军在10月下旬和11月初先后发动了夺取福建沿海岛屿金门岛,和浙江沿海登步岛的战斗,两场仗打下来,部队损失惨重,跨海作战的难度终于使毛泽东了解到准备技术条件的极端必要性。直到这时,他这才比较深切地感觉到再度向苏联求援的必要。很显然,这两次作战失利都是因为渡海工具过于简陋。沿海作战近岛作战尚且如此,跨海攻击台湾焉能想象。

1949年12月,毛泽东第一次访问苏联,在16日见到斯大林的当天,他就当面向斯大林提出:“国民党的支持者在台湾建立了一个海空军基地,海军和空军的缺乏,使人民解放军占领这个岛屿更加困难。考虑到这种情况,我们的一些将领一直在提议,请苏联援助,比如可以派志愿飞行人员或秘密军事特遣舰队协助夺取台湾”。

鉴于中共领导人再度提出援助请求,斯大林没有一口回绝,而是含糊其辞地表示:“这样的援助不是没有可能的,本来是应当考虑这样做的,问题是不能给美国一个干涉的借口。如果是指挥人员或军事教员,我们随时都可以派给你们,但其他的形式还需要考虑”。

用苏联的飞机和军舰,即使是只用志愿人员和只出动潜艇来帮助中共跨海作战,也难免会被美国人发现,结果是可以想象的。斯大林在会谈中再三提到他在1945年与美国总统罗斯福达成的那个《雅尔塔协定》,称破坏这个由苏、美、英三个大国对远东政治格局所作出的共同承诺,未必是明智的。联想到斯大林这时因为担心与美国在远东发生直接冲突,甚至连对是否应当根本废除旧的中苏条约,另定新条约一事都犹豫不决,可知他这时是不可能向毛泽东伸出援手的。他建议毛泽东采取更策略些的方式来解放台湾,比如,是否可以先向台湾空投伞兵,组织暴动,然后再去进攻呢?

斯大林不了解毛泽东,甚至不能确定是否应当帮助毛泽东,就在他始终不知道究竟应当怎样对待毛泽东,把毛泽东搁在莫斯科坐冷板凳的时候,一个十分意外的情况戏剧般地改变了斯大林的态度。

1950年1月5日和12日,美国总统杜鲁门和国务卿艾奇逊分别发表声明和讲话,声称“美国目前无意在台湾获取特别权利或特权,或建立军事基地”,并且宣称美国的安全线既不包括台湾,也不包括南朝鲜,美国不会为了保护这些地方采取直接的军事行动。美国政府的这种公开声明使斯大林的胆子壮了许多。原来不想签的条约同意签了,原来犹豫的军事援助不犹豫了。既然美国自己放弃了《雅尔塔协定》划定的势力范围,把中国和朝鲜划在自己的防御圈之外,这就等于把它们交给了苏联。因此,斯大林同意毛泽东就适当时机“解放”台湾进行必要的准备,同意将苏联给中国的3亿美元贷款,一半用于购买进攻台湾最需要的海军装备。不过,直到最后,斯大林还是小心翼翼地没有同意利用苏联的飞机和军舰来进攻台湾。

苏联人能够提供必要的军事装备和军事顾问(包括军事技术人员),这在毛泽东看来已经足够了。所以,“解放台湾”的准备工作作为1950年中共军事工作的首要任务,紧锣密鼓地进行了起来。苏联人也加紧协助中国军队进行各种装备的和技术的改进工作,中共的空军和海军迅速开始初具雏形。

金日成决定先发制人,斯大林倾向统一朝鲜

与长期同莫斯科存在隔阂的毛泽东比较起来,金日成和相当一批北朝鲜领导人在苏联远东的军营中度过了相当多的日子,因此,对中朝两国领导人,斯大林显然更加相信北朝鲜人。但是,斯大林不会因此就愿意为金日成的设想冒险。对于金日成1949年9月的提议,他同样表示了拒绝的态度。苏共中央明确答复说:“美国在中国失败之后,可能会比在中国更直接地干预朝鲜事务”,更何况北方的军队也还没有强大到足以对南方发动一场成功的速决战的程度。战争一旦形成相持局面, “就给美国提供了在各方面干涉朝鲜事务的理由”。

然而,金日成不会放弃统一朝鲜的设想。南北朝鲜的关系一直十分紧张,要根本消除战争阴云就必须铲除南朝鲜反共政权。而作为朝鲜共产党人,自然要以解放全民族为己任,眼看着毛泽东一举统一了中国,而朝鲜还有半壁江山和一多半人民没有解放,金日成就焦心如焚。因此,艾奇逊声明刚刚发表了5天,金日成就不失时机地重新向苏联外交官提出了加速统一南北朝鲜的问题。

1月17日,在为北朝鲜驻中国大使赴任举行的午餐会上,金日成拿着酒杯走到苏联驻朝鲜大使馆顾问的跟前,有些激动地说:目前中国正在完成它的解放事业,下一个问题就是如何完成统一朝鲜的问题了。他宣称:毛泽东已经保证过,当中国统一完成之后,朝鲜统一就是最迫切的任务,中共将支持他完成这一任务。斯大林也曾经亲口答应他,一旦南朝鲜发动进攻,他可以进行反攻,结果,南朝鲜没有进攻,朝鲜的统一问题就这样拖延下来了。金日成说:“一想到不应辜负人民的热切希望,我就夜不能寐”。他明确要求再次会晤斯大林,以便说明局势。

斯大林最担心美国干涉。但是,他也无法解释,为什么美国没有干涉毛泽东统一中国?如果连中国大陆都不愿干涉的话,美国又怎么会去干涉一个小小的朝鲜呢?如今,杜鲁门和艾奇逊又公开声明朝鲜和台湾不在美国的防御圈内,自然就更加没有必要为美国的干涉忧心忡忡了。既然如此,斯大林第一想到的也是朝鲜问题。这是因为,日本从来都是俄国人的心腹之患。与对苏联安全无关轻重的台湾比较起来,朝鲜的统一会极大地巩固苏联远东的边防,并使日本直接处于苏联的威慑之下,斯大林对此可谓梦寐以求。在比较了金日成和毛泽东的要求之后,斯大林明确认为支持北朝鲜要比支持中国人划算得多,这不仅仅是因为他更看重朝鲜的战略地位,而且也是因为帮助金日成几乎不需要一个苏联士兵。毕竟,美国对远东保持不干涉政策很可能是有限度的,那就是苏联也必须严格地采取守势。一旦美国政府发现有苏联人秘密加入到远东地区的战争中去,杜鲁门和艾奇逊未必还会遵守他们的声明。

经过了将近两周时间的考虑之后,斯大林终于在1950年1月底开始倾向于接受金日成的援助要求了。他在1月30日给苏联驻朝鲜大使的电报中,明确表示:“我理解金日成同志的不满情绪,但他必须懂得,诸如他想要着手解决的关于南朝鲜这样一件大事,需要有周密的准备。事情必须要组织得没有太大的风险。如果他想要与我讨论这件事,那么我将随时准备接见他,并与他进行讨论。把这些转告金日成,并告诉他我准备在这件事上帮助他”。

这封电报清楚地表明,斯大林已经决心要帮助金日成了,这时离毛泽东离开莫斯科至少还有半个月的时间,但斯大林没有向毛透露半个字。他们之间只是偶尔提到过朝鲜问题。当双方谈到中共中央1950年1月关于按照1949年4月毛泽东对金日成所做的承诺,把人民解放军中的其余12000名朝鲜族官兵,连同配备的武器,全部移交给北朝鲜人民军的决定时,他们才提到了朝鲜问题。而毛仍然在说,现在还不是北方如何进攻南方的问题,而是北方如何防御南方的问题。在他看来,更现实的还是中国解放台湾的战斗。

根据斯大林的提议,苏联方面很快就与金日成商定,苏联对北朝鲜的军事援助将采取有偿的方式来进行。北朝鲜以9吨黄金、40吨白银和15000吨其他矿石来换取价值13800万卢布,足够装备三个师的苏联的武器弹药。根据金日成的要求,苏方还同意,北朝鲜可以提前使用原定要于1951年才提供的7000万卢布的国家贷款来装备自己的军队。

在北朝鲜为统一事业加速装备军队的同时,中国方面也在为解放台湾做积极准备。双方都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和金钱,只不过,毛泽东不了解,金日成投入的力量比他大得多。斯大林是唯一了解双方情况的人,他显然认为,金日成有必要就他的计划与毛泽东进行必要的勾通。正因为如此,在他批准金日成访问苏联的同时,他就特别要求他的大使提醒金日成,在朝鲜统一问题上,金日成应当听听毛泽东的意见。

南北朝鲜之间的关系一直剑拔驽张,李承晚不时地发出战争叫嚣,北朝鲜经常有南朝鲜计划进攻北方的情报。这些情况,无论莫斯科还是北京,都知道得一清二楚。何况,毛泽东就是以武力方式统一中国的。因此,金日成确信毛泽东不会反对他的计划。在他出访莫斯科之前,他经过北朝鲜驻中国大使通知毛泽东说,他希望就统一朝鲜问题对中国进行一次访问,与毛泽东交换意见。对此,毛泽东欣然表示同意,他告诉朝鲜大使说,他欢迎金日成的来访,如果金日成对朝鲜统一已经有了具体计划,这种访问可以是秘密的;如果还没有具体计划,最好进行一次正式的访问。由于这时北京在平壤既没有大使,也没有军事观察人员,因此,毛泽东丝毫也不了解北朝鲜统一工作的进程。他一面肯定以武力统一南方的必要性,一面仍旧提醒北朝鲜应当加强警惕,说北朝鲜目前应当首先做好一切军事上的准备工作,加强自身的力量,以应付可能的战争。

3月30日,金日成等人秘密访问了莫斯科。这次访问一直持续到4月25日才结束。在与斯大林的谈话中,金日成介绍说,由于苏联的帮助,朝鲜人民军事实上已经取得了对南朝鲜的优势,再加上南朝鲜人民的支持,他现在应当说已经有足够的力量来统一朝鲜了。由于苏联情报系统这时得到了麦克阿瑟将军给华盛顿的一份秘密报告,其中主张美国不要干预南北朝鲜之间发生的冲突,因此,斯大林也对形势感到乐观,相信现在是统一朝鲜的机会。

斯大林在这次会见中第一次对金日成的统一计划表示了肯定的态度,并称,如果说他在一年以前认为金日成的这个计划行不通的话,那么今天这样计划就是可行的了。因为无论是朝鲜国内还是整个国际的局势都发生了重要的变化,帝国主义目前不会对朝鲜内部的冲突问题进行直接的干涉。当然,他仍旧强调说,统一朝鲜的作战应当建立在对南朝鲜的进攻发动反攻的形式上。他最后没有忘记提醒金日成,他的计划必须通报给毛泽东,如果毛泽东也同意的话,他不会有反对意见。

斯大林之所以始终向毛泽东封锁消息,直到最后才要求金日成去征求毛泽东的同意,很大程度上恐怕并不是一种精心策划的计谋。考虑到中共中央早就提出了请苏联帮助解放台湾的要求,毛泽东又亲自向斯大林本人提出请求,不难想象,斯大林很难摆平毛泽东与金日成的关系。与其从一开始就向毛泽东去解释这样选择的必要性,与毛泽东争论孰轻孰重,倒不如造成一个既成事实,使毛泽东无话好说。毕竟早在1949年7月刘少奇率团访苏时,双方就已经商量好,朝鲜问题仍由苏联方面负责。在朝鲜问题上,不事先与中方商量,也在情理之中。当然,即使这样做了,他也必须还给毛泽东一个形式上的“公平”,尽管这种“公平”并不是毛泽东所希望的,但至少,在斯大林看来,让金日成去请求毛泽东的“批准”,在心理上可以或多或少地给毛泽东以安慰。何况,朝鲜半岛的动荡对中国的影响最为直接,一旦出现任何意外,中国的态度都是最为重要的。如果毛泽东反对,那么,采取进攻行动无论如何都是冒险的。

斯大林的再三叮嘱,促使金日成从莫斯科返回平壤之后不久,就再次与毛泽东联系,要求访问北京。毛泽东说:我们准备在鸭绿江边摆上三个军。帝国主义如果不干涉,没有妨碍;帝国主义如果干涉,我们一定打过去。

5月13日,金日成和朴正爱出现在北京中南海的怀仁堂。在当晚的会谈中,金日成首先通报了他与斯大林会谈的结果。他解释说,南朝鲜的侵略意图已经非常明显,南北朝鲜的紧张关系已经到了非解决不可的地步,南朝鲜人民急切地盼望着祖国的统一,关于这一点,斯大林也明确给予肯定,并认为现在统一朝鲜是可能的,只是,斯大林同志强调,有关这个问题的最后决定,必须取得毛泽东同志的同意。这就是他此行访问的主要目的。

毛泽东不是没有想到金日成会有一个统一计划,但他还是对金日成通报的情况深感意外。因为,在斯大林已经明确表示同意中国进行解放台湾的军事准备,解放军进攻台湾的各项先期工作也已经按步就班地迅速展开的情况下,他怎么也想不到斯大林会突然间转而赞成首先统一朝鲜。

毛泽东很委婉地对金日成表示:你们的大使已经几次来同我谈过这个问题,我都告诉他现在还不可以。金日成则解释说,苏联已经帮助我们做了许多准备,斯大林也同意了,只要中国同意,我们不要任何帮助。不得已,毛泽东告诉金日成,这是一个很重大的问题,他需要请苏联大使立即向斯大林核实一下。毛泽东随后中止了会谈,紧急约见了苏联驻中国大使罗申,要求大使立即给斯大林发电证实金日成的说法。

第二天晚上,苏联大使拿着斯大林的电报来见毛泽东。电报全文如下:

毛泽东同志!

在与朝鲜同志的谈话中,菲利波夫(斯大林使用的化名)和他的朋友们表示 如下意见:由于国际形势已经发生了变化,他们同意朝鲜人着手实现重新统一的建议。但有个附带条件,即问题最终应该由中国同志和朝鲜同志共同来决定。如果中国同志有不同意见,那么对问题的解决就应延迟,直到进行一次新的讨论。会谈中的细节朝鲜同志可能会向您转述。

鉴于斯大林已经明确表态,毛泽东自然无法持反对态度。他对苏联大使说,他已经注意到朝鲜半岛的情况,他完全同意朝鲜同志的估计,即由于美国势力逐渐退出南朝鲜,朝鲜的局势已经发生了很大的改变。不过,他认为,恐怕有必要象中苏条约那样,在中国和朝鲜之间迅速签订一个友好互助同盟条约。毛泽东显然对金日成的计划可能带来的后果有些担心,因此相信中国需要为直接援助北朝鲜做好准备。

在与苏联大使会晤后,毛泽东立即在他的办公室召集周恩来等中共政治局在京的重要领导人开了会,讨论这一重要的情况变化。毛泽东显然对斯大林和金日成没有事先与他商量这件事相当不满意。几年之后,他在与苏联大使,以及与米高扬、与赫鲁晓夫等人的谈话中,曾经多次重提这件事,认为自己实际上是被蒙在鼓里,直到金日成跑来告诉他说斯大林已经同意了,他才知道有这么一回事。但不论他是不是感到窝火,中共却只能同意斯大林的意见。这是因为,斯大林1945年以来几度干预中共,“不许革命”,曾经引起过毛泽东和中共领导人的强烈不满,事实已经证明这种外来的干预是极其错误的。在这些情况记忆犹新的情况下,毛泽东和他的同事们又怎么会去扮演斯大林过去扮演过的那种角色呢?因此,中共中央最终决定接受既成事实。

5月15日,毛泽东再度与金日成等会谈。他告诉金日成,原来他考虑的是应当首先解放台湾,在此之后再解决朝鲜问题,那样中国将会更充分地援助北朝鲜。但既然统一朝鲜的问题已经在莫斯科得到批准,他同意首先统一朝鲜。金日成向毛泽东详细介绍了他们的三阶段计划,即第一步进一步加强兵力;第二步公开向南方提出和平统一方案;第三步,在和平统一方案遭到南朝鲜拒绝后则准备斥诸武力。毛泽东对此表示了肯定的意见。他强调,作战计划要有充分的准备,部队行动要迅速,包围主要城市,但不要为占领城市而延误时间,要集中兵力消灭敌人的有生力量。不过,毛泽东还是对美国驱使日本军队或直接干预的可能性有所担心。他告诉金日成,一旦有二、三万日本军队投入战争,整个战争的过程就可能延长。当然,如果美国军队参加战争,他相信中国会派出军队支援北朝鲜,因为到那时,苏联出兵是不方便的,它受到与美国签订的协定的限制,而中国则不受这样的条约约束。

金日成相信,日本军队参战的可能性不大,即使美国人派个两、三万日本军队来,也不能改变战局,人民军的士兵将战斗得更加坚决。至于美国参战的可能性,他断言:“那几乎不可能”,斯大林已经告诉过他们,帝国主义不会干涉,因而不必加以考虑。但毛泽东还是提出:帝国主义的事,我做不了主,我们不是他们的参谋长,不能知道他们心里想的是什么。不过准备一下总是必要的。我们打算在鸭绿江边摆上三个军,帝国主义如果不干涉,没有妨碍;帝国主义如果干涉,不过三八线,我们也不管;如果过了三八线,我们一定打过去。金日成对此一面表示感谢,一面则婉言谢绝。在5月16日,即毛泽东与金日成会谈的最后一天,毛泽东收到了来自莫斯科的电报,电报表示同意毛泽东所提议的中朝缔结一个友好互助同盟条约的建议,只是,这不应当是在战争发动之前,而应当是在朝鲜已经成功地统一之后。

随着朝鲜战争的爆发已经箭在弦上,金日成此时的兴奋心情可想而知。相比之下,鉴于台湾问题的解决将受到严重影响,毛泽东的沮丧也不言而喻。几乎就在金日成访苏之前不久,中共还特别就武力统一台湾的问题与苏联军事当局就一些具体的作战设想进行过深入的讨论。而由于中共这时空军和海军的装备正在陆续到达,进攻台湾的技术条件问题正在通过各方面的努力而逐渐得到解决,因此,中共中共中央已经重新开始有了依靠自己的力量夺取台湾的决心,并初步考虑在1951年条件基本具备后,选择适当时机实施作战行动。毛泽东无论如何没有想到朝鲜战争会排在了他夺取台湾行动的前面。他最担心的显然是,一旦朝鲜战争的爆发,无论胜负,美国政府都必然会改变对台湾的政策,从而使他解放台湾的计划面临巨大的困难。

美国干涉横生枝节,“解放台湾”被迫搁浅

5月29日,金日成通知苏联大使,他已经收到了斯大林答应提供的武器和装备的主要部分,他们准备在6月发起进攻,6月10日前部队将全部集中到预定的进攻地点。随着按照既定方案北朝鲜提出的和平统一主张在6月11日遭到南朝鲜当局的拒绝,第三阶段,即军事进攻阶段开始进入了倒计时。根据苏联瓦西里耶夫中将和苏军顾问组协助制定的这个“先发制人的进攻作战计划”,人民军应当在22到27天内分三个阶段实现解放南朝鲜的作战。6月18日,作战计划下达到人民军部署在三八线的各个部队。25日,受命参加进攻的7个师随着反击南朝鲜军挑衅的一声枪响,大举越过了三八线。朝鲜战争爆发了。

面对朝鲜战争的爆发,中共领导人的心可以说提到了嗓子眼儿上。他们焦虑地注视着国际上,特别是美国的反应。两天之后,一个最让毛泽东担心的局面随之出现了。美国总统杜鲁门于6月27日宣布台湾未来地位尚未确定,因此他已命令第七舰队阻止任何对台湾的进攻,确保台湾及台湾海峡的中立化,防止战争蔓延。在毛泽东看来,美国的这一行动,显然无异于救了国民党的命。

对于美国的行动,毛泽东立即做出强烈反应,号召“打败美帝国主义的任何挑衅”。但在内部指示中,中共中共中央则不能不承认:自己没有与美国现代化的海军进行海上较量的可能,“形势的变化给我们打台湾添了麻烦,因为有美国在台湾海峡挡着”,结果只好把“打台湾的时间往后推延”。与此同时,由于6月27日美国总统也同时宣布美国将出兵南朝鲜,中国东北边防以及可能的增援朝鲜问题日益紧迫,中共的战略重点也被迫转向东北地区。至此,进攻台湾的准备工作逐渐停顿下来,以至最终不得不在事实上放弃了这一作战计划。

这是一件让毛泽东感到极其不满的事情。7月2日,周恩来约见苏联大使,在讨论如何应付联合国卷入朝鲜战争的外交问题后,就清楚地表明了中国人的这种心态。他极为反感地告诉大使说:早在5月与金日成的会谈中,中共领导人就已经提醒他,美国可能干涉的问题,而金日成当时不相信。事实证明我们当时的估计是对的。与此同时,通过他们给苏联方面的一份综合反映外国人对朝鲜战争的看法的情报,中共领导人也曲折地表达了他们对苏联选择这个时候支持统一朝鲜行动的疑惑。在报告中,他们写道,一位英国代表对中国领导人说,苏联鼓励朝鲜内战的目的,就是要阻止中华人民共和国夺取台湾。

毛泽东不希望在这个时候进行朝鲜战争,是再明显不过的了。他本来想首先解决台湾问题,然后再寻找适当时机协助金日成解决朝鲜统一问题,但究竟什么时候可以武装进攻南朝鲜,既需要通盘考虑,也需要合适的机会。而且,他始终认为,在苏联红军帮助下建立起来的朝鲜人民军,实际上还很少经受真正的全过程的战争考验,因而很难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成熟起来,卓有成效地进行这场统一朝鲜的速决战,更不可能对付可能直接参战的优势的美国军队。因此,从一开始他就对这个计划的可行性有所怀疑。只是,斯大林的支持使他失去了反对的可能。等到9月中旬美国军队在仁川登陆,轻而易举地围歼了人民军进攻部队的时候,毛泽东更加相信自己的估计是正确的了。但越如此也就越遗憾。所以,当斯大林逝世后,毛泽东不止一次地在这个问题上埋怨斯大林。他肯定地说:斯大林关于朝鲜战争的决定,是一个“极大的错误”,“是百分之百的错了”。但毛泽东心里想的多半是,如果当初斯大林不是轻率地支持在朝鲜采取行动,那么不仅不会犯这样大的错误,而且也不会使中国的台湾问题陷入如此困难的局面。当然,在他看来,中国共产党人或许用不了付出在朝鲜战争中那么大的代价,就有可能解放台湾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