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经济衰退 慢时装回归

狼烟007 收藏 1 4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香港设计师Joel Chan 从1990 年代初就开始在兰桂坊拥有自己的生意。一开始,他的客户主要是包括方中信、任达华、林志玲在内的明星。近两三年来,在中环写字楼上班的白领们也成了他的固定客人。他每年两季定期推出男装和女装系列,所有的服装都只接受量体裁衣。多年来,他的品牌Pursueby Joel 都以这种小规模的方式经营,2007 年,他以同样的做法把品牌带到上海。每个月他会来上海一次,亲自为预约的客人量体、挑选面料、确定款式。“一个月下来,多的时候做20 件,少的时候就在10 件左右。”他说。

Couture,即定制服装,在成衣商和大型零售商出现之前,曾经是普遍而唯一的时装形式。时装店老板—通常也是裁缝,在店里亲自向顾客展示面料、辅料和最新的款式。一件衣服从量体裁衣到最后交付,可能会经过两到三次的试穿和修改。不管是Christian Dior还是Coco Chanel,最初都经营着这样的以自己名字命名的小店铺。而在成衣被广为接受之后,定制则由于它的产量低、速度慢、款式少、购买不便等劣势而渐渐式微。如今的高级定制(HauteCouture)作为集这一文化全部精髓的产业形式,众所周知,已是极为稀有而艺术化,与日常穿着的关联微乎其微。

风格定制的流行

过去十年以来,fast fashion 始终统治着整个时尚工业。它用从米兰和巴黎T 台上直接照搬下来,而又比原设计便宜得多的款式不断诱惑着消费者。然而,随着全球信贷紧缩持续恶化,高街时尚的艰难时代也来临了。人们本可用来挥霍的资金遭到削减,即便一件衣服的价格低得简直可以穿一两次就随手扔掉,它还是失去了原有的廉价吸引力。恰恰相反,最近开始流行的“必买单品”是那些“可以长期穿着的服装”,而最好还是“本土制造”。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定制时装的客户群开始扩展。

“即便是大牌的买手,他们也不可能一直穿Louis Vuitton 或者Chanel。他们想要找特别的设计,但又不能是那些粗糙而廉价的产品。”Joel 表示,这就是他到上海来开店的原因。

同样在2007 年,集结来自世界各地的5 位独立设计师作品的精品店BlinkGallery 在上海开店。到2008 年初,该店开始尝试推出定制服务。“我们的侧重点是礼服—最主要是小礼服。在中国并没有那么多真正的大型宴会。”blinkcollection 设计师Stephane Soh 说—他本人毕业于巴黎高级时装公会下属的法国高级时装学院,曾系统学习过定制时装的工艺和流程。而无论设计师身在哪里,一件blink gallery 的定制时装的制作全程都是在上海本地完成的。“自从开设服务以来,顾客数量一直在增加。”Blink Gallery 店铺经理Angela 说。

消费者的优质追求

当消费者们不得不三思而后行时,一种与“fast fashion”相对的“slowfashion”开始受到欢迎。这种产品的生产速度和更新速度都较为缓慢,然而比起fast fashion 来,它更讲究持久性,整个生产过程也都是透明可见的。定制时装正是slow fashion 的一部分。

国际时装零售商Adili是最早的“slowfashion”倡导者。该商店所经营的商品都标榜为“可跨季”,所有面料都是有机、可循环及出自公平贸易。“Slow fashion并不仅仅是对此前风潮的一种回应。”Adili 总裁Adam Smith 说,“它更重要的含义,在于付钱之前要先想想你所买之物的出处,以及购买那些不会在一季之后就不再时兴的东西。”

上海设计师吉承从2006 年起开设定制服务,是本地较早提供这类服务的设计师之一。她的定制范围主要是礼服和婚纱。“现在很少国人有这种观念—vintage 是会升值的。”她说,“早期中国设计师的定制作品,到二三十年之后会有升值的可能。”

另一方面,经济衰退的预期令零售商们开始担心,消费者会不会因为手头紧而对价格特别在意。不过英国著名百货商店John Lewis 的产品研发部主管Paula Nickolds 却认为民众拥有可靠的判断力。“我们发现,消费者们还是会购买好东西,只要他们相信这些产品的质量上乘,经久耐用。”她说,“此外,比较高级的面料,比如真丝、亚麻和羊绒制作的产品都卖得很好。”

不朽的衣橱

Adili 一直在推广“不朽的衣橱”的购物理念—你的衣橱里应当挂满经典款单品,无需季季换血。在这家商店里,由Bono 的妻子Ali Hewson 设计制作的Edun 牛仔裤尽管售价高达140 英镑,销路却仍然很好。Smith 指出,稍微年长的顾客更容易接受slow fashion的理念。“这些人开始发现,衣橱里有上百件只穿过一次或者一洗就没法再穿的衣服。他们愿意买些更昂贵的,因此也令他们更爱惜, 穿着更久的衣服。”

“我们的服装里布全部采用真丝,我觉得定制客户应当享有这种待遇。”吉承说。她每一季度都会向英国面料商Stiella 订购质地极为特殊的昂贵面料, 并买断订货权。Blink Gallery 和Pursue by Joel 的面料则全部向日本和欧洲订购。事实上,在这样的情形之下,这些店铺根本就无法经营fast fashion—订购面料的时间使得整个生产流程就大大减慢了。英国零售店Whistles经营者Jane Shepherdson 指出,这就意味着产品必须让顾客感到等得很值得。“你必须用更美、更有意思的产品来吸引客人。”在经营这一品牌之前,Shepherdson 曾在最著名的fast fashion品牌Topshop 担任品牌总监。

信任与环保

除了意味着品质和持久度之外,slow fashion 也恰好迎合了消费者的怀旧情结。“信任感在slow fashion 中至关重要。”Nickolds 说。定制服务可以让消费者与设计师进行面对面的交流,消费者能亲手触碰和挑选面料,最后获得一件完全根据自己爱好和体态制作的工艺精湛的服装。人们如今会非常认真地考虑,他们究竟把钱花在什么东西上,这东西又能不能用久一点,而给人真实感的定制服务恰好满足了这一要求。

在这一切消费预算、消费习惯、消费体验和衣橱整理经之上的,还有一个更抽象的概念,那就是人人都在谈论的环保。当你购买的服装采用非血汗工厂生产的面料,整个生产流程都在本地完成时,就能最大程度地实现环保意图。而如果你为这条经典、美丽的裙子支付了公道的价钱,那么它也许就成为了你的衣橱至爱—当浪费被减少到最低点,你也是在为环境作贡献。在你与定制服设计师之间的所谓信任,毫无疑问,也包含了这一涵义。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