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居清朝 野外露营 第十七章 我们都是八旗子弟?

相对浴红衣 收藏 9 13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83.html


这次死了,人家这么多人而且个个有武器,我们怎么打啊!要是有火器就好了。火器!对啊,这才是这个时代的利器,如果我们有火器,哪会怕这些装备冷兵器的骑兵?

在这个时候亏得林易博还有心思胡思乱想,转眼间骑兵已经冲至眼前,却在一步之遥勒住马匹,把众人吓得双腿微微发抖。

“哈哈哈哈哈哈哈。”棒子男策马慢慢向前,周围后面的数百骑兵也慢慢围上来。

Oh,my god!现在怕是整个大观园全体出动也救不了他们。因为四周是一支数百身穿黄、白、蓝色铠甲的军队,从服饰上看,显然是满洲八旗的军队。

大家清宫戏看多了,也知道这就是骁勇善战的八旗兵,清朝的起家部队。

林易博却松了一口气,八旗兵自乾隆时期就已经堕落腐败,钻营猾巧、谋利敛财、贪生怕死、早已不堪征战重任。本来是最强战斗力的军队,现在却连绿营兵都比不上,甚至连“练勇”、“团勇”都不如。这种垃圾兵连农民所组成的军队都打不过。太平军每逢与八旗军对阵都是士气最高昂的时候,因为几乎每次八旗军一见敌方军旗立刻涣散,待敌军冲上前来,已经是兵器、辎重遗留一地,八旗军丢盔弃甲早跑了,这个时候太平军只要随便掩杀一番就能获得胜利,就算对付绿营兵一般一个冲锋也可以解决问题,这也是为什么太平军可以凭着万人轻易开创“天国”的原因。

易博满眼不屑,只是苦于没有兵器,不然拼一下也可以杀出重围。棒子男好像看出易博的不屑,脸色竟然有些不自然。勒住战马之后,大声说道:“本公子知道你们都认为我八旗子弟已经完全堕落腐坏,没有一点战斗力,不然发贼(指太平军)数千之众也无法在我大清数万大军中屹立不倒。可是你们不要以为我大清八旗子弟就没有一个不痛心疾首的,我们大清劲旅八旗兵都是英雄的后代。”棒子说到这里脸上充满了自豪感,马上的八旗士卒也是一脸自豪。

“‘满人不满万,满万不可敌’总有一天我们八旗子弟会恢复以往的风光的,你们看着吧!我也不以多欺少,来人,给他们兵器。”几个士卒领命扔下二十几件兵器,复又上马。

“我们满洲勇士不会以多欺少,也不会欺负手无寸铁的人,你们自己挑兵器,再自己随便挑出与你们同样人数的兵卒,我们公平对决。我要让你们知道我们八旗兵还是我大清朝最精锐的军队。”棒子男坚决地说:那口气,那神情,似乎是一个被小看了的学生,急于证明自己的实力。

林易博逐一看去,只见一个个军士都是一直挺直腰杆,连马腿几乎都是踩在同一条线上,前面虽然才数十人,但是俨然有千军万马的气势。

难道八旗兵还有这么强的战斗力?这可就不好办了,林易博眼珠骨碌一转,心生一计:

“这位将军,请允许我这样称呼你,无论你是不是将军,我都认为称你为将军最合适不过。”先弄一顶套过去,好汉不吃眼前亏这个道理林易博是一向贯彻在骨子里的:“一直以来我都相信咱们八旗子弟都是世界上最勇猛的军队,现在虽然不复往日风采,但是在我的心里,我坚持认为咱们八旗子弟里还有热血大好男儿,他们一定会竭力重现咱们八旗军以一顶十,甚至是以一敌百的风光。今天我终于看到了,我终于证明我这个观点是正确的。”

“咱们?莫非你也是满人?”棒子男感到很奇怪,怎么没有见过这样的满人?

不止是他,保障团众人也是面面相觑,什么时候我们成了“咱们”满人了?

“是的,不止是我,我们都是满人,祖上是正白旗的旗人。只是,现在我们连汉人都不是……。”林易博假装说不下去了:

“连汉人都不是,那你们是什么人?”棒子男是彻底糊涂了:

“我们现在是美国人!”林易博满脸悲伤:“早在乾隆爷时期,我们的祖辈受命随八旗进攻不服王道的越南,但是本来所向无敌的八旗兵已经堕落不堪,数万人的军队竟然被越南的一万多的农民击溃,祖辈们自觉脸上无光,这才几十年啊,虽然咱们的京师精锐部队——健锐营还是骁勇善战。可是大多数的八旗军已经腐朽,此次战败实乃八旗军之过,祖辈们痛心疾首,觉得无颜回国面对圣上,故而远遁他国,开始是在南洋谋生,后来因为南洋发生针对我大清天朝遗民的大屠杀,祖辈们不得不在一个黑夜摸上一艘英国的货轮,经过一个多月来到美国,自此就在美国扎根下来。虽然他们身在美国,可是没有一朝一夕不思念我大清天朝上国的。可是苦于无法回归我泱泱中华,一直到1843年后,哦,那是美国人的算法,也就是我们大清的道光23年,听说我大清允许外船靠岸之后,我们立刻就着手准备回家。可惜受到美国官府的阻挠,所以一直到去年才得以回归。刚刚出海几天就遭遇海盗,你也知道,咱们满人骑射技术一流,但是在水上并无长处。经过拼死抵抗,我们的船只大多数被海盗船上的大炮轰沉,到最后只有我们所在的船逃脱。可是厄运没有结束,路途漫漫,没有多久,有不少人染上重病,船上缺医少药,我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患病的人接二连三死去,为了不引起瘟疫,我们只好找一个荒岛随便掩埋亲人的尸首之后再继续上路,一个月的海路,我们超过80%的人染病和被海盗杀害,活着到达我大清朝的就只剩下年轻力壮的这一百多人……。”林易博说到这里,竟然泪流满面,连他自己都惊讶于自己当初怎么不去报考北京戏剧学院。

林易博擦擦眼泪:“因为我们离开祖国已经将近一百年,如今已经是第四代子孙,回中土担心被认为天朝弃民,不被我族人所接受,故而谎称是美国人,蜗居于此,一般不与外人接触,只要能呆在自己的土地上,我们已经是无怨无悔了,只是可怜在船上不幸身亡,一起万里迢迢赶回的兄弟姐妹们却永远无法回到我们这片土地。”林易博说到这里,再也说不出话来,而是放声大哭,哭声感染得八旗兵们也是泪流满面,如此眷念祖国,甚至不顾生死,实在是我族人的骄傲。棒子男哽咽得说不出话来,滚鞍下马,大步走向前来。

“请允许我代表我八旗子弟欢迎你们归来,如果我大清八旗子弟都如汝辈高义,那我大清铁骑何愁不能重振雄风!”棒子男显然已经相信了:

“将军谬赞!我们祖辈擅离祖国,已经是大不敬了,罪臣之后实不敢受此谬赞。”林易博尽量使自己看上去很惭愧:

“不用客气,我大清族人正是缺少你们这种精神,重新入旗籍的事包在我身上,小弟我在京城大官有诸多门路,只要有银子上下打点,这个倒是不难。”

“将军高义,我们实是无以为报,只要能够被承认,可以告慰父老乡亲在天之灵,我们这一百多人以后以将军马首是瞻。”林易博此刻为了趁热打铁,连忙表忠心。

“我叫龙忆绘,别老是将军将军的,真见外,而且我也不是什么将军。”龙忆绘挥挥手:“众军士让开一条道。”

然后回过头来:“刚才多有误会,差点自家兄弟打自家兄弟,我们也算是不打不相识啦,改天咱们再痛饮一番,告辞!”

“后会有期,保重!”林易博带着保障团匆匆离去。

好险!待身后的火把成了模糊的一片,众人全身似是虚脱了一样,如同鬼门关走了一遭。

“易博,看不出你小子还真会演戏,你是不是上过上海戏院啊!”方杰斌虚揍了易博一拳:

“我也是急中生智,骑兵对于步兵就是屠杀,更何况我们就这么几个人,就算勉强打过了同样数量的骑兵,也只能是惨胜,无论谁出事都是不允许的。”林易博长舒一口气,刚才吓出的一身冷汗还没有干呢!

休息十几分钟只听得又有马匹的奔驰声,保障团众人暗暗叫苦,不会是那个叫龙忆绘的想想不对,派兵追杀吧。


1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这游戏竟让你如此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