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海军情

记得那是一个冬天,大家都高高兴兴去报名体检,等待自己可以顺利当上中国人民解放军的那一天。志豪与铁军是一起玩到大的好伙伴,从一起上学,一起钓鱼,一起到火车道边听火车开过时候的隆隆声。。。

很快,入伍名单确定下来了,带兵的干部到志豪家家访的时候,李中尉不隐瞒自己的喜悦,说志豪,铁军是他见到的好苗子,:“一看就知道,非他们莫属了,小伙子往那里一站,英气勃发,人见人爱。天生就是一个好兵模样。”这句话说得志豪妈与爸爸高兴得合不拢嘴。给他们送行时候,铁军爸爸喝得有一些高了,脸上的红晕明显盖不住自己的喜悦了。

“志豪啊,铁军你们两个从小就是好朋友,到了部队就是好战友了,以后一定要互相关心,互相帮助,。。。”如此一类的话是满嘴跑。说的志豪铁军两个都不好意思了。

眼集合发了军装,行囊等等,然后晚上就要乘火车出发了。火车站里面充满了依依惜别的气氛。有亲人,同学,好朋友等等,在等待火车的时候说着一些道别的话,平常男人气十足的铁军忽然扭过头去,掉下了热泪。。

气氛忽然让人感到压抑,一股让人需要喷发的情绪迅速弥漫了这个车厢,本来大家都在克制着自己的感情阀门,一旦一人开始,局面迅速急转直下,挥泪自此去,海波万里行。

带兵干部开始组织几个人打牌来缓解一下气氛,胸前的大红花滴滴眼泪慢慢的干了,出现一个个小得花瓣似的波折,伴随着一路年轻人的笑声远去。

宣布新兵训练开始的时候,铁军还和战友们说笑,几个军事动作没有把握好,让人笑掉了大牙,以至于后来,志豪每每回忆起这个场景时,都要与《士兵突击》里面的三多比较,是那么的雷同。那么的相似。。。

上,志豪出来走到了草场上,发现几个朝鲜族战友正在操练器械上比划。原来他们因为语言问题理解军事动作慢,经常被班长训,所以就自己利用晚上补习自己的不足。大家一起围观了志豪的单杠练习,交流了训练心得

这一点让志豪非常得意,他是学校里面的体育尖子,这方面是他的特长。如果不是不想上体育学院,他现在早就是大学生了。


基本的训练结束以后,就是新兵分配与再学习专业技术阶段。志豪光荣的当了一名声呐兵,铁军分配到轮机班了。一些没有经过考验的只好去干基地司机,厨师,等等地勤人员了,士兵们称他们为“旱鸭子”其实能够分配到舰艇上学习并不能说明你是一个合格的海军了,因为专业扎实,才能在十个月以后真正分配到海军各个舰艇上工作,那时的水兵才是真正的海军。

可能是专业技术过硬,找机会就练一练得志豪与铁军,建成一个互相学习的好团体,经常聚在一起交流彼此的学习心得,以及向老水兵学习的经验。两个人都同时通过了潜艇各自专业的严厉考核,可以说为:过五关战六将也是不过分的。毕业庆祝那一天是海军的一个特殊狂欢活动,捧场的海军干部非常多,平平常常老是板着脸的海军教官,还有就是架子很大的老兵们,那一天也和大家打成一片,挨个和能够毕业的海军新战友们碰杯祝福,:“干杯”的声音此起彼伏,响彻了这整个基地。。。

狂欢感情过去以后,就是长时期的海军潜艇里面的枯燥生活。需要让人克服的心理的,生理上面的困难,还有好多。如果没有坚定的毅力与坚强的意志,是无论如何不能完成海底潜伏任务的,特别是潜艇里面的空气污浊,由于长时期潜伏作业,造成潜艇里面的空气夹杂着,机油味,人体汗味,呕吐物的气味,等等,让人有一闻就想呕吐的感觉,特别是执行长时期潜伏任务的时候,为了不暴露目标,此时此地的潜艇犹如一个沉入海底的铁水柜一样,没有一丝丝动静,尽量减少不必要的活动,甚至连如厕这个平平常常的生理问题都必须克制,意外往往发生在大意的时候。因为潜艇行走的时候,可以通过水管排泄自己的一些废物,如大便等等,但是执行潜伏任务时候,为了不让敌人真的知道我们海军潜艇的装备正确位置,一般是不能随意处理排泄物的。大家因此可以想一想,缺少空气更新的情况下,艇舱内部的气味是一股什么样的味道?

还有就是淡水资源的利用,如果是核潜艇的话,还可以通过电解水解决一部分淡水和氧气,但是普通潜艇就没有足够的能源条件来解决这个问题了。加上艇舱内部空间狭小,能够携带的东西必须简化,更多时候水兵们在刚刚出海时候是和鱼雷抱着睡觉的,因为空间大部分用来装载必备物质了。这个习惯让海军战友们往往嘻笑称鱼雷为老婆。虽然又硬有没有温度,但是凉快足以让水兵高兴一阵了,因为潜艇吧内部温度往往是30多都都是正常温度中比较低的了。特别是铁军的轮机舱,如果柴油机开动,声音轰鸣,柴油机味,加上人体汗味的混合,让人说不出是什么味道了。

不要看潜艇外表挺神气的,内部充满了各种各样的仪表和管道。在潜艇内部走路是一种大力锻炼人的,因为一不小心,就会是让自己的头碰得更漂亮的罗汉鱼似的,开始好多人没有习惯,后来慢慢习惯了,因为人头毕竟碰不过铁啊。谁让咱们碰不起他们,他们可是碰得起咱们啊。因为头上长包,而出的笑话,非常多。外号也有大头,双头,什么三头,四头的就崩要提了。最绝的是能够横着出来的,大家戏称为葛洲坝,后来更高的就干脆叫三峡大坝,神头岭。。。为什么,就因为如果你才从一个舱进入另一个舱是必须钻过500cm多直径的舱门,没有熟练的低头哈腰,加上迈腿伸臂动作的一起一气配合完成,不是头碰了,就是脚崴了,再就是挂着腿上的任何部位了,当然没有保护好自己二弟的,也可能被舱门来一次上刑,让人抱着半天嗷嗷叫。。。

很快志豪与铁军可以独立操作一些任务了,这是让人,包括老兵们都佩服的,意外往往是大意和业务生疏造成的。海军是一个专业技术要求非常强的军种,没有过硬的设备操作技术的海军水兵,无异于自投罗网。去海洋深处喂鱼。就在部队准备延长志豪与铁军他们俩的服役期,留下准备长期发展的时候,一个事故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故,改变了志豪的人生走向。

本来是一次漂亮的出巡潜伏任务,就像他们执行的许多次任务一样,到达基地首长要求的地域海底进行潜伏,然后完成任务后返回。任务一开始都进行得非常顺利,谁也没有想到,恰恰是返回到离港口不远的地方时候,潜艇机械出现了严重故障,怎么修也是无济于事,艇长汇报了基地首长,现在突然出现的复杂情况,基地首长非常重视,亲临现场指挥营救行动。

X到了最后无奈宣布放弃潜艇,营救水兵们出水。当一个水兵出现了身体虚脱的关键时刻,铁军把生的希望让给了战友,他留在了最后,依然让人遗憾的是两个人都没有保住,可能是身体太虚弱了,没有能够控制好身体升起的气压状态,两个人在露出水面的时候,肺部爆炸了,看着昔日亲如兄弟的战友鼻孔留着暗红的鲜血,那是缺氧造成的,志豪他们还有基地领导都留下了热泪。。

海军按照海军的最高礼仪为昔日的战友举行了葬礼,挥手自此去,海中留英魂。。。

志豪现在每年都要去海南岛,后来干脆辞去爸爸为他安排的工作,到海南岛扎了根,玩得晚了时候,会静静滴看着大海,默默流泪,点燃一根烟抛下滔滔的海浪里。。。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