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談香港(0):前言

马翼 收藏 0 10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这是台湾网友YST在台湾网站写的一个系列,特收录于此.但并不代表本人支持或反对作者的观点,仅供参考思索.


漫談香港(0):前言


無論政治還是經濟都是人的活動,所以主角都是人。解決香港問題最大的障礙就是香港人。香港人至少有四分之一是香蕉華人,這可不是“一小撮”,他們的影響絕對不能忽視。25%的香蕉華人所造成的雜音足以造成輿論上的風波,25%的香蕉華人反對中國的活動可以直接影響香港特區政府的穩定性。這一點英國人是非常清楚的。








香港人受英國殖民的影響,所以在政治上對中國的認同度不高,因而在經濟上對中國需索無度。最有趣的是在西方國家意識形態的長期灌輸和煽動下,很多香港人自抬身價覺得自己是“世界人”,使他們對國家民族的認同變得很淡薄並且這種淡薄得到合理化。這是非常膚淺又極為可笑的現象。








去年 YST看了香港回歸十週年慶祝晚會全部的錄影,看後非常的感慨。所有含有一點點深度、帶一點點文化氣息、需要一點點毅力才有能力表演的節目都是大陸來的藝人。香港本土藝人(包括四大天王)的表演都是膚淺的。一百多年的英國殖民並沒有使香港產生任何有點深度可以令人驕傲的新文化。唉,這就是香港。








想想看,香港是個經濟社會,本身沒有什麼文化,香港人滿腦子鈔票,拿什麼做“世界人”?








香港雖然成為國際性城市已經超過一百年,成為世界前列的大城市也超過五十年,但是草包香港人非常多,這些人說著半生不熟的廣東英文就自認是世界公民了,他(她)們滿口現代新名詞,迷失了本體,也忘了自己的身分。




世界公民是自欺欺人的名詞。其實除非你是貝多芬,有誰敢號稱自己是“世界人”?連愛因斯坦都不敢忘了自己是猶太人。



































嬉皮(Hippies)是1960年代初一群叛逆的美國年輕人,他們獨特的風格漸漸燃燒到全世界成為一種年輕人的時尚風氣,譬如把嶄新的牛仔褲弄幾個補丁、戳幾個洞。




我有一個朋友當年深入嬉皮營一探究竟,跟他們混在一起吃喝,一起吸大麻。他說你知道,一面聽吉他的彈唱,一面從旁邊的人接過大麻,吸一口,又傳給旁邊另一個人,那種親密一家的感覺和氣氛真是難以形容。他對我說,這些人講兩句話就會冒出一個“goovie”,非常有趣,是這群人的特色,除此以外他也看不出有什麼特殊文化或哲學思想。嬉皮與其說是文化不如說是流行(fashion),是西方世界年輕人反叛時代(the established)的一種流行。








陳巧文是標準西方哲學系製造出來的垃圾。目前號稱“野草莓”在台北「自由廣場」靜坐抗議的台大學生跟陳巧文是同一類的貨色。雖然同屬垃圾,台大學生的等級肯定更差,因為他(她)們靜坐抗議的背後其實是教授的鼓動,自覺性差了許多。台大不如港大於此可見,呵呵呵!








但是說到底,香港人是經濟動物,政治從來就是次要的。香港活動的主軸毫無疑問是經濟,香港是錢的世界。在香港,錢說話的聲音最大。所以 YST這次寫香港主要就是談香港的經濟,我把標題訂為「香港的未來」。








「香港的未來」寫得並不順利,越寫越多,越寫越雜,無法收尾,也有點離題。所以我改變主意,把「香港的未來」改成「漫談香港」的系列文章,這就容易掌握了。「漫談香港」的系列文章計畫寫六篇:




(一)香港的地緣政治




(二)香港的地緣經濟




(三)香港的邊緣化




(四)香港 - 中國長期的悲哀




(五)香港人




(六)結論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