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当兵,我依然选择海岛哨所

wan513375525 收藏 2 22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黄海前哨的一个小岛上,有座十分陡峭的山,当地渔民称其为“哭娘顶”。其山之背,驻守着一个距公海仅12海里的海防哨所。哨所里,有这样一个老兵,他爱岗敬业、刻苦学习、善于钻研,他就是沈阳军区某海防团即将告别12年军旅生涯的雷达技师三级士官李玉明。


扎根海岛


李玉明出生于山东省苍山县的一个贫穷的小山村,由于家庭生活拮据,念完初中的他不得不过早地告别校园生活,和父母一起挑起了家庭的重担。


1992年秋天,乡里发出参军入伍的号召。父亲不忍看着还不满18周岁的玉明,一辈子“修理地球”,便劝他报名参军。就这样,带着父母的期望和嘱托,李玉明来到黄海深处的小岛军营,成为一名守岛战士,并被分到该部队最偏僻、最艰苦的哨所。


“早知道来这个鬼地方,还不如在家种地呢!”一想到自己整天在望远镜里看着漫无边际的大海,刚到哨所的李玉明心里真不是个滋味。尽管如此,他对工作还是不敢有丝毫的马虎。


一天晚上,正在值班的李玉明突然在雷达显示屏上看到一个异常的亮点在慢慢往公海方向移动,他连忙将这一情况报告给所长。所长观察后判断,这可能是一艘偷渡船,便立即向领导进行了汇报,同时通报海警官兵。20分钟后,海警果然在距公海不到1海里处截获了一艘偷渡船只。


通过此事,李玉明感到自己肩上担子的分量,也由衷地爱上了这个岗位。从此,他变得积极主动,任劳任怨。由于各方面表现突出,年底被评为“优秀士兵”,第二年光荣地加入了党组织。


1995年7月,李玉明考入武汉空军雷达士官学院,大家都以为他会趁机离开这个偏远的小岛,离开小岛上最艰苦的哨所。然而,毕业时,他却毫不犹豫地选择回到海岛,回到视为己家的哨所。


奉献海岛


回到哨所后,李玉明的主要任务就是延长几部“超兵龄”雷达机的“服役期”。


雷达技术上出现的难题,使李玉明感到知识和专业技术的匮乏。为了尽快治好雷达身上的“病”,他看了大量这方面的书籍,对雷达的运行规律有了全面的了解。闲暇时间,他还经常跑到哨所附近的老雷达技师那里请教。终于,不到两周,雷达的故障全部排除,监视和跟踪目标准确无误。


一次,正在运行中的雷达突然停了,发射机柜里冒出一股浓烟。“现在可是节日战备值班,不管你想什么招儿,务必在20分钟内把机器抢修好!”所长给他下了死命令。雷达不转,意味着哨所官兵的眼睛“失明”。所长急,李玉明更急。他一面打开简易雷达机,一面开始全面检修,经过几个轮回,终于发现问题出在一个小小的电容上。打这以后,李玉明更加心细了,就连换一个螺丝都亲自把关。


几易寒暑,几多心血,李玉明终于在雷达维修和保养上有了丰富的经验。在日常战备值勤中,他有力的保障,使雷达能够全天候24小时对低空目标、近海舰船进行监视和跟踪。在岛屿部队大型演习中,他及时果断地处理了多起雷达突发故障,圆满地完成了上级交给的任务。每年经他上报的数百次情况报告,无一差错,观察所连年被上级评为“红旗哨所”,他自己也多次被上级评为“优秀士官标兵”。


爱在海岛


12年的军旅生涯给李玉明留下了一段段美好的回忆,而最难忘的要数他在哨所里举行的婚礼。


1999年,李玉明和未婚妻张桂芬将婚期定在“五一”期间举行。由于当时正赶上雷达更新,李玉明只好将婚期推迟到“十一”。9月28日一早,当他赶到码头时,却见汹涌的海浪无情地撞击着岸边的礁石,岛上唯一的客船,已将锚绳紧扣在码头的铁柱上。就这样连续刮了七天七夜的大风,李玉明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婚期被狂风给“卷”跑了。风停了,未婚妻却突然出现在他面前:“玉明,我们就在岛上的哨所里举行婚礼吧!”


结婚那天,官兵们像过年一样,换上了崭新的军装。“李技师,我们都来给你当伴郎!”战友们将从山上采来的野花,扎成一个个“红双喜”,镶在哨所的门上。婚礼上,没有音乐,战友们就清唱《知心爱人》,没有礼花,他们就用掌声和口技代替。


去年,妻子带着小孩上岛过年,这是专程来让孩子认爸爸的,儿子三岁还不知道爸爸长啥模样儿。“快叫爸爸”,看着军容严整的爸爸,儿子害怕地直往妈妈怀里钻。从妻子手中接过儿子,将其紧紧地搂在怀里,李玉明竟无语哽咽……


再过几天就要退伍了,即将离开自己呆了12年的部队,李玉明心里有着强烈的依依不舍之情,他说:“假若再给我一次当兵的机会,我会依然选择哨所!”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