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居清朝 时空的起点 第十九章 易博赴宴,抬籍入旗

相对浴红衣 收藏 8 12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8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83.html[/size][/URL] 林易博坐上马车(他还不会骑马)在八名保障团的护卫下慢慢地向龙忆绘的府邸走去。随手还带上一瓶啤酒和两张崭新的十元钱人民币作为礼物。加上上次的礼物,已经送了超过四万两价值的礼物了。 府邸位于兴化府的仙游县城外沿,距离大观园所在的地方也就四十几里路,距离不远,不过大多数是山路,就算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83.html


林易博坐上马车(他还不会骑马)在八名保障团的护卫下慢慢地向龙忆绘的府邸走去。随手还带上一瓶啤酒和两张崭新的十元钱人民币作为礼物。加上上次的礼物,已经送了超过四万两价值的礼物了。

府邸位于兴化府的仙游县城外沿,距离大观园所在的地方也就四十几里路,距离不远,不过大多数是山路,就算骑马走官道也无法快,不长的距离走了不止一个小时的时间。

龙忆绘早就侯在门口,林易博用左手撩开车帘,只见得这座府邸的大门没什么特别之处,就是那种很平常的二进座宅子。

车至门前,易博拨开车帘,跳下马车,快步向前:“让忆绘兄久等了。”

接着指着陪同前来的十名保障团护卫:“他们都是吾辈族人,闻说汝之高义之后要求我一定要带他们一瞻风采,并且随同一起为那天晚上之事赔罪。”林易博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很诚恳。

“我不是说过了嘛,咱们是不打不相识,来,先进去。”龙忆绘豪爽地说:

只见得他虽身穿便服,做工精巧加上华丽的布料显得异常高贵,那种自从就养成的贵族气质自内而生。

两人相差半步进门,早有仆人将马系在门口的石柱上,保障团众人随后进入。但是进门之后就被引往偏厅看茶,只留下易博与龙忆绘两人跨入会客厅,分宾主坐定之后,龙忆绘笑着问道:“那天晚上那个刁蛮的小女孩呢?怎么没有一起来?”

“她啊,自觉闯了大祸,在家里闭门思过呢!”林易博半开玩笑地说:

“哈哈!我还没有见过这样的女子,正有我满洲女子的豪放,假如有机会的话必是一代女豪杰,有可能成为我大清的第一个女将都说不定呢!”龙忆绘掏出鼻烟壶,在手上玩弄着:“对了,你上次赠我的万能点火和精钢恒温杯很好用,想不到洋人竟然有如此精妙之器,实在令人佩服。”

“小小礼物,忆绘兄喜欢就是我最开心的事。”林易博把早已打好腹稿的话又拿一句出来。

“临近晌午,想必易博兄也饿了,我们这就入宴如何?”龙忆绘话音刚落,托着各种盛满美味器皿的下人们鱼贯而入,非常有秩序地交替摆好,片刻之间布置华丽的大桌子就放满了美味珍馐。

看着一道道犹如艺术品般的菜,易博早就偷咽口水,这桌菜要是放到现代应该就与那些天价年夜饭一样吧?易博呆呆地看着,竟然傻帽似地问出一句:“这桌菜该得多少钱啊?”话一出口,他就后悔了,这不是被人当乡下人吗?

龙忆绘见到达了目的心里暗暗得意,这一整桌一共64道菜,大部分与满汉全席类似,这样一桌菜一共超过一千两银子,相当于现代二十几万。

易博瞠目结舌,这个也太奢侈了吧。难怪清朝会灭亡,一顿饭要这么多钱,可以让一个普通老百姓过一辈子了。实际上易博冤枉龙忆绘了,他自己一年也只能吃到几次这样的盛宴,而且有时候是皇家赐宴的。

“来吧,入座,咱们放开肚皮吃。”龙忆绘招呼着,作出请的姿势:

这还用讲吗?幸好今天的早饭特意没有吃,今天中午一定要拼了命的吃,不然对不起自己贫穷的肚子。

易博作好了大战一场的准备,也不客气,一屁股坐下,转挑好看的吃。两边伺候的两个丫鬟察言观色的能力特别厉害,易博的眼睛看到哪,还没有动,丫鬟已经用一双长长的筷子伸过去很灵巧地把易博看中的菜夹给他。看来训练了许久才能有这种本事的。

龙忆绘看易博的脸色,心里明白几分,瞅准他有空的当口,说:“如若易博兄有意思的话,你旁边的这两个丫鬟就送给你如何。”易博闻之一口菜几乎要喷出来,我只不过是看了她们几眼就要把她们送给我,这个也太夸张了吧,要知道帅帅的我还没有谈过恋爱呢!

正不知道怎么回答,龙忆绘顺水推舟:“行,就这样定了,从现在开始她们就是你的人,你做主。”

“这个不太合适吧,还是不要了,怎么可以这样呢。”林易博脸都涨红了:

“我龙忆绘送出的礼物从来就没有回收的先例,人我给你了,是留下还是送人或者卖了都随便你。”龙忆绘以为易博是不好意思收受他的礼物,其实来自现代的易博对于这种连人都可以送的送礼方式实在犹如古代人见到飞机一样。

“这个这个……。”

“好啦,咱们接着吃,等一下凉了就不好吃了。”龙忆绘打断他的话:

硕大的桌子就坐着这么两个人,虽然易博把自己肚子填得大了一圈,可是桌子上面的菜却好似没有吃多少一样。龙忆绘有好几次想敬酒,看到他基本上是埋头苦吃,只好放下酒杯。心里哀叹:“化外之地实在是蛮荒无礼,看来以后应该多教教了。”

酒饱饭足之后,是该说点正事了,龙忆绘如此下大力气主要是想据滋煦为己用,通过他新归祖地,与各方面势力的都打不上什么交道的时候,由他具体负责自己整出一支新的八旗军队计划,将来风声一有不对,也可以拿他出来揽下罪名,到时候自己最多就落下个用人不明而已,凭自己的势力,顶多罚俸停职,不用多久又可以重新启用。当然,这些想法的前提是帮他们抬籍入旗,而通过他上上下下打点数万两银子之后,一百多号人的旗籍已经登记完毕,而包衣奴才更是简单,只让他们到时候到理事厅登记一下就行了。

林易博摸摸圆滚滚的肚子突然想起来礼物还没有送呢!于是忙让马明辉把礼物拿过来,当龙忆绘见到这样两张“手工画”还有略显透明的瓶子时,其惊讶程度不亚于林易博收“两个人”的礼物一样。

林易博说:“这是我们从美国带过来的顶尖画师绝版的手工画,还有产自德国的beer。小小意思不成敬意。”

“B儿是什么?”

“就是一种酒,我们大清朝从来还没有人喝过的酒,记住喝之前一定不能摇晃,要静放半个时辰之后才可以开启瓶盖饮用(故装神秘,以增价值),还有这瓶酒要在一年内饮用,不然就坏了。”林易博感觉自己在骗小孩子:

林易博把礼物递上,龙忆绘接过去递给管家,当他接触到人民币时,觉得凹凸不平,手感非常奇怪,低头一看。哇!怎么会有画家能画得出这么栩栩如生的画来,虽然边幅不大,可是至少价值上千两:“这是什么纸画的呢!我大清绝对没有这种造纸工艺。”

“这种纸就算是在美国也是非常稀少,据说一年只能生产数张,在黑市上一张要数百两银子。”林易博把腹稿又拿出来:

“数百两?那这样一幅画不是要数千两了。天哪,比我收藏的唐伯虎真迹还值钱啊。”龙忆绘暗暗心惊,不过脸上是几乎一点变化都没有:“我也有一份大礼要送给你,来人。”

只见得四个丫鬟一人托着一个玉盘,每个盘子上面都整整齐齐地放一叠精致的纸张。易博心里想着:“不会是花花的银票吧,这下可发达了。”

龙忆绘拿起第一个盘子最上面的一张,递给易博:“先看看。”

“是不是看数额多少啊。”易博接过手一看,原来是旗民的官方证明文书,上面盖的正是宗人府的大印,宗人府不是管皇宫的杂务吗?怎么也弄这个了,而且才三天时间怎么就能从北京运到这里来。不管了,现在有了旗民的身份就好办多了,再也不用假装外国人。

龙忆绘让人把文书打包:“你一定很奇怪为什么这么快就能抬籍吧?跟你说句实话,其实我……我有一朋友就是乾隆爷的曾孙,有他出面,直接到宗人府打点一番就搞定了。好啦,我也尽到我的微薄之力,相信可以告慰客死异乡的八旗先辈了。”

“我真的不知道怎么说感谢……。”林易博这次挤不出眼泪来,看来没有受过专业演艺训练就是跑龙套的,为了不露马脚,只好假装是因为震惊、感动、哽咽得说不出话来。

龙忆绘很享受易博的反应:“包衣奴才的事,到时候找个时间到理事厅登记一下就成。

“忆绘兄的恩情,我们纳兰兄弟们实在是无以为报,以后但有要用到我们的地方,上刀山、下火海,在所不辞。“林易博把腹稿再一次拿出来

“哎!”龙忆绘背着手踱上几步:“想必易博兄也知道我大清八旗子弟的现状,我是有意改变,无奈无力改变。只能先整顿自己的戈什哈,我可以说我的戈什哈面对我大清朝任何一支同样数量的军队我的都有把握完胜,可是我这一支卫队无法单独守住一座城池,更别说是我们大清国的万里江山。其他人看我每天过得是风光无限,可是没有人知道我的无奈。”

“我能理解,我们泱泱中华人杰地灵,怎么十年前会败于英夷?我们的军队数十倍于对方,为何结果是割地赔款?我认为主要是我们的军队战斗力低下,并且贪生怕死,互相推诿,战事一有不利,争相逃跑。而号称我满洲精锐的八旗军根本是不堪一击,甚至还有人出钱让他人代替征战,如此军队,何有不败之理。”林易博越说越激动,到这个时候才突然意识到自己说太多了,忙加上一句:“但是幸好还有许许多多像忆绘兄这样的热血男儿,我八旗子弟的雄风有一天会重振的。”

“难了,现在连我京旗精锐健锐营都是毫无战斗力,更别说其他旗兵了。”龙忆绘语气沉重:

易博也不知道要讲什么好,清朝的腐朽已经是骨子里的,就算改革好了八旗又有什么用处呢?制度不变,灭亡是逃脱不了的。在如今的清朝,就算是皇帝都有心无力,实在是回力无天。

“我相信事在认为,我们可以暗中招募兵士,自己训练,几年之后就可以成立一支劲旅了。”易博只能如此敷衍,因为他知道说什么都是没有用的。

“朝廷律令:任何人没有圣旨都不可私调一兵一卒,更别说私招军队,这搞不好会是叛乱的罪名。今天不说这个了,以后如果有事的话尽管来找我就是,地方官府问起来,就说是我龙忆绘的朋友。”龙忆绘口气很大:“朝廷现在允许私人办团练,我跟福建巡抚打声招呼,让他给你办团练的权力,不说要建功立业,至少自己的安全能有保障。”

“这个,不太好吧,再说,我没有什么经验……。”

“没有经验不要紧,我还不是没有经验,只要多琢磨就行的。” 龙忆绘拍拍易博的肩膀:“等训练好了,我再帮你打点一下,弄个守备、千户什么的不成问题,只是你有一天发达了不要忘了我就行。” 龙忆绘哈哈大笑,林易博见状也跟着笑起来。

两个人抚掌大笑,就是不知道这爽朗的笑声里面到底有多少真情。

日落西山之时,两人挥手道别,龙忆绘站在门口,看着夏日的余晖洒在这个稀稀落落的队伍,久久地伫立。难道我的抱负真的要这个陌生的‘兄弟’来帮我实现吗?

1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