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居清朝 时空的起点 第十六章 开源

相对浴红衣 收藏 11 3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8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83.html[/size][/URL] 大家正想起身离座,被这一喝吓了一跳,转头一看原来是林易博,只见他一幅胸有成竹的样子。于是大家停下,听听他有什么高见。 林易博见大家又坐定了下来,便开口说:“现在我们要自己赚钱基本是没有什么门路的,不过我已经想到了两条方案。”林易博继续说:“见效比较慢的是,利用现有的钱置地当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83.html


大家正想起身离座,被这一喝吓了一跳,转头一看原来是林易博,只见他一付胸有成竹的样子。于是大家停下,听听他有什么高见。

林易博见大家又坐定了下来,便开口说:“现在我们要自己赚钱基本是没有什么门路的,不过我已经想到了两条方案。”林易博继续说:“见效比较慢的是,利用现有的钱置地当地主,来年可以让佃农帮我们种田,我们收取租金。不过要有收益看来要到后年。见效比较快的是,拿出部分我们从二十一世纪带来的东西去市场上卖,主要是卖给一些钱多得无处放的富商。”

“易博的想法好似是可行的,不过我认为我们要实施的只能是见效快的,当然,见效慢的我们也要同时进行,买土地这个简单,只要有钱就行了。只是这个卖我们二十一世纪物品这个应该怎么去施行呢?”黄可欣提出疑问:

“这个我已经想过了,在办公室的物品清单上,我看到咱们一共有85个打火机,其中有11个还是可以充气的。咱们可以给打火机取名为“万能点火”,介绍功能的时候就说是只要微微一抹就能产生火的物器,使用寿命为打火2000次。我估计一个卖三百两银子以上是没有问题的,当然我们不能一次就全部卖光,我认为我们可以分为四批卖出去。“林易博看看大家,见大家都是在认真听他讲,知道有可能实施,便舔舔嘴唇继续讲:

“还有,我们露营的时候不少同学带了保温杯、保温壶,我看了物品清单,一共有64个。这种工艺一百年后还不知道能不能做出来,所以我们可以提高价格,一个卖五千两银子以上,就取名为“精钢恒温杯”。但是这种商品不能卖多,近期不可以超过十个。前面说的这些都是小钱,现在我说大钱。”林易博故意顿了一下:

“不会吧,还有更多的啊!”不少人惊呼:

“是的,我们带过来的人民币,每一张都是精品,我们可以假装是西洋工笔画,卖个大价钱,在清朝这个附庸风雅的时代我相信一张至少可以卖出三千两以上。我看到办公室的物品清单上记载的是:一百元69张,五十元112张,二十元168张,十元376张,五元钱514张,一元钱905张,五毛钱647张,两毛钱92张,一毛钱98张,合共14170.7元。这些人民币咱们就按照原来是面值累加上去,先拿各种面值的到古玩店看看价格再说,我相信这些人民币可以卖出2000万两白银以上,这个钱数有清政府半年的税收那么多了。所以只能慢慢来,慢慢卖。还有……。”

“O啦O啦,还有的话我们晚上会睡不着觉的,还是再说说怎么去操作吧。”李昌辉亟不可待了:

“如果大家信任我的话,就让我挑人跟我一起做这一笔稳赚不陪的生意,我保证在钱用光之前及时赚到钱。”

“行,老规矩,同意的举手。”吴老师第一个举起了手。

结果不用想也知道,全票通过。

散了会,林易博就着手挑人,早在半个月前,他就已经知道无论是个人、家庭或者政府,支出总会比预算多的。特别是初到清朝,肯定有许多需要花钱的地方。在那个时候他就想好了人选,有空到外面逛的时候也时时留意哪些人家比较殷实,哪些店面所属的老板财势怎么样,到这个时候基本知道了一些情况。

人没有选多,就叫了欧阳慧洁,张万杰两个人,谈生意不是人多就能谈成的。

经过几天的物色,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买家,“精钢恒温杯”只卖出去一个,毕竟比较贵,但是好歹也卖了6000两,不过“万能打火”倒是卖四个,都是以450两成交,大观园的经济危机已经完全解除。要购买的东西已经按照原计划全部买好,外边的一百多亩地全部圈了起来。现在已经派人四处物色土地去了,预计至少要买五百亩,多出来的粮可以卖,也可以自己存起来。

林易博三个人的成就让大家特别感激,“为了你们的人身安全,但重要的是财物安全,一定做好安保工作。”李昌辉语:

这是玩笑话,不过为了安全起见,主席团坚持安排五六个人分散在四周,把易博弄得很无语,好似政要外出一样。

到7月初11,这一天没有什么收获,与欧阳慧洁又走入永春州最大的酒楼,就是第一次吃清朝食物的地方——醉仙楼。因为这儿比较高级,来这里就餐的也都是家境较好的人物,时常会有一些花花公子到这里消费,但是还没有遇到过那些一掷千金的。因为这个做生意的需要,大观园特批了50两作为经费,不然他们也不够钱天天来这里晃悠,在这里两个人吃一顿饭就要几百文钱,消费水平跟后世的三星级酒店差不多。

吃过了晚饭,正要打道回府,却看到醉仙楼五十米外人流密集,好奇中走过去一看,原来是一个妓院,名字很好听,叫“千里缘”。

前几天一直是日落前就回大观园去,所以没有注意到这个不是很大型的妓院,白天因为歇业所以易博几个人光看名字也没有去联想到那个方面。还没有见识过古代的妓院呢!进去看看吧!

正待举步,突然注意到旁边的欧阳慧洁瞪着眼睛看着她:“你想干嘛?”

“没有,没有,一直在电视上看古装片里的妓院,但是真正的还没有见识过,既然来了就看看嘛,看看就走。”林易博有点做贼心虚的感觉:

“要去你自己去,我可不去。”欧阳慧洁转身就要走,身着古装的她看起来更是愈加妩媚,特别是因为气冲冲涨红了本来就很红润的脸蛋,显得是更加迷人。

“就一起看看,不然就在外面看一下就走,至少也让我看看嘛。”林易博急了:

“哎呦诶!这位公子爷看着面生啊,第一次来我这里吧,不是老娘我吹牛,在永春州我这儿的姑娘可是独占花魁啊,就算是泉州府的丽春院都无法跟我这儿的姑娘比……。”这个老娘们絮絮叨叨地,真是烦人,特别是看她几寸厚的粉底,特别想给她一巴掌。看到林易博脸色有些不自然,她这才注意到林易博后边还站着一个同样衣着华丽的女子。

这个老娘们用一双贼溜溜的上下看了欧阳慧洁几遍,心里暗暗赞叹:“这种风味的女子老娘我从来没有见过,虽然没有很强的书香气,但是全身上下散发着的气息是从来没有见识过的。三十几年前就曾经见过一个有类似气质的一个满族勋贵的格格(清代一般满族人的女儿都称为格格,不单指具有皇家血统的女性),可是又不尽相同,眼前的这个女子高贵气质自然是比不上勋贵格格,可是略显凡尘的气质里却还有一种更加独特的感觉。极品,实在是极品。”老娘们心里赞叹不已:

“这个姑娘实在是倾国倾城!不知道有没有……。”

“去去去。”欧阳慧洁一下子就火了:“看什么看?说什么说?不知所谓。”

其实也不能怪这个欧巴桑,作为一个生意人看到一件好商品自然是想据为己有,包装之后再卖个好价钱。在她口中所谓的姑娘们其实就是她赚钱的商品。

“呦呦呦,还伶牙俐齿的。”欧巴桑是见惯场面了的人,不怒反笑:“我是想问你旁边的这位公子爷是不是你的相公,要是不是的话你为什么要拦着他找乐子?”见多男女风月的老手一看两个人互相之间的神态、姿势、说话就能判断出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凭她敏锐的看人能力,早就看出来两人没有那种关系,应该只是朋友之类的。

“谁说不是的,他就是我老公,哦,是我相公。”欧阳慧洁不甘输阵,扬起头说:

“咦——?”如果这个时候林易博在吃东西的话一定全喷了出来。

“是吗?我看不是嘛。话说回来,就算是的话那又何妨?男人三妻四妾那是天经地义的,偶尔找找乐子又有什么关系,背上善妒的名声不是为人妻之幸。”老鸨用她那种典型的音调说:

“谁说这样的啊……。”欧阳慧洁刚想争辩,突然想起现在是在清朝,便闭了口。

“没话说了是吧,男人嘛,很正常的。”老鸨似乎战胜了一般得意:

“才不是呢!易…老…相公,你说你不是那种人。”欧阳慧洁可是一个一直不服输的人:

林易博心里都笑死了,这样子有意义吗?女人就是喜欢在一些无所谓的问题上纠缠,正想开口。老鸨用拖长的音调说:“你不用再讲了,夫为妻纲,你还是乖乖回家去吧。”

“你……。”欧阳慧洁气红了脸:

“哈哈,没事,你相公不要你,改嫁到大爷这里,包你吃香的喝辣的。”由于就站在门口外,上上下下的人都会注意到他们,只听得一个很猥琐的声音道:

林易博回头一看,说话的人长得却不猥琐,确切来说还算是挺英俊的一个人,只是有点像是韩国小白脸罢了。

“高丽棒子。”欧阳慧洁迸出这么一句

我晕——

“什么棒?大爷的大棒你要不要,哈哈哈哈!”林易博一听就火了,捏紧拳头刚正待发作,只见那人已经被踏踏实实挨了一拳加一个正踹。欧阳慧洁这一个多月看来没有白练。

韩国小白脸吃痛,但是在一个女子出手之下挨打,又不好意思叫出声来,只好强忍着。

“本大爷不跟女人动手,不过这样的小妞我喜欢,啊哈哈。”林易博听这笑声觉得怎么就那么别扭呢?

这不大不小的动静马上引起四周人的注意,“走吧,不要惹事。”林易博低声对欧阳慧洁说:自上次的流民事件后,他就多了一层自制力。

“我不走,要走你自己走吧。”欧阳慧洁又开始耍小脾气。

“小姑娘,你还是走吧,这地儿不是你呆的地方。”老鸨看出了有点不对,这个“高丽棒子”可是当地一霸,也不知道是什么身份,连福州将军对他都是低声下气,虽然到福建才几个月,可是已经把当地弄得是乌烟瘴气,一向嚣张跋扈不把人放眼里。她也不想在自己的地盘上出事。

可是这个欧阳慧洁实在是不知好歹,丝毫没有理解到老鸨是为了她好,而是破口大骂:“关你这个欧巴桑什么事?当婊子还不知道廉耻,要是我早就挖个洞钻下去了。哦,不,你还是知道羞耻的,至少还记得在自己脸上抹上厚厚的一层劣质水粉。不过我知道你不抹也不行,不抹上的话出来丢人现眼一定会吓死无辜路人的,满脸雀斑,可能连皮都烂了也说不定。”欧阳慧洁连发炮弹似的,把老鸨气得满脸通红,如果她不擦粉的话应该是满脸通红。

欧巴桑她虽然听不懂是什么意思,但是知道一定不是什么好话。俗话说:“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特别是像妓女和太监这两种行业更是忌讳,欧阳慧洁这么一搞,老鸨真正地是恼羞成怒:

“你怎么说话呢你,毛还没有长齐就敢骑到老娘头上,你也不去打听打听,这永春州有谁见了老娘不用给三分面子的,就算是知州来了也不敢这么说老娘,你算什么东西,敢来这里撒野?”

大凡开妓院的都是后台极硬的人,像京城、扬州、广州那些大妓院,往往后台都是京中大官,甚至是皇亲国戚。这种小地方虽然不太有可能有这种靠山,但是听老鸨的口气,怕是至少在省台方面都有人。老鸨也是虚张声势而已,看二人的着装显然也是非富即贵的,只是瞧着面生,应该是外地人,俗话说:“强龙不压地头蛇!”所以自觉还是有一点底气。

“不好意思啊,她年纪还小,不懂事,你多多包涵。”林易博拉起欧阳慧洁就要走。

“谁年纪小了,谁不懂事了。”欧阳慧洁挣扎着不肯走:

欧阳慧洁年纪是很小,读大二的她竟然是1991年出生的,比起1987年出生的林易博,足足小了四岁多。

“想走,本大爷还不肯呢!”棒子男不知什么时候身边已经聚集了十几个大概是家丁之类的统一服饰男子。

“你们想干嘛?”欧阳慧洁也觉得有一点不对劲:

“想干嘛?只要你跟我回去就知道了,哈哈!”棒子男边说边走过来:

“我警告你们,到此为止,否则后果自负!”林易博一字一句重重地说道:

众人闻言轰然大笑,在大清朝还没有遇到过敢这么说话的人,棒子男觉得很刺激,禁不住想趁机玩玩,不但不停住脚步反而又跨上两步,径自走到林易博面前:“我倒是想看看有什么后果。”话音未落竟然是右手出拳,左手推掌,向林易博袭来。

林易博早有准备,只是没有想到对方一下子两面出击,挡开了右手,自己的右肩却踏踏实实地中了一掌,这是因为没有实战经验的缘故,反应太慢。

“啪”地一声,易博右肩吃痛,本来要反击的右手顿时无力,速度也慢了不少。刹那之间右脚抬起一个正踹,这是蔡斯景教的跆拳道中的一个基本动作。棒子男显然没有见过这种招数,饶是武艺不弱,也被扎扎实实踹了一脚,由于部位是腹部,人体最柔软的地方,痛得比易博更严重。

众家丁见状,嗷嗷大叫扑上来,林易博见跑已经来不及了,立刻摆开姿势瞧准第一个,猛地往前跨上一步用左肩撞其胸口,得手之后没有任何停顿,借着被撞者的掩护飞起一脚侧踹右边最近的一个,同时左边的一个已经杀到,林易博分身乏术,背部重重挨了一拳。欧阳慧洁一看,忙起身相助。众人看到打起了架,立刻一哄而散,走开一些继续看好戏。

跟随林易博两人的六个人见起了冲突,立刻加入战团,三人一组,分别一左一右挡住家丁。家丁见对方竟然也有帮手,吓了一跳,不过马上就意识到在主子面前表现的机会到了,一个个更加卖命,易博这方人少,被逼得连连后退。四处招架不住,每个人都中了不少拳头,还好以前训练的时候主要训练的是互相配合,大家靠着三个多月来的训练,虽然不能说天衣无缝,但是配合得还是比较默契的。

一分钟过去之后,虽然还是无法击败易博他们,但是也差不多了,围观者指指点点地就等着看这几个人被狠狠地揍一顿。正在这个时候,一伙同样衣着华丽的人加入战团,由于是生力军并且是有备打无备,胜利立刻朝易博一方倒。几分钟之后,棒子的手下全部逃也似的退下去。易博一看,原来是保障团剩下的九个人全来了,现在易博一方人数反倒占了上风。棒子男虽然嚣张,但是也知道好汉不吃眼前亏的道理,捂着被打成熊猫眼的眼眶,丢下一句:“你们走着瞧,下次不要再让我见到你们。”然后带着十二个手下,一溜烟不见了。

围观众人等他们跑远后竟然爆发出热烈的掌声,这个棒子男整天是欺男霸女,但是没有人敢吱声。曾经有一个小地主因为闺女被当街调戏,盛怒之下斥责了对方几句,就被其鹰犬打得重伤,并且被官府说他“以下犯上”“目无尊卑之序”家里几十亩田地全被没收,末了还被收监一个月。从此以后就没有人敢再说一句不满。如今看到这个恶贯满盈的家伙被人狠狠地教训,自然是非常开心。只是几秒钟后众人立刻垂手低头纷纷散去。明哲保身啊!

“你们怎么来了?”林易博背部还痛着,一说话就倒吸一口凉气。

“你们以往都是天黑之前回来,这次吃完饭了还没有回来,我们不放心,想着反正也没有什么事做,就出来寻你们,没有想到你们被一群人围着揍,所以……

“谁被围着揍了,我们这是吸引敌人,中心开花,聚而歼之。”林易博是一个死要面子的人。

“得了吧,还聚而歼之!我们晚到一步的话你们才叫被聚而歼之呢。”方杰斌左手臂挨了一拳,这会儿正酸痛着:

十几个人一边走一边聊天,你一言我一语,谈起刚才的战况,个个兴奋异常。只有欧阳慧洁闷闷不乐,林易博正想问她,突然前方出现了无数的火把,接着左边右边,后边都是火把。怕是有好几百个火把。

火把慢慢围拢上来,领头的赫然就是棒子男,只见他骑着一匹高头大马,右手斜跨一把长枪,显得威风凛凛。

“杀——!”棒子男将枪往前一指:

数十骑兵呼啸而来……

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