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南疆风雨]三上前观初识廖锡龙将军

剑客888 收藏 61 3554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 (铁血专稿,严禁转载)


1985年11月27日的晚上,整个茨竹坝炮阵地在银亮的月光下显得十分安静,在板房里收拾完带到前沿去的一切用品已是八点多钟了。这几天中越双方都没有相互打炮,阵地上所有遮盖着伪装网的炮位都沐浴在这安逸美丽地月光之下,透过一个个菱型网孔洒落一地银辉,好像这里根本没有残酷战争的存在。但愿南疆的每个晚都能有这样的醉人月光,没有战争也没有隆隆地炮声和战场死亡。


吃过早饭,司机大梦早已把解放车停在了连部门前,要跟我到前观去的战士们正把个人的背囊和武器装备都装载到车上,还有油盐酱醋和米面等杂七杂八的东西。这次跟我上前观去的人员中增加了本连的侦察班长于贤良和炮校见习学员小杨,也许他俩人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跟我到前沿阵地去见识体验前观侦察生活。侦察班长于贤良是营指的计算兵骨干,有情况时还要随时调回营指挥所,而小杨的战区实习期就要到了,很有可能在前沿就要返回炮校参加毕业分配。


近几天越军对我老山和八里河东山的大规模行动少了许多,只是在那拉方向向167、164等高地上的军工保障人员比较多,据统计199师正面每天约有上百名的越军军工上下。也许是当面越军在大量屯积粮食弹药等物资,以做好新地军事行动准备工作伺机对我发动大规模作战行动。25日晚,有越军在199师595团防御方向的156、167高地上活动,各类军事人员多达四、五十人,但遭到该团3营迫击炮火的突然打击,我前沿观察所通过夜视仪察看到被击毙伤越军计13人,我军前沿炮兵取得了较好的炮击效果。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老山前线公路一景

我炮群18号界碑一线的正面越军无异常活动,只是在湾坝方向还有运送弹药的越军车辆出现。绿水河一带的越军阵地上有越军穿着白衬衣在修整工事,不时还有挖野菜的越军提着篮子在山坡上转悠。据说被我攻占的越军阵地上已不见了白米饭,过去用我援助的成麻袋大米修工事的事已成为记忆中地历史,大多阵地上的锅灶里蒸的都是玉米饼子,甚至有的连这还吃不上还要吃掺野菜的饼子。苏联援助的锐减和沉重的战争负担及洪涝灾害带来的农业歉收,已使越南国库支不敷出,可见越南国内的经济形势恶化到了何等地步。


按照季节北方已是初冬的天气,云南边境一带十里不同天,观察所的海拔很高因此气温也比阵地低的多,所有前观人员在观察大楼里也要披上大衣,中午时间阳光充足时则要稍好一些。对于习惯了亚热带生活的越军来说,相对寒冷的旱季到来会令他们的士兵在阵地上更加难熬。

前沿观察所的生活相比较炮阵地来说这里距越军很近,除夜间还是按照惯例不睡觉大多时间的工作安排还很有规律的。不时到观察台去看一下对面的越军在忙啥,其他时间要么打打勾级或是看书听听新的音乐带写写日记。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979年对越作战时的廖锡龙

这天下午,我正在听着录音机播放着总政发的《军歌嘹亮》歌曲,捧着一册梁羽生写得《云海玉弓缘》看得入迷,这时六大队的志愿兵宋班长跑来找我,说是观察楼上来了一位成都军区高级首长视察,请我上去帮忙接待一下。我知道在这个有三个作战单位共同驻守的高地上,最高职务的军事长官就是我了。如果阵地上有上级工作检查等事宜营团都会预先有通知来的。我想这位军区大员肯定不是奔着我们军炮群来的,不是来边防15团就是来看六大队的侦察情况。我问宋班长他们大队领导知道吗?他说没有接到通知,看样子这位首长谁也没有通知是突然来访18号。我问他叫什么名字?从宋班长口中竟吐出一个如雷贯耳的大名号来,他是成都军区副司令员----廖锡龙!


我对于廖锡龙将军的大名,早在1979年对越自卫反击战时就有所闻,那时他仅是11军33师的一名副团长。他由于在作战中指挥表现突出,战后经军事院校深造获得破格晋升使用。著名的两山作战之一收复者阴山战斗就是他的成名之战,后来又携11军转战老山方向接防14军防务揭开了老山地区防御作战的轮战序幕,同时也奠定了他在军界后起之秀的地位。

廖锡龙将军从一个普通士兵到将军,直至成为中国军界高层中的一员,自然有他个人地天赋和后天的不懈努力奋斗分不开。同时,他在从军历程中难得一遇地对越自卫反击作战为他提供了一个施展个人才华的战争舞台。在廖锡龙由士兵到将军的成长过程中,也曾遭遇过许多士兵都遇到过的挫折和不顺,历史的误会差一点就埋没了这位后来闻名全军的后起之秀。


廖锡龙是于1958年12月从他家乡贵州省思南县应征入伍的,直到1964年已在部队服役六年的他还是一名上士班长。当时陆军战士的服役期限为三年,但根据需要可适当延长服役年限。在一个普通步兵连队能够服役到第六年的战士,一般来说都是连队的优秀军事骨干。再加上当时农村经济十分落后贫困,许多老兵都不愿离开部队,在服役年限上强调的也不像现在这样严格。廖锡龙在1963年已被列为连队预提干部苗子,但在干部考查时因文化程度太低(高小文化)被排除出提拔之列,但他仍作为连队训练骨干和干部苗子被留了下来。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廖副司令员视察18号界碑观察所

1964年轰轰烈烈的全军大比武运动,给了怀才不遇的廖锡龙以展示他过硬军事本领的舞台。他一路过关斩将战胜各路强手,一举获得昆明军区大比武步兵刺杀项目拼刺对抗比赛第一名。正在他春风得意准备提干时,但因施工事故他右手指致残让他再次错过了提干机会。年底连队考虑他已服役六年提干无望,便把他列入了退伍名单。这时,正巧师首长来到廖锡龙所在团4连观摩郭兴福教学法的步兵班进攻战术课目,而率领全班示范表演的正是廖锡龙所在班。师首长在示范教学结束后十分高兴,称赞廖锡龙是一个有能力的好干部苗子。当师首长听到连队干部在汇报情况时说道这名优秀班长马上就要复员回乡时,当即指示该团领导班子开会研究有关廖锡龙的提干问题并上报师党委审批。几经坎坷的廖锡龙在慧眼识珠的师首长亲自过问下终于被提升为排长,踏上了由士兵到将军的攀登之路。他先后担任过连、营和副团长等职务,直至79年对月自卫反击作战结束他又被选送到军事学院继续深造。他虽几经磨难终成大器,军事学院毕业后历任团长、副师长、师长、副军长、军长和成都军区副司令员职务。


我听到宋班长说是廖锡龙副司令来了,不由大吃一惊。这是成都军区云南前指刚成立不久,已身为军区副司令、云南前线司令员的廖锡龙在不通知军、团各级领导的情况下,轻车简从只带了几名参谋人员就来到前沿观察所视察,仅凭这一点就可以看出,1979年作战时的廖锡龙副团长地战斗指挥作风一点也没有改变。

不过作为作为战区的高级指挥员还是应该和驻军领导打一下招呼的,万一越军特工队或是炮兵对18号观察所突然搞个小动作,那后果也是相当危险和严重的。再说当时张志坚军长已被提升任命为济南军区副司令员,也是成都军区云南战区前指负责人之一,仅从两个军区的关系和安全角度来讲也应该和军里打个招呼,以免在本军防区内发生什么意外情况。也许这是廖副司令他自己本人的意见吧?不管军里知道不知道他的到来,我对大区首长的这种深入基层精神还是很敬佩的。说实话连我们团长也不过在我值班时发现一处越军炮阵地后才来过一次,这里毕竟是前沿观察所而不是内地的营房。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笔者向廖锡龙副司令员汇报侦察情况

在我早期的文章中曾介绍过11军各部队的在79年对越作战情况,但没有单独去写廖锡龙副团长的战斗事迹,这次能近距离地接近这位老英雄也算三生有幸。我一边戴军帽一边思索着廖副司令员会提问的有关问题,三步两步来到楼上面见这位久已闻名的首长。

敬礼,握手。例行了我军礼节之后,六大队宋班长向我和副司令员介绍了对方的身份职务,我向廖锡龙副司令员表达了全体前观人员的欢迎之意。廖副司令员身材不高一口川中口音,身穿一件军棉大衣显得很魁梧。他的面相有些和我团刘3号十分相似,黑灿灿地透着一股军事首长的威严。身边有几个年轻干部和我的年龄差不多,应该是他的随从工作人员。接待这一级的首长视察阵地看来只有我勉为其难了,宋班长他们还真的无法汇报出令他满意地情况。


廖副司令员首先询问了前观人员的生活和思想情况,对我军的前期作战給予了很高评价,话语中透露出对友军全体指战员的关心和期望。他话锋一转随即向我询问起他最关心的前观侦察情况。

我向宋班长示意拿来一份1:50000作战地图,向他汇报当面越军特工部队、公安屯和炮兵在官塘、湾坝、大湾及绿水河一线的兵力布防情况和近期敌情变化。简要介绍了我团配合第六侦察大队到敌后纵深进行侦察和我炮群对该方向越军打击的作战情况。

廖副司令员对汇报中的细节问得很细,哪怕一个坐标数据包括越军的活动和火炮口径等,不过我从他的面部表情看得出他对我的侦察汇报还满意的。廖副司令员对麻栗坡一带的战场情况十分熟悉,在他面前搞不得一点虚假,情况必须准确无误。听完汇报,他又对我前观下一步的侦察工作做了指示,要求前观人员不要放松警惕,严防越军偷袭行动和做好防炮击工作,圆满完成上级赋予的轮战任务。


会见结束,廖副司令员和在场的几名边防15团及侦察六大队的战士们握手告别,嘱咐战士们在阵地上要多保重。他没有再到观察台和阵地其他地方进行视察,我陪同着副司令一行下到山脚,首长与我握手告别后登上了213野战吉普离开了18号界碑观察所。他是我上前观以来所见到的第一位大区军事首长,在我的记忆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廖副司令员视察18号界碑观察所不久,后面就传来了令人欢欣鼓舞的好消息。12月6日8时,我接到了刘新义营长的电话,他在电话里对我说:“明天47军炮团要来看阵地,你们前观好好做一下准备,别让人家兄弟部队笑话咱们搞得不成样子啊!”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9号界碑古城墙关口


笑话我们?那是不可能的。我们的战士虽在云南打了半年多仗,日常管理中对内务卫生地要求也不是太严,但练就的基本功都不会丢。第二天一大早,我和战士们一说47军炮团的战友要来观察所看阵地时,全体战士们立刻欢声一片。他们离家已经太久了,老山战场上的一切东西都体验过和听说过,他们迫切要和家人分享他们在战争中曾经历过的一切。兄弟47军部队的到来,这说明我军后方部队的整编工作已经结束,我们67军的轮战任务就要完成了。大家说干就干把宿舍内外打扫的干干净净,被子压得有棱有角和豆腐块一样,连平常用的煤油炉子都搽得铮亮。毛巾牙刷和武器装备都搞得整整齐齐,在营房里的几条线又重现在观察所里。


大约九点多钟,一辆解放车和一辆212吉普顺着盘山公路来到观察所得山脚下,一帮47军的战友们沿着阵地石阶爬上了高地。他们的行动很谨慎警惕性也很高。是啊,这和我们刚上来时一样,对战场环境一无所知,好像拿着枪的越军就在对面盯着你。我不由的笑了,能在这里算你们这些炮团哥们的福气。等你们的弟兄到了偏马观察所就不会有这种美景了,高射机枪不把你封在工事里老实呆着那就不是越军马猴子了,冷枪冷炮会伴随着你度过每一个夜晚。47的弟兄们虚心地询问着前沿阵地的一切,他们不时在小本子上记着所听到的一切。


送走47军看阵地的战友们,肚子虽然已经很饿了但心情却十分愉快。用北方人的老话来说“割麦子的人们望见了地头----有盼头了!”连忙和弟兄们七手八脚的做了几个菜好好喝了一顿,大家热烈讨论和猜测着全军回撤的日子,感慨地交流着半年多的作战体会,我从战士们的话语中听到了他们对自己能够荣幸地参加这场卫国战争感到无比的自豪,同时也流露出了对家乡的万分思念之情!

流光易逝,转眼见到12月中旬。14号那天我在前观接到了营部电话通知,说是在前线实习的军校学员要返回学校,第二天营里派车到前观来接小杨回连里去,我听了很为小杨高兴。立即吩咐侦察冯伟带人到村里去买一只鸡回来,搞几个菜为小杨同学摆酒饯行。

黄昏后酒菜一切准备完毕,我招呼战士们在饭桌前坐下,郑重其事的代表炮兵团三营前观全体人员向小杨同志完成前线实习任务表示祝贺,同时恳切要求杨同学对我本人的工作不足留下宝贵意见,并建议他毕业分配时要求分到我们团,祝他一路平安顺利返校!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我营指战员在18号界碑前观阵地

小杨要走了显得很激动,他除了没有到敌后去执行侦察任务,没到炊事班工作外,连里的各个职位都安排体验了,这对他的个人阅历来说已经够丰富了,十分有利于他毕业后到部队基层连队开展工作。他举着酒杯一个一个的向各位老兵敬酒,感谢几个月来老兵在生活上和工作上对他的无私帮助。

酒足饭饱,我带着小杨来到了观察台的石阶上坐下,对他返校后的工作提了一点自己的期望,并把自己的带兵体会和小杨交流了一下,对于这名即将离开老山前线的院校学员生我心里充满了希望。也许,在不远的将来他也会带着自己的团队战斗在保卫祖国的前线,成为廖锡龙副司令员那样经过战争考验的中国军界新一代军事将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6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