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談香港(四):香港 - 中國長期的悲哀

马翼 收藏 0 1088

这是台湾网友YST在台湾网站写的一个系列,特收录于此.但并不代表本人支持或反对作者的观点,仅供参考思索.


漫談香港(四):香港 - 中國長期的悲哀




上一篇文章我們仔細分析了香港邊緣化的原因和邊緣化的必然性。這其中有一個但書,那就是我們假設沒有重大政治力的操作。也就是說,香港只有在一種情形下不會被邊緣化,那就是香港發起政治遊說並且動員國際輿論向北京的中央政府施壓,要求中央政府不斷地為香港輸血而北京政府在這個壓力下屈服。








目前香港特區政府就在這麼做。香港對北京的遊說工作從未停止,國際輿論也全力配合,台灣在旁邊用冷嘲熱諷的口吻敲邊鼓,一切都在趕北京這隻鴨子上架。








於是北京政府不斷地劫貧濟富為香港輸血、對香港特區引發的金融問題忍耐,而香港也變得有恃無恐,更加的貪得無厭。








香港成為中國長期的悲哀(the sorrow of China)。








(1)世人為英國殖民香港的漂亮說詞








很多人,華人或非華人,香蕉或非香蕉,港人或非港人,特別是英國人和香蕉港人,都說過這樣的話:




1842年英國從中國手中得到的香港是一個小漁村,155年以後英國歸還給中國的香港是一個繁榮的、閃耀奪目的國際大城市。中國真是得了大便宜。








很多讀者沒有去過香港,更重要的是,沒有人能想像1842年的香港。所以 YST為這個說詞配兩幅圖。












圖片一:1842年還沒有照相技術,這是1840年代畫家筆下的香港。












圖片二:這是21世紀初的香港。近處是香港島最繁華的北岸,遠處是九龍半島,中間就是著名的維多利亞港。








兩張圖片,多大的對比呀!








(2)世界開中國的玩笑








上一節的說詞是沒有見識的人說的話,他們只看到表面,沒有深入的觀察,這是標準的膚淺之說。世界如果這麼簡單就沒有什麼問題需要思考了,那裏還需要進大學和唸研究所。








那麼上一節的說詞正確嗎?




答案是:當然不正確,這是沒腦子的人說的話。








「漫談香港(三)」的開場白就說:




1842年以前,香港是一個小漁村。如果沒有鴉片戰爭和南京條約,香港現在最可能的情況仍然還是一個小漁村。為什麼?因為香港沒有成為一個商業大港的地理條件。








這段開場白是用紅色標出字體,因為它是本系列文章的核心思想,雖然它的道理只在第三篇「香港的邊緣化」被深入討論,但是它的精神貫穿整個系列。








「漫談香港(三)」是本系列最重要的一篇分析論述,跟在後面的「漫談香港(四)」是本系列最重要的結果論述。這兩篇是本系列的關鍵論述,它們都建築在這段紅色的開場白上。








如果中國大陸有選擇,我的意思是如果中國可以選擇歸還圖片一的香港島或是圖片二的香港島,猜猜看大陸會選那一個?




我不知道江澤民會怎麼選,江也許一頭熱有可能會選擇後者;但是我相信胡錦濤一定會選擇前者,因為胡已經吃到苦頭。








1997年的香港回歸是世界在開中國的一個大玩笑。




畸形繁榮的香港對中國大陸是一個燙手的山芋,不,不是山芋,是一塊燙手的大石頭(沒有一點營養)。




諷刺的是,接手這個燙石頭是中國自己極力爭取的。




有趣的是,這燙石頭還非接下來不可。




可笑的是,中國接下這塊燙石頭還得供著它。








好笑罷?這個光怪陸離的現象就是本篇論述的主題。








(3)中國給自己套上枷鎖








首先我們必須注意到一點,香港對英國和對中國的意義與價值完全不同。








香港對英國而言是穩賺不賠的生意,因為它吸中國的血。英國不需要花費任何成本,控制一天就可以抽一天的稅。這是無本生意。




香港對中國而言則是穩賠不賺的虧本生意,因為它只會也只能吸中國的血。香港沒有賺外國錢的能力,純粹是個賠錢貨,中國擁有一天就賠一天。








你一定會問:這個賠錢貨中國要它做什麼?




答案是:世上的事情不是這麼簡單的,也不能純粹用錢來衡量。香港這個賠錢貨中國非拿回來不可,因為香港不但是一個歷史問題牽涉到中國歷史的榮辱而且是一個現實問題因為它提供西方世界一個收集情報的場所、滲透中國的橋頭堡和製造反中事端的前哨基地。








你一定會再問:這個賠錢貨中國拿回來也不必供著它呀?




答案是:中國還有台灣問題。這個面子主要做給台灣看,當然也做給世界看。








你最後一定會說:那中國不是吃了大虧嗎?




答案是:非常正確,中國吃虧的地方何止香港。讓我們為百年苦難的中國嘆一口氣。








嘆完氣,讓我們進一步檢視香港。








香港的繁榮是違反自然的,是政治與時代扭曲的結果。




香港的衰落是必然的,是地緣經濟的自然結果,不是壞事,是回歸天命。








鄧小平爭取香港回歸中國並沒有錯,一個民族不能無視歷史的恥辱,更不能面對恥辱無動於衷。鄧小平個子雖小,是中華民族的巨人。但是我們要看清事實,鄧小平為中國爭回來的只是一個面子,非常重要的面子。香港回歸的象徵意義遠大於實質意義,傻瓜才會被香港那幾棟大樓迷倒。我們要認清,香港回歸的意義在雪恥,不在那個小島本身,更不在住在上面吵吵鬧鬧、心中沒有祖國的香蕉華人。香港的表面價值是虛的。








上面這個說法過分被動,是負面的,也是消極的,令人沮喪。




讓我們換一個積極的說法,這就比較正面了,也令我們為收回香港感到振奮。








香港是英國在中國邊境修建的橋頭堡,香港的建設是以英國的利益為考量。香港是一隻吸血蟲,不論是販賣英國的鴉片還是轉手中國的絲綢與瓷器,香港一百多年來就靠吸中國人的血變得非常繁榮,以此供養了英國(抽稅),也便宜了西方國家(間諜滲透)。特別是1978年以後,香港失去所有工業生產的能力,完全是一隻寄生蟲,香港人成了百分之百的洋買辦。








中國收回香港有兩個對外的正面意義:




一個是不讓英國吸血,這一點已經做到。肥水不落外人田,輸血也是輸給自己的同胞,如果你把香蕉港人也認做同胞的話;




另一個是不讓西方國家間諜滲透,這一點還沒有成功,[基本法]二十三條被香港人抵制。








中國收回香港還有一個對內的正面意義:讓香港回歸自然。




怎麼個回歸自然呢?且聽下面分解。








幾千年來中國論人事物有個說法:一命,二運,三風水,四積陰德,五讀書。




書讀得特別多而且還是博士的讀者們聽了這話不要生氣,也不要不服氣。想想看,王永慶只有小學畢業,他這一生幹的事卻比博士們傳奇和風光多了。為什麼?因為王永慶有這個命。20年寒窗算甚麼?能白手創建數千億資產的企業不被人坑嗎?能管理數十萬員工沒有得心臟病嗎?能娶三個老婆還活到九十幾歲嗎?這都是命。








我們閑話少敘,言歸正傳。說白了,根據中國人對人事物的觀察,香港就是一個漁村的命。




英國動用龐大的武力與政治力把香港變成「東方之珠」,不過是逞一時之能,不可能遂一世之願,更不可能改了香港的命。不論香港是否回歸中國,香港都要回歸天命。








YST 前面說的「讓香港回歸自然」就是讓香港回歸天命的意思,換句話說,就是回歸漁村的命。








中國最大的錯誤就是宣示要維持香港的繁榮,這是違反天命的,必定沒有好下場。








朱鎔基總理說:我如果不能維持香港的繁榮就是歷史罪人。




Oh, My God! YST 在電視機前跳了起來!








唉,原本一件好事,但是中國給自己套上了枷鎖。








(4)面子問題造成錯誤的政策








中國總理宣示要不惜一切維持香港的繁榮,這是一個天大的錯誤!








「歷史罪人」這是何等罪名!那個中國總理承擔得起?




天哪!香港有這麼重要和偉大嗎?沒有,絕對沒有。








你想想,為了面子中國這麼重的誓都發了,全世界都在看,所有的反華勢力都在等著看笑話,兩千三百萬台灣人在大做文章、大挑毛病和大說風涼話,七百萬香港人能不跳到中國頭上予取予求嗎?中國能不為香港陪上半條命嗎?








你會問:中國有能力維持香港的繁榮嗎?




答案是:當然有這個能力,但是中國要為香港生一場大病,延長了中國崛起的時間。這麼做值得嗎?劫貧濟富的作法對大陸內地的老百姓公平嗎?








任何中國總理為了維持香港的繁榮而延遲了中國的崛起才是中國歷史的罪人!








今天香港已經回歸中國11年了,但是香港與大陸之間仍然非常地不調和。為什麼?因為香港人的收入不合理的偏高、香港人抗拒融入中國、香港人仍然不知道自己是個什麼東西。




香港人莫名其妙的地方多了,但是這篇文章我們把重點焦聚在論述香港人的收入,因為所有香港人的狂妄自大都建築在他們不合理的高收入上。








純粹就經濟的觀點來看,香港人的收入高於大陸人10多倍是完全不合理的。




但是從政治的角度來看,中國大陸又不得不盡一切力量維持香港人的高收入,其目的有二:




1.做給台灣人看,看「一國兩制」多麼成功,希望台灣人民贊成和平統一;




2.做給全世界的人看,看香港在中國的治理下比英國的管理更繁榮。








第一條看似有理,其實無用;第二條純粹是面子問題,誤國誤民。








「一國兩制」是政治考量,不是經濟考量。任何的問題、任何的不合理在政治面前都必須低頭,「一國兩制」是不可抵擋的。但是低頭歸低頭,不可避免地,一國兩制的種種缺點都浮現出來,中國開始為它付出經濟上的沈重代價。這些缺點值得我們檢討,因為這些缺點只會越來越嚴重,香港已經成為中國長期沈重的負擔。








套一句商業術語,香港是中國的負債(Liability),不是中國的資產(Asset),而香港人非但不知道慚愧還在莫名其妙的自大。這是什麼世界?








(5)香港對中國經濟的傷害








五年前,一國兩制才實行了六年,網上就出現很多文章批評中共這種向香港傾斜的「一國兩制」對中國的經濟造成了非常大的傷害。大陸作家趙海均還寫了一本書,名叫[經濟中國],由朝華出版社發行。YST 簡短節錄幾個重點。








這本書的論述以2002年的香港經濟做例子來分析。








1.香港全年的GNP為12700億港元,中國大陸支付香港的轉口中間費大約是3000億港元。




2.中國大陸向香港輸送廉價的、近乎免費的淡水資源、電力資源、油氣資源、食物蔬菜等估計每年達到 3000-4000億港元。但是香港不向中央繳納一分錢的稅。




3.香港獨立的司法體系、貨幣政策和市場機制不利於國家的宏觀調控和政策監管,使中國政府蒙受巨大的經濟損失。其中內外勾結、行賄收賄、偷稅、漏稅、走私、逃匯、騙匯、洗錢等不法活動非常猖獗,國家的財政損失每年高達數千億。




4.香港的假外資偷稅、逃稅、套匯、洗錢侵蝕中國的經濟。國內某些暴富的人把財富轉移到境外合法化,然後搖身一變成“洋人”回來大陸投資,享受外資待遇。根據統計珠江三角洲地區70%的外資直接來自香港,這其中有多少假外資,沒有人知道。但是人所周知,偷稅、逃稅、套匯的活動非常普遍。




5.香港的金融制度和遊戲規則非常腐敗,是為了保護香港幾個財團的利益而設計的。譬如供股、批股、合股、拆股的制度規則,有利於第一大股東掏空上市公司、掏空中小股東。




6.中國的國營大中型企業去香港上市支付的中介費用(律師費、上市費、財務顧問費、評估費等)高達 10%-15%,經常令股價跌破淨資產、跌破發行價,在嚴重喪失籌資功能的同時,每年還進行年息 3-5%的派息和繳納上市費用。國有資產在香港遭受嚴重的流失和掏空,中國廣大納稅人幾十年的財富拱手送給了外國人。








號稱先進和法律周嚴的香港金融業,其實是黑暗和內幕重重的。








(6)香港是一個巨大的吸血怪獸








大陸改革開放後,香港人把沒有科技含量、勞力密集的工廠搬到大陸,這些是標準的血汗工廠,吸大陸人的血;香港的証券市場宣揚香港的金融制度如何開放、如何與西方世界接軌,吸引大陸的公司來香港上市,結果大陸的公司被香港的律師團掏空。後者在上一節第6點有清楚的論述。








YST 可以為上一節的第5點提出見証。所謂香港的金融制度和法律條例非常健全,這是騙人的,它們都是為利益集團服務,合法的詐財。YST 有一位學界朋友從美國去香港某大學任教,他是道地的香港人,理科的美國博士,他在香港兩年任教所賺的錢全部賠在股票上,兩手空空返回美國。他說香港的股市合股、拆股的金錢遊戲非常厲害,都有內幕操作。一支股票可以從一塊錢很快跌到一分錢,然後一百支一分錢的股票合股又變成一塊錢,然後三下兩下又跌到一分錢,然後又合股變成一塊錢,反復玩這種遊戲。兩個回合下來,你有多少錢都會賠光。








香港股市今天已經沒有散戶了,你想想,這是什麼金融制度和法律條例?




香港的一切都是不正常的,整個香港就是一個不務正業的吸錢和吸血的怪獸,而且貪得無厭。傻瓜才去投資香港的股市,只有天真的大陸公司才去香港上市。而這一切怪現象在「一國兩制」和免向國家繳稅的偏差制度下變得越發猖獗。








總而言之,「一國兩制」下,香港高昂的運行成本不但成為中國經濟的負擔而且擾亂了中國大陸的經濟計畫和金融秩序。香港直接和間接盤剝大陸納稅人的血汗錢,估計每年在一萬億元左右。這些錢最終轉化為香港高昂的服務成本、高薪水成本、高福利成本、土地房屋成本等等,最終利潤歸於少數幾個利益集團。








香港政府刻意維持香港的高昂費用,就是要將香港政治經濟運行的高成本費用轉嫁給中國內地的老百姓,讓13億中國大陸人來養活香港。








(7)香港是中國的毒瘤(cancer)








香港有很多風光的綽號,譬如「東方明珠」。但是別忘了,它的全稱應該是「英國的東方明珠」就好像另一個暱稱「英國皇冠上最閃亮的寶石」註明英國一樣,因為這個「東方明珠」只有對英國是有意義。對中國而言,香港是中國的毒瘤(cancer)。








香港從一開始就是以英國的利益發展出來的港口城市,在英國和西方世界的操作下,成為一個國際大都會。香港以西方的利益作為生存的前提,這個客觀事實不會因為回歸中國而有所改變。為什麼?這就又回到我們用紅字標出的開場白。








香港做為對外開放的港口,它的腹地是珠江三角洲,但是比較廣州的南沙港與深圳的鹽田港,無論從珠江三角洲的任何地方,去香港的維多利亞港都是最遠的。




從中國的立場,當年的廣州港已經足以應付進出口的需要,後來需要擴展,最自然的選擇是南沙港(珠江之西)與鹽田港(珠江之東),決沒有道理發展最南端遙遠的香港。所以無論就歷史觀點或地理觀點,香港都是小漁村的命。








是英國改了香港的運。於是香港現代化的港口建了,一棟棟高樓大廈也蓋了,拜英國之賜香港人遠高於大陸人的好日子也過慣了,中國接手後怎麼辦?








問題是:香港的「運」能扭得過香港的「命」嗎?




YST 認為不能,「一命,二運」說得很清楚,胳膊扭不過大腿。但是香港人不顧一切的掙扎是一定的。








從香港的立場,為了維持香港的繁榮,必須強調自己買辦的角色。




於是香港人對內宣稱洋人是多麼文明、洋人社會是多麼先進、洋規矩是多麼複雜、洋人習性是多麼難捉摸,只有香港人最清楚這其中的竅門能夠擺平“鬼佬”;




香港人對外宣傳中國沒有法治精神、中國人治多麼不可靠、中國制度上的種種缺陷、中國人的人性險惡、中國貪贓枉法的可怕、中國走後門太多特殊門道....等等,只有透過香港才是安全的,只有香港人才知道如何掌握其中的“複雜性”讓洋大人不吃虧。




如此這般的兩面作法才能保証香港人買辦的地位。








我們必須認清:買辦的利益是建築在中國的落後,這個基礎原則絕不可能改變。




香港人不可能把祖國的利益放在西方國家之上,這是砸自己的飯碗;




香港人更不可能盼望祖國超越西方國家,這是永久斷了自己的生計。




就憑這種不得不拖中國後腿的微妙心理,香港就非常自然地形成中國的毒瘤(cancer)。








綜合這一節的討論,我們做出三點結論:




1.香港人的反中是買辦的生存的法則,不可能改變。這就是為什麼香港是中國的毒瘤。




2.「一國兩制」免了香港的稅就等於給這個毒瘤輸送營養,這是非常嚴重的錯誤政策。




3.香港要求與深圳合併,這是毒瘤的蔓延,中國一旦答應就是進一步弱化自己,必定引發更嚴重的問題。








(8)用政治力維持香港的繁榮既不公平也無必要








1. 自然法則是最好的法則








任何城市的興起與衰落都有其天然的原因,主要是地理形勢與天然資源,這些都不可強求。所以對一個城市的興衰最好的法則就是自然法則,任何違背自然的政治干預都是得不償失的。








世界上有數以千計的城鎮當年曾經繁華一時,但是由於某種原因從繁華變成了鬼城(ghost town)甚至消失,譬如新疆的樓蘭。這是自然法則,沒什麼丟臉的。








任何城鎮從繁華變成鬼城主要是三個原因:資源的枯竭、自然的災害和工作的流失。








想想看,如果一個城鎮是因為發現了金礦而繁榮,金礦挖光以後自然就會衰敗,如果還能繼續繁榮那才是怪事,屬於奇蹟。因發現資源而繁榮的城市在資源枯竭的時候最不可能挽救。








歷史上因資源枯竭而變成鬼城的例子太多了。過去的不提,未來值得關注的有兩個大城,一個是美國亞利桑那州的鳳凰城(Phoenix, Arizona),另一個是聯合大公國的杜拜(Dubai, the United Arab Emirates)。這兩個大型城市目前都非常繁華,尤其是杜拜,已經進入奢華的境地。有趣的是,這兩個城市都建在沙漠中。鳳凰城的繁榮是因為發現了大量的地下水,杜拜的繁榮是因為發現大量的地下油。等到地下水與地下油枯竭的時候,這兩個城市不衰敗也難。








自然災害主要是地震,這沒什麼好說的。YST 最有興趣的其實是第三個原因,工作的流失。








因工作流失導致城市衰敗最有名的例子就是美國的底特律(Detroit),它的衰敗目前正在持續地進行和不斷地擴大。








底特律是美國的汽車製造之都,老美為它取了個綽號 Motor City,簡稱 Motown。底特律是美國極少數沒文化的大城市,因為它的市民幾乎都是藍領工人。儘管沒文化,50年代的底特律也著實繁榮了好多年。隨著美國汽車產品競爭力的弱化,大量進口汽車湧入,美國三大汽車公司不斷地萎縮,底特律衰敗的命運就注定了。








由工作流失所導致的城市衰敗都有非常顯著的原因和徵兆。大家都看到問題,但是沒有解決的辦法。底特律的衰敗醞釀於60年代,開始於70年代,顯著於80年代,加速於90年代,進入21世紀已經變成不可救藥。80年代的時候底特律第一百多街還勉強能住,現在連第兩百多街都不能住了,整條街、整個社區都是被放棄的房子,有些被焚毀,有些半毀,有些空屋成為毒品的交易所,單看照片就令人膽戰心驚。








香港未來走向衰敗跟底特律的原因一樣,也是由於沒有競爭力導致工作流失。美國是世界超強,又是世界首富,頂尖的科技強國。連美國都不能阻止僅有兩百萬人口的工業大城底特律走向衰敗,香港這個純服務業的七百萬大城走向衰敗算什麼?








靠服務業支撐七百萬人口本身就是一個笑話。香港是西方世界製造出來的笑話,中國早就該把話挑明了,說得一清二楚。香港的衰敗中國有什麼丟臉的?中國有什麼義務永遠餵養這個西方列強製造出來的怪物?








2. 香港對中國一點點重要性都沒有,純粹是負擔。








香港對中國的價值遠不如台灣。台灣除了有工、農業的生產還有無可替代的軍事價值,香港的價值則全在經濟上。可憐的是,就經濟而論,香港對中國的貢獻是負的,而且是很大的負數。








香港的經濟有三大支柱:轉口、金融、觀光。




香港的轉口由於地理位置的劣勢缺乏競爭力,必被淘汰。




香港的金融屬於欺客的金光黨,看它的証券市場就知道了,對國家有害無益。




香港的觀光資源非常貧乏,除了一堆高樓就是迪士尼樂園,沒有自己的文化與特色,還不如廣州。廣州至少有黃花崗七十二烈士的歷史古蹟,觀光香港能看什麼?高樓大廈那裏沒有? Oh, yes, 可以看香港殖民的遺蹟。希望香港在拆樓的過程中能保存英國人留下來的古老建築和雙層巴士供後人憑弔。








3. 中國與中華民族的崛起才是首要考量








站在中華民族的立場,任何地方政府、任何地方人民、任何地方利益都要為中國的崛起讓路,台灣是如此,香港更是如此。




想想看,連孫中山締造的中華民國都要為中華民族的崛起讓路,英國人為英國利益締造的香港算什麼東西?








香港有什麼是不能犧牲的?香港憑什麼享有特權?








4. 讓香港、廣州、深圳自由競爭








珠江三角洲有三個重要的城市:廣州、香港、深圳。




廣州的歷史最悠久,是中國海上絲綢之路的發祥地和起程點。兩千多年以前,中國的絲綢、瓷器和茶葉就是從這裏走向世界。




香港有一百六十多年的歷史,曾經是「東方之珠」和「英國皇冠上最閃亮的寶石」。




深圳是改革開放後才建立的新城市,成立於1979年01月,至今還不到三十年,歷史最短,但是發展最快,人口已經超過一千萬。深圳市朝氣蓬勃,市民平均年齡只有三十歲,工商業發達,並且有以「華為」為代表的高科技產業。








目前的「一國兩制」是用政治力不斷向香港輸血來維持香港的繁榮,非常錯誤。這種劫貧濟富的政策不但對大陸人有失公平,而且擾亂了國家的金融秩序,遺禍無窮。








正確的做法是讓這三個城市自由發展和公平競爭,香港人民必須向中央納稅,也不能享受外資的優惠。香港人要學會憑真本事賺錢,要學會踏踏實實地過日子。








達爾文的進化論說:物競天擇,適者生存。




香港人不是熊貓,該淘汰的自然會被淘汰,也應該被淘汰,沒有什麼可惜的。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