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談香港(六):結論 - 從香港看台灣

马翼 收藏 4 862
导读:这是台湾网友YST在台湾网站写的一个系列,特收录于此.但并不代表本人支持或反对作者的观点,仅供参考思索. 漫談香港(六):結論 - 從香港看台灣 談中國的近代史對 YST而言是一件沈重的事,「小內」寫的回應文特別感動我(「終於看清楚了」,「漫談香港(四)」第30篇回應文)。她應該是80後最典型的代表,使我想起自己年輕的日子。 香港具體而微代表

这是台湾网友YST在台湾网站写的一个系列,特收录于此.但并不代表本人支持或反对作者的观点,仅供参考思索.


漫談香港(六):結論 - 從香港看台灣




談中國的近代史對 YST而言是一件沈重的事,「小內」寫的回應文特別感動我(「終於看清楚了」,「漫談香港(四)」第30篇回應文)。她應該是80後最典型的代表,使我想起自己年輕的日子。








香港具體而微代表中國一百多年積弱不振的歷史。中國近代歷史的滄桑固然寫在香港身上,中華民族失去民族自信的現狀也同樣寫在香港身上。中國雖然收回了香港,香港問題遠沒有解決。








美國有句話說:不要為翻倒的牛奶哭泣。




中國也有句話說:逝者已矣,來者可追。








YST 比較喜歡中國這種更積極的說法。是的,「來者可追」就是本篇文章要討論的。來者是誰?就是台灣。讓我們把焦點集中在下面兩點:




大陸從香港的回歸學到什麼教訓?




面對台灣問題,大陸應該怎麼做?








(1)台灣問題與香港問題之異同








有讀者很早就看出 YST的思路,譬如「kiki66」就說:“這組文章雖然寫香港,其實也可以看做是寫台灣。”(「對台灣的借鑒作用」,「漫談香港(四)」第40篇回應文)。「kiki66」真聰明,她短短的6句話就為 YST長長的系列文章做了精簡的結論,每一句都說到重點。








是的,「從香港看台灣」就是本系列文章的主要結論,YST 沒有在前文中點出是賣個關子讓大家有點想像的空間。想想看,香港算什麼?香港無論怎麼盤算都是一個賠錢貨,賠多、賠少、賠快、賠慢而已。台灣則不然,它是中國東海的屏障和南海的通道,台灣可以為中華民族的崛起加磚添瓦作出非常正面的貢獻。所以中國如何正確地處理台灣問題才是更重要的事。在談論如何統一的論述中我們先要對這兩個島做一些比較。








A. 台灣問題與香港有很多相同之處:




1.都是孤島,一大一小;




2.都離中國大陸很近;




3.經濟上都仰賴大陸,也一定被大陸邊緣化;




4.都是中國的領土,也都曾經割讓給列強;




5.都有二鬼子和買辦的心態(用西方與日本的科技優勢賺大陸的錢);




6.都唱衰大陸,希望大陸永遠落後西方。








B. 台灣問題與香港的相異之處:




1.台灣有中華民國這個金字招牌(法統),香港沒有;




2.台灣有軍隊,香港沒有;




3.台灣有軍事價值,香港沒有;




4.台灣在生活水平降低下基本上可以生存,香港不可能,離開寄生主就完蛋。








(2)武力解決優於和平解決








文化大革命打亂了中國發展的步調,經濟和政治的損失非常巨大,尤其是後者。錢的問題以後也許還賺得回來,政治上的時機錯過就沒有了。文革雖然歷時10年,文革延遲中國的崛起20年都不止。如果沒有文革,香港問題可以在70年代解決,台灣問題可以在80年代解決,藏南問題可以在90年代初印度核武器還沒有形成威力前解決。但是歷史沒有如果。








中國其實不應該等到1997年才收回香港,應該提早21年,在1976年越南統一、文革結束時,或者最遲在1980年中越戰爭勝敗已分時。這兩個時機都是武力解決香港問題最好的時機,尤其是1976年,英國會立即投降,美國絕不敢插手。中國這個時候不動手還等什麼?等新界的租約期滿是愚不可及的。








今天世界上的人都被民主與和平的口號麻痺了,但是細看之下自稱民主又高叫和平的美國是用兵最多的國家。所以和平不過是一個口號,美國的霸權與全球利益都是通過戰爭獲得的,美國真正的失敗不是用兵,而是用兵不當。越戰與第二次海灣戰爭是美國用兵不當最顯著的例子。








現代戰爭非常耗費金錢,使用武力一定要從經濟的角度去衡量,而不是由意識形態來決定。換句話說,就是不打虧錢的仗。美國在反共的意識形態下接手法國留下的殖民爛攤子是非常愚蠢的,因為越南並沒有美國需要的資源。越戰美國即使打贏了對美國也沒什麼好處。




老布希總統在伊拉克用兵不但有聯合國授權、有多國盟軍支援,最重要還有各國分攤戰爭費用。事實上,老布希總統打完「沙漠風暴」後一算各國貢獻的軍費還小賺了一筆。小布希總統第二次在伊拉克用兵三樣全無,加上沒有預先想好退出機制,終於把自己陷入戰爭經濟的無底洞。








美國這兩次用武遭到巨大的失敗使人產生和平勝過一切的幻想,其實是美國錯用武力。美國在戰爭前缺乏經濟考量,美軍在作戰時缺乏戰爭意志,美國政府在軍事遇到困難時礙於面子缺乏退場機制。這些都是美國當政者的運作問題,不是用武本身。








當使用武力在經濟上比和平談判的價錢划算的時候,使用武力是值得的,應該優先選擇。1976年美國倉促撤出越南就是中國使用武力收回香港的最佳時機。我的估計戰鬥不會超過一天,傷亡不到一百,房屋財產的損失幾乎可以不計(小於一場火災),軍事費用少於今天給香港輸血一天的代價。最重要的是,香港回歸小漁村中國所付的代價比現在小太多了。








中國大陸每年為香港這個賠錢貨消耗的經濟估計大約一萬億港元,折合一千四百億美元。1976年中國如果用武力拿下香港就算動用三個師的部隊,這種低烈度的戰鬥即使一個月也用不了三億美元,何況只需要一天。香港這個帳怎麼算都以武力解決划得來。




中國大陸跟英國和平談判收回香港是非常不智的。表面看,香港和平回歸沒有費一兵一卒、一槍一彈;事實上,中國不但讓英國多撈了20年的錢財,而且香港問題變成尾大不掉,後患無窮,中國吃虧太大了。








台灣問題與香港頗為類似但遠比香港複雜,因為台灣問題是中國內戰留下的尾巴。台灣有自己的軍隊和中華民國的法統,情況與香港不同。最重要的是中共的軍事實力在70甚至80年代要武力解決台灣幾乎是不可能的。即使到了90年代如果用經濟來衡量的話,武力統一不是不可能而是代價太大不值得。武力統一是進入二十一世紀後才變得比較實際。








照道理,蔣介石與毛澤東都在1976年去逝,這時候是兩岸和平統一的最佳時機,面子問題不復存在,何況蔣經國還是***員。是大陸的文革摧毀了這個兩岸和平統一的黃金機會。你想想,即使是最有中國心的台灣外省人看到文革的瘋狂過程都會害怕。








文革結束後,鄧小平打出改革開放的旗幟並且向台灣伸出橄欖枝,老鄧開出的條件之低使大陸只得到面子上的統一。但即使這樣也沒有成功,蔣經國選擇了「不談判、不接觸、不妥協」的三不政策。想想看,深圳特區在1979年01月都成立了,大陸改革開放的決心應該是不容懷疑的。蔣經國如果有智慧,1980年是國共和談對台灣最有利的時候,因為台灣的籌碼最多,能對中國的崛起做出巨大貢獻,遠非香港可比。但是歷史証明蔣經國只安於自己的小朝廷,並無大志。等到本土台灣人當家,日本勢力介入,台灣走上獨立的不歸路,兩岸問題就只能軍事解決了。








(3)大陸首要之務是發展自己








大陸必須從香港的回歸學到教訓,認識到自己富裕最重要,要使自己變成別人羨慕的有錢人,而不是做爛好人。想想看,大陸人在香港受到的歧視還不夠多嗎?為什麼?說白了,就是因為大陸人窮。香港人第一尊敬的是說英語的,他們是殖民主子;第二尊敬的是說美語的,他們是最有錢的大爺;第三是其他洋人;第四是說廣東話的;最看不起的就是說普通話的大陸人,因為他們最窮。








嫌貧愛富是人的本性,香港人如此,台灣人也一樣。香港與台灣都歷經長期的殖民教育,大陸想用同胞愛來獲得港台人的向心力是不可能的。大陸小看了台灣殖民情緒的復活,「海角七號」這個電影如此賣座是對大陸的當頭棒喝,清楚展示台灣人對日本的憧憬和對大陸的蔑視。








大陸對台灣的種種優惠都是白費心機的。台灣人把大陸的優惠看成是大陸有求於台灣,這使台灣人更看不起大陸人,也使台灣人更心向日本。為什麼?因為日本人比大陸人有錢。








中國大陸正確的做法是全力發展自己,就是老鄧說的:「發展才是硬道理」。大陸只需要對外維持公平的原則,不必對香港與台灣有任何特殊照顧。大陸本身的優越,特別是財富上的優越地位,才是吸引香港與台灣的磁石。大陸要提高自己的生活水平,停止對香港和台灣的優惠,一切以自己長期的經濟利益為考量。中國大陸只有把自己建設成在財富上勝過英國和日本,香港人與台灣人才會對大陸展露仰慕之情。








生活水平低的大陸向生活水平高的香港與台灣輸血特別容易令對方心理不平衡,產生否認、抗拒、蔑視對方、誇耀自己等等反表現來維持他們虛假的自尊與優越感。YST 舉兩個例子:




1.很多香港人否認1998年香港接受大陸兩百億美元才平安渡過索羅斯發動的金融攻擊,這就是香港人自尊心受傷的反表現。YST 跟你打賭,如果這兩百億美元是英國人借的,香港人一定感恩戴德而且大肆宣揚。




2.今年有幾個大陸的房地產開發商來台灣考察,聽說台灣學童的營養午餐經費有問題立刻大發善心捐贈了幾百萬新台幣給當地學校。此舉令台灣人心理非常不舒服,陳文茜在她的訪談節目中清楚表露這個感覺。讓我告訴你,如果同樣的錢是美國人或日本人給的,台灣人會非常舒服而且千恩萬謝。呵呵呵!這就是人性。








所以北京政府要學著點,在自己還被認為是落後的窮人的時候,大陸對香港與台灣的任何輸血都是下下之策,只會產生更多的白眼狼。






譬如大陸放任台灣對大陸的鉅額出超(2007年超過五百億美元)、對台商給予特殊優惠、對台商提供貸款、購買台灣生產過剩的農產品等等,台灣都做出反面解釋,號稱是大陸有求於台灣、大陸需要台灣提供工作機會等等,進一步對大陸拉高姿態宣揚自身的優越感。特殊優惠製造了特殊反效果。台灣媒體對大陸這些善意從來沒有正面報導,負面的報導則從不放過。而受到優惠的台商一回到台灣幾乎全都是台獨,滿口台灣如何優越、大陸如何差勁。








大陸用大量輸血來維持香港的繁榮和幫助解決台灣的經濟困難是最愚蠢的政策,絕不可能獲得香港人和台灣人的政治回報。








中國必須記住:一個比歐洲和日本貧窮的中國無論如何節衣縮食供養香港和台灣只能遭到更大的鄙視,絕不可能贏得香港人和台灣人的感謝和尊敬。現在的港台人只講求個人利益,談的都是如何制衡。不論用什麼手段,當大陸沿海省分的生活水平高於香港和台灣的時候,香港人與台灣人自然會對中國大陸產生向心力。講得更白一點,貧富是比較,不是絕對的。大陸要使港台人心歸順,手段不在使自己有多富有,而在使港台人比大陸人更窮。這是人性的現實,不會改變的。








(4)台灣被邊緣化的必然性








台灣的經濟基本面遠優於香港,因為台灣有相當實力的農業與工業,而台灣的服務業也不錯。原因很簡單,港英政府的目標是吸大陸的血,不在建設一個健康的香港;而兩蔣時代的台灣是要把台灣建設成三民主義中國的模範省。香港與台灣建設的動機不同,結果當然不一樣。








但是我們必須指出,台灣曾經擁有的堅強國防與傲人的經濟都是第一代外省人為台灣打下的基礎,他們是大陸來台的精英,本土台灣人沒有這個能力。蔣經國以後所有當權的台灣政客與台商都是吃兩蔣時代留下來的老本。








時代不斷在進步,本土台灣人沒有這個眼光和智慧跟上時代,更沒有能力開創新格局和更上一層樓。原因很簡單,在台灣這個環境下不可能產生尹仲容、李國鼎、孫運璿這樣的行政人才,不可能產生胡適之這樣的大儒,也不可能產生孫立人這樣的大將軍。








李登輝政府前半期還有外省大老罩著,不敢放肆。後半期李登輝利用黑社會勢力排除外省大老逐漸形成自己的本土政權。李登輝時代社會流行一句話:「混黑道有什麼不好?混黑道可以和總統照相」。台灣開始江河日下,但到底還有蔣經國這個“外來政權”留下的深厚底子,李登輝誇耀台灣人錢淹腳目,台灣人日子過得相當滋潤。90年代初,YST 有位同學從美國回台灣大叫台灣的消費程度高,他說在夜店花了兩百美金連小姐的手都沒摸到。大家都笑。See,美國人也不敢看不起台灣。








陳水扁政府則是一個 100%本土政權,扁政府8年的執政是台灣本土人士行政能力的真實寫照。扁政府自從搬開唐飛這塊石頭以後就是清一色本土台灣人的執政團隊,所以非常具有代表性使我們有機會看清楚本土台灣人的素質。現在讓我們檢視這些擁有最高行政權力的本土人物:陳水扁、呂秀蓮、張俊雄、游錫坤、謝長廷、蘇貞昌、蔡英文。其中陳水扁被譽為「台灣之子」和「永遠的第一名」,因此最具代表性;呂游謝蘇被台灣媒體譽為“四大天王”;張游謝蘇都做過行政院長;蔡英文長期掌管陸委會,控制半個行政院。他們的權力與代表性毋庸置疑。








想想看,「台灣之子」是何等讚譽,「天王」的頭銜是何等尊貴,他們毫無疑問是本土台灣人精英中的精英。這個團隊4年執政後再度獲得台灣本土人民的肯定,於是得到連任又執政了4年。所以這個團隊代表的是本土台灣精英的最佳素質,正副總統都強調自己從小就是第一名,本土台灣人不可能找到更優秀的人才了。但是我們看得很清楚,就憑這個團隊的水平他們是完全沒有國際競爭能力的。在這批台灣本土頂尖精英的治理下,台灣的政治、經濟、國防、外交、內政沒有一樣不是大幅滑落到歷史谷底。








讀者不要給 YST扣什麼族群歧視的大帽子,要知道外省人、本省人其實都是漢族。問題是什麼地方長什麼草,陳布雷的孫子生長在台灣也只能是陳師孟這種貨色。








所以我們可以斷言,如果民國三十四年到民國三十八年沒有大批大陸精英來到台灣的話,台灣絕無可能成為亞洲四小龍之一,可以確定仍舊是一個邊陲小島。




我們的結論是:台灣超越大陸的繁榮經濟是「運」,是外省精英為台灣帶來的好「運」。








但是,「運」是不可能持久的。即使今天台灣有人才也逃不出被邊緣化的「命」,只不過使台灣邊緣化的速度減緩而已。


台灣經濟的致命傷是:台灣是一個孤島。








以前[天下]就論述過,根據經濟學家的理論與觀察,一個健康獨立的經濟體至少需要八千萬人口。所以日本雖然是島國,但是人口已經大大超越獨立經濟體的關鍵數量,不是孤島。台灣則距離這個數字太遠了。台灣被大陸邊緣化是注定的,這是地緣經濟的規律。








蕭萬長做行政院長的時候轟轟烈烈搞了一大堆“XX中心”的研究計畫,什麼“亞太金融中心”、什麼“亞太航運中心”...等等。YST 當時就說過這些計畫成功的機率是0,台灣是一個孤島,絕不可能成為亞洲的任何中心。蕭萬長的紙上作業耗費了大量人力,全是浪費時間的夢幻,說給台灣人自我陶醉的。不需要花一毛錢,YST 10年前只想了一秒鐘就得出結論,未來亞洲的金融中心與航運中心都是上海,台灣想都不用想,這是地緣經濟的ABC。








其實台灣人也不笨,台灣人打的小算盤是靠攏日本,用日本施捨的科技去賺大陸的錢。這是非常沒有出息的想法,不過比香港人的買辦心態還是要好一點,因為說到底台灣人還願意努力生產,有別於香港人這種百分之百的寄生蟲。但是台灣人與香港人的二鬼子心態則一模一樣,這是長期殖民教育留下的後果,對此大陸只能接受並且用它來激勵自己不斷向上。中國人必須認清台灣人與香港人的反中心理其基礎完全一樣而且非常堅固,因為他們的生計都是建築在中國大陸的落後上。








台灣人蔑視大陸的反中心理從台灣政客口口聲聲:「台灣研發,大陸製造」的宣稱中看得非常清楚。YST 每次聽了都發笑,台灣研發「神舟7號」試試。但是本土人士,譬如呂秀蓮,都喜歡這麼說,口徑非常一致。「台灣研發,大陸製造」成為愛台灣的標準調調,台灣人聽了心裏特爽。厲害的是,在媒體一致的宣導下,誰違背這個調調誰就是賣台分子,連馬英九都不敢挑戰。








台灣緊跟著日本走是非常愚蠢的。台灣與大陸的經濟並非互補性質,而是有大量重疊,正確的說法是被大陸含蓋。大陸發展科技是全面的,有點像一百年前的美國。台灣應該選擇某些適合自己的科技尋求與大陸合作而不是高姿態跟大陸頂著幹。




目前台灣面臨的問題是產業升級,但是台灣缺乏研發能力,在下一波的競爭中必被大陸擠壓出局。譬如廣州市政府已經決定產業升級,所以對這次全球金融危機倒閉的勞力密集的工廠根本不施以援手,任其自生自滅,這是正確的做法。台灣只能把血汗工廠搬去越南。




但是台商未來在越南的日子也不是好混的。政治上,東盟的10+1與10+3大陸都是主角,而台灣都被排除在外。想想看,日本能給台灣好果子吃嗎?台灣緊跟日本又刻意蔑視大陸,這不是自尋死路麼?








中國最大的優勢就是人才,中國未來的希望也是人才。在全球一片不景氣中,中國的資金最充沛,中國加大基礎建設是正確的,但是同時也應該加大科技研發,為大學畢業生製造就業機會。這樣一旦全球經濟復甦,中國就有新產品推出。幾年前朱鎔基發表「科教興國」的政治方針,這是一條非常正確的路。中國有軍事科技作為推動科研的基本動力,這一點跟美國一樣,所以沒有理由不能在科技上超越日本。








中國競爭的對象不是台灣,也不是日本,而是美國。台灣的邊緣化只不過是中國崛起過程中的副產品而已。








(5)大陸在台灣問題重蹈香港的覆轍








為面子而做出經濟上的重大犧牲,劫貧濟富的「一國兩制」造成中國金融秩序的混亂與宏觀經濟調控的困難,延遲中國的崛起,是中國處理香港問題最大的錯誤。








現在香港問題變得尾大不掉,歸根結底是中國的面子問題。中國需要極力避免在台灣問題上犯同樣的錯誤。








台灣在歷史上的位置是一個邊陲小島,這是它的天命,是地理位置決定的天命。








歷史上,絕大多數的中國人是不會去台灣的。清朝時候去台灣的人幾乎都是在家鄉待不下去的問題人物,說白了,就是雞鳴狗盜之徒。YST 有一位同學是福建人,他的父母就曾經明白地對他說早年渡海遠赴台灣的都是“鄉里所不容”的人。“鄉里所不容”這五個字是非常有意思的形容詞,是早期台灣人的真實寫照。台灣要成為中國的先進地區根本不可能。








台灣之所以在二十世紀的後半葉比大陸繁榮完全是中國內戰造成的。物質上,蔣介石搬空了上海所有的黃金運到台灣;人才上,蔣介石帶了大批大陸的菁英人士來到台灣。我們必須特別指出,後者比前者要重要得多,是這批外省精英建設了台灣並超越了大陸。








但是台灣超越大陸的繁榮是不能持久的(unsustainable),大陸的貧窮落後主要是經濟受到列強干預。大陸經濟受到的最嚴重的傷害是西方世界的物資禁運與技術封鎖,這完全是政治造成的,屬於時運不濟。








物資禁運與技術封鎖是非常厲害的孤立手段,任何國家都承受不起。你們不要看美國的科技先進,即使美國也不能承受物資禁運與技術封鎖。我們不要忘記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前全球科技的中心是歐洲。美國今天科技領先是美國不斷地、密切地與世界交流並且以優厚的條件吸收了全球的精英。現代科技發展的週期長短不同,譬如醫藥以10年為一個周期,電子類的週期就更短了。如果一個國家被完全孤立,就是物資禁運加技術封鎖,原來領先的科技頂多兩個週期就被淘汰出局完全失去競爭力。








中國大陸能在物資禁運與技術封鎖下成長,全靠國家大、人口多、和人民非常優秀。當然早期蘇聯的幫助也是重要原因,不過為期只有十年,1959年以後中國除了非洲小黑沒有一個朋友。中國能夠從一窮二白成長到今天的壯大主要靠自力更生,這對小國而言絕不可能。中國一旦衝破禁運與封鎖很快就會超越台灣,台灣要想長期領先大陸完全不可能。








台灣的情況與香港非常相似,港台人民較高的生活水平屬於偶發事件,不是一個正常現象,是不可持續的。所以中國的統一不應該以維持港台人民的生活水平作為條件,這是極不公平的,也嚴重影響中國未來發展。大陸正確的做法是回歸自然,公平競爭,自然淘汰。由於香港的經驗,YST 由原先的非常贊成變成堅決反對「一國兩制」。








今天大陸以貿易逆差、台商優惠等手段拉攏台灣是非常不智的,造成台灣人民更大的離心力使統一更加困難,也使統一後更加難以收場。未來如果和平統一,大陸必定又搞劫貧濟富的「一國兩制」,台灣會嚴重拖住中國的後腿,成為另一個毒瘤,而且是比香港大很多的毒瘤。








對中國而言,台灣回歸一個邊陲小島就像香港回歸一個小漁村是一樣的,都不是壞事,是回歸天命。






「一國兩制」的逆勢操作是違背天命的,必定沒有好下場。








(6)重複建設與面子工程








「一國兩制」的流毒很深,譬如為了避免香港邊緣化大陸的逆勢操作就一定包括很多重複建設與面子工程。YST 在這一節舉出三個例子,它們都是超大型的工程,一個已建成,一個即將開工(預定2009年),一個尚在醞釀中。








A. 香港赤臘角國際機場








香港最大的重複建設與面子工程就是赤臘角國際機場,這個機場的興建完全沒有必要,不但浪費了兩百億美元而且和深圳的寶安國際機場造成微妙的干擾。








在「漫談香港(一)」我們有詳細的論述,香港赤臘角國際機場是英國趁1989年天安門事件引發的信心危機單獨展開赤臘角國際機場的計畫工作。三個月後,香港總督於1989年10月11日在立法局宣佈興建新機場及相關配套設施。這個機場的決定過程非常匆促而且沒有跟中國當局商量。








後來在中國的嚴重關切下,英國不得不與中國商量因為貸款的付款方式與過程超過了香港移交的日期。雖然中英簽署「赤臘角國際機場備忘錄」是在1991年09月03日,但是英國偷偷發包工程早在1990年04月就開始進行了,所以中國基本上是被英國趕鴨子上架。這項龐大工程在1992年正式開工。








從中國的利益出發,赤臘角國際機場的興建絕對需要被否決,因為深圳寶安國際機場已經在1991年10月12日建成並正式通航。寶安國際機場不是普通的機場,是佔地面積11平方公里,主跑道3400米長45米寬可供世界上最大型的客貨機起降,有停機位84個,停機坪84.5萬平方米,候機樓總面積14.6萬平方米,24小時全天候服務,非常現代化的巨型機場。








赤臘角距離深圳寶安國際機場不到50公里。請問:你看過世界上任何地方在50公里距離內有兩個巨型國際機場這種荒謬的事情嗎?




唉----!這種重複建設怎不令人嘆息。




美國在1998年服役的杜魯門號航空母艦造價不過45億美元。兩百億美元的浪費,四艘尼米茲級的航空母艦都造出來了,還可以加上四艘驅逐艦。








YST 不是大陸人也不是香港人,只能看大處,雖然說不出但是完全可以想像還有很多小的重複建設和不實際的面子工程。歡迎讀者補充。








為了維持香港與台灣的繁榮,港台人士提出很多可笑的建設。這些都是不切實際的重複建設與面子工程,必將造成大量浪費。YST 再舉兩個尚在計劃中的面子工程。








B. 港珠澳大橋








香港提出興建「港珠澳大橋」。「港珠澳大橋」成Y字形連接珠江東岸的香港和珠江西岸的珠海與澳門,設計全長為39.6公里,其中海上橋樑與海底隧道部份長35.6公里。橋面按六車道高速公路的標準建設,設計行車速度每小時一百公里。港珠澳大橋完成後,香港和珠海與澳門的行車時間將從4至5小時縮短到30分鐘。








港珠澳大橋本來是雙Y字形,東岸的連接點還包括深圳,這是深圳要求的,但是被香港激烈反對。2008年03月10日北京作出裁決,國家發改委副主任張國寶宣布港珠澳大橋確定為單Y字形,深圳沒有落點,車輛需經過香港再到深圳。








北京的決定顯然是偏袒香港。因為基本上港珠澳大橋是為了挽救香港經濟邊緣化所做的面子工程。如果香港還是個小漁村,或者北京政府決定讓香港回歸自然,耗費鉅資建造這個大橋是不可能的。








香港提議並強力推動港珠澳大橋,表面的目的是方便香港人到珠江西岸投資與促進香港、珠海、與澳門的旅遊業,暗底的目的是想爭取珠江西岸的物流。想想看,深圳鹽田港的運作成本比維多利亞港便宜太多了,如果港珠澳大橋的連接點也包括深圳,香港搶到珠江西岸物流的機會是0,所以香港必須全力排除深圳。這是標準運用政治力作逆勢操作,完全違反商業的自然運行,中國必將為此付出沈重的代價。








想想看,大陸內地需要建設的地方太多了,而大陸的預算是固定的,貧苦待開發的地區這麼多,怎麼也不該輪到香港的面子工程。港珠澳大橋是另一個政治操作下的劫貧濟富。








C. 海峽兩岸隧道工程








顧名思義,這項工程是建造至少一條多達三條連接台灣與大陸的海底隧道。這個構思已經有很多年了,並且曾經在兩岸研討會熱烈討論。大約五年前voyager_ho與 YST也曾經討論過這個問題,並得出否定的結論。最近kurich又重提這個話題而且引發大量討論:




「恭請馬蕭兩位先生回應「海峽兩岸隧道工程計畫」」( 2008/01/21)








YST 沒有參加最近的討論,一時也找不到過去寫的評論,也不想回頭整理過去否定的東西,現在只願意從本系列的角度做一點點論述。








台灣是一個孤島,除非這個島大到可以支撐八千萬以上的人口,否則不可能形成一個健康的獨立經濟體。「海峽兩岸隧道工程」是一個非常愚蠢的面子工程。想想看,這個隧道屬於物流的基礎建設,而物流的基礎建設決定於當地的生產力。把台灣用再多的海底隧道與大陸連接起來也不可能使台灣更繁榮,因為台灣的生產力就只有這麼多,有沒有海底隧道都一樣,更何況海底隧道的運輸方式比起船隻運輸在經濟效益上差太多了,連一半的效率都不到,這還不包括隧道收取的高額路費。








台灣由於工廠外移,生產力降低,連高雄港都因為缺乏貨源而不斷萎縮,耗費鉅資興建新的物流通道不是瘋狂嗎?海底隧道運貨不及輪船,載人不如飛機,福建生產力不高、人也不多、是個窮省,這個隧道能有足夠的人使用嗎?不成為蚊子隧道才怪。








天命不可違,台灣自有歷史以來就是一個邊陲小島。前面已經有詳細的論述,台灣超過大陸的繁榮是台灣的「運」,不是台灣的「命」。如今台灣的「運」已經走到頭了,修建再多的海底隧道也不可能改變台灣的「命」。








「海峽兩岸隧道工程」的動機跟「港珠澳大橋」一樣,為的是挽救不正常繁榮後、面臨邊緣化的一個孤島。這是違反台灣天命的逆勢操作,一定不會有好下場。








(7)台灣已經接近武力統一的邊緣








兩岸的問題,台灣政客固然要負最大的責任,台灣媒體扭曲事實的報導也是非常關鍵的因素。今天的台灣媒體大部分是台獨,小部分是獨台,沒有一個是傾向統一的。再說一遍,台灣沒有主張統一的媒體,一個都沒有。所以台灣絕對不可能形成和平統一的島內共識。台灣的政客與媒體聯手把「統一」與「賣台」畫上等號。這就是為什麼台灣的民選代表都不敢談統一,因為「統一」是票房毒藥。台灣的未來幾乎可以確定是武力統一。








台灣的經濟快速下滑,台灣的老兵已經凋零,綠化的國軍毫無戰鬥力,兩岸的實力此消彼長,最重要的因素是美國的實力開始下滑,台海武力統一的態勢漸漸形成,只等適當的時機。








美國顯然充分瞭解台海軍事情勢的演變。為了穩住陣腳,美國在幾天前宣布60%的核子潛艇將轉移到太平洋戰區,不言而喻,主要的目的就是對付東亞的中共。美國的作勢是可以瞭解的,也是正確的軍事運籌與部署。YST 個人的看法是,在經濟持續下滑的情形下,美國必定會做出戰略收縮,或者做出孤注一擲扭轉乾坤的一戰。何處收縮?何處孤注一擲?這是美國總統的戰略選擇,任何人都可以猜。但是不論美國做出那一種選擇,都是台海武力攤牌的時機,時間不應該超過2020,因為美元霸權撐不到2020。








台海的統一戰爭中共具有主動權。大陸選擇戰爭一定基於一個假設,那就是軍事代價小於和平代價。在台灣媒體的造勢宣傳下,中華民國一再拒絕統一談判和提高統一和談的條件終將引來這場戰爭。








如果台灣問題是武力解決,那麼台灣也許有機會實行一國一制。這對中國的未來是有利的。








為中華民族著想,YST 不願見到中國在台灣實行劫貧濟富的「一國兩制」,台灣的刁民遠比香港多,保証讓北京政府吃不了兜著走。








為了中華民族的千秋萬載,YST希望香港與台灣都回歸自然,回歸它們的天命。我們可以留下列強殖民的遺跡供後人憑弔,記取祖先受到的教訓。但是我們要讓列強在殖民期間巧妙安排留下來的餘毒徹底從中國的領土消失。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