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刺刀 第四章 第四卷第一章 艰难的开始

seawee 收藏 3 2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15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158.html[/size][/URL] 戚远烈率领着浮图们奋力追赶太郎一行人,五个俄国人中有两个跑的慢,被戚远烈两步追上,中华苗刀挥舞,瞬间身首异处。两人临死前的惨叫,更刺激了其他人的逃命速度。 戚远烈身高腿长,看的也远,远远看到前头公路有日军卡车开了过来。他猛的止住身形,喝道:“回,救朱镇、伯阳。” 十几个人又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158.html


戚远烈率领着浮图们奋力追赶太郎一行人,五个俄国人中有两个跑的慢,被戚远烈两步追上,中华苗刀挥舞,瞬间身首异处。两人临死前的惨叫,更刺激了其他人的逃命速度。

戚远烈身高腿长,看的也远,远远看到前头公路有日军卡车开了过来。他猛的止住身形,喝道:“回,救朱镇、伯阳。”

十几个人又回头狂奔,不一会就跟追击他们的一百多海贼撞到了一起。二哥深知我处于从来没有过的险境中,状如疯虎一样把当前的六个海贼三刀全部砍伤。海贼们看到太郎一行远远的身影,也不与他们纠缠,边打边与太郎会合,他们的任务不是杀戚远烈,而是保护太郎。戚远烈一行人突了出来,赶到葡萄花的时候,我早就被那几个海贼生擒带走了。海贼们被我和朱镇杀寒了胆,走的是村后小路,而戚远烈一行人着急救人,走的是村前大路,两拨人马就这么错身而过。


二哥冲到我射杀海贼的大树下,他首先看到的是我的步枪孤零零的搭在树杈间,然后看到满是血迹空无一人的地面,最后看到我的刺刀把静静躺躺在泥土里。二哥大喊道:“伯阳、朱镇,你们他妈的躲在哪儿?”他在村前村后喊了一下午,也没有把我和朱镇喊出来。

戚远烈拉住他,劝道:“别喊了,我敢断定,伯阳、朱镇肯定没死,如果死了,倭人是不会帮着掩埋尸体的,你看地上一个倭人的尸体也没有,他们肯定是都被倭人抓走了,依我分析,伯阳、朱镇最大的可能性是重伤被俘。”

二哥用血红的眼珠瞪着戚远烈好一会,狠狠道:“操,你他妈懂什么。我们鄂伦春猎人宁可死,也不会被俘。”

戚远烈喝道:“混蛋,我现在一掌打晕你,你想死都死不了。”

二哥被喝的一下子冷静了下来,慢慢蹲在了地上,痛苦万分的缓缓说道:“这可怎么办?怎么办?”

戚远烈拍拍他的脑袋道:“不要乱想,只要人没死,就有救。你先让我想一想办法,唉,如果我的川东小猎犬没死就好了。”

戚远烈的川东小猎犬训练有素,循着气味,找到我,不是什么难事。


当下,戚远烈一行人就在葡萄花住下,一是大战后的休整,二是太郎在肇州附近活动,葡萄花正好是肇州的中心点,寻找我和朱镇的下落也方便点儿。


戚远烈与十浮图分头寻找我和朱镇,找了一天,毫无结果。太郎与护卫他的海贼们就像从东北大地消失了一样。到了第二天黄昏,二哥又开始骂娘,这次连戚远烈也一起被他骂了一通。戚远烈拿他没招,不理他,摆弄着自己的长弓。担任警戒哨的典楚突然喊道:“戚将军,朱镇回来了。”二哥一下子跳了起来,几步冲到村口。寒风中,远远大步流星跑来的人不是朱镇还有谁。


二哥迎了上去,第一句话问道:“老朱,三儿呢?伯阳呢?你们不是在一起的吗?”

朱镇见到他,高兴道:“太好了,你们果然在这儿。”

二哥急道:“好什么好,俺三弟呢?”

朱镇见他脸色不善,连忙答道:“伯阳让小鬼子抓去了。”

二哥劈脸就给朱镇一个大嘴巴,骂道:“你他妈的不是保护他的吗,怎么回事?”

朱镇被他打的一时间怔住,顺着他的话说道:“对啊,我是保护他的啊。什么怎么回事?”

二哥又准备打他,戚远烈这时正好赶到,喝道:“住手!”


朱镇这才反应过来,一拳把二哥打飞,骂道:“他妈的,反了你了。”

戚远烈过来问道:“朱镇,伯阳被倭人弄哪去了?”

朱镇心头一动,好个戚远烈,一下子就猜到他是跟踪抓我的海贼去了。


前天葡萄花一战,朱镇脱身,我被生擒。朱镇其实没走远,他远远藏住身形,看到我被海贼生擒,就悄悄跟着这一伙人,看他们到底把我抓哪去。这一跟,就是一天,海贼们被我们这次偷袭吓破了胆,半天狂奔近百里地,一直跑到肇东县才歇脚。朱镇看着我被投入肇东的大牢,这才返身回来找救兵。他在葡萄花的时候远远看到戚远烈他们杀了回来,但戚远烈走的是大道,海贼走的是小道,就这么错了过去。


朱镇把事情说一遍,二哥立即上前帮他捏肩捶腿,微笑道:“老朱,兄弟对不住啦。嘿嘿,您老不会记仇吧。”朱镇斜睨他一眼,没说话。二哥搭笑道:“不记仇就好,快告诉俺,肇东大牢在哪?”戚远烈哈哈一笑道:“你小子,早知道现在,何必当初,老朱怎么着都是你哥,你上来给一大嘴巴子,他不能告诉你的。”朱镇被戚远烈这么一说,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再拿腔作势的,就有点儿小家子气了。


十三条汉子,星夜起程,杀奔肇东。


十三条汉子憋足了劲要在肇东和海贼干一仗把我救回来,结果等他们到肇东的时候,海贼和太郎一行人早就抬着我连夜赶往哈尔滨了。这帮小日本是让戚远烈杀怕了,马不停蹄的跑往日军重点布防的城市。


戚远烈止住狂奔的身形,挥手拦住其他人,命令道:“省点体力,到哈尔滨再战。”二哥虽然心急如焚,但也明白凭自己的一双脚,是追不上日本人的车轮子的。戚远烈又命令道:“许违、淮子你俩在附近弄些马回来,以充脚力。”


许违和二哥跑去镇上,抢了当地红枪会的十五匹战马,在一片喊杀声中,两人一前一后带着马匹鞍具与戚远烈等汇合。戚远烈老远就听震天的喊杀声,立即示意浮图们警戒,没等许违和二哥跑到近前,红枪会的好手就把许违截了下来。许违岂是那么易与,几把长刀搂头盖脸的砍下来,他从马上翻滚下来,手起刀落,一刀背砍翻一个壮汉。

戚远烈大手一挥,十多人立即冲上去接应。


红枪会的人悍不畏死的往上冲,虽然杀伤力不怎么样,但是缠人功夫倒是一流。戚远烈见围的人越来越多,大有靠人海堆死己方的趋势。己方因为抢马在先,所以出手只伤人,而不杀人,是以出手颇多顾忌。他见这种情势,大喝一声:“挡路的死。”劈手夺手一杆白腊杆红樱长枪,一枪搠死一个骑在马上的骁勇骑士,横枪一扫,立即又有四人喷血退下。浮图们见戚远烈开杀,立即挥舞长刀,不再有任何顾忌。


红枪会的几百乌合之众,哪里是身经百战的浮图们的对手,杀戒一开,顿时鸟兽散。戚远烈喝住追杀的浮图们,看着四处奔逃的红枪会余众,脸色阴晴不定,嗟叹道:“没想到……没想到……!”

他也许没想到,戚家军有一天会把长刀长枪往中国人的身上招呼。


一路上,大家没有打退敌人的任何喜悦之情,许违和二哥更是耷拉着脑袋,一言不发,闷闷赶路。戚远烈见大家士气低迷,安慰道:“兄弟们,不要这样,逼不得已。再多的话,我也不说,下趟路过肇东,找红枪会,赔礼道歉。不过,他们要是要咱赔人,我也不惯他们毛病。”

二哥嘟哝一句道:“太不讲理了。”

戚远烈揶揄他道:“行,你小子讲理,下趟过肇东,你去赔礼道歉,成不?”

二哥一梗脖子道:“去就去,还怕他们。不过,许违也得跟俺一起去,这小子,俺叫他别抢别抢,就是不听。”

许违一听不乐意了,怒声道:“嗳,俺说狗剩,这从小到大一个村长大的,你小子啥德性,别人不知道,俺还不知道。明明是你让俺抢马的,你小子怎么转脸说瞎话。”

二哥被他揭了老底,气道:“那俺让你去死,你去不?”

许违嘿嘿一笑道:“俺不去,俺又不是傻子。”

其余人听这两人吵架,都是止不住笑,却又不敢笑,唯有捧腹大笑,却不出声。


有了马,众人走的就快多了。一路上,戚远烈不时收鹰放鹰,那只鹰就一直在前方空中高高飞翔着。二哥抬头看了看大鹰,赞叹道:“老戚,有时候不服你小子还真不行,养海东青打猎,很多鄂伦春老猎人都不会,你小子却会。嗳,现在那鹰是不是在观察咱们方圆十几里的地险情?”戚远烈眼睛一亮,道:“淮子,小看你了啊,这也懂。”二哥大咧咧道:“俺跟师傅学过驭鹰的方法,不过只学了个皮毛。”戚远烈感兴趣的问道:“你师傅是谁啊?”二哥正色道:“一撮毛的顾老道就是俺师傅。”戚远烈眼射精光,看着远方道:“原来是兴安之虎顾长青,怪不得你和伯阳枪法、拳脚功夫都挺高。说起来,你小子得管我叫一声师叔。”这次轮到二哥感兴趣了,因为他从来不知道师傅顾老道的还有个名字叫顾长青,他一直以为师傅就叫顾老道。也没想到师傅居然与戚远烈还有些渊源可讲,这让他特别好奇,便笑嘻嘻问道:“戚师傅,俺祖师爷是谁啊?”戚远烈满是笑意的看他一眼道:“师门秘密!”便再也不理他,任他用尽方法。二哥一路上使劲儿磨迹也没用,最后只好放弃。


海东青扑楞着落在戚远烈的肩头,翅膀带起的风将戚远烈背后的箭羽刮得猎猎作响。


戚远烈神色一正,伸手一指路的尽头,沉声道:“前面就是哈尔滨。”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